<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染血的教袍(上)
    急促的马蹄声回荡在霍利尔城的大街上,马鞭疯狂挥动的破空声清脆可闻

    简陋的马车在并不平坦的道路上颠簸着,木制的车轮“咣当咣当”的响着,噪音极大,道路上的行人老远便听到了这样的动静,所以早早便避向了一旁——他们眼睁睁看着这马车呼啸而过,甚至还能看到其在冲过某些角度过急的弯道时内侧悬空而起的车轮…

    莎莉还从未坐过跑得这么快的马车,她脸色发白,双手紧紧抓着身侧的车厢的木框,目光努力扫视着前后左右的街道,心中虽然忐忑,可此时却并没有表现出慌张的情绪,只是叮嘱着驾车的马丁道:“走最近的路线,出西城门以后一直沿着路走”

    “是,小姐”

    马丁打架或许不行,但驾车却是一把老手。今天的时间他本来是不用和那群佣兵一起参与的,但昨天莎莉却突然让他准备一辆马车,于是他今日便和佣兵一并出现在了广场旁边,并在此时带着这位公爵之女一路疾驰而去。

    起初他还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但几分钟前那些原本跟随一起护送的佣兵转身去拦截追过来的一队骑士时,他便明白了莎莉的用意…

    不过马丁却也有自己的担心,他大声喊着,努力让声音盖过马车发出的噪音:“城门外的道路马车跑不快如果那些人继续追,肯定会追得上的——”

    这是莎莉没能考虑到的,虽然她做出了许多应对,但终归往现在这个选择也是刚刚临时做的决定,有所疏忽无法避免,她皱紧眉头,回道:“你有办法么?”

    “西城门附近有一个驿站,那里有我们的人,可以在那里换马继续跑”

    马丁脑子不慢,很快给出了一个可行方案,莎莉立刻拍板决定,但内心却仍旧有些担心——因为她知道自己骑术很差,就算是换了马匹,估计跑起来也是比不上那些训练有素的佣兵的…

    不过这样的情绪,却很快被心中无边的愤怒所取代。

    一而再再而三的遭遇刺杀,这种经历已经让莎莉把“弗朗西斯”这个名字彻彻底底划入了应该“千刀万剐”的行列之中:在边境一次,在修道院门口一次,此时在广场又一次…

    谁还能忍下去?

    所以她在几分钟前毫不后悔的下了去往西城门的决定——因为莎莉此时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弗朗西斯必须死

    她本可以接受“玫瑰十字”的久远而规避冲突,但那样换来的不过是局面的再一次僵持…可若是弗朗西斯继续“逍遥法外”,她也明白:自己最后将没有任何办法来和对方抗衡

    所有希望此时已经尽数寄托在了罗迪身上,莎莉如今算是毫无保留的相信了这个斥候队长…而接下来自己这条命,就等于交给对方了。

    若是以往,莎莉绝对不会选择这样一条根本没有把握的选择,可是在和罗迪经历如此多的事情之后,她发现自己做出这样的决定后,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担忧和恐惧…

    马车在马丁娴熟的控制下疾驰着,在狂奔了将近十分钟后,莎莉的眼前终于出现了那高度达到十米的西城门。

    “这边”

    马丁让马车猛的停了下来,这样的加速差点让莎莉直接跌下去——手中马鞭一扔,马丁直接跑向了路旁的驿站,大喊了两句之后牵着两匹马跑了过来。莎莉也不废话,提着教袍的衣角便跃下了马车,三步并作两步翻身跳上马背,抓住缰绳便控制着朝前冲了出去

    马丁知道莎莉骑术不好,立刻跑在前面“开路”,大声叫喊着,让那些行人躲开。可虽然城门已经近在眼前,身后却也传来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莎莉回头望去,一队骑兵在视野中已然拐过远处的街角冲了过来,显然她派出的佣兵没能完全阻拦弗朗西斯的脚步,此时粗略一数,追过来的竟然足有二十四五人——虽然看不清他们当中有没有弗朗西斯的身影,但显然来者不善,自己根本没有硬拼的可能。

    她转头望向逐渐接近的西城门,脑海立刻中浮现出了所有周边地区的地图

    从西城门出去,没有一千米便会进入贴着城市的“柯布森林”,而这片森林常年有雾,若是不沿着道路行走则极容易迷路,可如果沿着路走,则必须穿越四十公里之后才能走出森林,抵达城镇。

    莎莉知道自己骑术并不好,如果这么一直跑下去,那么估计最多再有三公里的路途,她便必然会被追兵追上——可此时她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拼命踢着马腹,穿越城门口朝着光线昏暗的森林冲了过去…

    “小姐这样很快会被追上的?要不要离开大路”

    马丁在前面喊着,他给出的建议也是目前唯一可行的:离开大路,在复杂的森林中多拐几个弯,很可能便把这些佣兵甩掉。

    可莎莉却当即摇头,迎着风回道:“沿着路走”

    教派的白色下摆在迎面吹来的强风下漂浮着,出了城,道路立刻变得松软起来,战马的速度也随之稍微快了些许——后方追逐的队伍因为马匹的疲劳并没有立刻拉近太多距离,这证明莎莉目前尚且还能坚持一段时间…

    但也只是一段时间而已。

    莎莉不断回头望着追兵,可预料中把对方直接射死的冷箭并没有出现——在她的想法中,罗迪是根本没办法硬抗这样的追兵的,除了暗箭偷袭,莎莉根本想不出罗迪还能有什么方式来解决眼下的难题…

    他虽然实力高强,但终究只是一个人…

    心中这么想着,莎莉再次回头望去时,那二十多名骑士已经渐渐追了上来

    罗迪他…一定会出现的吧…

    心中的念头开始变得许些不确定起来,莎莉和马丁已然策马冲入了眼前的柯布森林,在沿着小路向前继续行进时,她甚至心中幻想着或许罗迪准备好了足够的陷阱去对付那些骑士,可这么奔出千米后,身后的追兵除了越来越近,根本没有受到任何攻击

    “小姐我们快被追上了…现在进入森林还来得及,我去回头拦住他们

    “不,继续跑”

    莎莉打断了他的话语——她的想法很简单:既然相信罗迪,那就信到底

    “真的来不及了,现在…”

    救主心切的马丁操控着缰绳转过一个急弯,可随后想要说出的话语却突然间卡在了喉咙中,莎莉的目光从后方转过来,随即…也是被眼前的景象吓的彻底愣住。

    面前的道路上,一支整齐的骑兵队伍仿佛早早就等在这里似的列好了阵。

    高大的军马,闪烁着银光的长剑、整齐的铠甲还有那扑面而来、绝对属于精锐骑士的凛冽气势…

    这—这是什么情况?

    莎莉和马丁彻底呆住,任由战马接着惯性继续向前奔了几十米后才想起要勒紧缰绳,待完全停下时,他们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如果这些骑士是弗朗西斯早就安排的后手,那恐怕自己今天真的在劫难逃了

    她根本没有想过这些骑士会是罗迪的人,毕竟罗迪的身份摆在那里,一个边境村子的斥候队长而已…

    斥候队长而已…

    弗朗西斯此时的心情很是激动。

    虽然计划赶不上变化,自己派出去的人没能在城市广场当场把莎莉于掉,但现在这个傻妹妹竟然慌不择路的朝西城门逃,这对于手下几多的弗朗西斯而言,完全是“时来运转”

    因为提早将手下一切能用的人手都集结了起来,所以从广场离开后他便立刻组织起了一支四十多人的骑兵队伍直接追了过去,而莎莉也不是吃素的,硬是凭借那些佣兵阻拦了小半队伍——但弗朗西斯不在乎,他带着着冲出来的二十四名手下甩脱了纠缠,为的就是要将莎莉在第一时间杀掉

    从霍利尔城一路追出来的时候,弗朗西斯心中还是有所顾忌的,因为他害怕那位提图斯骑士注意到自己——因为每次看到他的时候,弗朗西斯总是莫名觉得…自己的父亲似乎正站在这整个局势的背后,默默俯视着一切。

    虽然明知道父亲重病卧床不知世事,但小时候记得的许些情景却深深地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十四年前,家族有段时间和附近几位领主关系紧张,甚至父亲还在府邸前遇到过刺客而受了重伤,当时霍利尔城很多贵族都认为鲁西弗隆家族气数已尽,难以为继,可父亲那时却对所有声音没有任何回应,只是安静养伤,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那时的弗朗西斯本以为父亲是怕了,可他随后却看到一位接一位骑士从采邑赶到霍利尔城,而当这些骑士率领着扈从组成了一支超过千人的部队时,伤病痊愈的安格玛公爵则直接踏平了那几个领主的领地。

    犹记得大战归来时那些骑士穿着浴血铠甲走过城门时的情景,其中最强大的提图斯骑士和惠灵顿骑士就走在父亲身边,高大的身形如同战神般给弗朗西斯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所以后来每次见到这两位骑士,弗朗西斯总会想起父亲沉默坐在壁炉前的身影。

    但如今看来,父亲是不可能出现了…他的病那么重,怎么可能插手这样的事情呢?至于提图斯骑士…

    他扫了眼前四周,荒郊野外根本就没有其他身影出现。

    “哼,看你还能撑到什么时候”

    他捏紧了手中的魔杖,表情愈发狰狞——可他却根本没有察觉到身后森林中那个一闪而逝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