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一十五章 信仰,杀戮,盛宴(四)
    广场上的气氛有瞬间的凝滞。

    谁也没有想到这场战斗竟然会突然间发生如此转折,准备充足的“蝮蛇十字”竟然因为出了内奸而被“玫瑰十字”彻彻底底的算计了…这样的事情,委实有些戏剧性。

    原本志得意满的盖洛普先是满脸错愕,继而那愤怒的咆哮声便响彻了整个广场——“阿卡莎你这个叛徒”

    人群中的阿卡莎此时并没有直面盖洛普的质问,目光闪向了一旁,原本就不是什么强势角色的她更因为盖洛普的吼叫声而微微退了两步……她性格本就柔和,做出这样的决定完全是因为承受不住“蝮蛇十字”的巨大压力,可没曾想此时鲁本斯竟然直接点出了她的名字——显然这是不给她留任何退路了。

    姜还是老的辣,她虽然做出了自己认为正确的选择,可在这些老政客面前,没什么斗争经验的她终究还是太嫩了…如此被曝光身份之后,主动权完全被捏在了鲁本斯手中的阿卡莎必然会成为“蝮蛇十字”的大敌,换句话说,她从今往后必须在“玫瑰十字”的庇护下才有可能安然生活下去,再没有他路可选

    不过无论阿卡莎此时有何感想,她背叛“蝮蛇十字”、将所有计划泄露给“玫瑰十字”的事实却已经无法更改——盖洛普愤怒的指着她,竟是一时之间说不出其他的话来,而鲁本斯则依旧是那副淡然的摸样,一切尽在掌握的感觉让他自信满满的踏出了一步,以一种棋局“将军”般的语气质问道:“那么…你的礼物我收下了,我送的礼物,你要不要收下?”

    “真以为我只有两队士兵来应对一切么?”

    这句话说出来,盖洛普瞬间变了脸色,他立刻左右张望了一下,嘈杂的人群之外,似乎隐隐传来了轰隆隆的马蹄声。

    “该死的是圣殿骑士”

    法杖猛挥,这位暗影牧师立刻为身旁的帮手们施放了“阴影之手”的加持法术,强行为他们的武器附加了暗影系魔法伤害,随后果决的一挥手,朝着鲁本斯一指,怒喝道:“杀了他不要管别的”

    这便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盖洛普果决选择“玉石俱焚”并没有出乎鲁本斯的预料,随着权杖放射出又一道光芒,刚刚静谧下来的城市广场便再一次掀起了更激烈、更血腥的厮杀

    始终作为旁观者的贵族们到得此时终于心下大定,虽然有不少人已经在家臣的掩护下撤出去好远,但得知“一切尽在鲁本斯督主教掌控中”的消息之后,他们便又立刻停住脚步,为了努力挽回刚才的形象而重新站在了贵族队伍的尾部,以示自己无所畏惧——可是这其中,站在队伍中始终没有动弹的贵族却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弗朗西斯伯爵。

    四周被八名护卫保护着的他始终望着鲁本斯督主教所在的方向,双方距离只有五十米左右,可此时却仿佛身处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散开的民众有许多藏入了两侧的大厅与商铺之内,到得此时也渐渐走了出来,甚至能听到有人高喊着“惩戒这些异教徒”之类的口号。

    “抱歉了,督主教大人。”

    弗朗西斯望着远处那自认为掌控全局的老人,嘴角翘起一抹冷笑,随即转过头,问向了身旁始终陪伴在身旁的威利道:“人手都准备好了?”

    “四队圣殿骑士的必经之路都有我们的人,至少能阻挡五分钟。”

    威利的目光扫视着四周,很快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些躲在广场侧面巨大花盆后的雇佣兵——对方穿着平民的服饰,伪装毫无破绽,甚至都是空着手蹲在不远处朝这里张望着。

    “那么接下来,”弗朗西斯微微握住了自己身侧那原本用于装饰的佩剑,低声道:“该我们出场了。”

    威利听后立刻点头,微不可查的举起手做了一个看似随意的手势,实际上却是朝着不远处的那些雇佣兵做出了信号——而弗朗西斯则同一时刻喊了道:“杀死这些异教徒”

    他一挥手,似乎是准备让自己的家臣上去帮忙围杀盖洛普等人,一时间自己身旁便彻底失去了之前那严密的防护。

    “咔啦”

    下一刻,不远处的花坛被击碎时发出了巨大的响声,令距离最近的贵族们一齐转过了头。而随后发生一幕,却委实令他们难以捉摸到底发生了什么……

    一群穿着各式服装的家伙冲到了花坛前,竟然开始围着那些陶瓷碎片翻捡起来,就在旁人以为那花坛里有什么“好东西”时,其中一个人便手中举一样东西,转过了头来。

    体积远比“手弩”大得多的军用弩平端在了身前,当距离最近的一名贵族家臣意识到这是什么东西时……那家伙便对准不远处的弗朗西斯扣动了扳机

    “嗖——”

    失去了家臣掩护的弗朗西斯根本就无法躲开这三四十多米外的袭击,那弩矢直接射中了弗朗西斯的胳膊,他“啊”的痛呼一声,似乎被那弩矢的力量带的失去了平衡,直接趴在了地上…

    “有刺杀”

    “保护少爷”

    “是刺客——”

    旁边几个刚走出去的护卫立刻察觉到了这里的情况,呼啦啦冲上来护在了弗朗西斯身旁,而随后那花坛处手持军弩的家伙见一击不中,立刻和身后七八名同伴手持武器冲了上去,两波人“乒乒乓乓”战作一团…

    而在四十米远的二楼平台之上,躲在阴影中始终看着这一切的罗迪眯起眼睛,那已经瞄准弗朗西斯脑袋的长箭缓缓向下挪了挪,随即张成满月的弓弦恢复了原样。

    他本来做好了刺杀的准备,也有自信可以一击毙命,可弗朗西斯露出破绽并被射中的一幕却让罗迪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常人可能看不出异常,但他却从那支弩箭飞行的轨迹上判断出一个诡异的事实:那弩矢没有箭头

    谁会用没有箭头的弩矢射人?

    因为视野开阔,他随即便看到另一边足足二十多号人从人群中冲了出来,直接扑向了修道院修士和修女的队伍。

    “妈的,还搞一处‘苦肉计,?真有你的…”

    罗迪立刻明白弗朗西斯的算盘——他这是准备搞一出“遇刺”的戏码洗清自己的嫌疑,然后明目张胆的在这里派人刺杀莎莉

    此时摆在罗迪面前的选择有很多,他可以继续选择击杀弗朗西斯,也可以选择帮正在遭受袭击的莎莉解围——而另一个选择…

    罗迪望向了正在发疯一样朝鲁本斯和本杰明发起冲击的盖洛普等人,在瞬间分析了局势后,竟是缓缓退了一步,以“匿踪术”消失在了这片本就不引人注意的窗台后。

    鲁本斯很喜欢这种掌控整个局势的感觉,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他的“控制欲”已经到了一种极端的程度,以至于可以称得上是怪癖。

    布局的每一个细节,安排的每一个人手,他都有着极端细致的计划,甚至可以说精确到令人发指——比如之前士兵防御的阵型、举盾时留下的空隙,这些都是按照鲁本斯督主教本人的命令来做到位的。

    看着盖洛普发狂一样使出浑身解数朝自己进攻,他面容不变,可内心的那种满足感却是说不出来的爽快…因为按照自己的安排,再有五秒钟,从街角冲出来的圣殿骑士便会直接将眼前的这些异教徒砍为碎片

    目光望了望远处有些无措的阿卡莎,对于她,鲁本斯是心中有些不屑的——这女人根本就不适合权力斗争,她太软弱,太没有主见,只为了几个幼稚的想法便可以出卖“蝮蛇十字”要刺杀自己的信息,呵…她要什么来着?只想脱离那个该死的邪教?

    一个人的出身哪有那么容易就洗清…哼,等事情结束,让她当一辈子修女吧。

    心中这么想着,旁边的本杰明在施放一个“圣光恢复”后却皱眉问道:“督主教大人,圣殿骑士应该在这时候到了吧?”

    话刚说完,连续三支“暗影箭”便“砰砰砰”的炸开在鲁本斯身前的护盾上,督主教挥动权杖为士兵加持了新的护盾,随即淡然回答道:“应该不会差的,带队的骑士跟随我多年,他知道我最看重什么。”

    严重的强迫症和严苛的时间观念,这是鲁本斯的个人习惯,所有跟随他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可本杰明闻言望了望毫无动静的街角,却只看到那些畏畏缩缩躲在墙后朝这边观察的信徒,之前隐约传来的马蹄声却消失了,心中觉得不太对劲,正想说什么,便听到那盖洛普疯狂的咒语念诵声——“阴影赋予我力量,我赋予阴影生命…”

    地面上已经堆积的许多尸体,血流成河的景象对于普通人而言绝对有着难以想象的冲击力,可站在疯狂厮杀的士兵们身后,这位“蛇牙”主教却是释放了“暗影牧师”2级才能学习的强大法术:“暗影守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