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信仰,杀戮,盛宴(一)
    在罗迪看来,莎莉的反应很奇怪——但很乌龙的是,他并没有想过自己的断句会导致什么不妥。

    场面有一瞬间的凝滞,罗迪等了足足三秒钟,却发现莎莉就那么愣愣的看着自己,没有任何回应。

    一个长句断开后,前后两句或许完全代表了不同的意义——而显然,莎莉在听到那句“我不想失去你”的时候,明显脑袋“嗡”的空白了一瞬间,以至于后半句“你这个朋友”之类的话语,则直接漏了过去…

    这种感觉,在旁人感觉无异于罗迪在不知不觉中发了张“好人卡”,而莎莉却无意识的当成了“表白”。

    扑通…扑通…

    心跳加快的声音自己都能听见,莎莉本来想好的回答一瞬间忘得一干二净

    “我…我…我是说,那个——”

    直到几秒钟后,她才张开嘴想要说什么,可随即却觉得自己成了一个笨拙而可笑的结巴。而当目光慌乱的扫向四周时,她才想起这里是教堂,而自己是修女。

    这样的事实一下子让她原本莫名涌上来的激动如同被冷水泼了一样冻结起来。

    自己之前和罗迪的关系总是隔着一层纸,而此时罗迪的话在她看来,基本等于“挑明”了两人的关系…可正是如此,“修女终生不得婚嫁”的规矩在此时才骤然间像是山一样压了过来。

    如果自己不放弃“玫瑰十字”圣殿的身份,那便注定她和罗迪之间必然不会有任何结果——想到这里,她原本容光焕发的小脸顿时黯淡了下来,好似被晒蔫的花朵一样没了精神,想了半天,低声回道:“我…我接受你的道歉,其实我…”

    你来我往的几句话,原本的“误会”便很快消弭无形,只是之前那有些暧昧的气氛却直接淡了下来,仿佛恢复了两人之前逃亡时那种稍微带着些距离的交流。

    罗迪没有什么太多感受,“注定孤独一生”的特性让他没有往别的方面想过,他甚至此时觉得很高兴,因为莎莉原谅了自己,以后这个公爵之女和她背后的安格玛公爵都还有可能成为强力靠山…

    心情不错的他望了望四周,低声假装忏悔着什么,嘴里却问着莎莉口中和弗朗西斯及庆典的一切信息。

    “弗朗西斯的人手肯定会动手…”

    “我预先准备了两支雇佣军…”

    “…鲁本斯督主教那边似乎也有想法,说是一路上有很多异教徒试图刺杀他。”

    之前靠着在“猪头酒吧”打探的消息虽然杂七杂八种类繁多,但毕竟没有莎莉专门派人盯梢后得到的情报准确,短短几分钟功夫,罗迪便获得了大量有关于弗朗西斯和其手下的精确数据,只是问到后来,罗迪才发现眼前的莎莉似乎有些情绪低迷,有些奇怪地问道:“没事吧?身体不舒服?”

    莎莉摇摇头,笑容有些勉强,道:“后天我也会站在台上,弗朗西斯应该会在那个时候动手,而我也只有这个机会和他摊牌了。”

    “会是一场混乱的战斗,你要小心一些,对了,公爵府那边有消息么?”

    罗迪并没有直接说解药的事情,所以此时只是打算旁敲侧击的问问。

    “什么消息?”

    莎莉有些疑惑,罗迪见她不知情,便估摸着那位老公爵还没有苏醒,也就没有再问,摇头道:“没事,只是问问罢了。”

    谈话到现在,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两人各自想着自己的心事,竟是谁也没有继续开启新的话题。

    之前对莎莉产生恶感,心里只想着杀掉弗朗西斯一走了之,但现在心结解开,他便发现自己要做的策划和安排已经完全改变——想到今天已经是十八号,便觉的时间有些紧迫。

    不过因为先期准备的比较充分,他此时很快有了大概计划,琢磨着索德洛尔等人的行程,他想了想轻声道:“教派间的战斗不用管,你保护好自己就行,如果…你想好了可以彻底解决他——我是说如果你真的确认不会手软了…那就朝西城门走,一直沿着路走就行。”

    莎莉听了这话,既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只是有些失神的望着眼前的神像,当罗迪起身时,她便机械师跟站起来,却目光始终低垂着,轻声道:“我…其实并不想这样。”

    “恩?”

    “我哥哥和我的争斗,教派之间的战斗,我不想让你牵扯进来的…这本可以和你毫无关系——”

    “本来没关系,但是现在有了。”罗迪轻舒了口气,连日来郁闷的情终于彻底舒缓开来,他抬起手,将那枚巫毒骰子放在了桌面上,“你记得你的誓言,我也记得我的,不是么?”

    莎莉傻傻的望着手中那枚并不起眼的骰子,却是突然觉得它沉甸甸的,心中好似被什么东西一下子填满,鼻子有些酸…

    “要记得保护自己,千万不要冒险,不要受伤。”

    罗迪留下这句话,在胸口画了一个十字,像是信徒那般微微躬身致敬,随即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而莎莉则静静的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修道院门前,微微握紧了手中的骰子

    当天晚上的时候,霍利尔城的城外森林内出现了一支风尘仆仆的队伍。

    这支队伍一共二十九人,在霍利尔城外却并没有找村子或小镇住下,而是在荒郊野外隐藏了起来,没有被任何人发现。一般的队伍在夜晚宿营时定然会喧闹异常,可这支队伍却静的吓人,所有人分工明确,令行禁止,挎着长剑的士兵们目光犀利,在进入备战状态的时候,浑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带着血腥气的彪悍——这明显都是经历许多战斗而从战场上活下来的精锐。

    大概午夜的时候,罗迪的身影出现在了这个营地附近,靠着提前预定的暗号和值夜的士兵联络上,并给这些多日未见的诺兰村斥候们下达了接下来的作战命令与安排。

    一切结束后,凌晨时分,他便离开这营地返回了霍利尔城,身影很快隐匿在了暗流涌动的人潮之中。

    平淡的一天很快过去。到了九月二十日清晨、旭日的阳光升起时,盛大的“广场演讲”活动便要如此缓缓拉开序幕。

    而到得此时,整个城池之内知晓“罗迪”这个名字的人,加起来都没有超过一手之数。

    本杰明主教的眼中,“罗迪”这个名字已经见见呗抛诸脑后——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斥候罢了……和接下来即将发生的整个大事件比起来,这样的角色根本没有任何重视的必要。

    而对于弗朗西斯来说,“罗迪”不过是等着“秋后算账”的杂碎之一罢了。即便对方破坏了自己的几次计划,但想到自己接下来“庞大”的计划,他不由觉得罗迪在这样的战斗面前根本就是车轮下的蚂蚁,不值一提——在他眼中,罗迪或许能凭运气和实力挡住溪水、河水,但真正的海啸压过来时,这可怜的斥候必然会被直接拍死,根本没有任何其他可能。

    一个并不绝顶强大的个体在集体面前就是渣,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所以从各个势力开始策划计谋之初,“罗迪”便根本没有被这些人列入过考虑的因素之内。

    不过就在这样的清晨,鲁西弗隆公爵府内,安格玛公爵淡然的说话声正在响起。

    “霍利尔城永远是鲁西弗隆的霍利尔城,我没有理会的这段时间内…已经有太多的人坏了规矩,而现在还有人要在我的眼皮底下搞些大动静——所以在这种时候,我把你们叫来了。”

    宽大舒适的扶手椅前,面容瘦削的安格玛公爵虽然语气平缓,但其中那不容置疑的意味却异常明显。

    他的面前,身躯如铁塔一般的两位骑士单膝下跪,正静静等候命令——

    “我要说的不多,既然他们想要举一场‘盛宴,,那我便要告诉他们…这里到底谁说了算。”

    “提图斯,惠灵顿,明白我的意思么?”

    日头高照,平民们渐渐聚集向了城市广场。

    往日时分,城内长宽超过一百米的城市广场从早上起便会被大量的商户占满,在“自然经济”占据主导的环境下,这里是为数不多可以进行“自由贸易”的地区之一,不过显然今天这里不会给任何商户留位置——因为城内卫兵自凌晨起便将广场实施了戒严。

    “玫瑰十字”圣殿的士兵,地面被清洗于净,从基格镇专门调运过来的玫瑰花瓣已经装入了一个个花篮内,等着在主教队伍走过这里时挥撒而出。

    广场东西两侧是二层楼高的石质建筑,结实的构造足够让信徒们在露天走廊和阳台上观看这场演讲。正方形广场的南侧则有着通往东西南三个方向的大道。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信徒们开始朝广场聚集而来,只为了争相目睹那“玫瑰十字”圣殿位高权重的督主教大人。

    晴天,微风,九月底的空气本有些凉意,不过这几天阳光充足,悄然酝酿着秋日最后的那几分恬淡——不过在他人眼中平和无比的演讲仪式,却在有心人眼中化为了简单的一句话:

    风暴将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