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零八章 进阶职业开启(下)
    遭遇“卖队友”这样的倒霉事虽然令罗迪烦闷,但终归还不至于让他有丢命的危险,遇到就遇到,郁闷就郁闷,可路终归还要往下走——他始终是抱着这样的心态的,所以当喝完酒晕乎乎的回到自己房间时,罗迪已经差不多完全摆脱了负面情绪的影响。

    男人,尤其是这种情商低而没有太多感情经历的宅货,是很难为感情问题“矫情”超过一个晚上的。而满脑子都是“务实”概念的罗迪此时回到屋子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在打开经验栏,准备直接升级。

    目光望了望手上的戒指,罗迪想起当初那些有关于“进阶职业”任务物品的传闻,最终决定还是把它摘了下来——因为若是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几率真的触发了任务,通常是会导致装备“绑定”效果的,也就是说这装备就算摘下来给别人,便再也没有了原本的作用。

    若它真的能转职“光之守卫”,这种职业也根本不适合自己——罗迪可不想当个近战奶妈之类的角色。

    左右看了看,确认四周门窗关紧,他扫视了一眼装备栏,上面除了另一枚戒指外便只剩下那个带潜行技能的白字项链,他抬起手,想着将这个项链也摘下来,但随即觉得自己似乎是神经过敏了——inbak业只是自己的一个猜想罢了,那个戒指靠不靠谱还要另说呢,于嘛搞得好像随时都会中彩票似的?

    自己“呵”的笑出声来,他把乱七八糟的臆想心思驱走,抬手虚点半空,说道:“升级。”

    “喀拉”

    耳边突然传来玻璃碎裂的声音。

    罗迪愣怔了一瞬,抬起手左右看了看,一时间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自言自语道:“怎么回事?”

    肩膀的疼痛消失了,伤口愈合,胸口的淤青也立刻好转,这都是正常的,毕竟他也没想过自己会冒个金光或变身什么的,但惟独那声“脆响”却显得很不正常。

    “恩?”

    抬手去摸胸口,却发现那项链好像没了——脑海里冒出这个意识的时候,一股异样的感觉已经倏然间侵袭了他的整个身体

    酥麻的感觉传遍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和骨骼,继而便是彻骨的冰寒…

    这感觉如同沉入冰河里一样,罗迪踉跄几步,身体失去控制而直接栽倒在了床上,他想伸手拽着旁边的木板让自己站起来,却发现此时连张开嘴巴都变得异常困难眼前的景物开始微微变得有些模糊,就像突然高度近视了一样,耳边出现了“嗡嗡”的耳鸣,身体失去触觉、鼻息间那旅店散发的陈旧气味也消失不见

    “五感”丧失。

    意识中,有乱七八糟的景象从眼前闪过,森林、岩石、沙漠、奔跑的巨型生物。

    脑海里传来各式各样的咆哮,声浪呼啸而来,带着前所未有的可怕声势。

    色彩、元素、狂躁、絮絮叨叨的说话声,精灵语,爆炸式的信息涌现在脑海中。

    仿佛过了一万年,当罗迪以为自己就要在迷失在这晕眩幻象中时,世界好似一瞬间又重新恢复了原样——视力在即将漆黑的时候陡然恢复,耳边的嗡鸣消失,身体的酥麻感也在倏然间退去

    “嗬……”

    罗迪猛的张开了嘴巴,好似溺水被救出的人般大口的呼吸着,那如同濒临死亡一样的感受实在是太令人感到心悸,以至于他到现在为止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猛然坐起身,罗迪喘息着,冷汗顺着额头滑下,他握了握拳头,扫视四周,随即渐渐皱紧了眉头

    眼前的景物似乎发生了许些的变化。

    抬起手,罗迪将目光盯向了手掌,一眼望过去似乎没无区别,可当他凝神片刻后,却发现自己竟然能清晰的看清掌纹上的汗毛孔

    抬起头望向前方时,房间角落中的蛛网和上面正在结网的蜘蛛纤毫毕现,甚至能清晰的数出那指甲盖大小的蜘蛛身上总共长了几只眼睛

    这这是怎么回事?

    耳边能听到的声音也发生了区别,隐隐约约能听到莫名的交谈声,罗迪微微屏住呼吸,发觉自己听到的竟是隔壁那些“异教徒”们刻意压低后的声音—

    “盖洛普大人的方案差不多定下来了……”

    “…鲁本斯的队伍人数多,但广场上实施突袭他们肯定没办法完全照映得住。”

    “他们准备的圣殿骑士很多…”

    “撤退的时候有三条线路可以选,有一条准备了半年就在西城门边上。

    断断续续的说话声在罗迪的耳中清晰无比,罗迪十分确认之前的自己根本听不见这样的说话声,他握了握手指,一股陌生的力量流淌在身体中,他有一种荒谬的感觉——自己仿佛就像《蜘蛛侠》里的彼得·帕克。

    “升个级而已,又不是被变异蜘蛛咬了”

    罗迪彻底有些发懵,他皱着眉头将目光转回“人物属性栏”,却随即彻底呆滞在原地——“进阶职业天赋栏”、“战斗姿态栏”、“基础职业天赋栏”、“技能符文镶嵌”、“进阶技能栏”等几个大框正在闪烁着提示。

    “不…是…吧…”

    伸手再次摸向胸口,罗迪情不自禁的自言自语道:“这他妈的…怎么回事

    九月九日。

    就在罗迪离开修道院的第二天,这里终于解除了连日以来的戒严,信徒们得以进入教堂进行礼拜,修女和修士们照例在清晨进行祷告后便从教堂离开,几位司铎则会在这里为信徒们解惑,偶尔也会施放一两个神术,有偿救治那些身体遭受疾病侵袭的平民。

    督主教即将抵达修道院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所以最近信徒们的捐赠会比以往更多,“戒严”的结束也是为了减少这种损失——本杰明主教自信这段时间闹不出什么大事,自然乐享其成。

    不过若是说有什么让他不太舒服的,恐怕要数莎莉今天突然转变的冷淡态度。显然他昨天故意让墨菲斯误会她的手段已经被察觉…不过对此,本杰明完全不以为意。

    “还是年轻啊,等过几年,你就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你好了。”

    心里感叹几句,他也知道年轻孩子总有那么几年是叛逆的,莎莉对他摆冷脸是她的事,自己该于什么于什么就好了,何况鲁本斯主教今天早上发来的信件已经告诉了他关于“蝮蛇十字”异教徒即将袭击的事情,所以接下来这些天他要忙着去部署守卫,根本顾不上去和莎莉谈什么别的。

    按照计划,这次事件结束,自己便可以升任地区大主教了,而莎莉则会正式成为“司铎”——呵,真希望过几天鲁本斯到修道院的时候,她表现得能好

    本杰明主教摇摇头,想着去怎么写回信了。

    虽然抱着“过来人”的想法并不把罗迪当回事,可事实上,本杰明的所作所为,却的的确确让莎莉生气了…

    原本修养极好的她在这一天时间内的转变令同伴们都有些心惊——生人勿近的冰冷表情、沉默而始终紧攥的拳头,克丽丝等人担忧的去询问,可莎莉却只是摇摇头说没事,随即便皱着眉头走开。

    直到中午时分,她始终紧绷的脸蛋才微微放松了些许,因为莎莉终于和马丁再次接了头——而此时的马丁还不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一上来仍旧在汇报着关于搜集的信息。

    “弗朗西斯收拢了他的所有手下,似乎准备有大动作,我正准备去查”

    他还想说什么,却发现莎莉直接抬手打断道:“不用管他们,之前我找的那两支佣兵队伍现在完全启用,薪水给他们提高一倍,同时暗地里再找一支队伍,等着二十号在城市广场直接对他下手,不用犹豫。”

    “是…是,小姐。”

    马丁被表情吓人的莎莉吓了一跳,有些结巴的答应道,他从未见过这位公爵之女有过现在的状态,那种冰冷而不含任何感情的话语听着都感觉心惊肉跳

    “还有,找到布克他们之前说的那个吟游诗人,把这封信给他”莎莉眼帘低垂下来,拿出一封信,连同一样东西塞给了马丁,似乎强忍着某些情绪,深吸了口气,继续说道:“这是信物,交给他就好,别的——也就没什么了。

    “是,小姐。”

    “好了,注意别被跟踪,剩下的时间不多了。”

    莎莉送走了马丁,孤寂的身影在修道院的大门前站着,九月的微风吹过,教袍的下摆微微摇晃着,眼眶微红的少女抬起头望了望湛蓝的天空,眨了眨眼睛,将某些情绪压了下去,纤细白皙的手指舒展开来,几次握成拳又松开。

    她从未想过自己会因内心的愧疚和悔恨而彻夜未眠——从小到大,她还从没有如此后悔做某件事过,而一想到自己可能会就此失去和那个家伙的联系甚至再也不见面,那种前所未有的恐慌便让她感觉呼吸都有些困难

    不过她没有彻底放弃或沉沦,而是立刻选择了补救。这样的行为不管有用没用,莎莉都要做无论罗迪如何决定,她都希望能和罗迪当面解释清楚,哪怕对方决定离开,她也不想让对方带着对自己的误会走。

    目光最后一次望向远处的街角,意料之中的没有看到那个心中的身影,莎莉叹了口气,转身返回教堂,可走出几步之后,脚步却又停住。

    秀眉微微皱了起来,她露出了许些疑惑神情,扭头再次望了望,好似看到了许久未见的某个熟人的影子,可看了半天,她确认自己应该是眼花了。

    失望的叹了口气,莎莉走向了教堂深处:

    “怎么像是提图斯叔叔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