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零七章 进阶职业开启(上)
    “不是我想的哪样?哎,我知道直接这么说出来你会感觉不太舒服吗,但这点痛忍忍过去就好了——女人嘛…”

    胡克撇撇嘴,指了指罗迪手里的朗姆酒,做了一个“你懂的”的表情,“这杯我请你的,睡醒了就什么都忘了。”

    罗迪从呛得半死的状态中渐渐恢复过来,见胡克是认定了某些事情,心中也是无奈——不过这么一折腾,原本郁结的心情也是好转了一些,至少他能感觉自己的注意力已经被分散开来,胸口也不感觉那么闷得慌了。

    “这么多年活过来,倒霉事遇得多了,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情商低也有好处,就是很难真的被负面情绪影响太久。又加上他真不是因为什么“情伤”才变成这样,归根结底只是感觉让人卖了不好受罢了。

    况且这一天也不是没有好事,罗迪端起朗姆酒灌了一口,那火辣的酒液顺着喉咙流下去后,眼前的景物似乎也变得有些模糊起来,低声唤出“声望栏”,“玫瑰十字”那一栏上的“尊敬”字眼赫然在目…

    声望到了这样的地步,按照当初玩家的水准,罗迪也是走在了前面的——而今天一下午,他便在城内的军备库挑选了自己接下来可能用到的一切物品。

    最大的收获有两个,其一便是那柄“精良的复合短弓”。

    标定10级使用的弓虽然只是“优秀”的绿色字头,但伤害却比自己造的那柄b级短弓高了两倍,箭速更是快的惊人,可以说等自己升到10级并拿上这柄弓,那对于一些低级的进阶职业已经有了足够的威胁,甚至在某些条件下可以秒杀6级以内的进阶职业

    而除却这柄弓,罗迪还惊喜的发现军备库竟然对自己开放了有刷新时间限制的“稀有物品”…以往在游戏中,这样的东西都是第一次购买时才有的,往后或许每隔几个月甚至半年才会再出现一次,而罗迪作为这个世界唯一的“玩家”,在此时的6b年购买到“稀有物品”也是情理之中。

    而让罗迪感到兴奋地,是他买到了四打“校准过的箭矢”和一支“爆裂箭矢”

    不了解射箭的人不知道箭的重要性,大多数只以为有一柄好弓便够了——但是如娜塔那般靠弓箭吃饭的“内行”,才会在见了罗迪的两支箭矢之后产生高山仰止的情绪来。

    优秀的箭矢不但性能稳定,箭速、威力都会比普通箭矢强得多,甚至还有“破甲”甚至“破魔”的效果,而以往罗迪所使用的箭,尽数都是边境小作坊粗制滥造的玩意,每次使用前自己还要专门进行二次加工和校正才能勉强保持精度,至于威力…若不是自己箭术够好,这样的箭矢其实杀伤力相当有限。

    如今换的新箭矢虽然价格贵的吓人,但如果和罗迪原本使用的箭矢对比,却绝对称得上物有所值而那支顶得上四打“校准过的箭矢”价格的稀有“蓝色”字头“爆裂箭”,则更可以⊥罗迪在一击之间对高阶进阶职业造成威胁

    如果说之前的箭矢平均伤害在8左右,那么换了这套弓与箭后,罗迪的平均伤害则能暴增至20以上,若是换了“爆裂箭”,即便不出暴击,普通伤害都能超过400

    这绝对称得上是“鸟枪换炮”。

    而不但装备更新,交过“尼尔达司祭的堕落”任务之后,自己的经验值已经可以在升到10级后还剩出/60点上下,距离ll级还差2%左右——对于目前肩膀受伤而很难开弓的罗迪而言,此时直接升级回血既能换装又能恢复战斗力,完全可以考虑。

    想到这些,罗迪的心情好了不少,他很快理清思路,琢磨着接下来要做的唯一一件事:于掉弗朗西斯。

    杀了他,自己和诺兰村的斥候们便不会再受到任何威胁,到时候自己直接远走高飞,再也不受那个劳什子主教的威胁,再也不用看到那个公爵之女的嘴脸

    他根本没有兴趣安格玛公爵苏醒了,那老头怎么处理他儿子是他自己的事,自己要杀弗朗西斯,这是谁也拦不住的——不过一想到“进阶职业”,那些有关于inbak业的想法此时便浮现起来…

    正思考呢,眼前的胡克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问道:“想什么呢?你的酒量也太差劲了,这就迷糊了?”

    “哦,在想事情。”

    “想什么想,女人满地都是,随时都能再找一个,你看,对门那个汉森家的女儿我觉得不错——”

    罗迪揉了揉眉心,真没想到满脸大胡子的胡克还有当月老的心思,于咳两声,本想推脱,却想起什么似的,换了个语气低声道:“其实…我有女朋友的

    这话说出来的时候,他能感觉自己脸有些臊得慌,不过为了不让胡克这么八卦下去,罗迪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说了下去:“不过…她不在艾弗塔领地。”

    “吟游诗人都风流的很啊,谁知道你说的是哪一个?”胡克撇了撇嘴,端起酒杯边喝边问道:“喔——她住的很远么?”

    “从这里向东南方走大概…一千多公里吧。”

    “噗——”

    胡克一口酒呛到了鼻子里,随即几乎直接把刚喝进去的麦酒全喷出来

    现代人眼中这样的距离并不远,坐高铁也不过几个小时的事情,就算是开车,一天一夜也能抵达了——可是在这个交通工具极其原始的中世纪社会中,如此距离,听上去跟“天堑”差不多。

    换句话讲,霍利尔城99上的人,这辈子都不会有机会去到这么远的地方。在“森林包围城市”的人类世界里,“旅行”根本不是什么浪漫的代言词,沿途森林蕴含的凶险足够大多数人望而却步。

    所以对于罗迪的答案,胡克第一时间只觉得荒唐无比,直接被酒呛了个半死,待缓过劲来后才喘着气说道:“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罗迪低头于咳两声,胡克自然不会知道他口中那个“女朋友”,其实现在还根本不认识他。

    静静的端着朗姆酒,罗迪有些出神的想着那个记忆中的小巫师,好半晌后叹了口气——虽然想去找她,但距离的确太远了,而且中间隔着的许多危险区域还不是自己现在能闯过去的…

    等到进阶职业等级过了二十级恐怕才有希望吧?

    胡克看他发呆,便不再多说什么,转而和过来买酒的其他人聊了起来。

    时间就这样流逝着,没过多久那五名冒险者下来吃饭,罗迪和对方这几天抬头不见低头见,也算是“认识”,点点头算是打个招呼,对方经常听他讲故事,此时也友好的点头表示回应,随即各不相于,一行人坐在一旁的桌子上吃饭去了。

    罗迪背过身去想找胡克倒一杯清水,但目光抬起时,却发现他正盯着远处看。

    “怎么了?”

    “哼,又是弗朗西斯的人,这些天来老是在这片地区东晃西晃的,”胡克眯着眼睛,似乎很是不待见刚进门的那个家伙,“前段时间让我留意什么带着弓箭的斥候,天天过来问这问那,烦我烦的够呛。现在倒好,进我的酒馆不打招呼就去和客人说话,这帮人真是越来越不懂规矩了…”

    因为这些天已经彼此熟悉,所以胡克说话就没有了早些时候的戒备——当然,他绝不会知道那个“带弓箭的斥候”此时正在自己面前目光怪异的望着他

    不过罗迪到没觉得自己有暴露的可能,他只是在疑惑:弗朗西斯刺杀莎莉不成,现在派人来找玫瑰十字的死对头寻求帮助来了?难不成是准备策划着让他们去刺杀莎莉?

    直接突袭修道院?

    问题到这里,罗迪便又想起了今天的遭遇,顿时心情冷了下来——呵,爱于什么于什么去吧,老子才懒得管呢。

    “谁管他要于什么,老子才没兴趣呢。”胡克也是无聊,随口道:“听说十五号左右有个什么督主教要来霍利尔城,嘿,到时候我这生意估计会好一些

    罗迪捕捉到了其中的信息,突然侧了侧脑袋,装作不经意的问道:“哦?为什么?”

    “每次有这种角色来霍利尔城的时候,修道院都会集体出动,什么修女司铎一个不落都要去广场搞什么仪式,而跟着那督主教也会来一批外地的信徒,那群人好多住不起大旅店,便会跑到我这里投宿——话说你要是继续呆下去,多讲几个故事,我这里生意估计会更不错…”

    胡克沉浸在美好幻想中,却没注意到罗迪愈发深邃起来的目光,他接过新的麦酒,问道:“那——那个弗朗西斯伯爵也会出席活动么?”

    “所有贵族都要到场的,不过安格玛老公爵不知道今年会不会到场,三年前他好像因病推脱了。”

    “应该挺热闹吧?”

    “恩,每次都是。”

    罗迪保持着恰当的兴趣,不漏破绽的和胡克聊着,目光却注意到那弗朗西斯的手下和几位玫瑰十字的教徒交谈几句后便离开了,似乎有些不欢而散的样子。

    而等返回自己房间的时候,罗迪心中已经大概有了对付弗朗西斯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