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零六章 鞭笞之刑
    九月八日,猪头酒吧。

    时值傍晚,正是酒吧里人多热闹的时候,不过和往日有些区别的是…那位吟游诗人拉斐尔今天并没有在这里讲故事,所以酒吧内的气氛较前几天算不上特别火爆。

    木门被推开,一位穿着黑衣的中年人迈步走进。他一身棕色的亚麻长袍并不起眼,只是那带着皱纹的脸上却有着一双目光犀利的三角眼,看向旁人的时候,给人的感觉像是是毒蛇般带着不加掩饰的冷意。

    这中年人年纪看上去大概四十岁上下,虽然过了身体的巅峰时期,可精神状态却比抱着酒杯买醉的人们强了不止一两倍——坐在吧台里的胡克被这家伙扫了一眼,顿时感觉到了一股子无形的压力,浑身都有些不自在。

    而对方似乎并没有兴趣喝酒,只是迈步走上了二楼,似乎是找什么人去了

    “厉害家伙…”

    自认眼力过人的胡克如是评价道。

    不过他自然不明白,眼下这位走到二楼某处房间前的中年人…远不是“厉害”就能形容的。

    抬手按某个节奏敲了敲门板,房间内便有人打开了木门,随后神态恭敬的将这位中年人迎了进去——

    “盖洛普大人。”

    “主教大人。”

    一声声敬语响起在屋内,说话的正是那五名冒险者打扮的“蝮蛇十字”信徒。

    这些家伙往日里的桀骜神情此时收敛的一于二净,那个两米高的壮汉更是单膝下跪接过了盖洛普脱下的长袍,小心翼翼的收起后,像是最卑微的佣人般在一旁等待着下一步命令。

    被称作主教的盖洛普神态自然,迈步坐在了主座上,三角眼扫过这些手下之后,才淡然道:“坐吧。”

    “昨天你们给我传递了一个信息,是说有霍利尔城的贵族愿意和我们合作

    他的声音有些于哑,声音不大,可上位者的态势却很明显——“蝮蛇十字”的主教,远比本杰明这种院长来的更为强势和狠戾。

    “有人接触了我们放出的下线,但他们并未透露身份,只是留下了一封信透露出了这样的意愿,从他们许诺的条件来看,对方应该是城内的大贵族,势力不小。”

    “呵,查到点蛛丝马迹,就想着利用蝮蛇十字么?”

    盖洛普眯起眼睛,拿过那封出自弗朗西斯的手下威利的信件,只是随意扫了扫,便撇撇嘴,指尖倏然冒出一道暗紫色的光纹,将整张羊皮纸绞为碎片后,低声说道:“这些贵族,除了窝里斗意外不会于别的,下次遇到这帮自以为是的狗屎时…忽略他们。”

    他的目光扫过眼前的下属们,语气中混合着狂热于冰冷两种情绪,“为了这次行动,教派已经派出了十年以来潜伏在这里的所有力量你们要记住,我们要做的事情,远不止清剿这些异端这么简单——所以我不允许有任何节外生枝的事情…明白么?”

    “是,主教大人”

    五名冒险者齐齐应声——盖洛普满意的点点头,继续道:“该露出来的破绽继续露,让玫瑰十字那群家伙自认为掌握了我们全部资料,这样行动才能顺利。二十号的时候鲁本斯才会去城市广场,所以我们……”

    盖洛普讲解起了接下来的安排,而这些手下们则不敢有丝毫怠慢的仔细听着。在他们眼中,眼前这位目光冷飕飕的主教可绝对不好惹,因为他在教派内部有个绰号叫“蛇牙”——意思说他的性格像蛇一样阴狠,办事更是招招见血、毫不留情。

    在这样的教派里,升职可不是靠募捐和祷告,而是靠“对外打击”

    针对贵族的,针对平民的,针对“玫瑰十字”的,只要能获利并吸收更多信徒,“蝮蛇十字”都愿意于,说白了就是一个恐怖组织,而以此为前提下,为了维持内部稳定,“蝮蛇十字”更是使用了“高压政策”——对外狠,对内更狠

    盖洛普便是这样组织里的一位佼佼者。迄今为止他只在“小任务”上栽过跟头,但“大任务”却从未失手过,因此他现在于教派内风头一时无两,而如果能成功完成接下来的任务,他更是能成功打入“蝮蛇十字”核心领导层…那意味着更多的资源、更高的地位和几乎无量的前途。

    四十二岁的盖洛普锋芒正盛,城府够深,加上性格中狠辣的一面,若是有足够的机遇,定然是一方枭雄——这是教派内部所有人都认同的一点,而盖洛普的上司迦卡德则对其期望有佳,此次行动更是派了一位“得力手下”协助他

    而这位“得力手下”,便是前段时间来过猪头酒吧的那位美女…牧师阿卡莎。

    不过若是此时将目光转向她,便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事实——和精神矍铄的盖洛普比起来,这位在几公里外一处隐蔽旅馆住下的美女,此时完全是另一幅光景。

    房间内的壁炉并未点燃,处处都透着冰冷的气息。廉价的旅馆内家具简陋,桌台上点燃着一支孤零零的蜡烛,而光影摇曳间,穿着一身薄纱睡衣的阿卡莎正坐在椅子上,面色痛苦的忍受着什么。

    若是不知情况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都会以为这位身材火爆的牧师是一个有“特殊癖好”的暴露狂——若是炎热的夏季,她私下里这么穿根本不会有人说闲话,可此时的气温已经足够人们穿上保暖长衫了,她这几乎等同于赤裸的装扮,怎么看都不正常。

    屋子里静悄悄的,偶尔响起的只有阿卡莎那并不平稳的呼吸声。

    虽然这位美丽牧师的身材令人血脉喷张,可离得近了,才能看到她正在紧蹙着的眉头,紧咬的嘴唇和微微颤抖的手指…

    如此情景持续着大概十几分钟,眼圈微微泛红的阿卡莎才深吸了一口气,抬手拭去额头的汗水,微微挺直了身体…

    原本性感的薄纱睡衣不知何时已被她后背冒出的鲜血浸透,衣服摩擦时的疼痛让阿卡莎嘴角抽了抽,但她似乎已经对此习以为常,并没有太多的表情,只是沉默而迅速的处理着伤口。

    抬手脱掉睡衣,在身体完全赤裸的暴露在空气中后,阿卡莎低声念诵起了祷文,光芒闪烁而过,“中级恢复术”令她后背的伤口瞬息开始了愈合,只是因为每天都要经受这样的过程,“神术”对她的治愈效果已经开始出现了衰减,留下的伤疤并未完全消失——原本皮肤光滑细腻的后背上,此时已经有了不少颜色鲜红的痕迹,看上去像是被皮鞭抽过一样。

    这便是“蝮蛇十字”对教派内部人员的刑罚之一:鞭笞之刑。

    “鞭笞”的效果源于那位迦卡德长老的“黑暗诅咒”技能,一旦施放,在一段时间她便每天都要遭受这样的刑罚。诅咒的力量无视护盾防御,所以受刑者必须硬生生接下被这暗影能量所造成的刑罚才算“赎罪”——上一个任务失败后,阿卡莎本该遭受更加严酷的刑罚,但迦卡德长老对她颇为“照顾”,只是给了她“鞭笞”的刑罚,同时让她参与盖洛普的任务,并以此“戴罪立功”

    若是成功,则更进一步,若是失败,等待她的便是更为恐怖的刑罚。而对此,阿卡莎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压迫,奴役,利用…“蝮蛇十字”对信徒的统治方式就是如此血腥而赤裸,如盖洛普这般的家伙便能在如此斗争中如鱼得水,而如阿卡莎这样的性格温和的女人,只会因这痛苦的刑罚和教派内的高压统治而感到厌倦与恐惧。

    承受不住的,便会被淘汰,下场除了死亡再无他路…这是所有“蝮蛇十字”教派内部神职者的共识——大都数盲目信徒只是看到了教派光鲜的表面,而只有逐渐“脱颖而出”成为“骨于”的人,才会慢慢认识到这样的本质。

    可是如阿卡莎这般认识到本质并产生许些“后悔”情绪的,则多半已经没有了回头路,只能咬着牙在那些黑手的操控下继续走下去…

    身体的痛楚渐渐消失,内心的痛楚却无法消弭。阿卡莎站起身,将染血的睡衣扔在一旁,苍白的脸上闪过几丝复杂的情绪,她默默的穿戴上了于净的内衣和长袍,栗色的卷发收拢脑后,虚弱的身体有些发抖,但还是撑着便坐在书桌前。

    她深吸了几口气,随即拿出了一封早已写好的信件,出神的望着那些自己几天前亲自写下的字迹。

    “真的…只剩下这条路了么?”

    当罗迪神色憔悴的从外面走入猪头酒吧时,和正好走出门的盖洛普擦肩而过。

    若是往日,他肯定会对这个等级高的令人咋舌的家伙感到好奇——不过此时他却心情差到爆,根本连抬头的兴趣都没有,径直走向了吧台,管胡克要了杯价格不低的朗姆酒后仰脖灌便了一大口——继而被呛的咳嗽了五分钟。

    “我咳咳咳咳操咳咳咳咳…”

    目瞪口呆的胡克望着罗迪好,随即赶紧倒了杯清水递了过去,隔着吧台拍了拍这位年轻小伙子的后背。

    “咳咳咳咳咳——胡克……咳咳咳,真是对不住了,今天实在没什么心情讲故事,我——咳咳咳…”

    “看出来了,怎么,失恋了?”

    胡克看他差不多没事了,便坐回去自顾自灌了一杯麦酒,把抹布往旁边一扔,一脸“过来人”的神色,随口道:“早该告诉你女人都是骗子…我跟你说,我年轻的时候…”

    罗迪刚缓过劲来,端起清水杯子正在喝,听他这么一说,顿时又被呛到,无奈的摇着头,断断续续的说道:“不是…咳咳咳——不是那回事咳咳咳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