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零五章 棒打鴛鴦老混球(下)
    “既然…如此,那我便告辞了。”

    几句词不达意的交谈过后,罗迪已经不想继续说下去了,知道对方似乎并没把他拉到火刑架上当异端烧死的意图,干脆起身准备离开。

    本杰明面不改色,继续寒暄几句,随后便望着走出屋子的罗迪,目光中不由得带着许些“满意”的意味。

    呵…终究只是个不谙世事的年轻人呐。

    而成功交了任务的罗迪心情则糟糕透顶。空荡荡的教堂内,他沉重的脚步声带着许些回音,冷清的气氛更让他的身影显得异常萧索。

    罗迪努力将心中的怒火压制下去,可随后感受到的,却是一种索然无味的困倦——自己想要挽回鲁西弗隆家族,救老公爵,救莎莉,筹划着干掉弗朗西斯,可到头来却落得这样的结果,说起来。心中实在是难受得紧。

    空挡的一排排座椅间,罗迪深吸几口气停下了脚步,原本充满活力的身躯好像灌了铅一样。他闭上眼睛,一只手扶着椅背,另一只手突然抬起,狠狠拽了拽肩膀上的绷带,触电般的痛感让罗迪皱了皱眉头,他努力想通过这样的方式来摆脱笼罩自己的糟糕情绪——可随后他却发现…这个以往好用的办法,此时并未奏效。

    想了半天,他才明白……其实莎莉在他心里,早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筹码”了。

    那个巧笑嫣然的倩影早就在心底扎根,虽然罗迪没有对她有过“其他”想法,可共同经历了这么多事情,对于她的信任早就远超出了其他人。而正因为太过在意,此时对于她的“背叛”,他才更觉的难以承受。

    脑子里很乱,罗迪却还是努力分析着自己当前的情况:现在身份已经从“完全隐藏”的状态被暴露出来,以后可能还要面对被弗朗西斯发现的危险…

    真是麻烦。

    肩头的疼痛逐渐缓解,罗迪叹了口气,迈步便朝着教堂外走去——可随即身后便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他皱了皱眉,却是没有回头,继续向前走去。

    莎莉上气不接下气的冲入教堂时,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正在离开的背影。

    穿过大门,走过门厅,冰冷的石质地板让莎莉愈发觉得事情的发展似乎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糟糕——而当她来到罗迪身后时,两人已经站在了教堂门外的台阶前。

    “等,等一下…”

    终于,莎莉还是叫住了罗迪,她望着眼前这熟悉的背影,却觉得对方似乎和自己之间似乎隔着许些看不见的东西。

    罗迪身上几乎化为实质的冷漠,让敏感的莎莉感觉自己的心正一点一点沉了下去。

    不该这样的…不该这样的啊…

    她嘴唇嗫嚅着想说什么,却注意到罗迪皮甲的肩膀处正在渗着血液——这样的发现,更让莎莉心中更像被针扎了一样疼得厉害。

    “你的伤口…”

    罗迪停住脚步,却并未回头。本来被愤怒情绪笼罩的他其实很想转身怒吼着质问一切,可此时当莎莉真的出现时,他却突然觉得这样做根本毫无意义。

    “不用你关心了。”

    沉默许久之后,罗迪终于说出了这样一句话,随后便大步走出了修道院,从始至终都没有回过头,甚至没有和莎莉有过一次对视。

    莎莉想要说什么,张开嘴却觉得嗓子干的厉害,泪水更是模糊了视线…心如刀绞的感觉让她甚至捂住了胸口。

    “为什么——会这样…?”

    人群遮挡了视线,两人间的距离愈来愈远,最终罗迪的身影被淹没在了视野尽头,而站在修道院门前的那个身影,却久久没有离去。

    九月八日。

    莫利亚庄园已经没有了往日的悠闲,相反的,这里却像是随时准备战斗的要塞指挥部般,气氛紧张异常。

    全副武装的守卫比比皆是,每辆进入的马车都要受到严格盘查和检验,而那些行色匆匆走入庄园内部的下属们则都是阴沉着一张脸,努力将霍利尔城的一条条信息整合、汇报给这座庄园现在的主人——弗朗西斯伯爵。

    自从刺杀莎莉的行动失败之后,弗朗西斯已经许久没有走出过庄园半步了。连续的受挫让一直心高气傲的他心理状态上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不过他并没有被失败击垮,反而凭借自己的一系列举措,强行让自己渐渐从挫折的阴影中走了出来。

    气温渐渐降低,远离城市的庄园在夜晚已经有了微凉的寒意。太阳落山之际,正厅内的壁炉便燃了起来,火焰带来的橘色光芒为冷清的客厅带来许些温暖。

    而此时坐在扶手椅上的年轻伯爵,正出神的盯着那烧得通红的木炭。

    这座庄园是他的父亲安格玛公爵曾经最喜欢来的。因为距离霍利尔城近而风景优美,后面还有一片狩猎场可以打猎,所以每年秋后时节,老公爵都要约上许些城内的贵族们来这里游猎娱乐一番。

    记忆中,上一次在这里狩猎还是七年前的事情了。那时的弗朗西斯只是个年轻的刚会骑马的小男孩,只知道跟着父亲在丛林里来回跑——记得第一次狩猎,自己射了几箭,根本连个兔子毛都没有碰到,最后还是那位叫提图斯的骑士故意射伤了一只野兔,让自己追上去补了一箭才算有些收获。

    弗朗西斯记得那时的父亲笑的很开心。

    晚上贵族们享用猎得的野味时,一位位骑士都对年纪不大的他交口称赞,说是日后若是弗朗西斯继承公爵,艾弗塔领地定然会更上一层楼云云。

    呵。这样的话语,已经很久没有听到过了。

    火光映照在弗朗西斯脸上,那已经成熟起来的面容早已没有了当初稚气,眉头微蹙间,他似乎隐约有了许些父亲当年的气场。不过终究是没有走出过艾弗塔领地的年轻人,此时的他,说“气场”还早,若是有,也只是“怨愤”情绪所带来的气势罢了。

    几天来,弗朗西斯为了筹划如何对付莎莉的办法几入魔障,连日缺乏睡眠导致眼圈发黑,微微肿胀的眼袋更让他面容显得阴沉至极——所以当下属威利在门口求见时,他甚至懒得去应答什么,直接挥挥手示意对方过来,连目光都不愿意多转一下。

    “主人,我们已经证实了那些异教徒的意图。他们准备在鲁本斯督主教进行演讲时发动袭击。”

    “证实,怎么证实的?你们这么确认了消息,鲁本斯不清楚?本杰明不知道?”

    弗朗西斯的身形依旧半坐半躺在那扶手椅当中,话语低沉而透着许些以往没有过的威严,“说要点。”

    “主人,城内‘蝮蛇十字’的异教徒数量不少,可能超过了四十人甚至更多。虽然他们极力隐藏,但最终还是有一些很容易识别出来,我派人跟踪了他们,发现至少四队人都在城市广场专门勘察过地形,他们是在进行演练。”

    威利低声陈述着他所得到的情报——“鲁本斯主教的队伍虽然在路上,但我们得到的消息说他还有隐藏在暗处的两支骑士队伍,而这些天修道院也从别处调来了一大批警卫。显然已经有所准备了,看起来‘玫瑰十字’其实也已经知道了这些,并想谋划着一网打尽所有这些异教徒!”

    这些话语说完后,弗朗西斯却没有回应,只是静静的坐在那里望着炉火。他微眯着眼睛思考片刻,方才低声哼道:“这群神棍,倒是想得挺美。”

    停顿片刻,他微微转过头,目光凛然的低声问道:“那么,另一个消息也确认了?”

    “伯爵大人,已经确认莎莉小姐会在教派游行的队伍中。”

    似乎连日来的等待都是为了这一句话,当威利说出这些时,弗朗西斯不加掩饰的舒了口气,随即身形从凹陷的扶手椅中猛的坐起,继续问道:“那么——召集所有的人吧!”

    “是,主人!”

    威利单膝下跪,表示着自己的忠心和服从——弗朗西斯满意的点点头,出声道:“人手够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简单了。”

    心中已经想好怎么安排,所以此时弗朗西斯便开始用平淡的语调开始向这位手下说起了他的计划。跪倒在面前的威利不断地点头应是,然而某一刻,似乎因为弗朗西斯说的东西太过惊人,他猛然抬起头来摇头反驳着什么,却被弗朗西斯抬手制止。

    两人少有的争执片刻,最终还是因为弗朗西斯的强势与执着而导致威利的妥协,待该说的讲完时,弗朗西斯再一次舒了口气,轻声道:“时间还有,务必将一切准备妥当。”

    威利点头应是,随即想起了什么,说道:“伯爵大人,从边境回来的人大概确定了‘那个家伙’的身份。”

    “那个家伙”对于弗朗西斯而言就像是卡在喉咙的刺,这段时间来所有的失败都和这该死的混蛋有关,所以此时威利的话语立刻让他扬起了眉毛——“说!”

    “他是诺兰村斥候的队长,叫罗迪。”威利顿了一下,继续阐述道:“之前我们的人去调查时诺兰村的斥候集体消失了,说是…说是去兽人王国了,不过显然他们是在说谎,因为第二次调查的时候那些斥候人数一个不少。而我们第三次调查就在前段时间,那个叫罗迪的队长来了霍利尔城。”

    其他的话自不用讲,显然威利还有更多证据来证明罗迪就是那个阻挠弗朗西斯计划的人,所以此时他适时住了嘴,等待着眼前这位伯爵的回应。

    “现在能确认他在什么位置?”

    “主人,因为要下令集中人手,所以目前虽然派人去搜查,但尚未确认他的行踪。”

    威力低头回应着,心中有些打鼓,正想着会不会被责骂时,却发现这位伯爵的反应却超乎他的预料——弗朗西斯望着那跳跃的火光,出声道:“呵。知道是谁就行了,这种蚂蚁,随时都可以捏死的小角色,除了会耍点花招以外没什么需要当心的,等我解决了这一切,到时候别说收拾他一个人…”

    随即他的眼中现出一丝狠戾,“那些所有和他有关系的斥候,一个都别想跑!”

    “是!”

    威利点头准备离去,却不料弗朗西斯微微转过身,犹豫片刻后问道:“公爵府最近有消息么?”

    “一切都很正常,没有任何异常,主人。”威利想了想,补充道:“不过提图斯骑士和惠灵顿骑士都在朝霍利尔城而来,不知是什么原因。”

    弗朗西斯微微皱眉,提图斯和惠灵顿是父亲手下最信得过的两位骑士,以往父亲没有生病的时候,这两位本领高强的“守护骑士”从来都是和父亲形影不离的,后来父亲病情难以好转,他们便去了自己的采邑,如今突然回来…意味着什么?

    差不多到了交税金的日子,估计他们是来交税并看望父亲的吧。

    弗朗西斯如是想到,对于两位叔叔辈骑士的到来没有太多疑惑,挥手示意威利退下,而他自己则再一次深深的陷入了那扶手椅当中,沉思着关于接下来计划的一切细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