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零二章 那些被砍掉的IMBA职业
    “哧——”

    好似热钢扔进水里般,肉体烧焦的声音当即响起——阿尔法身体剧烈的颤抖着,双手想要去推罗迪,却因为剧痛而根本用不上力气,长大的嘴巴更是咬也咬不下去,叫也叫不出来!

    那光芒像是火焰一样瞬间将他的嘴烧了个透彻,舌头直接被烧掉,甚至连牙齿都噼里啪啦的脱落下来,那种让阿尔法发疯的痛楚瞬间侵入他的脑袋,让他疯狂的抽搐着…

    亡灵不该有痛觉的,但显然他和普通亡灵根本不同。

    罗迪顾不得恶心,手握成拳在对方的嘴里狠狠的拧转了数次,因为佩戴着游猎者套装中的手套,所以他根本不怕阿尔法会咬伤自己…可随后他便发现眼前这货在十秒钟后已经彻底失去了意识,对方整个身体无力的向后仰倒,脑袋完全像是被火药炸过一样,脸已经彻底变了形,根本看不出原本的样貌了。

    满脸紧张的罗迪拔出左手,戒指上的光芒立刻重新充满整个卧室,而此时他才发现阿尔法的脑袋正缓缓飘起了许些黑色的烟雾,而他原本和人类无异的身体正在逐渐朝“干尸”的方向发展着——根本没兴趣细看,罗迪当即挥刀砍向了对方。

    “噗!”

    弯刀划过阿尔法的脖颈,那已经焦黑的脑袋瞬间被斩了下来,可随后罗迪却发现他没有看到这位管家的脖颈中有任何血液溅出,而直到脑袋“咕噜咕噜”滚到一边后,罗迪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松了口气。

    伸手在对方尸体上摸了摸,罗迪找到几张羊皮纸样的东西后便抓在手中,知道此时无暇去看,所以草草塞入口袋后便屏住呼吸,仔细聆听起了四周的动静。

    刚刚发生的战斗说起来声音不大不小,从头到尾不到三分钟便直接结束,但罗迪并不保证整个公爵府没有人听到刚才的声音。

    弯刀插入背后,随手捡起地上的匕首,罗迪目光转向老公爵安格玛,发觉对方的目光似乎依旧呆滞的望着自己,这才放心下来,低声嘀咕了一句:“老子这回真是当了雷锋了…”

    话刚说完,他便听到那走廊传来了脚步声,心下明白自己来不及收拾现场,便立刻关闭了戒指的光芒,想了想,伸手提起那管家的脑袋转身便朝着窗户奔去,几乎没用三秒钟便消失在了这间卧室之内。

    前一刻激烈打斗的气氛此时瞬间静谧下来,就好像之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卧室内的烛光消失了,只有阳台处淡淡的月光能勉强映照出那被罗迪后背撞塌的书柜。空气中弥漫着些许血腥味道,却并没有那种鲜血特有的浓重腥气,反而透着一股子腐烂多时后才有的微臭。

    无头的尸身就倒在老公爵的床前,一切都静悄悄的。

    门外的脚步声近了,随后便是有规律的敲门声——很自然的,这里没有谁会去回应。

    敲门声响了两遍,门外的侍女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伸手想去拧转大门的把手,“咔哒”一声,沉重的大门在面前被缓缓推开,她迈步走入客厅,映入眼帘的,是火光逐渐熄灭后的壁炉和静静摆放在那里的扶手椅。

    “阿尔法管家?”

    屋内没有回应。

    继续向前走,她眯起眼睛,试图看清那打开的卧室大门内有什么,却不料前方传来了一声她略感陌生的话语——

    “朱莉,我和阿尔法管家还有些话要说,你先出去吧。”

    那略显苍老的声音很是平淡,但其中却带着许些说不出来的喜悦。

    被叫出名字的侍女眉头皱了皱,想了两秒钟后才蓦然间明白这声音属于谁——她倒吸了一口气,随即马上用手捂住了嘴巴,想要说什么,却听到前方的卧室继续传来了那许久没有听到过的声音:“怎么?还不相信我么?”

    “老…老爷!”

    这位侍女年纪不小了,在这座府邸内侍奉安格玛公爵已有二十多年,对于这位领主的情感自然深厚——她激动的不能自已,想要多说什么,脚步迈出去却又蓦然停住,想到刚才听到的话语,她才想起自己并没有得到进入的许可,立刻低声说道:“我这就出去…”

    “一个小时后准备些吃的送过来吧,朱莉,你一直知道我胃口如何的。”

    听着那曾经再熟悉不过的声音,这位侍女立刻低头应是,转身便急匆匆走出了房间,带着兴奋的情绪去叫醒那群呼呼大睡的厨师了。

    卧室内,坐在窗前的老人似乎和刚才并没有多大区别,他的姿势没有改变,双手依旧随意而自然的搭在了身前的被子上,可唯一不同的,则是他此时微微眯起的眼睛。

    瞳孔中原本浑浊而透着死灰的颜色消失不见,此时黑暗中老人的双眼只显得异常深邃,他轻轻翕动鼻翼,闻着空气中那股子腐臭味道,却是“呵”的笑出声来。

    “…多喝水,锻炼身体…”

    “呵,有意思的小子。”

    这位以“活死人”状态生存了五年的老人缓缓露出了一个旁人难懂的微笑。

    从公爵府冲出来的罗迪此时并不好受。

    三进三出,就最后这次出了意外,罗迪纵然有各种准备却也没想到竟然会遇到一个等级极高的亡灵——也得亏这家伙只是基础等级高而没有获得进阶职业,否则恐怕自己真的连两招都撑不过。

    从窗户跑出来的时候他还差点被巡逻队发现,因为肩膀上的那道伤口牵扯着他无法用力,本该轻松扒着过去的三楼屋檐几次差点要了他的命。咬牙撑着晃出公爵府,他扯下布条简单包扎了伤口,随即便以最快速度返回了“猪头酒吧”的二楼。

    坐在木床上,罗迪感觉肩膀上的伤口疼痛愈发强烈,胸口被阿尔法踹的那一脚也是够难受的,虽然没有生命危险,可自己这肯定会对自己的战斗力造成不少影响。

    他看了看自己只剩下218点生命的血槽,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去点击“升级”按钮。

    “还可以撑一阵的…”

    满头冷汗的处理了伤口,他随即便借着蜡烛的灯光拿出了从阿尔法身上搜出的信件,一边抹着汗水一边看了起来。

    一共四张纸,前面三张是艾弗塔领地收支产出之类的统计单子,最后一张却是一封写了一半的密信,上面的语言是布林加语,可内容却狗屁不通,想必使用了某种加密方式——在以前的“裂土”中,类似的加密信件是可以让学了“破译”专业的玩家来破解的,就和上锁的箱子需要有“开锁”技能的盗贼来开一样,花点钱找专人破译即可。

    但眼下罗迪根本就没有自己的情报网络,更别提认识什么“破译”专业的家伙了,所以他只能干瞪着那封信没辙。

    想到自己挨了一刀还啥都没捞着,罗迪心中这叫一个郁闷,目光也不由得望向了提回来的那个脑袋上。

    要说大半夜提这个脑袋到处跑,放到以前他还真不敢做这样的事情,估计下线做个噩梦是没跑的。可到了现在,当一切都和“生死”挂钩时,那种恐惧便显得微乎其微了。

    亡灵为什么能假装成人类?对方为什么要花五年时间来毒害安格玛公爵?

    这样的疑问一时半会无法解答,但罗迪更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自己手上原本只能用来当手电筒的戒指,竟然能直接把一个等级高出自己7级的家伙轻松虐死?

    等级差这样的东西是无法忽视的,5级的戒指仅凭光芒就能把一位高等级亡灵烧趴下,怎么想都不科学。罗迪有很多疑问要解答,所以迫不及待的伸手把那包着人头的衣服解开,却是立刻皱起了眉头…

    这衣服包着的脑袋竟然像是被彻底烧毁一样,只留下了一大堆头盖骨的残片,而皮肤、肌肉则尽数成为了灰黑色的灰烬,根本就成了一堆分辨不出的渣渣。

    “这他妈叫什么事儿…”

    抬起手望了望手里的戒指,罗迪不信邪的再一次念出了启动咒语,光芒瞬时出现在面前,而那已经残破的头盖骨一遇到这柔和的光线,竟然“滋”的开始冒起了烟,随即连那坚硬的头盖骨也片片碎裂,继而化作余烬。

    罗迪嘴角有些抽搐,他知道低阶骷髅兵惧光,但高阶的亡灵根本不怕太阳,如果说克制,则只有司铎释放的高阶神术才会产生这样的效果——除了这样,还有什么可能?

    总不成这是什么神器或史诗级的戒指把?

    仔细回想的时候,他突然想起这个在恩德尔矿山捡到的戒指上面写的是木精灵文,并且似乎还和什么“光之守卫”有关系——那似乎是个在beta(测试)版本里被砍掉的职业,后来开服时玩家根本转职不了,但看名字,似乎还真是和“圣光”能扯上点关系。

    想起当初开服时玩家讨论被砍掉的一些职业,最明显的特征就是他们集成度太高了,以至于不得不砍掉后分成两个或数个新职业来供玩家选择。

    “光之守卫”被砍掉就是因为攻防一体太过imba(imbalanc,游戏中“不平衡”的缩写)被分成了“神圣牧师”和“光明武士”两个进阶职业,遭遇类似命运的职业还有“恶魔术士”、“狩魔猎人”、“死亡骑士”、“秘法师”什么的。

    想起这些,罗迪不由得扬了扬眉毛……嘿,难不成这戒指还能和进阶职业扯上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