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一百章公爵府惊魂(中)
    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阿尔法很清楚…如果没有解药,药剂的效果是绝对不会减退的——可现在摆在眼前的情况的确让他无法理解,安格玛公爵从三天前便似乎开始恢复了许些意识,无论自己给对方喝多少药剂都不管用,而在昨天自己走入房间的时候,这位公爵甚至还突然条理清晰的询问了“莎莉在哪里”这样的问题!

    第一次遇到这情况的阿尔法被吓得差点把饭菜扔出去。

    出现这样的情况后,每次走入这间卧室对于阿尔法而言都是一种煎熬,他生怕哪一天这位公爵突然间彻底摆脱了药剂带来的效果并恢复意识——如果发生那样的情况,自己该怎么办?

    先出手杀了他?不行,安萨丁大人一定不会饶过自己的…

    这样的想法萦绕在脑海间时,他已经来到了安格玛公爵的身后,轻轻将食物放在一旁,他正要说什么,便看到窗户前的那位老人缓缓回过了头,眼睛眨了几下,低声道:“阿尔法,莎莉还没有回来么?”

    开口先问莎莉的情况,连续几次都是这样,阿尔法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他调整了下情绪,低声道:“小姐仍旧在修道院静修,我已经派人和她通知了您病情好转的消息,相信很快她就能回来的。”

    “哦?是么…这样就好,这样就好。”

    意识并没有完全恢复,却只是记起来许些东西,模模糊糊的想不明白。安格玛公爵此时的状态就像是处于半梦半醒之间,所说的话也是出于本能。

    “饭菜已经准备好了,我来扶——”

    话还没说完,阿尔法便目瞪口呆的望向了眼前骨瘦如柴的安格玛公爵,因为对方正在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缓缓站了起来。

    虽然心中已经被震惊的不行,可阿尔法还是硬着头皮几步来到安格玛的面前,搀扶着他走到餐桌前坐下,随即继续保持目瞪口呆的表情望着这位之前饭都不会吃、叉子都不会用的老人一口气吃光了他面前的所有食物!

    那盛放药剂的汤被安格玛端起来呼噜噜喝下去,老人抹了把嘴,好似年轻时喝酒那般爽快的不像样子。阿尔法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搞错了药剂,可转念一想却觉得根本不可能,因为这种药剂自己手里根本就没有解药!

    到底怎么回事?

    这几天以来安格玛的脸色已经好转了很多,甚至那和骷髅差不多的身躯也渐渐恢复了许些生气,阿尔法觉得自己五年、甚至十年以来的努力正在逐渐成为泡影——而失败了的结果,绝对是他无法承担的。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该怎么办…

    心中焦躁,可额头却并没有渗出汗水,他微微蹙着眉,动作略显迟缓的收拾着餐具,目光瞥了瞥老公爵,发觉对方竟是闭上眼睛缓缓呼吸着,那气息已经比之前的“气若游丝”不知强了多少倍。

    要不然,还是去汇报给安萨丁大人?

    阿尔法这样想着,搀扶公爵坐在床上后便转身告退,可离开房间之后,他却突然想起一件事——这几天老公爵如厕的次数似乎…比以前更多了?

    平时这些事情都是仆从负责的,所以他一时之间不敢确认,心里有这样的想法后,便立刻朝着楼下仆人的房间走去,准备第一时间确认这样的事实。

    如果是真的,那就证明这位公爵真的在自己视线之外服用了解药或什么其他东西。

    他大步走着,随手关上了身后的大门,却并未发现身旁的窗户外,有一双手正轻轻的扒着边缘处的屋檐…

    …………

    翻身爬进公爵府的阳台时,罗迪的动作显得驾轻就熟。

    爬楼翻窗户这样的事情,以前在游戏中倒是没少做。因为以前的游侠职业特性,罗迪每次战斗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寻找制高点和掩体来确认自己的最大杀伤力——所以别说爬这种三层府邸,就算爬几十米高的“玫瑰十字”修道院大教堂,那也是分分钟可以办到的事情。

    轻轻跳到阳台上后,他伸手拽了拽后背上的弯刀。今天的行动因为是潜入,所以他没有携带那柄爬楼时碍事的短弓,只是背了一柄弯刀和匕首作为应急使用的武器…毕竟这里是公爵府,戒备森严而警卫力量强大,潜行进来看似轻松,实际上踏错一步便是被围殴致死的结果,若非有可以潜行的项链能用,罗迪才不会选择这种又麻烦又笨拙的方式。

    他也明白自己根本就不可能在公爵府内和谁打起来,毕竟一旦惊动这座府邸的警备,自己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杀不出去,带多少武器都是白搭。

    迈步从阳台走入卧室,室内的蜡烛因为窗口吹来的微风而摇晃着,罗迪借着光芒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老公爵,后者正闭目熟睡着,对于罗迪的到来根本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最后一瓶了,喝完了可得起来啊。”

    罗迪倒是不担心这种时候会有人进来发现自己,因为他在第一次进入之前观察了许久,老公爵一旦睡下,直到天亮都不会有人进来打扰他。所以此时他姿态悠闲的取出了解药,走到安格玛公爵身前,弯腰,伸手在对方脸上拍了拍——“嘿,嘿,醒醒,该吃药了。”

    手拍在脸上的“啪啪”声清脆的很,若是有任何公爵府的仆人在场,估计都要被罗迪这种行事作风吓傻。可手里拿着解药的罗迪却明白对方此时根本不会有太多意识,见对方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他直接伸手把老者扶起坐在床上,一边拔开瓶塞一边自言自语着…

    “今天最后一瓶了,努把力早点醒过来啊。”

    “真不明白你是怎么培养儿子的,教出了这么一个卖国贼。”

    “你的势力网很大么?亡灵上来就找到你来用这种药剂…”

    “想不通啊,这药剂如果只是为了害死你,随便找个理由给你捅死就完了,还有必要折腾这么多年么?”

    手里拿着药剂给安格玛一口一口喂着,罗迪其实内心也有不少的疑惑——记忆里“灵魂抽离药剂”的作用似乎就是为了让人无声无息的死掉罢了,可仔细一想这耗费的工程也太大了,搞了好几年只为了把人无声无息的饿死?什么毒药都比这东西来的爽快才是。

    或许亡灵还有别的意图?

    脑海里有着很多种推测,但没有哪个看起来像是靠谱的,罗迪低头看了看这位老公爵——后者目光有些迷茫的望着他,却是很听话的将药剂尽数喝了下去。

    “看你这样恢复健康应该是没啥问题了,少喝酒,多喝水,多吃蔬菜,注意饮食,别忘了锻炼身体。”罗迪伸手把自己写的那封信拿出来,在公爵面前扬了扬,随手塞到了对方的枕头下面,“有空把给你下毒的那家伙找出来做掉,我就不继续当雷锋了——哦,其实我也不是雷锋,你别忘了是我帮的你就行,你女儿和儿子的事情好好考虑,我个人还是看好莎莉的,相信你也一样。”

    伸手拍拍这位公爵的肩膀,罗迪笑了笑,这种废话不过是排解孤单和无聊养成的习惯罢了,根本没指望对方会去听懂。

    抬手把对方按在床上让他继续睡觉,罗迪转身走向阳台准备离开…但可也就在这时,卧室外却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这是罗迪没有料到的情况,因为外面的脚步听起来简直像是准备直接撞开门冲进来似的。不过他并没有显得慌张无措——在来到这里时,罗迪心中早就对类似的情况做出了数种准备,是以他在愣怔半秒后便瞬时做出了反应。

    匕首出现在手中,手腕灵活的一抖,那而出的寒光便径直射向了屋内唯一的蜡烛,与此同时,罗迪口中已然低声念道:“ol'kahla!”

    潜行术生效的同时,那飞出去的匕首已然“噗”的一声将烛台上燃烧的蜡烛头直接砍飞——整个卧室陷入黑暗之中,而就在那匕首“咄”的钉入墙面之时,卧室的大门被猛然间推开!

    “是谁!”

    黑暗中,沉声质问的声音愤怒异常。而罗迪则屏住气息向后靠了靠,手中已然握住了身上携带的那柄弯刀,借着门外客厅内壁炉的点点微光,他能看到站在眼前气急败坏的不是别人,正是一身管家衣袍的阿尔法。

    之前对公爵府调查的时候他也知道这个人的资料,不过记忆中的“裂土”开服后,霍利尔城公爵府已经没有这号人物的存在,所以罗迪此时对他并不了解,只当对方担心公爵的安危才这么急匆匆的冲了进来——毕竟自己做的事情终究有些蛛丝马迹,这位始终陪在公爵身边的老管家能发现也不是难事。

    心中这么想着,罗迪便没有什么杀人灭口的心思,只是缓慢的向后退着,尽量距离这位管家远一些以减少被勘破的几率,不过尚未等他走出几步,这位管家口中絮絮叨叨的话语便让他皱起了眉头…

    “到底是谁…该死的!该死的!”

    “一定有人给你喝了解药!一定是这样!”

    “安萨丁大人不会饶恕我的…该死…”

    这位管家在黑暗中来回踱着步,罗迪透过昏暗的光线竟然看到对方手中拿了一柄长剑——看起来正是墙上挂着的那柄装饰剑,而他几次迈步走到安格玛公爵床前,竟然在抬着剑犹豫着是不是该刺下去!

    这一幕让罗迪眉毛高高扬起,别的或许不明白,但是这位管家口中的“安萨丁”大人似乎…有些耳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