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九十九章 公爵府惊魂(上)
    九月六日,霍利尔城。

    那个吟游诗人最近看起来有些忙碌。

    在猪头酒吧老板胡克的眼中,这样一个整日靠讲故事为生的家伙还是挺辛苦的——清晨起来随便吃点东西就走,傍晚回来时还要在酒吧里说上几个故事挣些铜币,而这几天更是连酒吧都没回…

    来去自如,无拘无束,有时候胡克还有些羡慕这样随性的生活,不过每当有这样的想法时,他都会低头看看肥硕的肚腩,觉得自己真没有心气去像对方那般闯荡世界了。

    “还是老了啊…”

    胡克胡乱感慨几句,抬起头来望了望外面的天空,发觉已经到了中午,正想琢磨着做点什么吃,便注意到楼上那群前些日子入驻的冒险者正好走了下来。

    看到他们时,胡克便想起那个穿着一身麻布袍子的漂亮妞——嘿…那个女人的身材真是火爆,每次回忆时他都感觉小腹有一团火似的,不过想到那个妞的身份,他还是赶紧压制了那蠢蠢欲动的心思。

    两天前,那个叫“阿卡莎”的漂亮妞过来找的正是这群冒险者,而看起来她的身份似乎不低,待两拨人见面后那个两米多高的大个子都对她露出许些敬畏的表情…

    “察言观色”这个本领胡克早已满级,所以此时他也知道自己只能意淫一下罢了。眼前的几位冒险者坐到木桌前操着生硬的口音点了些饭菜,那壮汉坐在椅子上就像是蹲着,胡克自然不敢怠慢,赶紧去张罗着厨房做饭,自己则给端来几杯没敢掺水的麦酒,准备变相的“示好”一下,和这些家伙拉拉关系。

    可是他却没想自己脚下被地板的一块凸起绊了一下,手中麦酒杯子一歪,正好撒了些出去…

    酒液不多,却落在那光头大汉的胸前的短衣上不少。

    气氛凝滞了一瞬,胡克立刻发现眼前的几人目光都倏地盯住了自己,好像下一秒就要暴起把自己砍死似的…可是过了那么两秒钟,对方似乎察觉到自己并没有恶意,本来的紧张气氛便又悄然散去。

    大块头没多说话,接过麦酒杯子后笑了笑,随手脱掉了外面这层布衣,示意让胡克找侍应生洗掉就好,便转过头去继续和同伴聊天了。

    胡克被那一瞬间的气氛惊出许些冷汗,不过这么多年什么人也都见过,知道对方不为难自己后立刻赔笑着走开,只在心里暗骂自己弄巧成拙——只是弯腰接过的时候,却发现这只穿着一件单衣的壮汉胸前,隐约有一个奇怪的纹身…

    那似乎…是一条缠绕在十字架上的蝮蛇。

    霍利尔城基本没有谁知道这个标志的意义,胡克同样如此,他只是扫了一眼便转身回了吧台,根本没有把这个图案当回事。待这群冒险者吃完饭离开酒馆时,还专门和他打了声招呼——估计是让胡克明白他们并没把那件事放在心上。

    “呵,倒是挺上道的…”

    胡克摇摇头,混了这么久,冒险者大多性情古怪,一句话不合掀桌子揍人的比比皆是,眼下这些家伙看起来都挺不好惹的,但性格倒是不错,说来还真是有些意外。

    不过这些东西算是插曲,过去便过去了。大概下午的时候,罗迪摇头晃脑的走了回来,嘴里哼唱着许些胡克没听过的歌谣,这轻松自在的摸样让胡克真是打心眼里感到羡慕——

    “嘿!罗迪,这几天都跑到哪儿去了?整天这么高兴的摸样可真是够悠闲的!”

    “喏,买了些纸,最近想到一些旋律,想要记下来。”

    罗迪的笑容很灿烂,扬了扬手中的羊皮纸,“你们老说我不唱歌,其实是因为以前唱的太多,觉得还是说故事有意思——要唱就得唱些新东西嘛,要不怎么能有人捧场呢?”

    “别说,你小子还真是满脑子鬼主意,吟游诗人做到你这个份上也是可以了——你那个词怎么形容来着?”胡克撅嘴努力模仿着罗迪那天教给他的新词汇:“牛…牛波一!”

    “是‘牛逼’,不是‘牛波一’,你看,我的理想就是做吟游诗人里的第一,牛逼中的战斗逼。”

    罗迪绕口令一般说着这些话,从胡克手里接过一杯酒,仰起头来咕咚咕咚都灌了下去。

    “管它是什么呢,我看好你!”胡克哈哈笑着,倒也觉得这小子虽然没什么大志向,但能把故事讲得这么好,以后应该不愁什么吃穿,“有闲钱了去买几件得体的衣服,估计那些贵妇啊小姐啊会私下里愿意和你幽会也说不定呢——你小子,如果真有哪位贵妇愿意掏钱让你给她‘讲故事’,可别忘了给我拿点好处!”

    罗迪嘿嘿笑着,打了个嗝,腼腆道:“别让那些贵族老爷发现后把我砍死就行,如果有人追杀,我第一个来您这里躲着。”

    胡克倒也发现罗迪今天心情似乎很不错,问了半天原因,罗迪便说是因为自己终于找到了突破的方向,准备写出一首“惊世骇俗”的曲子云云…如此说笑几句,罗迪乐呵呵的上了楼,胡克便继续在楼下擦他的杯子。

    回到房间,罗迪确认屋内所有的东西没有被人动过的痕迹,便知道自己的伪装已经骗过了所有人。他伸手把新买的那一摞羊皮纸放在了桌子上,又从身上拿出了那瓶“灵魂抽离药剂”解药放在旁边,目光盯着它的时候,思绪飞转,定在那里坐了许久。

    说起来,在巧合之下解决了莎莉这边的“突发情况”后,放下心来的罗迪便开始顺利的实施起了他原本的计划——潜入公爵府,给安格玛公爵服下解药。

    从莫利亚庄园无功而返之后,他已经第二次给公爵喂下了解药,按照记忆中的服用方式,只要今天能给对方喝下最后一瓶,估计这位历史上本该挂掉的老家伙,便会从濒死的状态里恢复过来。

    然后呢?

    罗迪救他不是为了当雷锋,在玩家思维中,“等价交换”的概念永远是排在第一位的,我付出多少就得到多少——而罗迪想的,就是如何从老公爵这里为自己赚取足够的东西。

    听起来好像他的做法不那么“高尚”,可放在实际处境里想想,就知道在这个危机满地的时代里,“高尚”通常和“幼稚”是划等号的。

    兽人只是挂了一个很有潜力的巫医,那些野心勃勃的家伙迟早还会朝卡伦王国下手——亡灵那边也不是善茬,罗迪可是知道,这群不死者虽然总是抱着个“高贵冷艳”的态度,但数年后的一次波及王国的大灾难和他们却根本脱不开干系!

    大敌从未消失,自己哪里有空闲去装什么“高尚”?

    不过当下摆在面前的问题让他还是有些苦恼的——他需要选择合适的方式去索要“报酬”。

    如果安格玛公爵醒了,直接要权要钱是最下乘的方式,之前他已经从胡克嘴里对从前的老公爵安格玛有了个大概印象,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这老头是个好人。

    对子民好,税从来不高,有相邻的领主折腾闹事欺负子民了,他一定拉着骑士和队伍找对方干一仗才行,性格里“护短”的很。地位一直坐得牢是因为武力值强大而手底下有一批忠心耿耿的骑士,不过这些年因为性格大变,那些骑士都被发配到自己的采邑吃闲饭去了,如今留在身边的只是一些实力不高的家臣。

    “性格直来直去的话,这就有点难了…”

    罗迪感叹一句,倒没有尽数相信胡克这些信息——他可是明白这些贵族当面一套背地里一套的本性,从来就没有什么“好贵族”,只有“负责任的贵族”,反正当前这个制度本来就是上级对下级持续的压迫和剥削,领主表现的再仁慈,在罗迪这个现代人眼中反正都是够残酷的。

    从那摞羊皮纸里抽出一张,将羽毛笔吸好墨水,罗迪可没什么兴趣写乐谱,他凝神思索许久,开始书写起了这封即将给那位老公爵的信件。

    如何把自己摆在一个不让对方讨厌和警惕、却又能给予足够尊重的位置,这的确是一个比较难的题目——

    “找靠山也不容易啊…”

    罗迪如是感叹道。

    同样的九月六日晚,鲁西弗隆公爵府。

    阿尔法管家这几天的脸色始终不太好,以至于下人们在面对他的时候都不敢大声说话。两天前有个侍女因为没有摆好盘子而被他直接下令关了地牢,这样的事情可真是让一众仆从吓得够呛。

    为鲁西弗隆家族服侍了大半辈子的阿尔法管家还从没有这么发过火,但这种时候弗朗西斯伯爵和莎莉小姐不在府里,老公爵又病得很重,所以根本没有人会去说他的不是——好在两天之后,这位管家把那位侍女释放并亲自道了歉。而事情做到这样的地步,下人们倒也算是松了口气。

    不过他们还是能察觉到,这位管家的情绪在几天时间内并没有好转。

    双手端着为安格玛公爵准备的晚餐,阿尔法像是以往那样亲自来到了老公爵的房门前,迈步走入时,他的面容上还平静异常,可是当那房门关闭之后,阿尔法的脸上便瞬间露出了狰狞的神色。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口中低声念叨着,阿尔法的脚步却显得有些焦躁,紧皱着眉头,脚步也比往常快了许多,不过当他走入卧室、看到那坐在窗前一动不动的安格玛公爵时,内心的却显得愈发慌乱起来。

    虽然在外人眼中,整整五年时间里安格玛公爵似乎始终是这样的“植物人”状态,可只有阿尔法管家发现了他在这几天里和以往的区别——

    他的“病”在好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