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九十七章 猪头酒吧的美女,庄园里的伯爵
    九月四日,上午。

    修道院已经全面戒严而禁止任何信徒入内,六名圣殿守卫穿着厚重的铠甲站在修道院的大门前,手中便于劈砍的重型长剑在阳光下闪烁着寒光,远远望去,煞气森然。

    地面上的血迹虽然被尽力清洗,但暗红的色调却仍未褪去,阳光下的修道院气氛肃杀,好似断绝了所有与外部的来往,成为一座孤岛。

    而在这样的戒严之下,莎莉却一样和自己的手下有了接触——在和主教本杰明有过之前的谈话后,许多东西反而不好再藏着掖着,所以这位公爵之女便不在于主教面前隐藏什么,直接在化解危机第一时间派人去寻找罗迪,并希望尽快和他有一次会面。

    将那些信息透露给本杰明主教,毕竟是没有经过罗迪点头同意的…因而这件事可大可小,莎莉相信罗迪在权衡利弊之后应该会理解自己的苦心才是,所以她满心期待着和罗迪的再次重逢,并且心中已经想好了如何和罗迪解释。

    而在正午的时候,被莎莉委派寻找罗迪的手下马丁已经抵达坎贝区,并准备推门走入“猪头酒吧”。

    马丁一身平民打扮,看起来完全就是丢在人堆里找不到的摸样,站在酒吧外的他找了半天才确认那毫不起眼的入口在什么地方,伸手刚要推门,却不料木门猛地被从里面打开——这让马丁一下子推了个空,脚步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一个人的胸口,继而“咚”的一声被反弹回去…

    “哎哟!”

    他叫了一声,捂着脑袋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觉面前这个家伙竟然高的吓人,那凶神恶煞般的面孔需要自己仰视才能看到。

    “走路看着点。”

    两米多高的光头壮汉看了他一眼,并没有找茬打架的意思,只是留下这么一句话便迈步从他身旁走了过去,随后跟着的几个穿着斗篷的家伙连理会马丁的兴趣都没有,鱼贯而出后很快消失在了街角。

    这个插曲让马丁委实没脾气,他暗啐了一口,进入酒吧,随即问向了吧台前擦酒杯的老板胡克:“嘿,老板,咱们这里有没有一位讲故事讲得不错的吟游诗人?”

    “想听故事?中午去城市广场找找,晚上他会在这里偶尔也讲上一两个,不过你可别来晚了,晚了没地方坐。”

    胡克头也不抬的将手中酒杯放在一旁,显然对这样的问题早就习惯。

    “他……现在不在?”

    “城市广场,他总是去那边的。”

    “好吧,谢谢了,伙计。”

    马丁随手扔出两枚铜币,胡克熟练的一抓,挥了挥脏兮兮的抹布,招呼一句“有空来喝酒啊”便不在理会,继续埋头擦酒杯。

    而准备去城市广场的马丁则走到木门前,伸出手去刚要抓门把手,便发现这木门被“哐”的一声推开,他来不及躲,整个脸被门板直接拍了个结实,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嘿——额?有人?”

    “我说过让你注意点的。”

    “对不起,阿卡莎…小姐。”

    模模糊糊的声音传来,马丁无端感到了愤怒——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进出酒吧都要出点意外?

    “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

    推门的中年人一身商人打扮,看到马丁四脚朝天的摸样,立刻操着生疏口音过来伸手把他拉了起来,随即一个劲的道歉,而马丁站起身后才看到这人背后竟然站着一个身姿婀娜的女人,顿时眼前一亮。

    对方穿着一身灰色麻袍,式样和大街上那些妇女并无区别,可因为她身材实在太好,以至于这样的衣服都穿出了难言的韵味……唯一美中不足,就是对方脸上蒙着灰巾,但看那双乌黑的大眼睛也知道应该是个美人儿。

    这种级别的美女出现在这里,不太正常啊。

    不过马丁今天没兴趣调查什么美女的背景,见对方后面还有三四号人,知道自己被撞也是白撞了,只能挥挥手捂着鼻子走了,倒是那个被称呼为“阿卡莎”的女人叫人赔了他几枚铜币,让马丁的心情立刻好了不少。

    “还是美女会照顾人啊,不过这群人什么来头…”

    马丁胡乱感慨着,可随后在城市广场绕了七八圈也没找到罗迪的身影,最终只得自认倒霉,找了个角落去默默等待了。

    他自然不会知道,自己一直要寻找的罗迪,此时正在霍利尔城外那座莫利亚庄园的外围一脸无奈的绕着圈。

    “弗朗西斯这他妈的是想当一辈子王八么?”

    罗迪拎着短弓奔跑在庄园外的丛林中,口中不忘咒骂几句——他脚步飞快,在森林中几乎成为一道虚影,远处那些在庄园外巡逻的卫兵根本无从发现他的踪迹。

    这个名叫莫利亚的庄园,实际上便是弗朗西斯目前藏身的地方。只是因为刺杀失败而怕报复,弗朗西斯竟然再一次加大了警卫力量,甚至于现在连周边都有猎犬巡逻,搞的整个庄园搞的铜墙铁壁滴水不进……这样的防御水准,让跑到这里来寻找刺杀机会的罗迪感到无比郁闷。

    在发生之前的刺杀事件过后,罗迪其实是比莎莉还来气的,因为如果不是他凑巧那天赶过去了,估计莎莉是必死无疑的结局——而那就等于直接让他之前所做的努力全部泡汤…

    这可让心眼从来不大的罗迪彻底飚了。

    当天潜入公爵府给安格玛公爵灌了一瓶子解药,第二天他便直接出城来了莫利亚庄园准备把弗朗西斯宰了,可终究没想到这里的守卫力量和公爵府一比简直天壤之别,最终只得放弃。

    “搞刺杀,等级和装备都有点拙计啊…”

    罗迪低头看着手中的短弓自言自语道。虽然这柄弓伤害比当初的角弓高了不少,但对于眼下这些等级不低的敌人,却着实有些不够用了。然而造弓可不是随手能做的事情,目前最好的解决方案只能是买现成的高级弓和箭来弥补劣势——问题随之而来:这里根本没几个靠谱的店铺,唯一合适的地方只能是“玫瑰十字”的军备库,可那里需要“尊敬”声望才能买到!

    罗迪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有必要继续冲一冲“玫瑰十字”的声望,但想起自己当着修道院长的面把刺客爆头的场景,也只能无奈的感叹一句:“真是没辙啊…”

    “斩草要除根,要是破坏大局就不好说咯。”

    罗迪没什么感性思维,这技术宅的脑子唯一喜欢计算思考的,就是自己对莎莉和鲁西弗隆的投资能获得多少收益回报——而至于对莎莉的感觉……

    看到莎莉被砍飞出来的那一瞬间,他心中的确是有过害怕的。不过事情既然过去了,现在他便没兴趣去回忆什么,只是继续以绝对理智的思维去思考当下的行动计划。

    儿女情长?“注定孤独一生”的罗迪根本没考虑过,让他去猜测女人在想什么,还不如让他思考怎么干掉弗朗西斯来的舒服。

    脑海里琢磨着这几天的计划,罗迪找了个视野合适的大树爬了上去,因为此时返回城里已经来不及,他索性琢磨着凑合在这里过一晚算了。

    “妈的,真有种就把自己憋死里面!”

    咒骂两句,罗迪靠着树干眯起了眼睛,开始小憩。

    同一时刻,几百米外莫利亚庄园内的气氛,却显得极其紧张。

    仆从和侍女们走路时的姿势都小心翼翼起来,经过弗朗西斯的房间时更是如此,因为从早上到现在,弗朗西斯已经在“无意间”捏碎了三个茶杯,虽然他的表情始终平静的像什么都没有发生,可这样的事情出现时,没有谁会看不出他内心的愤怒。

    而当几名下属出现在弗朗西斯的房门前时,他们的表情在旁人看来和要上断头台的死刑犯没什么区别。

    “都来说说吧,你们干了什么好事。”

    这样平静的话语说出时,听起来和“跟我说说你们中午吃了什么”似乎并无区别,但眼前这三名下属的额头却“哗哗”的开始冒冷汗,衣服黏在身上却动都不敢动,像是机器一样站在那里,嘴巴被堵了东西一样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是跟我说万无一失么?不是跟我说必然得手么?现在你们说什么?”

    “主人,我们…我们也没料到——”

    其中一个人开口想要解释,却被弗朗西斯抬起的目光瞬间吓的闭上了嘴。

    “没料到的事情多了,你们没料到什么?没料到那里会有一个能把你们脑袋射出十个窟窿的弓箭手么?”

    说到这里,弗朗西斯的平静似乎再也无法维持下去,那紧握的拳头之上,元素聚集后产生的火焰已经呈现出了高温的明黄色…

    “弓箭手…弓箭手…我让你们调查了几个月,告诉我那个家伙在诺兰村!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结果呢?你们动手的时候这个混蛋他就毫无征兆的蹦出来了,这会是巧合么?!”

    不加掩饰的愤怒好似火焰一样让这三名下属瞬间蔫的仿佛被种猪轮过,套了两三层的衣衫竟是被汗水彻底浸透,这样的恐惧对于他们来说实在是一种难言的煎熬。

    “别他妈告诉我你们之中有内奸!要不他怎么能什么都知——道!”

    站起身,弗朗西斯说出最后一个字眼的时候,狠狠一脚踢在了当先一人的胸口,后者连躲都不敢躲,“呯”的一声径直被踢得飞了出去——那身形在空中迟滞了足有半秒多种才落地,滚倒在地的时候整个人脸色白的像纸一样,根本就是连气都喘不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