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十七章喋血修道院(一)
    时间退回去几个小时,“玫瑰十字”修道院清晨时分。

    修道院内的神职者并不多,除却十名圣殿守卫以外,“修士”和“修女”占了大多数,一共二十七人,而“司铎”则有四位,除此之外还有一位神父,再往上便是“主教”兼“修道院院长”本杰明。

    修女和修士们是每日起床最早的,他们要做饭、打扫并进行食物的采购等所有繁琐事宜,吃过早餐,便与司铎在神父的带领下进行祷告,到了中午之后,剩下的时间便自由一些,不过多是跟随司铎学习教义或修习神术。

    说起来,在教派内部,每个人的地位都由“神职职位”决定——公爵的女儿为那些平民出身的司铎或主教服务,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天方夜谭,可却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情。正如此时,在简单的洗漱过后,莎莉便已经像往日那般穿好教袍,提着水桶和那几个熟识的修女一起开始清洗教堂地板去了。

    莎莉如今的地位本来应该也算是“修女”,但因为被本杰明主教直接提名为“候选司铎”,这意味着她的地位在“修女”中已经达到了最高一级,如果不出意外,当“玫瑰十字”圣殿的枢机主教团发布正式通告后,她便可以成为正式的“司铎”。

    因为这样的优势,如今莎莉在一众“修士”眼中很是“炙手可热”。

    “早上好啊,莎莉。”

    修女克丽丝拢了拢长发,抬手和莎莉打着招呼,随即问道:“昨天本杰明主教询问你为什么没有去教堂呢,不会是身体不舒服吧?”

    “没事,只是一些小问题,睡一觉就好了。”莎莉眼圈微微有些肿,看得出并没有休息好,她笑了笑将水桶放在一旁,弯腰开始用刷子清洗教堂的地面,“对了,昨天听你们说那个吟游诗人的故事,能再给我讲讲么?”

    修道院的生活太过枯燥,对于年轻人而言,外面的世界总归是新鲜而充满诱惑的。修道院的修士和修女是可以穿着教袍外出,有时偶尔违反规定晚回来一些,只要不是做什么坏事,神父和主教也不会苛责什么,所以此时提起吟游诗人,克丽丝的神情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正想和你说呢!布克昨天又去听了呢,就在城市广场那边…那些故事很精彩呢,好像昨天是讲一位骑士扈从如何成为国王的故事…”

    两人低声聊着天,却基本都是克丽丝在说,而莎莉在听。偶尔说到精彩处,莎莉便会跟着一起做出惊奇的表情或开怀大笑,只是她的情绪似乎显得和往日不太一样,让克丽丝察觉到了许些异样。

    “莎莉,我可从来没见过你笑的这么开心呢,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啊?”

    “啊?不会吧,我只是觉得这故事很有意思呢。”

    “才不会,你嘴角一直翘着呢,难不成想起了什么人?”克丽丝神秘兮兮的压低了声音,一脸八卦的问道:“哎哎哎,快说说!之前都不好问你的…是不是在你来圣殿之前,已经有…心上人了?”

    “什么心上人?”莎莉眉毛扬了扬,一张鹅蛋脸紧绷起来,使劲摇摇头道:“没有…没这回事!”

    克丽丝看着她的样子,悄悄的凑了过来——“你犹豫了一下,肯定是心里想起了某个人对吧?”

    “真没有!”

    莎莉继续摇头,随即嘴角牵起一抹无奈的笑容,“再说…进了圣殿,想那些又有什么用呢?”

    “哎呀,想想还不行么?神明在注视着我们,我们有没有做违背教义的事情呀!快和我说——”

    克丽丝随口诌着教义,抬头看到不远处一位司铎走过,赶紧把头低了下来,老老实实刷起了地板。

    身旁的莎莉摇摇头,本想说些什么,只是嘴角却不由自主的抿了起来。

    是啊…自己这辈子都没办法结婚了,想那些多余的又能怎么样呢?

    想起刚才和克丽丝说的话,她虽然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不过内心却是有些忐忑和异样的——因为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了那个身影,只是因为许久没有见到,记忆中罗迪的面容似乎都显得有些模糊了,唯一能清晰记住的,或许只有对方身上那让自己感到安心的味道吧。

    仔细想来,罗迪原本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这几个月来,莎莉组建的情报组织已经为她搜集了很多信息,同样包括“洛迪”这个不起眼的边境斥候的所有资料——可其中的信息却让莎莉愈发迷茫起来:一个二十年没有走出过王国边境的小子,怎么可能会是记忆中那个实力强悍到干掉一队狼骑兵、杀死蝎王的家伙?

    回想起他说自己“容颜不老”的诅咒,莎莉又有些将信将疑——他真的有三十七岁那么大?

    哼…三十七岁了,都是大叔了,怎么还这么不会照顾女孩子?

    如今想起罗迪之前的各种“流氓行径”,莎莉发觉自己早已不再有什么羞恼情绪,反而总会感到一种莫名的喜感——一个本事很大的家伙,偏偏在对待女人的时候什么都不懂,最后还被自己整的屡出洋相,想想真是…

    “喂喂喂,我就说嘛,莎莉,你肯定是心里想着某个人呢,对不对?”

    克丽丝在她的眼前晃着手,莎莉愣了愣,这才发现自己拿着刷子已经对着地板发呆了许久。

    “额…那个——”

    “不用解释啦!赶紧干活,等祷告结束,我去叫上艾莉婕他们一起来审你!对了,今天我们要去集市买些东西去,”她左右看了看,压低声音道:“整整一天时间哦,下午布克说要带我们去广场一起听那位吟游诗人的故事呢,莎莉你去不去?”

    这个提议让莎莉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犹豫,但她最终还是摇摇头,轻声拒绝了。

    莎莉很清楚外面有弗朗西斯的人在盯梢自己,随便走出去的话,保不齐就要遭遇什么“意外”——即便自己已经让下属从佣兵工会雇了两支部队,但她自己留存的那些资金根本不够让整支佣兵队伍天天守在修道院外,所以现在修道院门外只有两名佣兵伪装成平民的样子“轮值”,同时还有一位下属作为命令的传递者藏匿在暗处。

    不过…

    想到罗迪那个家伙来了霍利尔城,她终究是有些期待的——“不管怎么说…既然来了,总该看看我吧。”

    心里这么想着,莎莉却也明白一个事实:罗迪和自己终究没有想象中那么“近”的关系,更直白的说,那个榆木疙瘩脑袋恐怕一直是对自己“敬而远之”的吧?

    十六岁的少女满腹心事,为那个在她生命中留下深刻痕迹的家伙而莫名烦恼着。

    刷完了地板,莎莉又去帮忙和修道院几位老修女准备早餐,不过随后这顿饭吃的并不省心,因为餐桌上几名修士因为那个“吟游诗人”而争吵了起来——

    “布克,不要把那个吟游诗人挂在嘴边了行吗?一天两天说着就算了,连着三四天每天都在叨叨这些,你不烦我都烦了。”

    说话的孩子叫莱恩,年纪不过十四岁,因为出身男爵家庭,身上自然带着那么些少爷习性,直来直去而说话毫无顾忌。此时他眉头拧着,话语间颇为不耐。

    “故事里的人终究只是故事里的,吟游诗人一张嘴扯出来的东西听听就行了,难不成你还都信了?一个人怎么可能靠弓箭射死一队狼骑兵…真是可笑!你知道狼骑兵有多强么?知道他们的冲锋速度有多快么?”

    餐桌上的气氛有些紧张,克丽丝和莎莉等几位修女都在这里吃饭,因而几个男修士难免会硬撑面子不服软,布克被莱恩这么指责,脸上自然有些难堪——

    “狼骑兵怎么了?你知道他有多快?你正面迎着狼骑兵射过箭?”

    “没见过,但我的爷爷见过,他后背上还有一道疤,就是被狼骑兵砍的,你觉得我这么说够么?”莱恩也是火气不小,瞪着布克说道:“我射过箭,跟父亲一起打过猎,箭矢不射中要害,对于狼骑兵而言根本就没什么威力,难不成你想说有人可以每一箭都射中敌人的脑袋?”

    “那吟游诗人就是这么说的!”

    “所以都是假的!他们只会编瞎话来骗你手里的铜币。”

    “你…你不愿意听可以离远点,不用到我面前来说这些!”

    说是争吵,毕竟都是在修道院里的修士,脾气比起常人而言要好得多。莱恩和布克的声音与平时说话相比只是声调高了些罢了,并没有吵翻动手的迹象——毕竟他们只是一群年纪不过十五六岁的小孩子,有这样的争吵再正常不过。

    旁边餐桌上的几位司铎朝这里望了望,没有参与调解的意思,只是在一旁笑眯眯的看着,和神父偶尔交谈几句,点点头,交换着看法。在他们看来,这也是考察几个孩子对教义理解的一个方式。

    “好了好了,不要吵这些了,布克讲故事是被我要求的,如果吵到你了,我们下次换个地方就是了。”克丽丝上去打了个圆场,听上去是服软,实际上话语里面并没有太多客气。这让莱恩很是不爽,低声嘀咕道:“不过是个牛皮吹上天的吟游诗人罢了…”

    布克冷哼一声,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旁边一个轻柔的嗓音打断——

    “吟游诗人虽然只是吟游诗人,但兽人的确存在,和兽人战斗的勇士也是有的,他的故事至少让我们对王国的军队充满希望,不是么?或许听了这位吟游诗人的故事,未来会多出许多有名的将军和贵族也说不定呢。”

    莎莉微笑望向了莱恩,让本想继续和布克争吵的年轻修士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