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十六章病情确诊
    九月二日,霍利尔城,坎贝区。

    对于一座中世纪的典型城市而言,领主所在的贵族区往往是最安静的,集市所在的贸易区则是最热闹的,而除却大部分平民和商人所在的居住区外,沿着北城墙内侧、终日照不到阳光的坎贝区便是那所谓最阴暗的“贫民区”。

    坎贝区的建筑物极尽简陋,如果说鲁西弗隆公爵府邸透出的是深厚底蕴和内敛的奢华味道,那么这里能闻到的,只能是褪色、凋零和腐臭。

    罗迪总是会在脑海中想起那句曾经随处可见的话语——“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即便是贫民区,也一样有着自己的规则和“江湖”,类似黑帮什么的团伙总有那么三四批,一脸横肉而蛮不讲理的居多,剩下的则差不多都是好吃懒做不学无术的无业青年。而他们常常聚集的地方,便是坎贝区的酒吧——因为这里是“盗贼工会”各种消息的集散地。

    当然,“盗贼工会”听上去好像是个挺牛逼的机构,说白了只是一群偷鸡摸狗的贼碰头分享信息的松散组织罢了,它没有实体,无处寻觅,却又……无所不在。

    坐在“猪头酒吧”的前台,手中端着一杯掺了水的廉价麦酒,罗迪倒是觉得这个记忆中从未来过的酒吧名字似曾相识,想了半天,才发现竟然和文学名著《哈利波特》中的一个酒吧重名。一想到曾经属于人们想象中的巫师世界如今在自己眼前几乎成为现实,他都有些莫名感慨,摇摇头端起麦酒咂摸两口,却是呲了呲牙,做了个鬼脸。

    真他娘的难喝啊。

    之前想过找木精灵合作酿酒的事情,但在遇到娜塔之后暂时还是放下了这个想法。“高端奢侈品”这个概念对于平民来说太过遥远,凭借自己现在的地位去游说一群贵族买精灵的酒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情。虽然不是赚不到钱,但时机的确不成熟,想想也就作罢。

    抱着酒杯,他正想琢磨琢磨着关于安格玛公爵的,却不料自己发呆的样子引起了吧台前那位老板的几句调笑——

    “嘿…拉斐尔,今天不打算唱几首歌么?这几天光听你讲故事了,但我更喜欢酒吧的气氛欢快一点呐!”

    留着一脸络腮胡子的胡克是这家酒店的老板,此时是上午十分,酒吧基本是空着的,他倒也清闲。贫民区的酒吧自然比不上那些明亮街道上的大酒馆,光线阴暗、地面肮脏,酒很便宜,但都是掺了水的,门口永远挂着一个风干的大猪头,狰狞的表情似乎象征着这片地区的阴暗和残忍。

    “唱歌?那可不是我擅长的呢,要我开口唱那些曲子,估计您这里可就没有什么好生意了。”

    化名“拉斐尔”的罗迪微笑回应着这位地头蛇,言语间满是客气,“晚上有空的话还会继续讲故事的,放心吧,虽然大厅总是有些暗,但这里的服务真的很热情,我会考虑多呆几天的。”

    “老天保佑,如果你能多呆些日子,那再好不过了。”胡克自己抄了杯同样掺水的麦酒好似喝水一样灌了下去,看到罗迪正要掏钱付账,大手一挥道:“收回去收回去,我请了。”

    对于这种好意罗迪到没有推辞,客气几句便返回了二楼自己的房间。

    这是罗迪住在霍利尔城的第四天了,这些天以来,他以“吟游诗人”的身份在这家酒店住下,明面上是一个每天靠故事挣盘缠而四处流浪的家伙,实际的目的,却是在不经意间打探一些关于鲁西弗隆家族各个成员的消息。

    作为游戏老玩家,罗迪知道那种小说里靠扔金币直接买消息的事情在“裂土”里面并不靠谱,以前的独行生涯让他明白…只有在取得对方信任、并且明确双方没有利益纠葛的时候,那种随口说出的消息才是最真实可靠的。

    扔金子问消息的土豪多半只会落得冤大头的下场,罗迪可没那么傻,贸然引起别人警惕,下场必然是很惨的——而而此时走到书桌前坐下时,他便发现自己其实已经被人“检查”过了。

    伸手整理着那一摞写满楷书汉字的羊皮纸,罗迪能认出这些东西被人翻动过的痕迹。

    这种鱼龙混杂的地方,对方翻动羊皮纸而没有拿走屋子里的其他东西,自然是为了监视和探查,不过对此罗迪早有预料——因为他自信自己没有露出半点破绽。

    “要是能看懂中文,那算你们牛逼…”

    罗迪嘀咕了一句,思索片刻后抽出一张仔细看了起来。

    这张纸上面是他从胡克口中问到的关于安格玛老公爵近年来的所有信息,酒店老板错乱的叙述方式被罗迪以规整的时间轴重新呈现在了纸上——这几天的信息搜集下来,罗迪已经能确认安格玛?鲁西弗隆公爵的重病,是因为“灵魂抽离药剂”所致。

    公爵在五年前曾经性情大变,在狩猎场上突然毫无仪态的破口大骂;四年前身体开始虚弱的只能呆在公爵府,“玫瑰十字”的司铎去进行圣术治疗却根本没有让他有任何好转;三年前开始闭门不出,连政令都不再多下一道…

    最关键、也是最能让罗迪认定老公爵患病的证据,便是胡克从某个消息途径,曾经得到过“老公爵曾经在眼角留出蓝色血液”的秘闻。

    这样的细节是普通人连编都编不出来的——八卦新闻虽然很多不靠谱,但罗迪却是很清楚的记得,“灵魂抽离药剂”服用后的确会造成这样的效果!

    这不会是巧合,而是铁一般地事实,所有细节内容都和罗迪记忆中丝丝入扣,到了现在,他已然能确认自己的判断不会错误。

    在罗迪本来的计划中,直接过来找机会干掉弗朗西斯是当务之急,否则对方迟早会查到自己脑袋上来,那时候陷入被动很可能连基础职业都被剥夺。所以刺杀弗朗西斯的事情本来是优先考虑的。

    可一番调查后,罗迪才发现这货竟然龟缩在了城外一个守备森严的庄园中里,根本没有外出的计划或打算,令罗迪根本无从下手,所以在考量许久之后,他直接选择了第二种方式来搞死这个家伙——

    直接去救醒老公爵安格玛,借他的手解决莎莉如今的危机。

    这是“笨办法”,却也有一些附加的好处,因为如果能成功救醒老公爵并让对方知道自己的名字,那么背后有一位公爵靠山,定然是比有莎莉那个小女孩当后盾要靠谱的——毕竟罗迪明白在整个这片艾弗塔领地,只有安格玛公爵这样的实权派才是“老大”。

    如果真能救醒他,得到的声望、经验自不用说,最主要的是接下来自己就可以为索德洛尔等人找个合适的职位来进行下一步计划,这才是最关键的东西。

    “弗朗西斯啊弗朗西斯…多吃几顿好的吧。”

    如此说这话,他伸手拿出了另一张羊皮纸——上面是用汉字写的公爵府巡逻士兵的时间和路线图,伸手摸了摸衣兜,几瓶药剂用布包裹的结实,却是罗迪制造的“灵魂抽离药剂”解药。

    当初有关“灵魂抽离药剂”,玩家在贴子里说明了两种“解药”的制作方式:一种需要一堆复杂比例的草药一起调配和熬制,服用时一瓶子闷下去立刻药到病除,但显然罗迪根本不懂如何配置,所以他只能用第二种简单的方法…

    把“亵渎之参”泡在沸水里煮,煮出来的水当做药剂——这样的确有效,但是缺点是需要多次大剂量服用才能见效,印象中…至少要三次。

    而到了今天,罗迪已经做好了晚上去给老公爵“灌药”的准备——不过白日无事,来到霍利尔城的几天里,除了打听消息,罗迪想起自己还并没有去和莎莉见面,想了想,还是决定去找对方了解一下当前的状况再说。

    罗迪也不知道莎莉这几个月在修道院里都做了什么,在他的意识里,这个女孩子能自保活到现在,其实就已经算是不错了。

    换上了一身普通平民装扮,罗迪径直离开酒馆,消失在了街角。

    “嘿,胡克,那小子是谁?”

    吧台前,有人指了指罗迪的背影问道。

    “他?嘿——你可是有段时间没来了,他就是这几天酒吧里最火的吟游诗人呢,老实说那些故事说的我也是热血沸腾啊,恨不得自己也去前线上砍几个兽人去!”

    “算了吧胡克,你的肚皮恐怕比座狼都要大了!”

    旁边的打岔让酒吧里立刻充满了哄笑声,不过坐在胡克面前的中年人却没有笑,他只是例行公事的板着脸,低声问道:“我不听废话,胡克。这家伙的身份干净么?”

    “干净,不是什么领主派来的探子,我让人查过他的房间,上面的信件大多写的是诗歌和词句,还有一些…估计是新式乐谱吧,反正我看不懂。”

    胡克低声应着话,身前的人虽然看上去其貌不扬,但在“盗贼工会”内部也算有身份的他却明白,对方是为弗朗西斯伯爵办事的家伙,绝对不能怠慢。

    听了他的话,中年人点点头,抬手将一枚银币按在了吧台上,轻轻推到胡克面前:“如果有什么其他风声,记得通知我。”

    “好的好的…”

    胡克连忙应答,在望着对方离去背影消失后,一边擦干净吧台一边低声嘟哝道:“切…找什么带着弓的斥候,真不知道在怕什么,连吟游诗人都查个底掉…难不成那小子还能去刺杀弗朗西斯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