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十三章巧合的历史,愤怒的...
    娜塔脑袋里乱糟糟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动声连自己都能听得到。

    为了应对内心的恐惧而强撑着这么久,身体都有些僵硬。眼看着罗迪如此“潇洒”的离开,可娜塔却连自己接下来要干什么都一时之间没了头绪。

    在娜塔的观念——或者说村子里长老灌输的观念里,人类应该是好色、贪婪、爱占便宜而喜欢耍小聪明的,可为什么刚才这个家伙,却和布鲁迪村长所说的人类完全不同呢?

    目光转向了钢尾花豹的尸体,这种强大生物是能在人类世界卖上大价钱的,但对方为什么没有任何留恋,说扔下就扔下了呢?

    还有…他的箭术为什么可以那么强大?

    面对危险的时候,他怎么可以那么从容?

    那迎面两箭的速度、准度、气魄都让娜塔由衷感受到了强大压力,她连续深呼吸了好几次,却都无法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目光望着那钢尾花豹脑袋上的两支箭,身体因为肾上腺素而依旧微微颤抖着。

    如此呆立了几分钟后,有脚步声从后方传来。

    “娜塔!你在这边么?娜——娜塔?你果然在这里!我们都以为你出什么事了呢…”

    黑暗中走出几个身影,正是本该和娜塔一起出来狩猎的木精灵。为首的家伙叫兰多,身躯强壮矫健,但走在复杂的地面上时却几乎没有声音。他是娜塔的众多仰慕者之一,或许还应该称得上最积极的一个。跟在身后的几人是今天一起狩猎的伙伴,这一路跟过来显然是有意为之,估计他们是看到了娜塔不加掩饰的逃跑痕迹才追到这里来的。

    说起来,兰多早已做好了“英雄救美”的准备,心中也为此兴奋许久,感叹自己终于找到了可以在娜塔面前露一手的机会——可是当他以最快速度赶到娜塔面前时,却发现事情并没有如他想象般发展下去。

    “我们看到了你奔跑留下的痕迹,想到你可能会遇到危险,话说你在这里的话,应该就是没事了,那花豹——”

    兰多正说着,下一刻便看到了躺在一旁的花豹尸体,顿时话被卡住,皱着眉头有些发愣——对于他们这些年轻的猎手而言,钢尾花豹绝不是什么可以随便杀死的猎物,村子去年还有一位资深猎人被这力量强大而诡诈的豹子杀死,所以面对它的时候,木精灵往往会敬而远之。

    然而此时看到追杀娜塔的竟然是一头成年钢尾花豹,兰多和身后的三名木精灵也都是有些后怕:让他们四个应付年轻豹子还行,若是这么大一头成年体,那不付出一定的代价还真是妄想,最好的结果也只是把对方逼走。

    心念及此,兰多之前“英雄救美”的心思便基本上被吓没了大半,可随即而来的却是疑惑:“那个…娜塔,你——你杀死了这头豹子?”

    娜塔目光抬起,望了望他,却是连个多余的反应都没有,扭过头去,起身拍拍土,捡起了地上刚刚扔在一旁的短弓。

    “没有受伤吧?我们带了草药的。”

    依旧没有回应。

    兰多也明白对方的“冰山”性格,对她的冷淡早就习以为常,为了转移话题,他迈步走到了花豹尸体前查看一番,却是皱眉望着那血液有些干涸的头颅,惊异道:“这两箭…太准了吧?”

    听到这话,身后跟着的几名同伴也围了过来,仔细看了看,便也是委实感到有些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

    “两只眼正中啊,一点偏差都没有。”

    “这痕迹…它是跳起来的时候被射中的。”

    “在空中射中两箭?”

    几名虽然是村子里的新手猎人,但看一眼地面上的脚印和痕迹,战斗过程基本都能猜个大概,可最后得出的结论,却让他们感觉好似天方夜谭。

    “等等,这箭…”

    兰多咽了口唾沫,指尖捏住了那木箭的箭尾,目光凝滞,刚想说什么,却发现娜塔满面寒霜的径直来到花豹面前,看都不看他和三名同伴,用力抽出了那两支箭矢,也不顾箭头滴落的鲜血,塞入自己的箭筒后转身便走…

    这种略显蛮横的姿态并没有让几位木精灵有太多不满,平日里娜塔对谁都是这样,所以他们望着娜塔的身影小时候,转过头来,讨论道:“兰多,这花豹…咱们扛走?”

    “恩,回去以后和布鲁迪村长说的时候就说是捡的,别和娜塔扯上任何关系。”兰多在同伴眼中性格温和,品德正直,算是年轻一辈中较有威信的存在,所以他此刻的主导地位没有谁会质疑,“千万别多说半句废话,这豹子的死和咱们以及娜塔都没有任何关系。”

    “可是兰多…这篝火——”

    “就你知道这叫篝火?”

    “那箭…那箭好像不是我们——”

    “非要我说出来你们才能停止这愚蠢的问题么?”兰多挥挥手,打断了几人的疑问,“很明显,这个营地是人类的,而那箭也是人类才会用的,我这么说,你们满意了?”

    三个木精灵面面相觑,你看我我看你,有些不明所以。

    兰多叹了口气,继续道:“重要的不是过程,是结果…娜塔没有事,钢尾花豹死了,至于别的,都只是推测——所以回去以后别和任何人说多余的废话,明白么?否则娜塔或许会为此把你们都揍一顿!”

    一听到娜塔要揍自己一顿,这些木精灵才慌忙点了点头,兰多这才不再废话,随即让几人开始处理花豹的尸体。

    而他则一个人在篝火旁溜达着,目光游离于地面模糊不清的脚印上,不时停下,面色严肃的紧。

    实际上,他心中的紧张和震撼始终没有在脸上表现出来。刚才那番话说的轻松,可实际上他却比这些同伴都明白这尸体上的伤口意味着什么…

    狩猎这样的猎物,前腿偏后的心脏位置是所有猎人的第一选择,还没听说过谁会直接选择射脑袋的——要么是蠢,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

    然而现在看着那双眼的伤口,兰多自然明白刚才替娜塔“解围”的是什么级别的人物。

    一个箭术可怕的人类为什么要帮娜塔?为什么她要拿走那长箭?是为了遮掩什么么?

    看到娜塔不想说,兰多便决定隐瞒此事。但目光望着那花豹时,他却仍旧要叹口气,自言自语道:“…人类之中,还有如此厉害的家伙么?”

    兰多心情有些沮丧,因为“英雄救美”的机会被好端端浪费。不过对于迈步离开的娜塔而言,她此时的情绪却比任何时候都要复杂。

    木精灵基本上靠弓箭狩猎为生,所以在仔细端详了这三支箭之后,她心中愈发升起了高山仰止甚至绝望的情绪…甚至觉得自己步伐都比平时沉重了数倍。

    手中是三支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木箭,做工并没有木精灵使用的箭矢那般精致。外行人眼中看不出任何区别来,可娜塔却在简单的观察之后,惊讶的发现这些箭都在细微处做过调整。

    箭杆有的位置被微微削掉了一小块,有的是在箭头金属处做过减重处理,看上去似乎只是普通磨损,可却让这三支箭的重心位置和软硬度惊人一致!

    这样的修改,足够让这三支箭在三十米的射程内保持落点一致——然而更让她感到可怕的,还是那个尚未得到确认的猜测…

    那就是每只箭箭尾的一小抹刻痕。

    三支箭的刻痕都有一些微微的偏差,这样的痕迹,娜塔只在村子里几位最强大的猎人和布鲁克村长那里见过…而当初村长的话语好似如今还在耳旁回响——

    “你说刻痕?箭矢在三十米外的落点会有许些差别,每一支箭无论做到如何的统一,都是有些不同的。如果你的目标在七十米以上,这样的误差就会被放大很多,所以这些刻痕让你知道自己需要做哪些调整。”

    “娜塔,你还年轻,现在还暂且不用考虑这些问题,因为这是另一个领域的事情,当你真正达到这个境界的时候,自己便会明白了。”

    那些话语回荡在脑海中,让手中攥着箭矢的娜塔心情无比复杂。

    “罗迪…我记住你了。”

    年轻的木精灵声音很是轻柔,能让她开口绝对不是什么容易事,可此时因为罗迪穿越时空和她提前到来的“巧遇”,这位原本会成为罗迪“游侠”导师的木精灵,此时却已经把他当成了心中一个无法逾越的高峰…

    命运,有时总会显得如此荒谬而充满了巧合。

    八月底的霍利尔城,说起来还是微微有些炎热的。

    作为艾弗塔领地最大的城市,霍利尔的繁荣无可争议。每周两次的大型集市吸引了大量的商户,人口的繁多对于城市的领主而言意味着更多的税收——拥有了更多税收,便可以购买足够多的奢华物品来展示在其他贵族面前,举办更多的晚宴,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财富。

    当然,这只是表面上的东西。这个时代的贵族说起来大多数时候都是极其无聊的,没有太多的事情要忙,除了阅读学习那些平民们无法接触的知识外,要做的无非整日在领地内溜达溜达,所谓的娱乐活动除了狩猎便是宴会,每天吃饱喝足睡觉,安心享受着祖辈荣光世袭下来的惊人财富。

    艾弗塔领地内的大多数贵族基本上便是这种状态,而领地最大领主、老公爵安格玛的儿子也是同样如此。自四月下旬返回这里后,这位伯爵便频繁出现于各个场合之中,存在感爆棚,几乎整个领地的所有贵族餐桌上的话题都少不了他。

    在领地的贵族们看来,弗朗西斯伯爵此举的行为应该是他终于得到了父亲安格玛公爵的认可,准备“走上前台”的一种表现。

    前段时间还闹出过公爵继承人结果未定的消息,如今莎莉成为了候选司铎,结果自然已经没有了任何悬念——十几位领主已经琢磨着什么时候向这位日后的伯爵送礼了,毕竟王国整个西北方势力中,鲁西弗隆家族是当仁不让的第一。

    可这些贵族们却哪里知道,事情的真相…远比他们想象的要离奇。

    “调查了几个月,你就得到这样的结果?!”

    咆哮声从弗朗西斯紧闭的房间内隐隐传出,有低语声哆哆嗦嗦回答着什么,换来的却是更加愤怒的回应。

    片刻后,传来了什么东西被砸碎的声音。

    “我只要结果,不要解释。”

    门被打开的时候,弗朗西斯冰冷的声音传了出来,完全没有之前咆哮的怒气,反而古井无波,好似再正常不过的命令。

    满头冷汗的手下诚惶诚恐向后退去,头深深低着,连目光都不敢抬起,低声做着承诺并以最快的速度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弗朗西斯面无表情的关上了房门,在转过身的那一瞬间,表情却变得极为狰狞——

    “一群废物!”

    低声的咒骂掩盖不住他内心的失望和愤怒,快步走到书桌前,羊皮纸上的那些内容让他感觉胸膛的怒火都快要爆开一样…

    这一切,说起来,还是要拜莎莉所赐。

    弗朗西斯额头的青筋凸起,显然是在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怒火。他发觉自己这么几个月来对帮助莎莉的那个“神秘人物”竟然始终无果——从开始调查的时候,他便被一个又一个虚假的证据牵着鼻子走,以至于到现在仍旧没有任何头绪!

    直到最近他的手下才发现了许些蛛丝马迹,并察觉到了这一点。所以在排除莎莉的干扰之后,一名叫威利的手下终于查到了许些真正有关的线索——有证据表明…诺兰村的斥候似乎和那个“神秘人物”有极大关系!

    可继续调查,回报来的消息却让他感到诡异…诺兰村的斥候们集体蒸发了。

    只有一个叫索丁的少尉疯疯癫癫的坐在村头,对于他们派人询问的话语傻呵呵的回答着乱七八糟的问题,说什么斥候们进攻兽人王国之类的疯话——

    “开什么玩笑!你们他妈的编谎话能不能用点脑子?!”

    这也是一贯城府极深的他忍不住发火的原因——进攻兽人王国?真是当我没有脑子么?他们能不能找到那群兽人在什么地方再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