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八十二章装逼…失败
    罗迪身后,躲在黑暗中的娜塔本想直接离开,但看到这人类形单影只毫无察觉的摸样,她只觉得如果对方这么害死实在有些说不过去。犹豫两秒,她最终还是抬起短弓,缓缓拉开了弓弦,箭矢对准了黑暗中那若隐若现的花豹瞳孔。

    娜塔的计划很简单:趁着此时的机会射死花豹,然后自己转身走掉就好…反正猎物到处都有,花豹的皮和肉就便宜这个人类吧…也算是为了这堆篝火救了自己的命的报答。

    脑海里这么想着,可她即将撒放弓弦的手指,却在下一刻突然定住…

    娜塔原本微微眯起的眼睛突然瞪圆——视野中,那个嘴里叼着鸡翅的人类竟然很是随意的从身旁抄起了一柄短弓,而右手已经不知何时拎住了两支箭矢!

    站起来,转身,抬起弓的时候,长箭已经搭在了弓窗上…他的动作随意而流畅,没有半点僵硬感觉。

    在那花豹猛然暴起的瞬间,眼前人类左手撑起的短弓已然被拉成了满月。

    钢尾花豹低吼着冲出了阴影,浑身肌肉绷紧,猛的冲出三步,一跃而起!

    娜塔瞪大眼睛望着前方,那电光火石间发生的一切实在太快,以至于所有的画面在她眼中只留下了一个个残影…

    火光中那人类的剪影并没有多余动作,只是右手却在挥动中接连带出两道虚影。

    弓弦的震动声微乎其微,花豹的惨呼却在响起后戛然而止。

    好似时间静止的那么一瞬间,举着弓的人类身体侧了侧,以毫厘之差的让过了本有可能直接撞碎他胸腔的猛兽。在花豹那巨大而透着血腥气息的身躯飞过去之后,这家伙竟然伸手捏住嘴里始终叼着的鸡翅,嘴巴一动一动的继续开始了咀嚼…

    这样的姿态在娜塔看来简直匪夷所思,因为他就像随手射了两箭便准备坐下继续吃饭一样。

    “扑通——”

    花豹跌倒在地时,罗迪已经转过身去,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一样继续翻动起了篝火上方的烤鸡,随手撒了点随身带的盐巴,低声抱怨着“似乎有点淡了”之类的话语。

    篝火燃烧时的“噼啪”声让气氛显得愈发寂静,然而这种“静”在娜塔眼中,却带着一股子莫名强烈的寒意…她的目光投向了那头花豹,手中原本拉开的弓弦,此刻便小心翼翼的收了回去。

    娜塔的动作很慢,好似生怕发出什么动静似的——虽然很不愿意相信,但摆在眼前的事实,却让她那尚且年轻的心灵受到了难以想象的冲击。

    此时此刻,那只把她追到绝境的花豹正倒在面前不远处,温热的尸体已经彻底不再动弹。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这体积比罗迪大的多的家伙竟然双眼各中了一箭,脑袋上好似长了对犄角一样趴在了那里…

    娜塔近距离目睹了它被射中的全过程,而她越是回想那一瞬间的情景,便越有一种近乎窒息的压迫感。在部族中,她的天赋虽然称不上最高,却也是中上游水平,可拿自己曾经自傲于的箭术和眼前这人对比之后,心中便不由自主生出了“羞愧”的情绪,那永远冰封般的面颊竟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颓丧。

    莫名的打不到猎物,莫名的被豹子追,此时又莫名的被一个不知何处而来的人类用可怕箭术打击了自尊,这一个晚上对于娜塔而言…过得可真是太漫长了。

    不远处的人类哼起了歌,从包袱里拿出了小刀分割着鸡肉,吃的津津有味,好像刚才杀了头钢尾花豹和剔牙没什么区别似的。娜塔感觉自己两条腿有些莫名的发软,因为刚刚那一幕的刺激,她浑身都有一种虚脱似的无力感,但毕竟记得自己是木精灵,自己还有狩猎任务在身,心中倒是明白早点离开才是正确的选择。

    眼前的人类很厉害,甚至厉害带到了让娜塔需要仰望的地步,但娜塔毕竟是不需要和人类有什么交集的。这么想着,娜塔的心中却也有种冲动——她想要记住这个人类的面容,至少下次如果有机会遇到的话,自己绝对不去和对方起冲突。

    心里并没有留存其他想法,她目光抬起,却正看到对方微微偏了偏脑袋,好似不经意的朝这边瞥了一眼…

    娜塔几乎立刻低下了自己的头,避免了与对方的对视。

    深呼吸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娜塔生出了一种莫名的错觉:对方从头到尾都知道自己的存在,只不过始终懒得点出来罢了。

    “ol'kahla。”

    娜塔刚想到这里,不远处的人类便出声说了一句什么,声音不小——她本能扫了一眼前方的篝火,却发现原本坐在那里的身影竟然…

    消失了。

    心脏蓦然间停了半拍,一抹极度危险的预感出现在了脑海之中。她转身便要向远处逃去,却不料自己刚迈出一步,脚下便被无端绊了一下,整个身体不受控制的朝前方跌了过去!

    娜塔感觉自己要疯了,因为她明明没有看到脚下有任何障碍物!

    这不是什么不小心或失误,她知道自己恐怕已经遭到了暗算——心思电转之下,原本向前扑倒的她就势想要蹬一步翻滚出去,可伸出去的左脚刚想用力,旁边蓦然出现的一只脚便恰到好处的踢在了她的小腿上…

    “啊——”

    下一秒,正在前扑的娜塔彻底蹬了个空,整个身体失去了所有的借力点,在空中扑腾着手脚朝地面落去,摸样就好似脱水的鱼一样带着莫名的喜感。

    不过就在她尚未落地之时,手臂和腰间的皮带被黑暗中不知从哪里伸出的双手用力抓住,随即猛然将她扔了出去——

    景物在旋转着,可娜塔却在心中松了口气。木精灵天生平衡感和猫近似,所以她被扔出的瞬间便开始调整重心,落在结实的地面上时,整个身体已经从旋转中扭了过来,安稳的站住。

    可娜塔心中却愈发感觉到了诡异,因为她隐约觉得…对方似乎是故意这么做的。

    余光瞥了瞥四周,娜塔发现自己站在了篝火的旁边,那捧火焰在静静的燃烧着,橘色的火光映照出了娜塔的脸庞,而知道手中短弓派不上用场的她立刻将其扔在一旁,拔出了腰间的匕首,做出了战斗或逃跑的准备。

    下一刻在面前的阴影中,略带戏谑的声音渐渐传来。

    “把个豹子引过来,却连招呼都不打就想走?哎,木精灵真是——”

    黑暗中,罗迪踏步而出,脸上的“装逼”摸样简直不能再欠揍,口中纯正的木精灵语把娜塔唬的一愣一愣的…可话说到一半,当罗迪看到篝火前这位木精灵的容貌时,他的话竟是生生卡在了喉咙里——

    “不会…”他的语气变得迟疑起来:“不会这么巧吧…”

    罗迪停下了脚步,眼睛瞪大,直勾勾的望着眼前个子不高的木精灵少女,眉头皱成了一个“川”字,脸上露出了说不上是感慨还是无奈的复杂表情,继而干咳了一声,低声问道:“导——哦,不对…你还不是呢…咳咳,你是——娜塔?”

    此时的娜塔已经做好了应对一切突发事件的准备,甚至联想到了若是战败后的“最坏结果”。可穷极她的想象力,却也根本无法明白为什么眼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一个从没见过的人类,竟然用标准的木精灵语说出了自己的真实名字!

    娜塔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正在身处一个无法摆脱的梦魇中了。

    她一脸冷漠的望着罗迪,看上去很是镇定,可实际上心里早就乱成了一团麻,娜塔突然感觉自己走也不是留下也不是…内心千万个问号最后化成了一句话——

    “眼前这人类到底是什么人?”

    “额…应该是你了,好久不见——也不对…其实我们还没见过面,那么现在就是初次见面了。”

    罗迪彻底装逼失败,此时再没有刚才的闲庭信步样,表情尴尬的低着头,几步迈出走向了娜塔,可是看到对方戒备后退的样子,他才想起自己这是第一次和对方见面,于是说道:“我叫罗迪,斥候,鲁西弗隆家族的。”

    他拿出一个徽记在对方面前晃了晃,木精灵娜塔望着他,依旧没有任何表情和回应,只是手中的匕首微微向下挪了挪。

    这句话说完后,罗迪就这么望着眼前的木精灵少女,目光显得有些直接——娜塔和他对视了一眼,却觉得对方的目光没有任何“考量”或“垂涎”的意味,更多的,反而是一种莫名的感慨。

    “哈…还是老样子,冷着个脸,跟个冰山一样不爱说话。”

    罗迪摇摇头,自言自语着叹了口气。

    真是不知道自己怎么能赶得这么巧,眼前女孩摸样的木精灵少女,说起来正是他在游戏里的“游侠”导师!

    木精灵因为血统和人类近似,寿命只比人类稍长,容貌上也与人类差不多,但好歹是与高精灵带着血缘关系的混血族群,所以他们大多有着精灵普遍的特征:男的俊俏,女的漂亮。在罗迪的记忆中,裂土开服第三年时自己才选择了进阶职业,那时他在静语森林的木精灵村落找到了眼前这位“冰山导师”,并从此走上了游侠的道路。

    和对方最后一次见面是在埃隆历596年,那时对方已经是木精灵村落的第一游侠猎人。她的实力并不算很强,只是跨过30级门槛后便没有继续修炼,在罗迪印象中,不过是一个导师型npc罢了。

    他和娜塔正式交谈都不过十次,在罗迪心里,娜塔只是一个符号,代表着“导师”,至于对方的容貌…在他印象中那张俏脸已经近乎面具,根本就没见过其他的表情。起先他还以为这位导师不苟言笑,到后来只会怀疑她是不是得了面瘫,要不怎么能好几年都没露出过其他表情来?

    于是在罗迪心里,对方当真是个“三无”冰山,根本就没法儿交流。

    此时突然和对方相遇,纵然娜塔此时还年轻,但看着对方那和浮雕差不多的表情,罗迪想了想,觉得自己说再多话估计对方都不会感兴趣。

    索性干咳两声,说道:“那…你玩儿你的,替我向布鲁迪村长问好,就说村子上游那个叫啥吉什么的蝎王被我杀了,毒囊卖到了基格镇,那个什么——咳咳,我先撤了,再见,晚安。”

    说罢,他便当着娜塔的面收拾了行装,留下那具钢尾花豹尸体,絮絮叨叨说着一些娜塔疑惑的话语…走了。

    “有空我会去你们村子的,那个…到时候别射我就好。”

    三匹马被罗迪牵着消失在了黑夜之中,罗迪的话语回荡在森林里,渐渐消弭。

    站在篝火前的娜塔望着对方渐渐消失的背影,凝立的身形始终没有动作,甚至连表情都没变过——可是当耳边再也听不见那马蹄声时,她却突然间长舒了一口气,好似瘫痪般坐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