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九章罗大忽悠的新收获
    和“巫毒傀儡”类似的东西还有几样,都是标定“巫医专属”的,罗迪知道那些东西拿了也没用,索性没碰,只是拿了这个最高级的装备,想着可以找个附魔师分解出一些晶体之类的,能卖点钱更好。

    这些东西并非大头,罗迪从萨罗塔那头座狼身上搜出的一大堆稀有草药才是让他惊讶的东西——因为这些大多草药不是能在卡伦王国内采到的,在罗迪的印象中,其中不少草药在王国内“有价无市”的状态,因为它们的出产地是在兽人王国与塔斯曼亡灵帝国接壤的贡多拉山,那里连兽人都很少涉足,更不用说人类了。

    “雾灵菇、枯心草、猫鼬草、这是…恩?”之前因为在浓雾中不能停留太久,罗迪也只是大概看了一眼便匆匆离开,此时仔细翻找时,他却猛然发现其中竟然有一样意料之外的收获——“亵渎之参”!

    因为每一个“亵渎之参”的外观看起来都像是一只枯萎的人手,所以这种植物的摸样他绝对不会忘记。而在罗迪的记忆中,这种草药需要的采集等级高切耗时费力,并且很少有需要用到它的药剂,所以极少有人愿意挖这种草药…

    不过罗迪的吃惊,更多的源于这株草药为数不多的用途——“灵魂抽离药剂”的唯一解药!

    之前和莎莉聊天时,他觉得那位安格玛公爵似乎是因为“灵魂抽离药剂”而导致数年来卧床不起甚至不愿意面见任何人,却没想到此时竟然巧合之中拿了解药…

    若是这个老家伙真是被人用这种药剂毒害,而自己去给对方救醒了,那对方是不是得多给自己点好处?救命之恩,应该给不少经验或优待吧?

    罗迪是个很实际的人,更重要的是他脑海里“玩家”思维仍旧占据主导,“等价交换”这样的原则早就根深蒂固,所以心中思索片刻后有了决定,便收起了草药,随即翻看起了下一样东西。

    这次惊险之旅的收获中,如果说那草药让他感到惊奇,那么最后这样东西,便让他感到惊叹了——

    他得到了…一枚蛋。

    “鳄龟泽拉克的蛋”

    可孵化

    孵化时间:剩余60天。

    孵出来的东西自然是小鳄龟,而想起已经死在静语森林的那个蝎王,罗迪不禁奇怪——为什么自己总能碰上正在生崽子的boss呢?

    对于“蛋”这类东西,罗迪其实了解的很——因为“游侠”本身的天赋系当中,便有一系走的是强化宠物的“兽王系”路线,这类游侠靠着强大的宠物来并肩战斗,和经典网游山口山里的“兽王猎人”基本无异,算是游戏前两年里升级速度、个人能力最强的职业职业,和“法师”类苦逼苦熬过三年才能出头的职业相比,那待遇简直天上地下。

    在当初,“游侠”中九成以上玩家会走了强化宠物的“兽王”路线,不过这条路线的缺点是在游戏后期后劲不足——“神级宠物”都是唯一而数量有限的,抓一个少一个,所以如果宠物资质平庸,那游侠的威力就弱了不是一星半点,更后期玩家对付野兽的手段繁多,所以“兽王”路线游侠在后期只能在大规模战斗里敲敲边鼓,做锦上添花之用,除极少数有神级宠物的游侠外,剩余大多成了二流玩家。

    罗迪当初没有走“兽王”路线,而是伤害输出能力最强的“射击”系,不过对于宠物自然有些了解——“蛋”是比较稀有的宠物类型,因为培育出来的宠物“忠诚度”几乎不会下降,所以在某些时刻——例如替主人挡刀子挡法术甚至牺牲时——总会起到奇效,但这样的代价也大:蛋的培育有些难度,孵化出来还总要照顾,还必须从0级开始带练等等,不是一般的麻烦。

    不过显然罗迪并不打算走什么“兽王”系游侠路线。他的准则就是“一切都按照最稳妥得来,游戏已经成为了现实,他根本就没有多少“尝试新路线”的余地,所以最保险也是最效率的方式,就是沿着自己走过的路线,以最快的速度重新走一遍。

    说起来,这么个蛋用处倒也不大,有空卖了去算了。

    心里有了计较,再打开经验值栏时,“军团士兵”8级的属性和以前没太多提高,而升到第9级所需要的经验还差着不到一万——显然级别升高之后,自己升级的速度也不得不放缓下来,任务列表关于“袭击兽人营地”的任务都显示着最高完成度,“击杀巫医萨罗塔”的后方还显示了一个“特殊荣誉击杀”的标志,代表着对方在兽人之中的身份和地位。

    说起来,这个后世带领兽人部族几乎踏平卡伦王国的强势酋长,如今就这么死在了自己的面前…每次确认这个事实的时候,自己还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怪诞感觉。

    这个家伙的死,对于未来的影响远比自己救下莎莉要大——罗迪可以肯定这一点,不过从短期看,兽人失去了日后可能威胁整个王国的存在,更因为内乱而数年内没精力去找卡伦王国的麻烦…所以从任何角度来讲,自己这一趟远征的目标已经圆满达成,虽然惊险,但无一伤亡的成绩,还是让罗迪心底有那么一些自豪感的。

    技术宅说起来都是有些偏执的完美主义者,罗迪差不多也是这种性格,完成了一件事情后心底的满足感会让他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内精神状态都维持在一个兴奋点上,所以此时连守夜都没有任何疲乏感。

    午夜时分,索德洛尔带着黑眼圈来找罗迪替班,看到罗迪亢奋好似“数钱”的状态,却也是有些哑然失笑,想说什么,最终却化作充满佩服的一声叹息。

    “今天的事干得不错,说起来,那些兽人的死基本都可以算作你的功劳。”

    罗迪倒是知道他在想什么,手指头把玩着粗糙的巫毒傀儡,随即话题一转,问道:“以后的路有什么打算么?”

    “我…本来也想问你这个问题的。”索德洛尔耸耸肩,似乎没有对未来有过太多想法,“其实要说打算,我原本估计就是当一辈子少尉了,不过现在想来,自己能做到的,应该是…更多一些的吧。”

    有风吹过,索德洛尔吸了吸鼻子,心中仿佛经历了某种蜕变。

    “有这样的想法,这一趟就没白来。”

    罗迪舒了口气,明白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在冲破极限并经历生死之后,“野心”和“信心”都开始让索德洛尔对未来产生了新的期待和希望,而不再像以往那般犹豫不决或迷茫——而这样一来,自己便有了“引导”他的机会!

    所以他想了想,随意的将话题继续了下去:“在军队里一路走下去或许是最稳妥的路线。不过显然这么个贵族体系,想要走的顺利些是比较困难的。”罗迪掰着手指头,“公爵的军队体系冗杂多余的部分太多,尤其是在咱们边境干这种苦差事的…你看着吧,咱们搞了这么大的事情,你就算上报给他们,那群家伙估计都不理会咱们。”

    “为什么?”

    索德洛尔有些不解,在他心里,罗迪带领的队伍可谓创造了一个奇迹,这种事情就算不受到王室的表彰,领主也一定会做出嘉奖才对…授个爵位都有可能,可怎么到了罗迪嘴里,就变得一文不值了呢?

    “看问题应该换个角度看。如果你是农民,得知兽人终于不再来的时候,心里自然是高兴的。可上面那些贵族领主呢?仔细想想,其实他们没什么高兴的理由,我们杀兽人,是为了不让边境的村子甚至王国领土受到危害,但这只是理论上的。那些贵族真正感兴趣的只有金钱,如果我们杀兽人带来了庞大的经济效益,他们估计给我个伯爵都无所谓——”

    罗迪耸了耸肩膀,把傀儡扔进了布袋。

    “但现在,兽人死不死,他们根本感觉不到区别,你和他们说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会有兽人来屠村子了,他们哪里会信这种事情?咱们一个人没少,杀了他们快四百人,把这样的事实告诉领主,他们不会信,更不敢信…”

    “怎么会这样的…”

    罗迪的一番言论让索德洛尔显然受到不少冲击,他没想过这么多,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

    “说简单点,兽人死得差不多之后,如果咱们还当斥候的话,那接下来两三年,就是真正是吃闲饭了,想升职?纯属做梦。”

    索德洛尔脑子转得快,明白罗迪这些话虽然听起来很直白,但条理清晰论据有力,真找不出什么反驳的余地。

    “要么去当冒险者?雇佣军?现在想想,还都不是那么靠谱,王国内部还算稳定,这种活儿又苦又累没什么出路。”罗迪耸耸肩,似乎自己把这些可能都给否决了。

    “照你这么说,我还真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索德洛尔苦笑一声,心中想着的,却是家族曾经的血海深仇——可现在看来,除非鲁西弗隆老公爵突然“开窍”,扔给他一片领地让他去经营,否则怎么看都没什么出路了。

    “听起来好像都没太大前途,但世界终归在变,自己强大了,走到哪里都不怕没饭吃。所以要我说,当下要做的事情还是让自己的实力强一些,后面的事情…我倒是有一些想法。”

    罗迪几句话把话题引了出去,索德洛尔此时早就对他心中敬畏有加,说什么都在认真的听认真的思考。而随着罗迪将他庞大计划展露一角,索德洛尔便真正明白了眼前这个家伙心中那庞杂而宏达的蓝图…

    于是,这位曾经担任军团长的强大角色,此时像在传销窝点内被洗脑的傻子一样,成为了“罗大忽悠”的忠实信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