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八章血雨腥风(十二,终...
    浓雾中对峙的两人相隔十米,不过气氛却和之前的追杀截然相反。

    罗迪微笑着望着萨罗塔,轻松的像是在某个午后和老朋友在咖啡馆相遇般随意。可萨罗塔的表情却像是得了面神经炎一样,嘴角抽搐着,望着眼前的人类,连话都说不出来。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罗迪,卡伦王国鲁西弗隆家族的一个斥候,恩——我还是个队长,差不多和你那个叫科萨的手下一个级别。”

    “你——”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不过我恐怕没有时间和你一一解释了。”

    萨罗塔注意到罗迪的目光似乎朝自己头顶望了一下,他疑惑的抬头,没有发现任何东西,可目光转回来时,却听到这个人微微侧了一下脑袋,像是晚宴上邀请舞伴上台的动作般,微笑道:“呵,时间到了。”

    疑惑的表情出现在萨罗塔的脸上,可没来得及说话,他却发觉眼前的景物竟是突然间模糊了起来,身体骤然间有一种感官被抽离的奇异感觉,好像自己要飘起来似的…可随即他便不受控制的看着那地面越来越近,直到“啪嗒”一声跪倒在地上…

    耳边听到这个叫罗迪的人类说了一句布林加语,学习过人类语言的他隐约想起那是“升级”的意思,可自己的脸却连动一下都成了奢望。

    “失去知觉了?也好,这样死总好过被人砍了脑袋。”罗迪似乎再也不害怕萨罗塔的反击,几步迈出,站在了他的面前,弯下腰,伸手搭住萨罗塔的肩膀,语气沉痛的说道:“你恨我?这是应该的,你看…你们上午这么多人来追我,我们这些斥候很害怕的,尤其是我,我胆子最小,最怕死——上午还差点被网住砍死,这可真的很吓人的呢。”

    萨罗塔努力睁大眼睛,想要看向这个恶魔般的家伙,却只是无力的翻动了一下眼皮。

    “你有胆略,有计谋,有个挺傻逼的上司,以后人类王国你肯定会想着去图谋,所以呢…我这个怕死的家伙还是决定冒险把你引到这里来解决问题——嘿,你死了,罗哈尔之锤算个鸡巴?”

    扶了扶萨罗塔的身子,罗迪很是友好的将意识已经渐渐模糊的巫医坐直身体,让对方的眼睛能看着自己,然后继续絮絮叨叨的说了下去——

    “我这人有个坏毛病,有仇必报…你懂么?能不隔夜就不隔夜,我来这里很小心了,可你偏不让我省心,那我就没办法了。”

    意识渐渐丧失,萨罗塔很清楚的预感到了“死亡”,但是即便到了这种时候,他却仍旧没有明白自己为什么前一刻好好端端的,下一刻就要直面死神…

    “还没死?看来我估计时间也不太准了,差不多就这几秒钟的事情了,告诉你也没什么——看到周围的雾了么?那个鳄龟看着挺唬人的,其实挺好杀不是么?但很多人尝试杀它都死了,因为…”

    “这片雾有毒。”

    “每五秒掉1%的血,就算你血比罗哈尔多,呆上五百秒也得死。”

    “你在惊讶?在疑惑?呵,以为我拼着死也要拉你垫背么?”

    罗迪笑着拍了拍萨罗塔的肩膀,后者那错愕的表情已然凝固,随着他的轻怕而颓然侧倒下去…

    而空气中,则回荡着那句他永远听不到的话语——

    “老子有两条命,你根本伤不起的。”

    ……

    在寂静的死亡沼泽中等待,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种煎熬。

    那水坑下方诡异可怕的生物让斥候们根本不敢随意行动,甚至连撒泡尿都不敢走远——那些兽人的死给他们留下了挥之不去的阴影,所以即便坐在距离水坑有好几米的草地上,他们仍旧会紧张的盯视着那平静的水面,好像里面会随时蹦出可怕的怪物一样。

    这里的气氛比墓地还要压抑,根本没有耐希米亚草原平时的那种活力,天空中见不到飞鸟,连虫鸣声都极少,偶尔能听到斥候们的几句交谈,却都刻意压低了声音。

    “你打过仗?”

    “南方边境的一些战斗,不过没有和兽人打过。”

    “总是感觉…不一样的。这些兽人会让人感到恐惧,哪怕只有一个,我们也总要先克服心底的恐惧…”

    “之前和他们打过?”

    “几个月前——”

    “不,我是说更早些。”

    “更早些…大概十五年了吧,或者十六年,我也不愿意去记了,总之我的战友都死了,我是唯一活下来的——那场战斗对方连个受伤的都没有,我们却几乎被全歼…”

    鲁格和索德洛尔的聊着天,之前的战斗里除了罗迪,他们两个的表现都比较出色,所以此时也算是聊得来——军队里就是这样,本领强的人自有一个圈子。

    “抱歉让你想起这事,不过现在…或许你可以给那些老伙计一个交代了吧。”

    索德洛尔抱着长剑坐在那里,头顶积厚的雨云飘过,偶尔会有许些雨点落下,但终究没有再下起大雨。

    “交代…是啊,交代。”鲁格不知想起了什么,饱经风霜的面颊带着许些感伤,却是沉默着不再说话了。

    时间流逝,当夕阳逐渐落入远处的地平线而整个天空都变得深蓝一片时,这些斥候终于发现了远处那个正在迈步走来的黑影。

    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踩着水坑,肩膀上扛着一大堆不明物品,后面背着个包裹,胳膊还夹了个白褐相间的奇怪事物——罗迪这么一步一步走来时,脚步依旧像以前那般轻松惬意。

    远远的望过去,这感觉就像是在诺兰村看到那些天黑之前干完农活回来的农夫一样,收货了粮食,摇头晃脑的哼着歌,心情放松、无忧无虑…

    这样的画面起初让斥候们松了口气,不过当他们站起身,等着罗迪这么一步步走过来时,心中那种迟来的震撼,却像是闪电过后的惊雷般豁然涌现…

    他们都想起了跟随罗迪而去的都是什么角色:可是货真价实的九名狼骑兵和一名巫医!虽然“巫医”对于他们而言很是神秘,但在感官上,这样的家伙,定然是远比“魔法师”强大的多的。

    而这样的角色加上九个凶神恶煞般的狼骑兵,罗迪队长却依旧活着走了回来,那么敌人的下场…自不用提。

    联想到这些天来这三十人队伍所做的一切,士兵们原本被四周环境压抑的喜悦情绪,便因为罗迪的安全归来而彻底从心底迸发出来——强烈的自豪感、荣誉感、自信和凝聚力,这些听起来虚无缥缈的东西,在经历战火之后,却开始变得实实在在的了。

    扛着乱七八糟的战利品,昏暗的光线下,罗迪看到那挺立如松的索德洛尔在冲自己招手。

    而眼前的斥候们则一个不少的站在原地,一个个正在从草地上站起身,目光之中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忐忑,反而是战火淬炼出来的强烈信心。

    远处,鲁格正伸手拽起那些满脸兴奋的年轻人,那种无需多言的信任已然和曾经大不相同。

    而看到这些…从早上开始陷入那冷静和疯狂各半的态度以来,罗迪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

    历史,终究被改变了。

    脑海中想着这些,走到队伍面前时,他却是微微怔住——因为他看到面前这些斥候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一个个自发的立正,随即对着自己行了王国最正式的军礼。

    这一刻一切语言似乎都显得有些多余,罗迪望着面前一张张充满斗志和信心的面庞,原本张开的嘴巴,最终却只化作了一个回礼的动作——士兵们的胸腔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沸腾着,虽然表面平静,可那感觉…就像是在心底燃起了火种,要将某种感觉和意念,就这么长久的维持下去……

    入夜时分,最终选择在沼泽中休息的队伍已然安静下来。

    临时营地没有篝火,因为沼泽地里几乎找不到可燃物,那些错综复杂的水坑下又潜藏着危险的水怪,所以在罗迪的命令下,士兵们选择尽量聚在一起后和衣而睡。

    索德洛尔、卡特、鲁格和罗迪负责守夜,虽然知道这里不会有任何危险,但罗迪还是很尽责的值守了第一班——当然,他所作的更多的,是检视自己在这场战斗之后的收获。

    说起来,这场战斗看似轻松,实际上意外颇多——比如萨罗塔的实力远比他想象的要强,是以他根本没想到对方会用两分钟不到的时间便直接砍死了那个皮糙肉厚的鳄龟。如果不是自己用了个“空城计”一样的计策扔掉武器和他们胡扯淡拖延时间,估计还真有可能被对方冲上来二话不说砍死…

    “呼——”

    现在想那些也没太多涌出,他松了口气,心情逐渐平静下来,拿出那个紫色的巫毒傀儡,唤出了属性界面,皱眉看着眼前显示的数据:

    “古老的巫毒傀儡”

    职业专属:巫医

    等级要求:10级

    使用:将目标禁锢在巫毒傀儡之内,最多持续两分钟。

    消耗:每一秒消耗法力值一点,超过十秒后每三秒消耗翻倍。

    使用次数:1\/10

    “这是一个古老的物件,上面斑驳的痕迹证明它见证了大半个兽人兴衰的历史。”

    这件物品的等级极高,是“史诗级”的紫色装备,当然“史诗级”只是个称呼,离真正“史诗”还差得远。按理说这种东西在游戏初期几乎凤毛麟角,不过此时出现在罗迪手中,却也算是阴差阳错的巧合了。

    可惜,只是一个鸡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