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七章血雨腥风(十一)
    看着罗迪手忙脚乱的从地上爬起,走在前方的兽人们都忍不住露出了许些狰狞和嘲弄的表情——若非萨罗塔没有下命令,他们恐怕已经冲上前去将对方乱刀砍死了。

    不过现在形势一定,对方的弓都扔在了一旁的地上,相较于兽人瘦弱无比的身材更是让他们放松了警惕,所有兽人站在了萨罗塔身前,一步步来到了这人类前方三十多米处。

    而此时的罗迪则终于不再做出刚才那慌乱的摸样,他深吸了口气,随意的将手中的武器朝面前一甩——弯刀“咄”的插入地面后,他却是“咳咳”轻咳两声,然后微笑着打起了招呼——

    “好久不见,萨罗塔巫医。”

    字正腔圆的萨宾语被罗迪说出时,时间都好似在这一刻静止。

    站在萨罗塔面前的六名兽人双目圆睁,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足足过了两三秒后才迟疑的停下了脚步——他们的脑子不快,直到这时才反应过来一位人类说萨宾语意味着什么…

    然而更让他们震惊的事情还在后面。

    “罗哈尔酋长这下估计肯定要和血矛开战了吧?不得不说,我很佩服萨罗塔巫医的安排。按照您吩咐的,今天来这里的所有狼骑兵,我们一个不都不会留,保证尽数杀掉!这样的话,罗哈尔之锤一下子缺少了七十多名精锐,血矛部族一定会大大奖赏您的!”

    简简单单一句话,近乎拙劣的挑拨离间——这样的话如果是对人类说几乎没几个人会信,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用萨宾语说出口时,这些兽人竟然一个个彻底愣在原地,继而满面狐疑的回过了头,望向了身后的…巫医萨罗塔。

    “这…你…我——”

    很难形容萨罗塔此时的表情有多精彩,他惊愕的摸样就好像被人正面抽了一棍子似的,张着的嘴巴都有些歪了,手指指着罗迪,嘴里想要说什么,却因为没有料到会出现这样的情景而结巴了半天,最终冒出了一个词:“混蛋!”

    罗迪没有多余的表情反应,抬手指了指那几个兽人,煞有介事的问道——“那…这剩下的六个,是你动手,还是我动手?”

    之前罗迪曾经在莎莉面前用极为拙劣的方式连坑带骗干掉了一名兽人,而现在,眼下这几名兽人同样被罗迪的话语所瞬间唬住——他们从没有过和人类用兽人语交谈的经历,更找不到罗迪话语里的破绽,虽然明白眼前这人类可能说的是假话,但怀疑的“种子”却立刻扎在了他们心底,令他们无法控制的思索起了萨罗塔巫医“叛变”的可能性。

    然后…“疑邻盗斧”的故事便在这些智商普遍不高的兽人心中渐渐上演。

    越是直肠子的人,越是容易被洗脑和蛊惑,在罗迪看来,眼前这些兽人脑子幼稚的就跟一年级小学生一样说什么信什么…虽然有这样的心理准备,但是真看到那几名兽人回过头去、用质疑的眼神望着萨罗塔时,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好笑。

    这群傻逼也太好忽悠了吧?就这么一群二逼能把卡伦王国打掉一半国土?想想都是憋屈的事情啊…

    罗迪抱着肩膀,做出一副悠闲姿态来望着萨罗塔,好像真的在等这位巫医会突然发难把狼骑兵都给宰掉似的。而六名兽人几乎不受控制的齐齐望向身后,手中握紧了弯刀,虽然不至于冲上去将萨罗塔剁了,却也是做出了戒备的姿态。

    “放屁!都是假的!这都是假的!杀了他!他在胡说!”

    萨罗塔的智谋在此时真的没办法发挥出来,这种事情就像是一个正常人在精神病院向医师解释自己不是精神病一样,一旦被认定了某种东西后,解释的越多,反而越麻烦…

    聪明人和傻子根本就没有共同语言的。

    “该死的!如果我要杀你们,刚才把你们喂鳄龟就够了!还用费这么大劲么?!这该死的人类在说假话,难道你们宁愿相信一个人类,却不愿意相信我么?”

    萨罗塔没有办法,眼下要杀死那个人类他必须做出解释,不过兽人们终究没有弱智到太傻逼的地步,他的话语很快起到了作用,几名兽人似乎觉得还是先对付罗迪比较容易,又纷纷将视线转了回来——只是当他们迈步向罗迪走来的时候,却明显有些提防着身后的意图了。

    萨罗塔自然注意到了这种情况,他握着木杖的手颤抖着,脸色因为恼怒都有些发青,甚至嘴边的獠牙都露了出来…

    “好了好了,其实逗你们玩儿的。”

    罗迪似乎终于忍不下去,“呵”的笑出声来,那表情就仿佛小孩子打架拉不开要让他出面调停似的,“你们是兽人嘛,兽人是什么?野蛮落后愚昧无知…哦,那个词怎么说来着——对,杂种,你们长成这样,还不是因为自己是杂种?一个个丑的跟他妈没进化完全似的,这不就是你们兽人么?”

    若是用人类语言说这种话,估计兽人们连理会的兴趣都没有,因为听不懂的辱骂和噪音无异。然而当这种嘲讽用萨宾语说出时,对于脑袋单纯的兽人来说,那效果可就不是一般的“好使”了。

    “成天就知道打打打打打,抢东西没理由,还他妈觉得自己很勇猛,骑个狼跟傻逼一样来回嗷嗷叫,你们他妈的自己不嫌烦么?”

    “扔两下网兜子了不起?有这本事打鱼去也饿不死啊,瞧瞧你们,自己底盘那么多土地,种点什么都饿不死,偏偏一个个脑子弱智一样不知道去学,操!你们他妈的要都跟萨罗塔这么聪明,卡伦王国早三十年就被你们灭了!”

    起先是骂,随后却掺杂了许些莫名其妙的愤慨,对面的兽人早就不堪其辱朝这边冲了过来,可罗迪却依旧站在那里张嘴骂着,嘴皮子比萨罗塔见到的任何兽人都要流利——

    “你——长的跟他妈个猩猩似的,你罗圈腿看着很傻逼知不知道?”

    “好吧红吧,你们六个都是罗圈腿啊——那就都挺傻逼的。”

    “啊啊啊什么啊?弱智玩意儿。”

    “你看着吧,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几句嘲讽意味十足的废话过后,兽人们也冲到了他面前十米处,爆发力极强的他们已经包围了罗迪,那弯刀举起在空中,似乎马上就能将他斩成碎块——

    “够了,你们真是…太吵了。”

    可也就是在这时,罗迪挥了挥手,好似面前冲过来一群野狗一样…笑了。

    远处左手握着木杖,右手拿着巫毒傀儡的萨罗塔已经将“嗜血术”再次施加到了这群兽人的身上,红光闪过之后,他根本不认为眼前这人类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可是当看到罗迪那突然扬起的嘴角时,萨罗塔却没来由的感到了一股寒意…

    难道对方还有后招?

    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他便看到了匪夷所思的一幕:冲在最前方的兽人似乎突然间踉跄了一下,随即整个身体便失去了力量似的直接先前栽了下去…

    “扑通!”

    他扑倒的位置正好位于罗迪的脚下,而后面跟上的兽人顿时一愣,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队友为什么会这样。疑惑的念头还未升起,怪事便接连发生了…仅剩的五名兽人竟然一个接一个倒在了地上,似乎在他们倒下的那一瞬间,脑子里都还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却就这样脸上带着疑惑的表情趴了下去…

    然后,再也没有了动静。

    “你…你做了什么?!”

    萨罗塔的脸色一瞬间苍白无比——他真的是被吓到了,在这之前,他始终是一个能在任何场面下都保持镇定的狠角色,但显然从今天早晨开始,一件接一件发生在意料之外的事情便开始不断地摧毁着他的自信。纵然自己做出了一个个清晰而明确的判断,可如今摆在面前的事实却告诉他…自己从头到尾,都像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最后迈入了一个有去无回的陷阱之中。

    彻骨的寒意自脊椎后方升了起来,握着木杖的手紧紧地攥着,萨罗塔望着那六名刚才还好端端而此时已经毫无声息的兽人,内心一时之间只剩下了不加掩饰的恐惧。

    算错了!都算错了!这个人类根本不像想象中那么软弱可欺!

    而站在萨罗塔面前的罗迪,则好像在看着和自己没有关系的戏剧一般,饶有意味的撇撇嘴,迈过那几具强壮的尸体,和颜悦色说道:“这样说话似乎有些远吧?我走近一些不介意吧?”

    然后他根本没管萨罗塔介意不介意,随意迈步朝着这位巫医走了过去,微微背着手,喉咙里轻声哼着只有他自己听得懂的歌——

    “舒克舒克舒克舒克打飞机的舒克…哦,不对,他不打飞机…”

    萨罗塔握着傀儡的手微微颤抖着,他当然想直接控制眼前这个家伙并上去砍死他——可自己因为施法过度,此时已经根本没有足够的魔力去施放巫术了!

    如果此时身旁哪怕还有一个狼骑兵,情况也不会如此糟糕…但眼前这个恶魔般的人类,却让他真真正正只剩下了自己这么个“光杆司令”,再没有任何帮手可言。

    “没技能了?没办法了?害怕我一刀捅死你?”

    罗迪走到他眼前十米左右的地方,终于不再哼唱歌曲,而是开口问道:“想知道为什么?”

    萨罗塔紧攥着木杖,显然连回答他的心情都没有,内心始终盘算着自己到底该怎么应对眼前这已然看不出底细的可怕人类。

    “别那么紧张,放轻松一点。”罗迪咧嘴笑了笑,看起来人畜无害,“自信一些吧,其实真要动手,我还不一定真的能打得过你。”

    这话让萨罗塔眼角微微抽搐。

    “罗哈尔都不知道你的肉搏本领比一般的狼骑士还要强吧?别想着装出不会近战的样子糊弄我了,老实说,站在这么近的地方和你说话,我自己也是提心吊胆的呢。”

    依旧是戏谑的语气,罗迪虽然嘴里说着这些“示弱”的话语,可萨罗塔却愈发觉得…自己似乎在对方眼中,已经没有了任何底牌可言。

    这种被人看穿所有底细的感觉让萨罗塔有一种难言的挫败感,一想到半个小时前自己身旁还有七十名狼骑兵可用,手握重权、意气风发——然而到了现在,竟然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孤零零的面对眼前这狡猾的人类。

    那种挫败感,真的让他连产生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