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六章血雨腥风(十)
    鳄龟的巨嘴直接将那兽人“咔嚓”一声咬断,半截尸体被甩了出去,另一截则被它直接吞进肚子!而一旁的地上则躺着因为剧烈撞击而死去的座狼,血液从狼尸的嘴巴里流出来,身体好似麻花一样扭曲的不成样子…

    “该死的!”

    萨罗塔咒骂着爬起来,却是没有受多少伤,而旁边的五名兽人则因为座狼吸收了大部分冲击而情况类似。他们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捡起弯刀后便第一时间护在了萨罗塔身旁。

    这些兽人的勇气和忠诚绝对值得称道,即便面对如此恐怖的生物竟是没有第一时间选择逃跑。只是萨罗塔却没有时间感叹这些,他目光朝四周一扫,却正发现那名人类斥候竟然在七八十米远处站定,悠闲的靠着战马朝这边望来…

    萨罗塔眯紧了眼睛,表情逐渐狰狞起来。

    自己本来是猎人,却刹那间形势逆转而成了猎物,这让他的心情着实感到一丝冰冷,但随之而来的却是滔天怒火,那可恶的人类好似始终将他们玩弄于鼓掌之间,这样的事情对于萨罗塔而言完全是一种侮辱!

    此时队伍被鳄龟缠住,却也没办法立刻去找那人类的麻烦,萨罗塔扭过头望了一眼,立即判定这鳄龟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强大,所以几乎在瞬间,他便朝身旁的兽人们下了命令——

    “哈伊、科塞!护在我身旁,随时小心那人类的箭!”

    “卡塞,带着你的人向后退!尝试进攻,离它的脑袋远点!”

    连续的命令过后,一枚精致的骨质项链被萨罗塔摘下捏在手中,腔调诡异的咒语念诵后,项链“噗”的化为了尘埃…木杖挥舞间,巫术降临。

    呈淡黄色的“生命锁链”出现在了萨罗塔和所有兽人的身体之上,随即隐没不见。

    两名兽人举着弯刀护到了他的身旁,因为萨罗塔身材瘦弱,所以在两名强壮狼骑兵的掩护下完全没有被箭矢偷袭的可能。而被撞飞出去的兽人中此时也有两个受伤不重的爬起来加入了队伍,至此前方五名兽人已然组成了一道面对鳄龟的防线,并在萨罗塔的命令下缓缓迈步后退。

    前后不过五秒钟,萨罗塔已经在这种劣势中强行稳住了阵脚。而这只是他一切战略的开始——木杖上那些原本如同饰物的骨头被一个个摘下,属于兽人古老巫术的诅咒被接连释放而出,“血肉迟缓”、“铠甲侵蚀”让疯狂爬动的鳄龟瞬间慢了下来,原本威势骇人的鳄龟张大嘴巴,却因为无法跟上兽人后退的脚步,而攻击不到任何人,身体好像灌了铅一样在那里缓缓爬动着…

    兽人立刻趁势朝鳄龟身侧冲去,在对方脑袋无法够到的地方努力砍向了对方的龟甲和粗壮的大腿。可这样的攻击却并没有收到多少成效,“噼里啪啦”的爆响过后,弯刀竟然被直接崩开,甚至没有在对方的龟壳上留下一个肉眼可辨的缺口!

    “啪!”

    与此同时,站在萨罗塔身旁的兽人猛然挥刀,直接将一支从远处袭来的长箭斩落在地——因为距离太远,罗迪抛射的箭矢轨迹极易被发现,所以接连射出的几箭都被兽人直接躲开或格挡。见此情况他干脆放弃了进攻,却并没有走远,而是站在浓雾中,好似看戏一样望着那鳄龟对峙这群兽人的场景。

    因为他的威慑,两名保护在萨罗塔身旁的兽人根本不敢去参与到面对鳄龟的战斗中。

    而在萨罗塔的面前,鳄龟笨拙的身躯疯狂扭动着,终于凭借强大的爆发力撞飞了一名躲闪不及的兽人——可是因为“生命锁链”的存在,飞出去七八米的兽人竟然只是吐了口血便又重新站了起来,而周围的兽人们则只是脸色微微变差了些,却依旧保持着战斗力。

    “该死的人类…”

    谁也打不死谁的局面绝不是萨罗塔想要看到的,他可不想和这个水里冒出来的家伙耗时间。目光扫了扫远处,萨罗塔咬咬牙,伸手从宽大的衣袍中取出了一个由紫色草束编制的傀儡…

    当这个看上去显得有些可笑的紫色“傀儡”出现在萨罗塔的手中时,旁边两名始终保护他的兽人立刻露出了敬畏甚至恐惧的神色——因为在大多数兽人眼里,巫医的强大之处不光在于能让敌人变得虚弱不堪或让己方战士勇猛无比…真正可怕的,却是他们可以利用“巫术傀儡”控制敌人的身体,甚至让对方成为一具任人摆布的行尸走肉!

    而按照等阶分类,“巫医”进阶等级已经达到了10级的萨罗塔,已然可以使用“傀儡定身术”这样的强大巫术!

    不过10级的巫医虽然可以使用“傀儡定身术”,但施放时必须借助足够强大的“巫毒道具”来确保成功率。所以此时萨罗塔手中的傀儡,便正是罗哈尔之锤部族传承近百年、经手四五个巫医而留下的强大“魔物”!

    “给我死——”

    将傀儡抬起对准了眼前的鳄龟,手中木杖猛然一顿,“嗡”的响声过后,这位巫医身前瞬时扩散而出的紫色光芒便立刻将鳄龟完全笼罩,继而…那刚刚还嚣张至极的鳄龟便好似被某种力量骤然裹住般,猛的定在了原地!

    “砍碎它的脑袋!”

    萨罗塔的声音镇定而透着狠戾,眼看着身躯巨大好似无敌的鳄龟被牢牢定在原地,兽人们的士气顷刻间提升数倍,他们怒吼着冲到了这家伙的脑袋前,弯刀飞舞间瞬时将鳄龟的脑袋剁出了一道道血淋淋的豁口…

    虽然鳄龟身上有着厚厚的鳞甲,却不代表眼睛、后颈这样的地方同样坚硬。兽人们屠宰动物极为拿手,所以即便眼前的鳄龟体积大的惊人,却也立即本能的找到了要害——刀刃狠狠的捅进鳄龟双眼,鲜血飞溅间,后续跟上的猛砍几乎全都落在了鳄龟柔软而没有鳞甲的脖颈上!

    “噗——”

    鲜血倏地从脖颈后方喷出,鳄龟痛苦地张大嘴巴想要晃动,却被那强大的巫术所控制而根本动弹不得…

    金属刀刃和骨质撞击的闷响不绝于耳,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血肉模糊的鳄龟脑袋就好像遭砍伐的巨树一样彻底被这群蛮力十足的兽人砍了个稀巴烂——萨罗塔为维持这强大的巫术而额头出现了细密的汗珠,不过这一手决定性的“傀儡定身术”,却是让整个战斗瞬间从劣势生生扳了回来。

    “…原来这时候就这么牛逼了,还真是图谋远大啊。”站在百米外的浓雾中,罗迪兀自自言自语的说道,“生命锁链、铠甲侵蚀、力量增幅,傀儡定身术…真够强悍。”

    这倒不是奉承,而是罗迪由衷的感叹。

    对方的等级高,心理素质强硬,猝然遇袭时依旧保持镇定并果断采取最正确的方式应对,甚至还不忘提防自己这边可能偷袭的冷箭——只是一分钟时间便彻底扭转战局,这么可怕的人物日后能成为罗哈尔之锤的酋长,还真不是什么巧合。

    似乎是觉得有些累,罗迪蹲在了地上,随手扯了根草叶叼在嘴里,目光望着那叫“泽里克”的鳄龟,先是扫了扫对方的“生命值”显示条,又看了看自己的,嘀咕了一句:“时间差不多了吧…”

    然后…他抬手用弯刀砍在了身旁的战马身上。

    远处的萨罗塔并未注意到罗迪在干什么,他们靠着一轮极为狂暴的打击直接将鳄龟的脑袋剁了下来——终究那强大的“巫毒定身术”级别比鳄龟高太多,整个战斗几乎立刻结束,而萨罗塔随即下了新的命令:“向后退!离开水边!”

    “围在我身边,不要四处跑,那人类可能是在麻痹我们的警惕,散开冲过去,小心他的箭!”

    显然,萨罗塔是一定要把罗迪杀死的,在他的心里,今天的追杀虽然出了这样那样的意外,但只要最终能把对方的队伍灭掉,那么多少损失都是可以承受…

    心中想起追向另一边的队伍,萨罗塔觉得那些狼骑兵应该已经结束战斗了——那些人类只会偷袭和逃跑,怎么想也不可能在打赢自己那些精锐勇士的…等解决了一切,就可以继续自己的计划了…

    有了这样的成算,萨罗塔信心便又恢复了些许,所以脚下的步伐变得更加有力起来,他手中握着那紫色傀儡,微眯的目光望向了远处——

    而随即他却被几十米外的情景惹得哑然失笑:那刚才还神气活现的人类似乎根本没有料到他们能轻易解决鳄龟,此时竟然慌慌张张的想要骑上马背逃跑,可刚刚骑上去,那战马却不知什么原因摇晃了两下,竟是“扑通”一声栽倒在地…死了。

    估计是长时间的奔跑后战马撑不住了,萨罗塔咧嘴笑着,心中高呼天助我也——木杖微微抬起,已经做好第二次“嗜血术”准备的他根本不怕对方向远处逃跑,因为在他眼中,这个该死的人类已经彻底成为了“瓮中之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