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三章血雨腥风(七)
    视野中,手中挥舞着抛网的狼骑兵竟是突然间.消失了。

    萨罗塔表情在这一瞬间错愕无比,他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因为队伍此时分散开来,互相之间距离都在四五米以上,所以那兽人骤然间消失后出现的空缺尤为明显。

    人呢?

    萨罗塔感觉自己今天似乎连续遭遇了几件匪夷所思的事情,不由得有些发愣。

    而正在思索的时候,身侧不远处又有一名狼骑兵倏地栽倒——没有箭矢、没有攻击,仔细看后,萨罗塔才嘴角抽搐的发现,这位部族勇士竟然因为座狼一脚踏空,完全陷入了那半米多深的水坑之中!

    水坑…?

    脑海中突然间划过某道亮光,他蓦然抬头,心中顿时明白了原因——自己的队伍,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被那些人类引入了沼泽区域!

    沼泽区域和草原有着许些不同,最关键的是这里有着让人难以察觉的各种陷阱——连续的大雨后,这里布满了深浅不一的灰坑,有的只有十多厘米深,有的却超过一米甚至数米,甚至还有十几米深的池塘!

    对于兽人而言,这样的区域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在高速奔跑的过程中,没有人能反应过来身前是那看似不大的水坑到底有多深。如果躲不开踏进去,运气好或许能直接趟过,运气不好,便是刚才那几名兽人所遭遇的情况了。

    想明白这一点后,萨罗塔立刻明白了这些人类狡猾的意图。

    “收拢队伍!跟着他们!”

    看着那些人类排场一条长列在这些水坑中穿梭的娴熟姿态,萨罗塔虽不明白他们是如何精准找到一条可以快速同行的道路的,却也立刻作出了唯一合适的应对办法。

    只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依旧在发生着…因为之前队伍散的太开,此时试图重新聚拢的狼骑兵队伍在最终贯彻萨罗塔的命令时,已经有超过十五人以各种不同的姿态坠入了这种水坑之中,彻底脱离了队伍。

    原本该是将对方直接追上砍死的结果,结果此时竟然横生枝节——萨罗塔心中有些焦急起来,因为他知道“嗜血术“的效果只剩下二十秒钟左右的时间,可是队伍目前的速度却因为拥挤而稍稍慢了下来…而更让萨罗塔无法忍受的是,前方那手持短弓的人类似乎察觉到了他们无法反击的缺陷,竟然回身便射出一箭,直接射穿了冲在最前方的兽人的胸膛!

    来不及躲闪的狼骑兵直接被那角弓巨大的力量撞的向后仰倒,歪倒在地的同时直接被随后紧跟的座狼直接踏成了肉酱!

    而为了躲闪他,几名狼骑兵同时因为偏离了这条线路而陷入旁边无法辨识的水坑,稀里哗啦的栽了下去。

    乱了,彻底乱了。

    追又追不上,散也散不开,打还打不到…萨罗塔心中先是恼怒,随后却无端生起了一股子寒意,他此时才意识到自己似乎从头到尾都被对方算计了——仅仅是追逐,七十多名狼骑兵到此时便生生减员超过二十多人,而那个殿后的人类竟然还在不停的射箭,几乎箭箭要命!

    这样的局势下,因为没有远程攻击的技能,萨罗塔只感到了由衷的无力感。

    然而让他更想不到的事情在后面,就在队伍进一步拉近方向时,前方的人类队伍竟然突然开始向左转弯,因为队伍狭长,后面追击的兽人立刻察觉到了他们的意图,一个个都做出了准备向左转的姿态。

    可是就在他们身体侧倾、准备让座狼跟着朝左方扭转时,那处于斥候队伍最后方的家伙竟是突然孤身一人脱离了队伍,骤然间朝着反方向的右边奔去!

    这情况让兽人们一下子措手不及,萨罗塔见此情景,立刻明白对方这是故意制造选择题让自己犹豫,心中暗骂对方狡诈的同时却倒也不含糊,立刻下了决断——

    “冲过去的不要回头,后面的跟上我,杀了那个射箭的家伙!”

    趁着嗜血术还有十秒左右的时间,萨罗塔就不信自己的部队拿这些连武器都没有带的家伙们没有办法!

    他的威信和统治力此刻凸显无疑,狼骑兵们齐刷刷立刻执行了他的命令——前方已经追过去的四十多名狼骑兵继续追逐人类斥候,而罗迪身后则跟上了萨罗塔和仅剩的八名兽人。

    好似一条疾奔的水流倏然间被分成了两道,一道是二十九名斥候与四十多名狼骑兵,另一道则是罗迪和身后的萨罗塔及八名兽人…

    “就要开始了…”

    冲在最前方的索德洛尔扭过头低语道,他看到远处罗迪身影渐渐消失在了那沼泽深处泛起的薄雾中,脑海中想的则是上午罗迪刚刚教给他的那些知识和让他死命记住的路线——他很清楚,接下来如何应付身后那四十多名狼骑兵,几乎全看自己了。

    战马因为长时间奔跑而喘息的声音回荡在四周,士兵们的面色紧绷,虽然明白这是提前订好的计划,可心中的忐忑却是无法避免的。

    “跟上!不要掉队!”

    索德洛尔的提醒让他们神情认真的望着前方——说起来,大多数士兵眼前并没有什么其他景物,只有前方队友的不断上下晃动的背影罢了,但背后那沉闷的座狼奔跑声,却让他们没有忘记这是一场游走于生死之间的残酷战斗。

    此时无人敢去东张西望,整个队伍此时仿佛凝聚为了一体,飞速的穿越着那陷阱重重的沼泽地,领头的索德洛尔不断地调整着方向,望着眼前那根本看不出规律的一个个水潭,脑海中拼命回忆着罗迪上午说过的话语,大声下达着一个个命令:“左转!然后右转!”

    二十九名斥候就这样紧紧盯着前方同伴的背影,仿佛一条沼泽中的游蛇般再一次开始了连续转向。

    而没过几秒钟,几乎追上斥候队伍的狼骑兵便骤然间开始了大幅度减速——“嗜血术”消失后的副作用此时终于开始显现!

    “继续!别停下——不要回头看!”

    听着身后那座狼的脚步声渐渐变小,索德洛尔虽然心中终于舒了口气,却是并没有放松任何警惕,他大声指挥着队伍在这样的狭窄道路上穿梭着,渐渐将身后的兽人甩开…

    虽然如此,可后方的狼骑兵们其实并没有放弃,因为他们明白。在这种地形限制的情况下,在前面承担风险人类只要一个“小小”的失误,便绝对会造成满盘皆输的严重后果!

    现在自己要做的,就是缀在这些人类后面,等着“坐收渔利”便够了——狼骑兵们不相信…这么大的沼泽内,对方能一个错误都不犯!

    那是一辈子生活在草原的兽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可心中如此期待着,预想中的情况却始终没有发生,眼前的人类不断地左转、右转、左转、右转,根本毫无规律可循——而狼骑兵为了不坠入莫名其妙的水坑里,起初还在小心的跟随着战马的轨迹来回奔跑着,可是因为速度的减慢,他们只能眼睁睁望着那原本近在咫尺的斥候队伍逐渐和他们拉开了距离。

    当距离拉开之后,地面上原本就带有积水的土地在狼骑兵眼中便开始难以辨认马蹄的痕迹,追随的轨迹开始变得模糊不清——而更让他们崩溃的是,双方距离再一次拉开近百米时,冲在最前方的狼骑兵发现前方原本满是蹄印的沼泽路突然间,因为一个大面积浅水滩的出现而彻底无法辨认起来!

    “要遭!”

    冲在最前面的狼骑兵刚刚升起这种念头,身下的座狼便一步踏空,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一头扎入了面前看似并无区别,实际却足有一米多深的水坑里!

    随即,“噼里啪啦”的声音接连响起,狼骑兵们因为走错了路,在这片好似小水塘一样的泥沼几乎栽进去大半,而后躲开的狼骑兵想要减速,却也不可避免的进入了这片不知出路在何方的沼泽里,座狼的爪子不可避免的陷入了淤泥之中。

    最终,只有十六名狼骑兵幸运的踩着还算凝实的泥沙停下了脚步,环顾四周时,他们才发现剩下二十四名队友竟然尽数跌倒在了水潭中,一个一个陷入泥沙动弹不得。

    有兽人从坐骑身上跳下来想要把座狼拽出去,却发现自己竟然双腿同样被淤泥陷住。

    一名兽人从水坑中拼命的向外爬,或许是因为兽人王国很少有池塘或水源,他们大多都不会游泳,即便是及腰深的水坑,一样产生了莫名的恐惧感。好在天生的巨力帮了不少忙,用弯刀拼命划拉半天后终于找到一处浅滩,喝了好几口沼泽臭水的兽人刚要借力爬起身,却是猛的面色一变。

    “下面有东西!这是什么——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他拼命的踢着腿,可身体却没能向面前近在咫尺的浅滩挪动分毫,喊声中透着不加掩饰的惊慌和恐惧,随后变成了痛苦的惨叫。

    “该死的!这是什么。”

    他拼命挥砍手中的弯刀朝自己身下砍去,可是浑浊的水中根本看不到是什么让他如此惊恐,而就在旁边一名兽人摆脱了泥沼,爬过来冲他伸出手想要拉过来时,这不断挣扎的家伙突然间痛呼一声,随即整个身体毫无征兆的被拖下了水!

    咕噜噜的气泡冒起,旁边的兽人愣在原地,他伸出的手掌悬在半空,却是再也找不到刚才那位同伴的身影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

    不远处一个双腿陷在泥泞里的兽人想要说话,却身体猛然间颤动了一下,随即惊恐的跌倒在了并不深的水坑里,怪叫着被拽了下去。

    站在那六名兽人已经看傻了眼,他们试图去帮忙,却发现一名接一名战友就这样被水下不知名的怪物活活拽了进去,甚至连那些来不及逃出的座狼也没有幸免!

    不到一分钟,二十多名在这水池里挣扎的兽人尽数无影无踪,只剩下十六名站在原地的兽人徒劳的望着四周,被吓得连动都不敢动。

    “怎。怎么办?”

    其中一个兽人目光僵硬的看着四周连血迹都没有的沼泽地,内心的恐惧已然达到了极点,甚至于双腿都在微微颤抖。

    “原路。我们原路返回——”

    话没说完,一阵马蹄声便突兀的打断了他们的对话,远远的,他们似乎听到有人类喊了一声什么——抬起头时,眼中所看到的,便是一片密集射来的箭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