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二章血雨腥风(六)
    从远处看上去,几百米外的斥候队伍完全是手忙脚乱,乱糟糟一团,可只有在近处才能发现这些士兵始终沉着冷静的表情,队伍间四周响起的声音不是“快点走”、“赶紧逃”的话语,却是“卡特那边慢一些,多转一圈”、“鲁格带人多走几步”这样平静而镇定的命令…

    一切都是伪装的,无论是看似笨拙的动作,还是散乱的阵型,都是士兵们故意做出的假象。

    在狼骑兵从哥萨克村冲出的时候,队伍中的几个人张开嘴巴像是争吵什么,可实际上他们除了做出激烈的动作外根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此时当两支队伍再一次开始追逐时,罗迪终于舒了口气,轻声道:“好了,他们上钩了,一切按原计划进行。”

    他那平静的话语似乎带着某种奇特的力量,无形中让斥候们情绪镇定下来——这种笃定而强大的自信,此时如整个队伍的脊梁般,支撑起了所有士兵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

    看似慌乱的队伍立刻开始调转方向,动作利落的开始奔腾。如今这支队伍的所有人几乎都是以破釜沉舟的姿态出行——他们身上只带了短弓和箭囊,甚至连武器和铠甲都抛弃在了草原之上。所以在所有马匹再次服用“棘叶草”并开始奔腾时,整个队伍都显得灵活迅捷之极!

    在后方那些狼骑兵乱糟糟包围过来之时,所有斥候已然完成了加速并开始了全速奔跑。

    冲刺而来的座狼追到队伍后方两百米处,罗迪回过头,已经清晰地看到了其中那个手持木杖的身影,心中顿时确认对方的确是那位后世名气极大地巫医萨罗塔——只是明白这些时,他心中并没有过多忐忑和紧张,反而平静异常。

    这种状态自重生以来几乎还未出现过,很久以前的那个玩家罗迪,其实内心始终是有着“睚眦必报”的性格的——当初鲁格戳他胸口三下便被暴打一顿已然说明他绝不是逆来顺受的性子,所以当萨罗塔以围剿的姿态埋伏他、甚至险些让他和索德洛尔都惨遭毒手之后,内心那种本能蔓延开来的报复心理,便混杂着那种对兽人的仇恨,一起让他陷入了如今的状态——

    并非不顾一切、发疯似的去死磕,而是以头脑算计自己所能做到的极限,并将敌人以最快、最猛烈、最残忍的方式解决!

    战略有正有奇,在这以前,罗迪走的基本是“正奇相辅”的路数,类似偷袭兽人那般的战斗,说起来强悍异常,拆开以后不过是利用了座狼的弱点罢了,根本算不得什么妙计。可是到了现在,罗迪却兵行险招,实行了一个任何人——甚至包括这些斥候们——都无法想象的大胆计划!

    马蹄声回荡在耳旁,迎面吹来的风依稀透着许些清冷,已经来到队伍后方的罗迪对靠前的索德洛尔下达了第二道命令——“进入沼泽后不要减速,按照我教给你的方式去跑!”

    “是!”

    简短的对话声几乎瞬间便淹没在了战马奔腾的声浪中。索德洛尔回过头,在表情坚毅的士兵们脸上扫过,最后看到的,则是罗迪那冷漠向自己点头的情景。

    “跟我来!”

    索德洛尔朝四周的斥候命令道,手指握紧了缰绳,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在早上的战斗之前,他还从未想象过自己会承担这样的责任——然而直到此时,他才明白,想要真的变强,自己终究是不能在内心有任何犹豫的。

    从上午决定反攻哥萨克村的这一刻开始,罗迪的计划便让索德洛尔和鲁格等人感受到了他狠戾而疯狂的一面。而到得此时,整场或许会在他们记忆深处留下不可磨灭印象的战斗,便由这位年轻的少尉拉开了序幕。

    。。

    阴沉的天空下,好似下不完的大雨终于在此时停歇片刻,清冷的风吹过,带着泥土被浸湿后特有的芬芳…

    然而这草原上原本宁静的气氛,却被两支奔行而过的队伍倏然打破。

    马蹄声踏在泥泞中,没有了以往那的干脆,可速度却依旧极快。索德洛尔在前方带队加速前进着,跟他身后的斥候们,却是渐渐排成了一条略显狭窄的长队。

    后方追击的狼骑兵并不明白这些斥候的意图,座狼后背上挥舞着弯刀的兽人嗷嗷怪叫着,对方调整的队形导致速度慢了些,这让他们因为拉近双方之间的距离而略显兴奋起来。

    座狼的腿比战马短上些许,心肺结构也决定了它们的耐力注定无法比得过天生适合长途奔跑的战马,虽然兽人摸索着进行的培育已经极大地改善了这种情况,但超过五公里的路程,座狼是根本无法追上战马的。

    这种情况已经数次上演,对于诺兰村的斥候们而言,只要没有在前五公里被咬上,那么自己定然是不用有任何担心的——可这样的“尝试”在兽人队伍中多了一名强大巫医后,被彻底推翻。

    在狼骑兵们出发前施放的那道绿色光芒,说起来却是和“嗜血术”一样的范围性巫术——“蛮牛之力”。

    增幅5%的力量,增幅25%的耐力,萨罗塔并没有选择第一时间施放“嗜血术”,因为此时狼骑兵们距离人类斥候尚且还有数百米的距离,一旦嗜血术结束后仍旧没有追上对方,萨罗塔定然后悔莫及,所以此时他采取了最稳妥的方式来追击这些该死的人类。

    “慢慢跑吧。”

    满意的看着身前身后的狼骑兵逐渐将距离拉近,萨罗塔嘴角微微翘起,露出了那略显残忍的微笑——

    “向草原跑可不是什么明智的主意,无知的人类,真是自寻死路。”

    在泥泞的路段上,座狼宽厚的脚垫能让它们不至于陷入太深,因而道路越湿滑,反而对这些狼骑兵有利——前方那些斥候看起来慌不择路,估计是战马良莠不齐而排成了长列,再走一公里左右,便是大范围的沼泽区域,到时候这些人类定然会因为那根本无法辨认的泥坑而落入致命的陷阱!

    到时候,这些人类还不是砧板上的肉?

    心中再次感叹眼前这好似天上掉馅饼一样的机遇,他却是微微一怔,觉得视野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

    此时双方距离已经拉进到了七十米上下,萨罗塔心中略带警惕的仔细观察着战场,发现天空中一个扬起的黑影在座狼奔跑的闷响声中落在了队伍前方的地面上,随即被呼啸而过的队伍直直踏碎。

    “呵。”

    暗自笑了一声,萨罗塔刚刚那一瞬间倒是真有一种受到威胁的感觉,毕竟之前对方队伍中那个神箭手实在是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在看到箭矢出现的一刹那,心里竟然没有想过对方会失手。

    还真是年纪越大胆子越小啊,七十多米的距离,在这飞速奔跑的追击途中骑着马回身射箭,想来也是没什么精准度可言的。

    对那位神箭手的评价贬低了几分,萨罗塔不以为意的望着天空中再次出现的黑影,正要嗤笑,却见那黑影不偏不倚的落入了自己这边的队伍中!

    “咚!”

    看不清箭矢射在了什么地方,座狼坠地的闷响声还没消失,躲闪不及而被绊倒的狼骑士惊恐呼喊的声音便响成了一片——萨罗塔猛的回过头,视线飞速掠过的队伍后方,这一箭下去,一头座狼被直接射死,连带着三头座狼被绊倒,两名狼骑士直接跌倒在地,被后续跟上的骑士踩得口中吐着血,眼见着活不成了!

    怎么可能?!

    心底一丝凉意弥漫开来,转过头来望向前方那越来越近的人类队伍时,这才看清楚是谁在射箭。

    这名手持短弓骑在马背上的人类似乎极为自信的缀在了所有斥候的最后方,在萨罗塔刚刚将目光聚焦在其身上时,着人类返身、搭箭、抬弓、撒放,一串顺畅之际的动作过后,萨罗塔瞳孔骤缩,本能的将手中缰绳朝侧面一扯。

    “噗”的轻响声下一刻响起在身旁,箭矢贴着他手中的木杖落空在了地面上。

    萨罗塔顷刻间感觉背后渗出了冷汗。

    这一定是巧合。这一定是巧合。

    他的内心根本不接受这样的事实,能在如此恶劣的条件下仍旧掌握主动,对方的箭术已经可以称得上神乎其技!若是他每一箭都能有刚才的准头,恐怕…

    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生成,耳边便再度听到狼骑兵中箭倒地后带起的惨叫声。

    萨罗塔嘴唇抿起,攥着木杖的手都变得有些发白,立刻大声朝身旁的兽人们下达了命令:“散开!散开一些!”

    干挨打是没有办法的事情,狼骑兵在接近敌人之前只能承受这样的打击,而这点牺牲萨罗塔还是承受的起的——只要最终对方被抛网网住,他自信有一百种方式把这个家伙折磨到死!

    作为上位者,巫医萨罗塔此时的想法倒也没错,血腥的战斗中死亡是在寻常不过的事情,不过这种干挨打的憋屈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一种煎熬——不过随着时间的流逝,当罗迪十箭射出,让这支队伍整整倒下了超过七人时,这位巫医终于被彻底惹火了!

    “嗜血术!”

    红色的光芒再一次亮起,距离斥候队伍只剩下四十多米的狼骑兵骤然间开始了加速,松散的阵型向前冲去,好似要在下一刻就将那阵型被拉成细长条的人类直接吞并一般。

    萨罗塔露出了狰狞的表情,他双眼几乎喷出火焰的望着面前仍旧飞速奔逃的人类,心中只想着几分钟后将对方碎尸万段的情景,却是一时之间忽略了四周景物的微妙变化。

    他双目紧紧盯着那远处不断回身射箭的人类,却是看到对方将短弓收起,似乎放弃了继续射箭的打算,本以为对方因为自己“嗜血术”而感受到压抑的萨罗塔,却隐隐约约的看到对方在回过身去的那一瞬,似乎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错觉?

    死到临头了怎么可能笑得出来?

    这样的想法很快驱散了他那微微的不安情绪,向前望去的时候,最前面的狼骑兵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抛网——因为那刚才还嚣张无比的人类,此时已经被迫近到了三十米的范围内。

    抛网在空中旋转着,似乎已经预示出了这些人类最终的命运——可就在它扔出前的瞬间,意外发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