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一章血雨腥风(五)
    若是按照罗迪这种“玩家”的评判标准,此时的兽人索隆,本身已经拥有了“巫医”这个进阶职业。但是和其他部族巫医不同的是,作为萨罗塔的学生,索隆专精的却并非如“群体嗜血术”那样的团队加持性巫术,而是对“个体”效果更强、持续时间更久的“强化战斗”系巫术——

    而在萨罗塔的教导下,索隆从小就从没有落下过对于身体和武艺的淬炼,所以他不但是一个巫医,更早早成为了合格甚至优秀的狼骑兵勇士——而一旦介入战斗,索隆在巫术配合下便可以让自身战斗力大幅度上升,此时的他所学习的巫术虽然效果还没有萨罗塔那般强,但一段时日以后,必定会成为族中一名无可匹敌的强大战士!

    这样的道路,是以往所有巫医从未走过的。

    巫医因为传承了祖先的力量,大多数身材都和萨罗塔一般瘦弱,根本不会站在战场上和敌人肉搏,可作为萨罗塔的亲传子弟,索隆却是从四岁其便朝着这个极端的路线发展着——不得不说萨罗塔是兽人中的“异类”,他精于学习,敢于创新,索隆在他的教导下虽然还未在任何战斗中出过手,但在萨罗塔的眼中,索隆以后的实力,定然会凌驾于现任酋长罗哈尔之上!

    而在老师的培养下,索隆也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自信——但就是这种自信,却在今天被那个手握角弓的家伙几乎彻底粉碎。

    清晨的追击中,索隆正是依靠自己的巫术和萨罗塔“嗜血术”的叠加buff而追在了最前方。他对那落在最后的两名人类志在必得,甚至在扔出抛网时还极其兴奋的死盯着罗迪,为的就是要看到对方那眼神中死神迫近时惊愕和恐惧…

    因为人类那种面对死亡命运时的无力表情,远比单纯的杀戮更能让索隆感到爽快——可满怀期待的他却发现,随后发生的一切…完全超乎了想象。

    面对罗迪转瞬间的回身速射,索隆靠着反应快趴在狼背上才躲过了那本可能射中脑袋的箭矢——而随后两名战友中箭身亡则让索隆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他抬起目光想要看清对方的面孔,却只在那举起的角弓后方看到了一双冷漠的眼眸…

    对方的目光在自己身上停留了那么一瞬,索隆竟然一时之间忘记让座狼加速——而这一瞬间的犹豫后,“嗜血术”的消退和随之而来的减速,让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对方逃出自己的追击范围而没有任何办法。

    这短暂的交锋中,索隆自认彻底败了——七十多号强大的狼骑兵,竟然在马上将对方合围之际被三箭生生止住了气势…这样的事情,对于心气极高的他而言造成了难以想象的阴影。

    面对萨罗塔时他只能将那种心悸和恐惧努力压在心底,并暗暗发誓自己要变得更强——可离开老师的庇护后,他却发现自己始终无法忘记那双冷漠而坚定的眼睛。

    “要变强啊…变得更强才行!”

    咬牙发誓要做到更好,胯下的座狼加速向远处奔去,可是索隆却没有发现,身后的地平线处,一支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队伍正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哥萨克村外…

    ……

    和自己的学生相比,萨罗塔此时的心情并没有什么畏惧,更多的,只是憋闷和愤怒。

    心中不再有自主的想着上午发生的一切,自己若是之前也跟着队伍冲出去,恐怕那群人类一个都跑不掉——但后悔终归无用,萨罗塔皱着眉将心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情绪收拾干净,握紧木杖起身,打算这就带着队伍离开哥萨克村,想着先去解决和“血矛”部族的冲突再说。

    他望着这些座狼,心中不由得叹息一声兽人的狼骑兵缺陷明显。

    战马在行进时脊椎始终保持挺直,所以人类可以很快掌握骑术,可座狼在奔行时,脊椎是始终在扭动的——虽然经过特殊培育的座狼要平稳许多,但要掌握这样的骑术,远比掌握骑马困难得多。

    而在适应座狼这样扭动的坐骑后,“骑射”便根本无法实现,所以部族中的狼骑兵没有谁会携带弓箭,而“抛网”的出现,则完全是为了弥补他们没有远程攻击能力的缺陷。

    想要在面对人类骑兵时拥有优势,只能靠更高级的巫术了。

    心中这样琢磨着,看到部下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他挥了挥木杖,骨头饰物发出凌乱的撞击声,一旁的仆从牵来了他的座狼,翻身骑上后,他轻轻拽了下缰绳,正准备下达全体出发的命令…

    而也就是在这时,划过耳边的微风中,似乎传来了许些陌生的声音。

    有听觉敏锐的兽人立刻转身望向远处,待望清楚那草原上出现的阴影到底是什么时,竟然张开嘴巴,一时之间彻底愣住——过了足足三秒,警示声才在哥萨克村大声回荡起来:“人类!是人类骑兵!”

    这个消息几乎让整个狼骑兵队伍鸦雀无声,甚至不少兽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知道该说什么话语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只有萨罗塔最先反应过来,沉声道:“汇报敌情!”

    “二十八、二十九、三十人!萨罗塔大人,似乎——是…是…”

    站在队伍后方的萨罗塔看不到远处来的到底是什么队伍,大声问道:“是什么?说清楚。”

    “好像…好像是早上那些逃跑的人类!”

    如此消息传遍整个队伍的时候,狼骑兵们的情绪极其明显的开始发生了变化。

    好似即将开锅的沸水一样,疑惑和迷茫渐渐变成了龇牙咧嘴、压抑不住的激动——他们的情绪甚至感染了胯下的座狼,低吼声蔓延起来。

    而作为最高指挥官,萨罗塔的脸色却在此时变换数次。他沉默的站在那里,眼睛眯起望向远方,阴鸷的目光锁定在了那人数寥寥的人类队伍之上,犹豫了数秒后猛然将手中木杖一震,厉声道:“准备应战!”

    “吼——”

    兽人们从不应答“是”或者“明白”,而使用最原始的怒吼来表达自己的服从。

    清晨被对方逃脱后的耻辱感,在此时终于酝酿成了“大仇即将得报”的兴奋,他们嗷嗷怪叫着掉转了座狼的方向,将狼头对准了村子外那支稀稀拉拉的人类队伍。

    座狼的低吼声此起彼伏,但作为部族中军事素质最高的部队,他们终究没有不受控制的冲出去,而是集体忍耐着,焦急的等待着萨罗塔接下来的命令。

    萨罗塔驱使座狼向前,身前自行分开的狼骑兵为他让开了道路,他没有盲目下达进攻的命令,因为要亲眼确认对方没有耍什么阴谋诡计——可是当他真的看到村庄外那些正在接近的斥候时,内心也禁不住一阵疑惑…

    “竟然真的有胆量来?”

    远处奔跑而来的斥候队伍速度不慢,可是在接近到千米内、双方大眼瞪小眼清清楚楚的看到对方时,这支队伍竟是突然间以极其狼狈地姿态开始了减速——他们原本整齐的队伍瞬间变得散乱无比,没用半分钟便乱糟糟的挤作一团…

    这么搞笑的情景,甚至让狼骑兵们发出一阵不加掩饰地哄笑声。

    五百多米的距离,萨罗塔甚至能清晰的看到对面的人类在混乱中起了许些争吵,继而匆忙的调转马头,以极其笨拙的姿态开始撤离——显然这些家伙自作聪明,本以为狼骑兵部队已然离开,想要出其不意杀一记“回马枪”,却弄巧成拙,直接被“瓮中捉鳖”。

    原本还以为这些家伙想要耍些阴谋诡计的萨罗塔,看着罗迪等人散乱的队形倒也渐渐放下心来,因为他很清楚,这些家伙再多不过三十人的阵容,对于有“巫医”带领的七十多名狼骑兵来说,这种敌人,完全可以像镰刀收麦子一样进行一边倒的屠杀。

    天赐良机!

    他心中不禁暗呼了一声,心中之前的郁闷一扫而空,随即扬起手中的木杖,挥动之中,那淡绿色的光芒骤然间加持在了所有狼骑兵的身上——

    “杀了他们,不留活口!”

    “吼——”

    嚎叫和怒吼声瞬间响彻哥萨克村,在巫术加持下体力充沛无比的狼骑兵们大声高呼着,轰然间如洪水般涌出了村子,携裹着萨罗塔巫医本人一起冲了出去!

    这一幕和清晨十分无比相似:狼骑兵卯足全力开始了第二次追击,而人类斥候们则开始了第二次逃亡…

    不同的是,这一次兽人队伍中多了一名强大巫医,而人类斥候队伍,则集体抛弃了铠甲辎重,以最小的负担开始了“逃亡”。

    此时萨罗塔的内心不禁有些激动——如果能把这些人类杀死,人类边境的防卫力量估计会整体被削弱一大截,而自己的计划将更顺利的施行,介时人类王国的领土,必然会在自己的意志下彻底臣服!

    “这一次…我绝不会失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