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七十章血雨腥风(四)
    雷声滚过,阴沉的雨云压在头顶,压抑的感觉令人呼吸都有些不舒畅。明明是上午,可天空却黑的像是傍晚。四周尽是泥泞,雨滴砸在青草上的声音回荡在耳中,单调而枯燥。

    鲁格此时正努力想要解开马匹上捆着的干粮布袋,却因为拽了个死结而心情愈加烦闷。

    伸手抹了把满是雨水的脸颊,他皱紧眉头,深吸了一口气,随即猛然拔刀,“刷”的斩断了绳子——这样的动作似乎在宣泄着心中莫名烦躁的情绪,缓缓舒了口气后,他拿出肉干嚼着,缓缓闭上眼睛,试图平复心中的混乱情绪。

    此时距离早上的事件发生已有四个小时。斥候队伍在逃出狼骑兵追逐的范围后,便被罗迪的带领着迂回找到了那些备马和辎重,转移数次后,才找到这样一个隐蔽的地点后并搭建了简易的营地。

    雨水下着,士兵们在营帐里恢复着体力,罗迪在下了“原地休息待命”的命令后便一个人走进了帐篷,直到现在还没有下达任何其他指令。而此时的鲁格,则回到自己的帐篷中沉闷的坐着,吃完了肉干后,手中便开始无意识的擦拭着自己的佩剑。

    说实话,虽然上午发生的是一场让人憋屈的“逃亡”,但没有伤亡的结果和之前他们累积下的战果,却此时的队伍不至于士气太过低迷…心中不爽总是有的,但鲁格此时却极想去找上那群兽人真刀真枪的干上一场,哪怕战死沙场,他也心甘情愿。

    作为经历过战争的老兵,鲁格有许多从未提起过的故事,因为那会让他的内心感受到无法形容的恐惧和煎熬——这么多年过去,本以为自己会忘了那些画面,可在今天的逃亡过后,他却发现自己眼前闪过的,却是那些他早就试图遗忘的画面…

    纷乱的马蹄声、狼骑兵奔跑时的闷响、斥候慌张的——十几年前,鲁格同样在这片草原上遇到了兽人的追杀…那时他也是在拼命的奔跑着,可身旁的士兵却一个接一个的被抛网网住,那些曾经熟悉的战友就这样被那些兽人残忍的杀死,到了最后,便只剩下自己一个人逃了回来。

    不要逃跑…不要逃跑…不要逃跑…

    我们已经杀了三百多名兽人了,我们做的够多了,现在被追杀了又没死人,走了能怎样?

    不能逃!再逃下去…恐怕这剑,就再也握不紧了。

    心中回荡着两个截然不同的声音,鲁格紧抿嘴唇瞪着前方,那握着剑柄的手有些发白——说心里话,他真的不想就这样在逃亡下结束这本该顺利的行动。

    脑海中再次闪过那些老战友的面庞,鲁格闭上眼睛,深吸了口气,猛然起身,冒着大雨朝罗迪所在的帐篷走去…

    可没走出几步,他便看到了同样在雨水中站着的索德洛尔和卡特——三人互相对视几眼,最终默契的没有互相询问什么,而是一齐走向了那属于罗迪的、始终安静的帐篷。

    本以为会看到罗迪焦头烂额等待决策的面庞,可掀起罗迪营帐的布帘时,眼前的情景让他们都有些发愣。

    眼前穿着一件单衣的罗迪正盘腿坐在地上,面前则扔着那张绘制着地图的羊皮纸——他手上戒指的光芒照亮了已经被雨水打湿的纸面,可罗迪的目光却并没有放在上面,反而闭上了眼睛,手指正有规律的敲打着自己的膝盖,哼唱着旁人难以理解的歌词:

    “我深深地爱着你

    你却爱着一个傻逼

    傻逼却不爱你

    你比傻逼…还傻逼”

    汉语歌词在索德洛尔等人耳中自然不明白什么意思,但他们似乎都在歌词中听出了那许些悠闲的过分的情绪,配合着罗迪此时的表情与姿态,三人竟然一时之间产生了早上被追杀的不是自己而是狼骑兵的诡异错觉…

    难不成,罗迪受刺激了?

    “指挥官,我们…”

    卡特率先开口打破冷场,可话还没说完,便看到罗迪抬起手做出了制止的手势。

    那敲打着膝盖的手指蓦然停住,双目睁开时,罗迪整个人的气势似乎也跟着发生了莫名的变化——

    “卡特,听令。”

    陌生的语气,陌生的神情,对于眼前的索德洛尔、卡特和鲁格而言,罗迪此时的摸样是他们从未见过的…平时淡然的谈笑、指挥时的严肃、胜利后的鼓励让他们本以为自己已经熟悉了这位本领强大的指挥官,可是到了现在,他们却蓦然感受到了一种无形的压力——他们发现,自己从未真正看清过罗迪。

    “是!”

    卡特咽了口唾沫,面前的罗迪看上去和平时区别不大,只是那目光却多了几分无法形容的压迫感,说起来,竟是一种好似疯子般的神经质。

    “今天遭了埋伏,士气有些低迷,我们都看到了,但这样不行——士兵们的意志不能垮掉。我们之前杀了对方三百多号人,但不能因为被对方追了几公里便吓破了胆子,这一点。你明白么?”

    好似自言自语一样的话语让三人都有些紧张起来——这是一个陌生的罗迪,言语间没有了以往的淡然,却透着疯狂和自信。

    “你,现在出去就告诉他们,那七十多名狼骑兵并不是无法战胜的,我们对上他们不用怕,一样可以赢。赢,你懂么?就像之前我们做到的那样,就像被我们干掉的三百多兽人一样,那样的事情我们做到了,接下来同样可以做到。所以你现在出去,一个一个和他们说,告诉他们这些事情,发挥你的作用,明白了么?”

    “是…是!明白了!”

    卡特只有片刻犹豫便选择相信了罗迪,转身出了帐篷,消失在了雨中。

    目光转而望向眼前的两位队长,罗迪继续用那种不容置疑的语气命令道:“索德洛尔,鲁格,一个小时后,带着所有人集合队伍。”

    他伸手拿起那张已经因为水渍而无法使用的地图,目光停留在上面那唯一干燥的“死亡沼泽”字眼之上,随即吸了口气,轻轻将羊皮纸撕成了碎片,随手洒在地面之上——

    “扔掉所有无用的辎重,脱掉铠甲,扔掉武器…我们反攻哥萨克村。”

    轰然作响的雷声中,表情错愕的索德洛尔和鲁格便在刚刚结束逃亡后的第四个小时,接到了这样一个让他们根本无法理解的“作战指令”。

    …………

    过了午后,哥萨克村的雨渐渐停了下来。

    村子里的气氛此时显得有些沉闷。那些原本住在这里的士兵们正加班加点将用于食物储备的牛羊宰杀着,而消耗如此大量的鲜肉,却只是为了让食量巨大的座狼和狼骑兵们吃上第二顿饱饭。

    从这里就能看出狼骑兵兵种的“贵重”之处,训练出一个合格的狼骑兵还在其次,光是这些座狼每天要吃的肉食,相比吃草的战马来说已经不知贵了多少。

    而望着雨水渐渐停歇的天空,萨罗塔巫医此刻的面庞显得尤为阴沉——今天志在必得的计划最终失算,心中的恼怒自然无从避免。“群体嗜血术”是萨罗塔在平时部族战争中经常使用的强大辅助巫术,在近五年来发生的所有战斗中,这范围性的巫术让“罗哈尔之锤”的兽人们几乎战无不胜,可如今这法术竟然没能让狼骑兵截住那群该死的人类,这让他心中挫败感强烈。

    他知道狼骑兵的缺陷,所以设了埋伏,却没曾想对方竟然提前识破了埋伏并果断撤退——如果对方慢上哪怕那么一步。恐怕最终也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毫无战果。

    但懊恼归懊恼,萨罗塔还是决定让士兵们在饱餐一顿后打道回府,他不指望那群人类会脑子发烧再返回这里。所以此时望着不再下雨的天空,他觉得已经到了差不多该离开的时候。

    “索隆,你走另一条路,直接去通知罗哈尔酋长今天这里发生一切,我返回村庄,晚上等你带酋长的新命令回来。”

    拿起手杖,萨罗塔对身旁的学生安排了任务。和“血矛”部族的冲突可大可小,有自己这边的消息,估计罗哈尔酋长应该不会一股脑和萨克酋长死磕下去,他心中正这样想着,却看到索隆露出了犹豫的神色——

    “老师。可是——”

    “我知道你心有不甘,我也同样如此。那些人类的狡猾超乎想象,但他们终归是没有什么实力的。原本还以为他们会是真正的勇士,呵…却没想到这些人类只会像老鼠一样曹攒,这一次的失败应该算在我头上,若是当时跟随队伍一起冲杀,他们定然是无法逃脱的——不过索隆,你也明白,我这样的抱怨只是说给你听,真正的勇士,只会用行动证明他的实力。”

    萨罗塔并没有为自己的失败找借口,索隆咬了咬牙,最终重重点头,道:“若是找到机会,我一定要砍下他们的脑袋献给老师!”

    “呵。应该献给的是罗哈尔酋长,不是我。”

    话虽然这么说,但萨罗塔的目光却颇为满意,他挥了挥手,示意索隆可以离开,而后者则立即转身离去,骑着座狼率先朝部族中心奔去。

    不过萨罗塔并不知道,当他的学生索隆的在离开村子之后,之前的恭敬和平淡表情便渐渐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许些心有余悸的惊恐和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