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十八章血雨腥风(二)
    “我们部族的勇士作战勇猛,是因为对力量的自信。人类软弱可欺,是因为他们在作战时根本无法单独抗衡我们强壮的勇士,所以心中生出恐惧,畏惧,并且毫无斗志…一旦战斗,他们根本不会信任自己身旁的战友,往往会一哄而散,而这正是我们从没有在边境争端吃亏的最重要原因。”

    “可是一旦他们开始品尝胜利,开始对我们失去畏惧,不再惧怕我们的勇士.索隆,你会渐渐发现我们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强大。要说客观因素,我们的士兵的确比人类强壮、高大,可是人类却可以通过战马来弥补这样的缺陷…他们有更好的武器和铠甲,这是我们无法忽略的差距。”

    “从痕迹上判断,他们的数量甚至不到四十,而到现在为止,他们可能加起来已经杀死了我们超过三百人士兵了.“

    索隆皱紧眉头,随即低声问道:“老师,那么我们来这里,是为了.”

    他的话没说完,便发现萨罗塔伸手从衣袍的口袋中抽出一张草砂纸,轻轻递了过来——他惊讶之余立刻双手接过,翻开之后,赫然发现这竟然是一张地图。

    要知道兽人王国的文化水平比人类落后的多,虽然有自己的文化传承,可“文盲”的比例几乎达到九成以上,外面那近百名狼骑士识字的不过七八个,而也只有萨罗塔和索隆这样有巫医传承的,才有可能去研究“地图”这样在人类眼中看似平常的事物.

    毫不夸张的说,兽人们极少使用地图,更不用提索隆手中这标注精确的“高端货”!

    无论怎么看,萨罗塔都是兽人之中惊才艳艳的一个异类。他明白人类之所以能在近百年前将兽人驱逐到草原的原因,所以从来没有停下过探索和学习的脚步.现在,这种学习,便显示出了成果。

    这张绘制在草砂纸上的地图几乎和罗迪手中那张并无二致,甚至在某些细节上比那张还要精确。

    图纸上面已经标记出了被罗迪摧毁的村庄和两支狼骑兵遇袭的地点,这些地点很有规律,索隆很快发现出事地点几乎都沿着“罗哈尔之锤”和“血矛”部族的边界…

    “他——如果这是他凭直觉做到的,那.他实在是.”

    “很可怕。”

    萨罗塔点点头,面色带着许些慎重和严肃,“我甚至怀疑兽人之中是不是出现了和那位弗朗西斯伯爵一样的奸细,否则.”

    他摇摇头,低声补充了一句:“无论怎么说,这样的家伙…”

    “是必须要除掉的。”

    索隆将目光转向了地图,随即逐渐明白了萨罗塔为什么要来哥萨克村的原因——因为按照之前罗迪袭击的规律而言,这里几乎是接下来的最佳选择。

    “他们已经成功的挑起了两个部族的仇恨,很难想象一个从来没有来过兽人王国的人类竟然对部族之间的矛盾一清二楚,知道用这种简单有效的方式让我们陷入内耗。”萨罗塔叹了口气,语气颇有些无奈道:“如今就算告诉罗哈尔酋长,我们和血矛战斗也已经不可避免了.其实无论我们能不能截住这些人类,都已经算是输了。”

    “这一次我承认自己的失败,但这些杀死我们三百多名族人的人类,必须…除掉!”

    萨罗塔的目光冷意凛然,索隆心知老师言出必行的性格,此时也明白了接下来要做的事情。

    “那我现在就去让士兵们埋伏起来,等待着他们来…自投罗网吧。”

    ....。

    清晨时分,大雨渐停。

    这样的环境下,夜晚说要熟睡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斥候们已经习惯了在艰苦条件下尽量恢复体力的方式,所以当起床的命令下达后,他们的精神状态都还称得上饱满。一个个从营帐中走出,开始整理装备、为战马饮水,沉默的开始准备这整个行动中的最后一场突袭。

    索德洛尔队长在队伍完成准备时从远处策马返回了营地。早在日出之前,他便亲自去侦察了哥萨克村,但很不巧的是那时大雨倾盆,索德洛尔因为视野问题而根本无法获取足够的信息,只能远远的看了看确认正常后便返回了营地。

    “罗迪队长。”

    当他来到罗迪身前时,身上的铠甲都是湿透的,脸显得有些苍白,显然被晨风吹的有些难受。

    “估计看不到什么东西吧?”

    罗迪抬手将酒囊递给他,自己则不断的扭腰摆腿,以便让身体尽快进入作战状态。

    “雨很大,村子也没有什么照明,不过.”

    索德洛尔抿了抿嘴唇,似乎有些为难。

    “怎么了?”

    “没什么.看不太清,根本无法做出判断,没有发现异常迹象。”

    索德洛尔摇摇头,说起来…哥萨克村和之前队伍突袭的村子没有任何区别,自己刚刚想说这个村子有些不对劲的,但那只是一种莫名的直觉,并没有任何实质能说出来的根据,对于他而言,罗迪早已成为了心中不可攀越的高山——以至于他很怕自己的“直觉”会导致罗迪做出错误的判断,从而影响整个行动。

    刚睡醒的罗迪此时脑子里正在琢磨着草药的问题,并没有注意到对方欲言又止的犹豫,只是点点头,取出之前采集到“棘叶草”分发给了所有士兵让他们去喂给即将上战场的备马,鲁格等人虽然不太明白它的作用,但此时都严格执行了命令。

    罗迪翻身上马,望了望远方,出声道:“这次任务结束后直接取道向东南走,绕过死亡沼泽返回.各位一定小心跟紧队伍,如果有情况,随时汇报。”

    “是!”

    士兵们的回应声并没有刚刚离开诺兰村时那般充满激情,却透着难以言喻的沉稳和淡定,这样的情绪,已然表明了这支队伍和出征时所拥有的区别。

    罗迪满意的点头,随即轻夹马腹,将换下来的战马安置好后,即刻带领着队伍朝远处的哥萨克村而去…

    因为之前休息的位置很隐蔽,所以此时距离哥萨克村并不远的他们很快便看到了视野中那个安静的村庄。此时雨后的草原显得有些湿滑,马匹在上坡时略显吃力,罗迪稍稍减慢了速度,随即用手搭了个凉棚,望向了远处的目标。

    数十顶帐篷错落有致,像是小蘑菇般扎根在了平缓的草坡上,

    “准备作战。”

    罗迪抬起手掌做出战术指示,索德洛尔和鲁格立刻将命令传达给士兵,一瞬间,沉默的气氛被剑锋抽出剑鞘的脆响打破,原本紧紧聚集在一起的队伍在无声的命令下朝两侧铺展开来,不出半分钟便默契的形成了一个标准的两层冲阵。

    队伍继续向前推进,逐渐进入了千米范围。

    耳旁划过的风透着雨后的清冷,呼吸间都是芳草清新的味道。斥候们捏紧了手中的长剑,身体微微低伏着,为着接下来的冲刺做出了准备姿态。

    一切看起来,似乎都和之前袭击的那五个村庄并无区别——他们只需要冲锋过去,在那些兽人来不及反抗的错愕目光中挥动长剑,这次行动便可以完美收宫…

    可是就在罗迪准备扬起手中的弯刀、下令冲锋之时,一旁眉头越皱越深的索德洛尔终于忍不住出声喊道:“罗迪队长!似乎有些不对劲!”

    士气正足的军队最忌讳中途停下,索德洛尔这样做无异犯了大忌,卡特和其他斥候只是觉得奇怪,而鲁格却面色很是难看的盯着索德洛尔,显然极不满意他的行为。

    不过冲在最前方的罗迪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第一时间减慢了速度,回过头低声问道:“什么情况?说清楚。”

    他的话语间并没有责备或不满,因为罗迪自己也感觉到了许些不对劲,那种被人窥视、让人盯住的别扭感觉始终存在,虽然不明显,却让他心中的警惕始终维持在了最高,此时索德洛尔突然说话,就像是证明了他心中的许些预感似的…

    别人眼中索德洛尔现在不过是一个小队长罢了,可罗迪却明白这家伙的本事能到什么地步。

    “太静了,这不对劲——兽人在这个时候应该会开始出来活动的,可到现在村子却连半个兽人都看不到,而且他们甚至没有生火,这不正常。”

    “队长,我没看到有什么异常,也许只是巧合呢?”

    鲁格的语气带着许些不满,不过他的话还没说完,便看到罗迪抬手对自己做出了“噤声”的手势…

    熟悉的手语不断罗迪手中出现,“安静”、“停止前进”、“待命”的指示让整个队伍无声的停住了脚步,随即便是指定人选——罗迪抬手示意索德洛尔跟上自己,并示意让鲁格和剩下的队员绕向村子的东南侧,一系列手势简单制定了作战计划后,鲁格点头表示接受命令,虽然有些疑惑,却也是立刻带着斥候们朝远处绕去。

    而留在这里的罗迪和索德洛尔,则沿着迂回的路线开始朝哥萨克村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