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十六章出其不意
    出现这样的状况,或许意味着罗迪以后很难顺利制造更高级别的装备——因为如果把精力都放在钻研这些副职上,恐怕自己得腾出几年时间来才能达到以前的水平…所以罗迪还是决定只选择“制弓”来发展,放弃对“制皮”的钻研。

    心中存了这样的念头,他便开始想着拉拢更多“生活类”npc来为自己做事了——虽然如今诺兰村只有铁匠斯坦能够被“拉拢”,但这也算是一个比较好的开端。领导者并非需要事事在行,罗迪现在逐渐想通了这一点,所以这些天来,如何“统御”下属,让他们更好的发挥自身价值,成为了主要的研究课题。

    “军训”还在继续,不过训练的侧重点明显发生了改变,尽数是骑马突袭和野外露营的内容,甚至他们为此还在距离村子只有两公里的草原上宿营了半个月,学习如何合理搭建营帐、如何尽量在野外大雨的环境下保持体力、如何让衣物尽量干燥而不生病等等…

    许多东西说起来简单,但只有真正做过、让斥候们形成条件反射后才会有真的效果,这些天的训练强度极大,很多时候士兵们的体力都在极限上徘徊,不过效果也很明显,罗迪可以很清晰的从他们的属性变化上看到训练的结果。

    营养丰富的食物和残酷的训练下,虽然士兵们的等级没有提升,属性值却已经渐渐达到了这个等级的极限——显然罗迪逐渐明白了npc和玩家的不同:npc升级是“自动”的,属性成长也并非玩家般的阶梯状,而是呈线性增长,到了八月上旬的时候,他们的平均属性比最初时已然提高了两成有余!

    而在长时间的训练之后,这支原本在别人眼中毫无战斗力的斥候队伍,已经从心理与生理上都做好了迎接战斗的准备。

    于是在八月十四日的清晨,诺兰村前的斥候们已经尽数收拾好行装,做出了出发的姿态。

    “指挥官,所有士兵已经就位,等候指示!”

    鲁格和索德洛尔从远处小跑过来后立正行礼,大声汇报着队伍的状态。

    呼。

    在最早的时候,有斥候是在内心质疑罗迪的,可是在听闻莎莉和弗朗西斯的矛盾、并得知罗迪是莎莉的救命恩人之后,所有斥候便都坚定地站在了“莎莉”一派——而到了现在,他的威信已经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顶点。

    深吸气,缓缓吐出时,罗迪目光抬起,看向了不远处那站在战马旁的士兵们——整齐的队列,肃整的气氛,虽然平均等级只有五级上下,可恍然间,却让他想起了自己90多级时陪伴在自己身旁与兽人厮杀的战友。

    眼前的斥候,已经不再是当初那群怯懦无比的软蛋了,随着一场场战斗的胜利和辛苦的训练,这支队伍已经彻底脱离了毫无凝聚力可言的“领主私军”范畴,成为了一支拥有强大战力可怕队伍。

    迈步走到队伍面前,罗迪并没有说太多鼓舞士气的话语,只是默默行了一个军礼,出声道:“为了卡伦的荣耀!”

    这句话意味深刻,因为对于诺兰村,乃至整个卡伦王国而言,这些斥候要做的事情,无论成功与失败,都必然会在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为了卡伦的荣耀!”

    整齐而慷慨激昂的应答声响彻诺兰村。

    农夫们停下脚步观望着。在他们看来,这些斥候近两个月来始终会做一些怪事,之前甚至出去一个来月没有返回,所以此时看他们再次集体踏上远行的路程时并没有意外。甚至还有人朝这些年轻的小伙子们打着招呼,喊几句“好好干”——虽然他们根本不明白这些斥候要去干什么。

    纷乱马蹄声响起,似乎宣泄着士兵们胸中那激荡的情绪。因为要进行远距离突袭作战,深知“皇帝不差饿兵”的罗迪将这支部队武装到了牙齿,甚至每人都有一匹备马——一共三十人的队伍,就这样载满物资,带着额外的三十匹战马浩浩荡荡的离开了诺兰村…

    对于卡伦王国的子民们和领主们而言,在这样的夏日里,他们谁也不会注意到边境一个小村庄的斥候们在突然离开的事情,平民依旧为了生计而忙碌,贵族依旧沉沦在腐朽的狂欢里。一切,都和往常无异。

    而对于兽人来说,从这一天开始,罗迪和他的队伍,便仿佛一个毫无征兆的噩梦,悄然降临在了那片平静的土地之上。

    ……

    八月二十一日,午夜。

    对于保持游牧习惯的兽人而言,居住的位置总是不定的。每当放牧的牛羊吃完了一片草场,他们便会朝另一片草场转移,而此时村落的形成,则是兽人部族为了培养战士而专门定下的“规矩”。兽人王国内所谓的“村子”,并非像人类那般居住着兽人家庭里的所有成员,而基本上都是一些强壮的成年兽人——女性兽人和孩子通常都负责去放牧,而他们在这里的目的,便完全是为了将自己打造成最强壮的战士,培养最合格的座狼…

    这样的制度是近些年来才拥有的,最先奉行它的罗哈尔之锤部族为此拥有了远超其他部落的战力,而渐渐地,附近的部族便纷纷开始了效仿。到得现在,几乎整个王国所有部族都有了类似的规矩——因为有这样的村落之后,集结士兵更为迅速、兵员素质更加强大,更重要的是…方便酋长掌控!

    说起这个规矩最初的制定者,便正是那位巫医萨罗塔——而在属于罗迪记忆中的“历史“里,萨罗塔的这项“创举”,其目的正是为了在不久的将来入侵卡伦王国!

    不过在588年的兽人王国,这些为培养战士而组建的村落还没有日后那般高度军事化,从某种程度而言,他们目前的水准甚至还比不上卡伦王国那摆设一样的斥候编制——没有合理的监督机制,没有足够的物资鼓励,兽人们很难在这样的条件下去玩儿命锻炼自己。

    所以在这个属于“罗哈尔之锤”部族、名叫伦丁克的村子里,此时正呼呼大睡而毫无警戒的兽人们根本就算不上合格的战士。

    午夜时分,豆大的雨点密集的砸在帐篷顶上,噪杂的环境下兽人的睡眠似乎根本不受影响——因为他们的鼾声甚至要比雨声更大。这里没有战乱的危机,生活安定,所以村子从来不设立什么岗哨,如果说有人会在这个时候起床,那一定是被尿憋醒的。

    而雷克便是这样被憋醒的家伙。

    从肮脏的床铺上爬起时,雷克在窗前摸索了半天才找到自己那件用于挡雨的兽皮斗篷。掀开帘子,他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便朝前走去——反正睁开眼也看不见什么东西,所以他便想着找个离帐篷远一点的地方尿一泡完事。

    可走出去七八步之后,哗哗的雨声中却突然传来了许些奇怪的响动…

    嗒嗒嗒嗒——这样的声音对于雷克来说是陌生的,他起初以为是萨罗塔大人或罗哈尔酋长的狼骑兵队伍来了,可仔细回忆后,却想起座狼奔跑时根本没有这样的声音。

    兽人们并不养马,没有经历过战争的雷克更是从未听过人类骑兵队冲锋时的动静,心中根本没有任何警惕的他拉了拉斗篷,伸手掏出自己的“兄弟”放水,目光好奇的转向声音传来的一侧,嘴里嘀咕道:“到底是什么…”

    话音落下,一道闪电骤然间划过天空,漆黑的天地间瞬时亮如白昼。

    而正歪着头、皱眉打量侧方的雷克,则正好在这一秒钟的亮光间,看到了雨幕中那支从未见过的队伍——

    呈三角形的整齐阵列、高速移动时扬起的斗篷、战马奔腾时溅起的泥泞…

    清晰的影像好似照片一样印在了这兽人的双眼之中,可是当闪电消弭、黑暗再次袭来之时,雷克却根本无法反应过来这一切意味着什么。

    闪电出现之后,雷声总是后至。七八秒之后,轰然炸响的惊雷响彻伦丁克村——而也就是在这是,雷克才“啊”的喊了出来…

    他的呼喊声透着前所未有的惊慌和恐惧,却毫无悬念的被雷声直接掩盖,以至于整个村子竟然无人听见他这唯一的一声“预警”。

    扭过身想要逃跑,胯下的尿意已然止不住,他却根本忘记去提起裤子——以至于跑出几步之后,他被这裤腿狠狠绊倒在地…

    壮硕的身躯“啪叽”一声拍在了泥泞的草地上,他拼命爬起,张开嘴想要大声呼喊,可是黑暗的夜中,那如海啸般轰然袭来的队伍已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闪电再一次出现,留在雷克视野中的最后一幕,便只剩下了那电光下倏然闪过的雪亮刀光。

    “噗——”

    借着马匹的强劲冲力,罗迪的弯刀直接将眼前的兽人砍飞了出去——对方的尸体还未倒下,便被索德洛尔的战马撞在地上、继而被三十多匹战马组成的战阵直接碾压成了肉酱…

    斥候们冲入了营地,两侧的士兵利索的砍断了帐篷的绳索,有兽人发现了异常,呼喊着从帐篷中走出——然后迎接他们的,便是和雷克一样的命运。

    是夜,伦丁克村五十四名兽人士兵尽数被屠杀!

    六小时后,即八月二十二日清晨…相邻的格伦村遭遇同样的袭击,无一名兽人生还。

    当日傍晚,距离四十公里远的“血矛”部族同样遭受了类似的打击。

    类似的袭击一鼓作气般不断出现着,到得八月二十四日夜晚,类似的村落竟然已经被平推了五个!

    而直到这时,“罗哈尔之锤”的酋长才刚刚发现伦丁克村被屠杀的事实。

    “闪电战”根本就是这个世界从未出现过的战争手段,即便是七十年前甚至更早的战争中,也从未听说过这种四天屠杀五个村庄的可怕“战绩”!

    所以当一切发生时,兽人们彻底懵了。

    “这群该死的混蛋!”

    罗哈尔酋长挥舞着铁锤,轰然砸碎了帐篷内的木桌,恶狠狠的大声吼道:“叫人!给我去通知所有的战士!我一定要让血矛付出代价!”

    这位部族中实力第一的强大酋长发怒时当真如同狮子,站在门口的仆人被吓得浑身颤抖,却也不忘低声提醒道:“酋长,用不用和萨罗塔巫医——”

    “你他妈的听不懂我说什么?”

    话音未落,铁锤已然“呯”的一声砸在了这仆人面前的地面上…轰然炸开的气浪直接将对方掀飞了出去,两百多斤体重的兽人质控一秒多钟才落在了六米开外的地面上——“我说去通知所有的战士,听!到!没!有!”

    “听不懂的话,就给我去死!”

    另一边,被气浪震伤的仆从“哇”的吐出一口血,当即喊着“是”,连滚带爬的起身朝远处跑去…

    “罗哈尔之锤”和“血矛”之间早就积累了不少的矛盾,酋长罗哈尔之前便为这样的事情焦头烂额,而当听到部下报告部族两个村子被屠尽的消息时,他想也不想,几乎第一时间便认定这件事是“血矛”对自己的挑衅!

    这样的判断没有任何错误,因为他们打死也不会想到会有一支人类队伍长驱直入,直接从卡伦王国杀到了这里。

    “血矛部族。这一次我和你不死不休!!!”

    正在发怒的罗哈尔不会知道,几乎在同一时间,类似的声音竟然同样回荡在血矛部族的酋长帐篷内——

    “罗哈尔!我一定要你血债血偿!!!”

    巨大的战斧“唰”的砍碎了做工粗糙的木椅,脖颈上挂着的狼牙项链飞舞着,上面浸染的血渍更衬托出“血矛”酋长萨克的愤怒。

    “竟然屠杀我的三个村庄。实在是不可原谅!不可原谅!”

    战斧再次横扫,原本还剩下一半的木椅顿时在稀里哗啦间成了碎片,飞溅的木屑甚至穿透了厚实的帐篷,那动静让站在哈萨尔面前的几位部下如坐针毡,冷汗直流。

    “集结部下的勇士。我倒要看看,他罗哈尔除了卑鄙的偷袭,到底还有什么本事?!”

    “是!酋长!”

    战战兢兢的仆从们冲出了帐篷,飞速朝着一个个村落而去,开始了队伍的集结…

    原本还有可能缓和的部族冲突,因为双方总共五个村庄的消失而彻底变得一发而不可收拾——到了现在,所有兽人都明白…这场大战,已然不可避免了。

    …………

    八月二十五日,夜,暴雨。

    在两位兽人酋长愤怒的筹划战斗之际,茫茫草原上,罗迪率领的斥候队伍却好似幽灵一样在雨幕中彻底隐匿了起来。

    大雨倾盆,能见度不到三百米。高低起伏的草坡间,一个个低矮的绿色简易帐篷错落的遍布在视野中,远处望去,几乎无法被辨认出来——三十人的队伍,此时便在这“伪装帐篷”内避雨休息着。

    在滴水不漏的帐篷内换了干燥的衣服,斥候们嘴里嚼着干硬的肉干,手中拿着的是出发时专门携带的麦酒,显然即便是环境如此恶劣,他们依旧保持着高热量饮食来努力恢复着自己的体力。

    虽然气温因为大雨而显得有些冷,可无法否认的是,所有斥候们此刻的内心完全燃烧着一团热火——因为。三十人的斥候队伍,在经历这些战斗之后,竟然奇迹般的保持着零死亡!甚至连一个重伤都没有出现!

    两支巡查情况的狼骑兵小队,五个拥有武装力量的兽人村落——三代卡伦王国子民从未主动反击过的兽人王国,就这样被他们这群别人眼中“不入流”的斥候撕开了一道深深的裂口!

    而最让他们感到兴奋的是,愚蠢的敌人甚至到现在为止还不知道这是他们做的,竟然误认为是敌对部族的行为而开始集结军队,准备自相残杀!

    以往对那些吟游诗人口中“传奇故事”感到向往的他们,此时却都渐渐发现。如今自己所在的队伍,似乎正在创造一个远比那些故事还要夸张的传奇。

    心中激动之余,这些斥候们都会不由自主的望向不远处那个体积略大一些的帐篷,目光间带着许些崇敬。

    那里,便是这个“传奇”的策划者——罗迪的“临时指挥部”。

    “雨水比往年都大,这样正好可以遮掩我们的痕迹。”

    此时正在说话的是索德洛尔,他脸上有一抹脏兮兮的泥印,不过这种时候谁也不会注意仪表,因为在他面前挤着的罗迪和鲁格摸样同样好不到哪里去。

    这个帐篷说是“临时指挥部”,其实小的只够罗迪、索德洛尔和鲁格蹲着聚首。罗迪听了索德洛尔的话,摇了摇头,答道:“我们的运气比较好罢了,能掩饰的尽量掩饰,能伪造尽量伪造,但终究会留下破绽,到头来这些兽人最终都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当战端开启,这些就都不重要了。”

    “那么如今看起来,火候应该差不多了。”

    索德洛尔望着那地图,上面标注的数个村庄都已经画上了叉子,代表已经被攻陷。而帐篷内用于照明的光芒是从罗迪手指那枚戒指上发出来的,四下遮掩的严实,他们倒也不怕这光芒被人发现。

    “我们的战略目标已经基本达成,明天还差最后一个村子,然后就可以撤退了。”

    罗迪指了指那个注明“哥萨克”的村落,“不过实在没想到中途会遇到两只狼骑兵巡逻队,算起来,我们做的已经差不多了…要我说,明天这个村子,倒也不一定非要进攻。”

    “我觉得…趁着他们还没搞清楚形势,能多杀一个是一个吧。”

    鲁格望着摆在三人中间的地图,一边说话一边摸了摸脑袋上的绷带——那是在袭击狼骑兵小队时留下的伤,显然他心中对兽人的仇恨可不会随着几次突袭成功而消弭。

    “现在我在犹豫的就是这个问题。”

    罗迪抬起头,望了望索德洛尔,问道:“你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