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十三章计划与打算(下)
    说起来,十七天前的那一战,带来的影响超乎了罗迪的想象。他并不意外于“突袭兽人营地(完成)”任务带来的4600点经验值,反而对诺兰村所有斥候升级的情况而倍感惊讶。

    在这场战斗过后,十四名斥候的等级尽数提升两级,从原来的平均3级提升到了平均5级的水准,而鲁格更是到了6级——照这样的速度,罗迪发现若是带着他们不断参与战斗,并且军备和食物跟得上,自己恐怕真的可以训练出一支完全转职后的精锐骑兵部队来!

    在游戏中,这样的事情从没有“玩家”来做过,因为npc不像玩家那般会为了“升级”而去做任务杀敌人——命只有一条,他们又无法在墓地“复活”,所以没有谁会天天冒着死亡的风险去找兽人晦气。而且他们升级所需要的经验比玩家要多15%左右,培养npc,完全是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罗迪之前是想着要建立自己势力的,这个班底也倾尽了他许多心血,但说实话,他没有想过这样的投入会立刻看到如此明显的效果…

    两级的提升,在罗迪计算过后,便明白他们现在的升级所需经验是和自己一样的!

    心中几乎立刻冒出了无数中憧憬——若是自己把这支队伍朝着“精兵”方向打造,会有什么效果?

    索德洛尔转职“守护骑士”、鲁格去转职“枪骑士”…剩下的斥候按照各自擅长的方面转职不同的骑士,以格式不同的技能、光环、属性相互辅助,打造出一支人数不多但战力骇人的强大队伍…

    把一支边境末流的斥候队伍,一路打造成公爵手下都不一定能拥有的强悍骑士团——这样的事情听起来匪夷所思,可谁也不会知道,罗迪书桌上的一张张羊皮纸上却已然开始了关于这个长远项目的策划。

    如何升级、如何转职、转职地点、要做什么样的任务、需要的材料,都被他一一整理了出来。在这些斥候们对未来没有过多计划的时候,罗迪已经开始为他们的成长方向做出了规划。

    当然,走到理想中的一步,前提就是自己能不断的找到机会去锻炼这些斥候,并尽最大限度保证他们不死在战场上。

    心中这样想着,斥候们上午的训练正好结束,不远处从草原上巡逻的队伍也安全返回,带来了“边境一切正常”的回复。

    “集合,准备吃午餐了。”

    罗迪朝索德洛尔那边喊了一句,远处便传来“是”的应答声,然后便是“全体集合”、“立正”之类的命令传了过来。

    若非这些斥候都穿着中世纪风格浓郁的皮甲,罗迪一定会觉得这是自己那个时代所处的军营。

    三十号斥候分成两队,队长分别是鲁格和索德洛尔,而“政委”卡特作为特殊编制平时也是参与训练的,罗迪则成为了整个队伍的指挥官,因为军衔没有被鲁西弗隆家族承认,所以他直接给自己挂了个“教官”的称呼。

    此时望着这些队伍整齐、报数后集体唱一遍“团结就是力量”的年轻人们,罗迪仿佛已经看到了一群未来实力可以完全操翻“王室近卫队”的强力骑士。

    不过看到三十多号人吃着大块牛肉的“加料”午餐后,他还是暗暗叹了口气:要做到那些事情,自己首先得有钱啊!

    被屠灭的兽人营地并没有贡献太多战利品,除了那些弯刀外,就只有四十多头座狼能算是值点钱。罗迪可没有把它们当自己坐骑的想法,一来养不起二来不会骑,索性直接宰了多半,把狼皮狼爪狼骨头卖了补贴经费,剩下的一些直接扔到草原上让那群康塞顿的骑兵“捡”到充作军功,也算是给那群狼骑兵的消失留个说法。

    迄今为止,他下令让所有的斥候严禁将杀光狼骑兵的消息泄露出去,所以对于那群狼骑兵消失的真正原因,整个王国至今仍然被蒙在鼓里。

    饭桌上的纪律很是严格,所有士兵们都在埋头吃饭,听不见半句闲聊。曾经在游戏中时,“食物”对玩家影响不大,但罗迪却明白“日常饮食”对于npc的属性却有着额外影响——所以为了让这些士兵们属性不打折扣,摆在斥候面前的食物则丰盛的不像话,没有半点唬弄。

    二十分钟,桌面上干干净净,罗迪则拍了拍手,示意有话说:

    “各位,我简单说一下接下来的计划。”

    “现在是六月底,我们的训练还要进行一个月左右,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现在告诉你们,诸位最好提前有个心理准备。”

    左右两排士兵扭头望了过来,晒得黝黑的面庞透着同样的坚毅。

    “说来计划很简单:八月中旬,我们去一趟兽人王国。”

    当罗迪说完这句话时,似乎能清晰的听到几人艰难咽下唾沫的声音。

    “听起来可怕,但事情比你们想象的要容易得多。从今天晚上起,我会开始告诉你们要做什么,会在那里遇到什么,怎么应对——所以…各位好好学,务必要记住,我可不想失去任何一位勇敢的士兵,也不想放过任何一个该死的兽人。”

    这样的话语放在以前,或许并没有多少人会听进去,但是士兵们在训练中已经彻底接受了“服从长官命令”的观念,又加上罗迪在之前战斗中表现出的实力和威信,所以此时他们竟然没有任何人去思考这件事“是否可行”,而都已经开始琢磨起了晚上要如何去“努力学习”。

    从这里,便能看到罗迪之前的军事化管理和卡特“政委”的存在起到了什么作用。

    “我可以保证,我们的行为不是去自杀。我们有优秀的军马,有你们——整个边境中最懂得如何作战的军人!那些狼骑兵能长驱直入肆虐一番走人,我们为何不能去兽人王国做同样的事?”

    “快七十年了,自康恩大帝驱赶兽人至草原后方之后,卡伦王国还有哪支军队做到了我们今天做到的事情?”

    “踏平整个兽人先遣部队营地,又屠尽三十三名整编制的狼骑兵——试问这样的事情,那些贵族们做到了哪样?那个乌龟一样躲起来的柯克勋爵,可曾为那些死去的克里村村民做过一件事情?”

    这些话语在罗迪胸中酝酿许久,可以说极富煽动性。士兵们文化素质不高,大多还都是文盲,所以对于罗迪而言“忽悠”起来实在是太容易了。几句话说下去,士兵们一个个表情微微激动起来,胸中热血激荡——

    毕竟有一个事实无法否认:他们的确是几十年来第一次对兽人侵略做出反抗并胜利的人类!

    用战斗的事实告诉他们“兽人并不可怕”,再在心中埋下“建功立业、报效祖国”的种子,在这个骑士视荣誉重于生命的时代,这些斥候们便渐渐拥有了常人难及的勇气和信念,朝着罗迪预想中的“骑士团”迈出了理论基础上的“第一步”。

    通知这样的事情时,罗迪是没有用商量的语气的,又一番慷慨激昂的讲话过后,他便让这些心情激荡的斥候去宿舍休息。继而叫上了索德洛尔和卡特来到自己的书房——

    “事情就是这样,你们有什么看法?”

    也只有在这时,罗迪才会用询问的语气说话,士兵们可以有小小的不满,但管理层一定要统一意见——罗迪可不想在危险的兽人王国里穿梭时被不配合的部下拖后腿。

    “我完全赞成。”

    作为看着罗迪完成一项项“奇迹”和“壮举”的鲁格,此时对于罗迪的一切决策没有任何异议,所以想也没想便直接表态。

    而索德洛尔则微微皱着眉头,低声道:“袭击兽人汪国…这样的计划实在是太疯狂了。”

    “因为疯狂,所有没谁会想到有这样的可能,这就是我们成功的第一个保证。”罗迪对于他的问题早有答案,所以伸手拿出了一大卷羊皮纸,缓缓铺开。

    展现在索德洛尔和鲁格面前的,是一张和以往卡伦帝国军方从未画出过的精密军事地图。罗迪凭借记忆绘画了这副曾经兽人王国的地图,并根据从兽人科萨口中问出的信息做了修改——这最终摆在桌子上的成品,绘制了兽人王国整个东北部的所有部族村落的位置,甚至上面还标出了大致人口和兵力数量。

    索德洛尔眯起眼睛,他很清楚这样的地图在军事上意味着什么。反向思考过去时,他不禁替兽人感到悲哀——这群兽人恐怕到现在为止还搞不清霍利尔城的确切位置吧?

    “如果换做你们,会选择什么地方突袭?”

    像战斗一样,罗迪总是能轻松把握谈话的主动权。已经忘了自己今天来这里目的索德洛尔闻言之后便仿佛被老师提问的学生一样,脑海中立刻开始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鲁格弯腰看了看,说起来他只是个合格的战士,却并非指挥型人才,上面字都认不全的他摇摇头,直接摊手说不知道,转而把位置让给了索德洛尔。

    而后者显然对此颇有钻研,他思考过后,指尖落在某处,随即沿着地图向兽人王国内部划去——“兽人部族稀疏,从这里深入到兽人王国内部,我们几乎可以任意挑选羸弱的部族去攻击而不用担心对方的报复…如果速度足够快,甚至可以在两天之内突袭这里、这里和这里。”

    罗迪暗自点头,心中为这个家伙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感到惊叹,因为对方说的一切,正切合了自己本来的计划:在兽人毫无防备之时,狠狠在敌人的软肋上捅一刀!

    不过只有罗迪自己才知道的是…兽人王国在开服的前三年内,始终是处于“内乱”状态的。和人类贵族领主们一样,这些部族制的野蛮种族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团结,甚至在某种程度上比卡伦王国要混乱的多。

    这种内乱持续了三年,直到开服前兽人王国被“万斧之王”大酋长索隆统一,这些野蛮的家伙才逐渐拥有了对人类王国图谋的野心。而在索隆征服大大小小上数十个部族之前,王国边境发生的摩擦大多是因为“罗哈尔之锤”这种小部族的贪心所致,并非兽人王国的统一行为。

    在这样的背景下,罗迪便可以将整个事情做得神不知鬼不觉,让对方只以为是其他部族的挑衅而不被发现——如此一趟行程下去,杀死的兽人绝对够让队伍及自己连升数级,等返回之时,队伍的实力提升不说,自己也应该有足够的实力去找弗朗西斯的麻烦了。

    除掉弗朗西斯,便是这一趟行程后的下一个目标。其他领主贵族或许只是“猪队友”,而弗朗西斯,却可以直接划分到不可饶恕的“敌人”一栏——这个“叛国者”对于罗迪而言,是必须干掉的。

    索德洛尔凝神思考片刻,最终点头认可了罗迪的计划,随即提出了他最后的一个问题:

    “这样袭击是没有问题的,但——为什么选在八月中旬?那是…”

    “是雨季,并且是雨水最多的时候。”

    罗迪微微眯起眼睛,指了指那贴近兽人王国边境的草原地带,“所以我告诉你们不用担心敌人的追击,因为到了雨季的时候,我们便有一条安全的后路。”

    “后路?”

    索德洛尔和鲁格一齐露出了疑惑的表情,因为罗迪所指的,不过是一片空旷的草原地带。

    “下雨前,这里是草原。但是下雨后,这里便有了一个新的名字…”

    罗迪微眯着眼睛,轻轻敲打着羊皮纸,说出了那个索德洛尔从未听说过的地名——

    “死亡沼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