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六十章奇迹(六)
    这种时候,根本不会有什么法院来主持正义,更不会有谁站出来为这些死去的村民喊冤…死了便是死了,没有任何领主会为此大动兵戈——屠村的事情出现,对于索德洛尔等人或许是一辈子都难以忘记的大事,但对于王国的统治阶级而言,这样的消息不过几顿饭后便会忘得干干净净。

    稍微有点脑子的人,便明白那些贵族定然是没有理由大动兵戈的。

    因为脑海里有这样清楚的认识,所以索德洛尔愤慨之余只会感到深深的无力,可随之而来的,则是强烈的、想要和兽人拼命的欲望。

    无论这些村民认识不认识,兽人的行为都等于是在向人类发起了挑衅——他不禁在想…如果自己视若罔闻的沉默离开,下一个身首异处的会不会就是自己?

    简单收拾战场后,索德洛尔最终决定带领士兵们朝着草原深处而去。若是能找到那些兽人,或许可以偷袭一番,若是找不到便作罢。虽然这样的行为听起来有些鲁莽,但在目睹克里村的惨状之后,没有谁对这个决定提出异议。

    也只有在这时,人类对异族的仇恨,才能让他们同仇敌忾而爆发出惊人的勇气——又加上明白罗迪和诺兰村的队伍正在为此做着努力,所以索德洛尔心中完全没有想过“避战”两个字。

    仇恨就是这样简单,你杀过来,我杀过去,你若能挡就挡,挡不住就是死,没有更多的可能,没有第二次机会。

    血管中流淌的热血,一度让马背上的斥候们为可能发生的战斗而期待不已,可是随着时间流逝,当他们看到那地平线处的火光时,才渐渐想起一个事实:眼下要发生的,完全是真正的、决定生死的战斗。

    “准备战斗!列阵!”

    望着面前逐渐接近的橘红色营地,索德洛尔大声下达了命令。剑刃出鞘的声音接连响起,嘈杂的马蹄声间,十四名斥候歪歪斜斜的勉强组成了一个锥形冲阵,因为是黑夜中,所以他们互相之间的距离很难把握,马匹奔驰的速度又不快,歪歪斜斜的,就像是行将失控的列车一样。

    索德洛尔努力控制着速度,以确保所有人能保持这样的阵型冲到敌人面——他很清楚…草原上出现这样的火光,应该是临时营地被人纵火所致,结合罗迪之前的行动,恐怕此时双方已然交手了!

    心中不免有些激动,无论接下来的战斗将会如何发生,自己这十五号人骑着马出现,对于敌人来说定然会造成士气上的打击。

    脑海里一瞬间浮现了各式各样的联想:若是罗迪此时处于劣势,自己发动一波冲锋后能不能对敌人造成震慑的效果?

    若罗迪只是带人点完火便逃跑,自己这边要不要一路循着痕迹追上去?

    索德洛尔想了很多,却唯独没有想过罗迪战胜兽人的情景。因为于情于理,他都不相信一支和自己一样十四五人的队伍,能对屠灭一整个村庄的敌人造成什么冲击。

    “准备加速!”

    喊出这样的声音时,队伍已经来到了距离营地两百米的范围内,虽然努力维系着阵型的完整,可毕竟黑夜中第一次上战场的斥候们都有些紧张,待马匹冲起速度来之后,两边的士兵因为马术较差已然开始松散,所以整个队伍便像一个舒展不开的翅膀般朝前方冲了过去。

    索德洛尔眯紧眼睛,聚精会神的寻找着可能出现的敌人,可迎面突然出现的,却是一大片让他意想不到的存在.

    聚集在一起的座狼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队伍前方。

    “这…是怎么回事?”

    脑海中根本无法处理这样的讯息,只有狼而没有兽人,这让索德洛尔有一瞬间的愣怔,继而本能的让队伍朝一旁扭转——因为他们的阵型是用来杀兽人的,若是直接撞在着密密麻麻的座狼堆里,非但没有任何意义,还可能造成不必要的伤亡。

    但这么突然变阵,整个队伍刚刚行成的许些锐气便骤然消散殆尽,显然是短时间内无法凝聚出更多战斗力了。索德洛尔虽然明白这样的后果,却也没有任何办法,因为手下们的骑术实在是良莠不齐,根本无法做到令行禁止。

    散乱的斥候队伍从座狼旁边绕了过去,他们一个个心中紧张万分的望向那火光熊熊的营地,试图寻找敌人的身影,继而很快发现了七八个身形强壮、手中拿着弯刀而聚在一起的身影…

    这便是兽人无疑了。

    营地燃烧的光芒让索德洛尔得以看清一切——兽人的数量、所处的位置、可能逃跑的方向、所能拥有的战斗力等等讯息立刻浮现脑海中,可转过头想去指挥部下的时候,他却有些懊恼的发现…身后的队伍已经彻底散乱开来,根本无法做出相应的调整了。

    无奈之下,他只得大喊一声“跟我来”,试图单纯凭借一股冲劲去弥补阵型的缺陷,可还未朝那些敌人冲去,便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一阵陌生马蹄声。

    目光望向另一侧时,那支人数不多的队伍…便从黑暗中骤然冲杀而出,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瞳孔似乎在这一刻放大,索德洛尔因为这眼前出现的一切而被彻底震撼——高大的军马、整齐的阵型,身穿铠甲、手举长剑的士兵目光如炬的盯视着前方,身体前倾,娴熟而有力的挥砍…

    无形中的士气,就在长剑挥出的瞬间达到了顶点。

    没有高声呼喊,没有乱七八糟的口号,十四名组成的完美阵型的骑兵带着那无匹的气势,就这样直接朝兽人们碾了过去!

    仿佛呼啸的洪流淹没几株细嫩的小草,刀光剑影中,兽人倒飞而出,尸体被战马踏碎,再也没了声息。

    一切发生的太快,轰隆隆的声音过去之后,索德洛尔和身后的队伍才前进了五十米不到。而到得此时,这位少尉已然真切的感受到了那支队伍在冲锋时所拥有的强大气势——说老实话,自己曾经见过许多贵族的私人卫队,甚至家族之中曾经也带兵打过小规模的战争,可正因为如此,他才能明白眼前这些骑士的水平到底到了什么程度!

    如果拿自己身后的这些士兵来去和人家对比,完全就是自取其辱!

    和平岁月里,骑士们大多只追求个人武力的强大,而从不注重更能发挥骑兵威力的集体配合。索德洛尔为了让手下部队拥有足够的战斗力,着实下过苦心训练许久,但显然这些士兵的配合实在欠佳,本想发挥“奇效”的队伍竟然连一次像样的冲锋都组织不起来…

    而反观眼前这支队伍,却真真正正以标准的冲锋阵型直接踏平了敌人,并且从战场的狼藉看来,他们已经在这里冲杀了许久!

    这意味着在超过三次以上的冲锋过后,他们竟然仍旧能保持这样整齐而充满锋芒的阵型去收割所有敌人!

    仅仅是扫过去的几眼,索德洛尔便被这样的事实震得有些无法呼吸。

    他渐渐停住了脚步,而那些骑兵们也在远处逐渐散开,似乎去黑夜中寻找一些漏网之鱼了,远远的,能听到有人在喊“伙计们干得不错”、“干死这帮狗娘养的崽子”之类的话语。

    “卡…卡特?”

    声音隐约觉得耳熟,索德洛尔记忆力极强,立刻联想起了那个诺兰村里整日和斥候们胡侃神聊的家伙——可是在如此富有冲击力的场景下,他却根本不敢确认这个事实。

    无论怎么想,卡特那样的家伙也没办法和刚才冷峻强势的骑兵们联系在一起。

    放眼望去,这处燃烧的营地似乎已经没有了任何活着的兽人存在,地面上散落着各式各样的尸体,眯起眼睛仔细看时,他却无比惊讶的发现这其中,竟然没有一具是人类的。

    身后的斥候们同样渐渐停下了脚步,目光惊异的望向四周,他们不像索德洛尔那般仅凭蛛丝马迹便能大致判断发生了什么,可是见到这样的情景,原本一颗惴惴不安的心,却也是陡然间从极度的紧张,变成了极度惊叹。

    “下马,清理战场。”

    索德洛尔叹了口气,命令下达后便翻身跳下了战马,他已经看到了营地前方篝火处的那个身影。罗迪那标志性的铠甲和身形他是怎么也不会认错的,而确认了他的存在时,索德洛尔便终于确认了一个事实——

    这片本该属于兽人的营地,真的被他带着一只斥候队伍…杀光了。

    迈步走向那燃烧的篝火时,眼前的景象带着一种莫名强大的冲击力:燃烧的营地火光冲天,可那个坐在篝火前的身影却始终安静的坐在那里,仔细看的时候,才能发现他面前似乎还摆着什么东西,正在篝火上方炙烤着。

    在罗迪身旁,兽人尸体倒了一片,离得远的基本上都是喉咙插着箭矢,而离得近的,大多被弯刀豁开了胸膛或砍飞了脑袋。

    亚麻绷带缠在罗迪的双手上,上面渗出许些血迹,而除此之外,他的身上便没有了任何其他伤口。弯刀放在身体两侧的地面上,箭筒歪歪斜斜的靠在一旁,里面只剩下一支箭矢,而角弓则扔在脚边,对方的目光望着篝火,微微有些出神。

    “罗迪,我——”

    “带着人过来了?”

    转过头来,罗迪笑了笑,看上去表情和平时并没有太多变化,只是索德洛尔却觉得这样的情境下,见到这样的笑容,心中有些说不出的别扭。

    想起那被屠灭的村庄,他委实没办法用笑容去回应,最终只能点点头算是回应。

    “吃了么?”

    “啊?”

    索德洛尔愣了楞,没有料到罗迪会问出这样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