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十八章奇迹(四)
    汉克队长认为今天的经历已经够离奇了。

    先是遇上了一群土匪一样不讲道理的斥候,被对方拖着追击那群凶恶的狼骑兵;然后遇到了一个脑子发疯的斥候队长,竟然想着要去偷袭人数超过两倍的狼骑兵营地…

    而到了现在,当他看到那位队长迈步走向兽人营地之时,只觉得今天的“离奇经历”或许会有更加诡异的转折出现…

    在黑夜中等待的滋味并不好受,一想到面前一百多米外的营地里有三十三个壮如牛的兽人和四十二头座狼,汉克便觉得自己双腿一阵发软。

    脑海里不是没有过逃跑的念头,可诺兰村斥候敢于直面兽人的情景,却让他心中出现了无比矛盾的情绪——如果罗迪发话说“今天打不过,我们先撤”,汉克定然是第一个扭头离开这里的家伙。可是罗迪作为队长第一个冲了上去,汉克即便想跑,那种内心无法抑制的羞耻感,却又让他实在挪不动脚步。

    再胆小,汉克终究还是一个心中留存一丝血性的卡伦王国子民:他虽害怕兽人,却不代表他不想干掉这些兽人——自己的战友被这些兽人尽数杀死,整个队伍就剩下自己逃了出来,这样的经历带给人除了恐惧,自然还有无边的仇恨。

    虽然他生不起报复的念头,可心中却也存在着许些幻想——或许这些不怕死的疯子们…真能杀死几名兽人呢?

    如果他们都壮烈牺牲了,自己要不要回去告诉别人他们的事迹呢?

    心中纠结了很久,汉克最终还是咬牙决定:即便被人骂胆小鬼,他也一定要把这些斥候们“英勇献身”的事迹传遍王国的所有角落。

    哪怕承认自己是一个懦夫,他也要做到。

    如此决定之后,心中还颇为这个愿望而感到许些激动,然而这么在草丛里胡思乱想了两个多小时,实在忍不住抬起头来的时候,他才发现远处的营地依旧安安静静,似乎那偷袭还没开始。

    这些家伙…不会是把自己扔在这里然后溜了吧?

    目光断扫过兽人营地前的篝火,他看到了那群让人心惊胆战的座狼——为此又被吓的缩了缩脑袋,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过了好半天才有勇气再一次抬头去看,而就在他纳闷那位叫罗迪的家伙到底安排了什么战术时,视野中便赫然出现了这位队长淡然迈步的身影。

    他——他就这么走过去了?

    远处有个步伐踉跄的兽人正在座狼前方剁肉喂食,而那位罗迪队长便径直走到了对方身前,然后…开口说了句什么。

    这一幕委实让汉克感到了震撼——他目瞪口呆,心中升起的第一个想法,便是“难道这些斥候和兽人勾结在了一起?”

    第二个想法还没出现,远处那掠过的刀光便斩断了他的一切思路。

    紧接着发生的一幕,则让汉克彻底看傻了眼——罗迪弯下腰开始拖走兽人的尸体,并一刀一刀的开始碎尸喂狼,姿态淡定的将狼群朝远处引去…

    撑了不到一分钟,汉克便终于无法承受眼前情景带来的冲击力,“哇”的吐了一地,可随即却又狠狠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他闭上眼睛努力不去回想刚刚看到的情景,可那个挥动弯刀的剪影,却好似烙印般永久的扎根在了脑海中——

    太可怕了,简直他妈的不是人啊…

    胃里翻江倒海,缓过来的时候,汉克感觉自己已经连站起来的力气都快没了。他再一次抬起头时,发现那罗迪队长正迈步重新走向营地。

    因为座狼离开,远处似乎有三名巡逻的兽人发现了异样,此时正探着脖子朝黑暗中张望着,寻找着那些被罗迪引走的座狼——而这边走出去没多远的罗迪,则在此时停了下来。

    随即,他取下了背上的角弓,抽出了箭筒里的一把箭矢。

    汉克本以为下一刻会看到罗迪直接射杀对方的一幕,哪曾想这位斥候队长竟然扯开嗓子朝着远处大吼了一句诡异的话语——听起来,似乎正是那些兽人的语言。

    而远处那三人竟是停住了脚步,随即一边回应着什么一边朝罗迪走了过去,看样子竟然把罗迪当成了他们的同伴.

    汉克咽了口唾沫,他看到那罗迪队长就这么站在原地等着对方过来,好像根本不怕对方发现自己似的——也就是在双方距离不到三十米的时候,罗迪那拎着箭矢的手臂才突然间动了。

    趴在草丛里的汉克听不见弓弦声音,他只能看到罗迪的手臂飞速拉动了三次弓弦,目光转向另一侧的时候,那三名兽人则近乎同时捂着自己的喉咙跪在了地上,随即扑倒在地。

    这一幕发生的毫无声息,眼前的一切近乎默剧。汉克使劲揉着眼睛,脑子里只感觉这一切似乎都是一个过于虚幻的梦,而自己则始终没有醒来。

    目光中,那个依旧淡然的身影正走到兽人尸体旁,弯腰把箭矢从对方的喉咙里拔出来.

    汉克大口的呼吸着,努力揪着自己的脸颊,却发现除了疼痛让自己更加清醒外根本没有其他效果…于是他开始说服自己要镇定——远处那个家伙,或许真的是一个本领高强的斥候队长,而他接下来肯定要隐匿身形,然后配合队友…

    这样的想法刚一出现,他便看到百米远处,罗迪径直走入营地中央后,弯腰在篝火前捡起柴木并扔出去将帐篷引燃的情景…

    “疯了…真他妈是疯了…”

    汉克仿佛挨了一拳似的,感觉自己整张脸都在抽筋,因为他发现到现在为止…自己跟本就没有猜中过这位队长的意图哪怕一次。

    呼喊声过了十几秒才在营地中响起,有兽人发现了火情,大叫着冲出帐篷——而就在他掀起帘子的瞬间,一支箭矢毫无征兆的射穿了他的脑袋…

    惊愕的表情来不及出现,那仍旧前冲的身体跑出去好几步后直接扑倒在地,抽搐几下后没了动静。

    罗迪就那么光明正大的站在篝火旁,手中的角弓举着,哪边帐篷出现人了便直接一箭射过去,他的姿态实在是太过悠闲…远处目睹着一切的汉克从未想过竟然有人能在如此境地下依旧淡定!

    若非那些兽人正在以各种不同的姿势中箭扑倒,汉克真会以为罗迪是站在校场上练习射靶!

    呼喊声慌乱无比,兽人们根本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五名兽人无一例外刚走出营帐便被直接秒杀,剩下的兽人眼睁睁看着战友脑袋插着箭矢倒下,半晌之后才发现始作俑者竟然就在篝火旁站着!

    从帐篷里出现的兽人越来越多,而罗迪那晃动右臂则快成了一道虚影,汉克神经麻木的接受着眼前匪夷所思的一幕,唯一的想法就是:“难道这家伙要一个人屠掉整个营地?”

    自然,这样的想法是不现实的。

    那些兽人们终于反应过来,嗷嗷叫着围向罗迪。原本三十三名兽人,此时被罗迪直接射杀的已经有八人,而见到放弃救火而朝自己扑过来的敌人们,这位斥候队长猛的抬起了角弓,朝着天空射出了一支鸣镝箭,继而随手扔掉了角弓。

    “硬拼会死的啊…”

    作为旁观者,汉克自然能看清楚罗迪的处境,前后左右围上去的兽人已然将罗迪围住,看上去马上就要将其淹没——可是在那么眨眼的瞬间,汉克的视野中却突然间彻底失去了这位队长的踪迹!

    罗迪消失了。

    而就在汉克错愕的张大嘴巴,望着远处不知该说什么的时候,骤然间传来的马蹄声…便在此时踏破了夜的黑幕,从阴影中骤然冲杀而出!

    ..

    当科萨被帐篷外嘈杂的吵醒时,因为喝葡萄酒而导致的眩晕仍未退去。

    脑子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瞪了三四秒钟,他才逐渐想起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并非是罗哈尔之锤的部族领地,而是卡伦王国的边境。

    当心中确认这样的事实时,营帐外的声音便显得刺耳起来——虽然不知现在具体是什么时间,可这样的嘈杂出现,显然是不正常的。

    难不成有人偷袭?

    心中第一时间想到了这样的可能,科萨便感觉后背那伤口莫名的有些疼。一个多月前自己所在的前哨站被人类偷袭的一幕浮现眼前,那不祥的预感顿时让他莫名戒备了起来。

    动作迅捷的抄起弯刀,科萨凝神屏息冲出了帐篷,黑夜中,影影绰绰的部下正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朝篝火那边冲过去,地面上竟是倒着七八具尸体——科萨心中一凛,大吼着问道:“怎么回事?”

    可是得到的回应,却赫然是营地另一侧突然间传来的马蹄声——

    心脏似乎在此时骤停了一瞬,当他反应过来这意味着什么时,脑海里残存的快感和勇气,便因升起的恐惧而顷刻间消失殆尽。

    “有敌人!是骑兵!快躲开!”

    他大声朝篝火前的部下们示警,可是那战马来的太快,黑暗中目力极差的科萨只感觉那并排出现的战马好似从虚空中出现一般,当篝火前的十几名兽人们一个个扭过头,互相推搡着想要躲开时,迅疾的骑士们便已然冲到了身前.

    “该死的…”

    科萨因为站在帐篷旁边,此时完全处于旁观的位置上,然而这样的角度,却更让他清楚的看到那曾经引以为豪的下属,是如何被人类生生碾压的…

    一面是部族内十里挑一、百里挑一的好手,一面是只有七八名的人类骑士,听上去似乎实力相当,可是当黑暗中对方毫无防备的骑马冲锋而过时,科萨悲哀的发现,自己那些瞎子般的部下完全像是镰刀下的麦草一样…毫无抵抗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