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十七章奇迹(三)
    科萨的心情很舒畅。

    他此时握着一只烤的吱吱冒油的羊腿大口啃着,兴奋的部下们在周围分食着篝火上方的肥嫩羊羔,心情畅快之余,甚至有兽人高声唱起了风格粗犷的歌曲,引来阵阵欢呼。

    劫掠、不劳而获、杀戮、血腥。这些词汇对于兽人而言就如同兴奋剂,非但不能让他们产生任何罪恶感,反而会彻底激发其骨子里的残忍与暴虐。正如此刻,在将克里村彻底屠戮之后,兽人们最想做的,便是围在篝火前大吃大喝,顺带向先祖们歌颂自己今日的“功德”,以证明自己并没有给曾经那些屠戮人类的祖先丢脸。

    “干杯!为了萨罗塔大人!”

    嘴里喊着口号,兽人们举着骨质的酒杯,喝的却是克里村劫掠来的葡萄酒。

    对于兽人而言,“葡萄酒”这样的东西是从未尝过的。虽然觉得很难喝,但一切人类使用、食用的东西,在他们眼中却总是“高端大气上档次”的。所以即便不喜欢,他们仍旧硬着头皮咽下去,心中想的,则是回到部族后如何向其他兽人吹嘘这番经历。

    精神和文化的贫瘠,让他们的内心世界总是如此荒凉,甚至连所谓的“虚荣”都变得如此可笑。

    此时的劫掠,目的倒并非是为了给部族带去什么资源,说到底,他们出现在这里的最大目的,还是杀戮和震慑。

    他们不带辎重,屠杀一个村子,便吃空一个村子的资源,待有力气了,便去屠杀下一个村子,让人类在这样的行为下颤抖、战栗、恐惧……而至于人类可能发生的反抗,他们便完全持漠视的态度、

    在科萨和其他兽人眼中,除非大规模的领主军队围剿,否则懦弱的人类在自己面前永远只有颤抖的份。就像是今天遇到的那些斥候一样,完全只是一群毫无战斗力的渣滓,根本就不值一提。

    “科萨!明天我们去哪里?”

    除了巫医和酋长要用尊称,兽人之间的称呼永远都是直呼其名。此时篝火前的部下大声问向了科萨,旁边吃的满嘴流油的一众狼骑兵也用期待的眼神望了过来。

    “萨罗塔大人要我们在这里建立据点,然后向东南方进攻,今天好好休息,明天朝南边走,见到一个村子便屠光一个村子!能抢到的都归自己!”

    “万岁!为了罗哈尔之锤!干杯!”

    “杀光所有的人类!干杯!”

    营地中响起一片欢呼。

    如此情景持续了许久,胡吃海塞了几个小时后,把葡萄酒尽数喝光的兽人们才一个个东倒西歪的回了帐篷。而科萨酒量极大,此时神志还算清醒——他迈着微微发飘的步子返回帐篷,掀起帘子的时候,仍不忘回头叮嘱部下要去巡逻的事情:

    “去。去把座狼看管好,别喂太多肉,注意警——警戒,晚上的巡逻队伍要加倍,听到了没有?”

    之前说要杀掉那些人类,可实际上,科萨心中还是有一丝忌惮的。后背那道源自人类长剑的伤口虽然几近愈合,可随之而来的阴影却总是挥之不去,以至于一到夜晚,他便对巡逻岗哨的问题尤为看重。

    强调了好几遍,确认眼前的部下听明白了,他这才挥挥手进了帐篷,倒头睡下。

    而那被安排任务的兽人则打了个哈欠,脑袋迷迷糊糊的推醒了几个同伴去值夜,自己则深一脚浅一脚的准备去喂食座狼。天色此时早已黑的彻底,借着篝火的光芒,他努力眯起眼睛辨认着身前的景象,晃晃悠悠的朝着营地边缘走去。

    四十多头座狼此时正在营地外围打盹,这是兽人营地的一大特点——若是没有兽栏,那座狼便都聚在营地外面,因为有群居习性的座狼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才能安心入睡,并极快的恢复体力。

    这些座狼个头极大,外人看上去只感觉它们凶猛似虎,但只有兽人自己清楚。座狼的性情,根本和他人想象中有着天差地别。

    “狼”本身作为桀骜不驯的物种,其实是极难驯服的,在草原上,狼往往是残忍、狡诈而充满侵略性的存在。可座狼却远非如此——兽人体重过大,导致草原矮种马无法承载他们,所以才在数百年间将原本性情暴躁的“座狼”通过杂交方式培育成了如今的地步:吃肉,但性情温和而智商极低。嘴里有獠牙,却根本不会主动狩猎。在战场上,座狼冲锋看似勇猛,甚至不畏惧直接撞击敌人,实际上却完全是因为它们的脑子太笨而无法理会主人以外的命令…狼骑兵为了培养它们的服从意识,自幼年起便不断压抑着它们的攻击欲望,所以到了成年时,这些家伙除了吃的是肉,性格上根本就和牛羊区别不大。

    在属于另一端时空的历史中,这些资料在592年战争爆发两年后,才逐渐被人类总结出来。而在这之前,没有一个人会想到座狼竟然会和绵羊区别不大,甚至连烈性犬都不如。

    其实这样的事情若是仔细去想,早就能够发现许些端倪——若是座狼能像狗或狼一样稍有风吹草动便狂吠示警,那些夜里和瞎子差不多的兽人哪里还需要分出许多人手去守夜?恐怕一个个早就安心睡大觉去了。

    所以说信息的“不对称”,在很大程度上能左右一场战争,有时那看似悬殊的局面,便往往会因为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细节而彻底改写。

    此时大致是晚上十一点的时刻,兽人营地渐渐安静下来。叫醒同伴守夜的兽人行走在营地边缘,晃晃悠悠而嘴里哼唱着走了调的歌曲,他一手提着弯刀,另一只手则拖着一样看不出模样的物体。

    若是靠近了看,便能发现他手中拎着的,赫然是半截人类的尸体。

    座狼因为食肉,所以“狼骑兵”这个兵种的成本造价便远比轻骑兵高的多。每天喂食这些座狼都是一笔极大地花销,显然此时这兽人要做的,便是用人类的尸体去喂狼。

    听起来残忍,可兽人却觉得这再正常不过。

    他走到四十多头趴着的座狼前,头也不抬的的挥动弯刀开始碎尸,随即一块块将那些碎肉扔进聚在一起的座狼堆里。愚钝的座狼开始争抢食物,因为长期的训练,它们却并不靠近喂食的兽人,若有抢不到的,便都只是眼巴巴的在那里等着。

    这样的事情每天都要做,正在碎尸的兽人感觉自己闭上眼睛都能继续下去,不过就在他再次打哈欠,并想着尽早回去睡觉时,耳边却突然响起了不加掩饰的脚步声。

    “嘿,要帮忙么?”

    标准的萨宾语问话让他立刻打消了心中刚刚升起的疑虑——显然在这种地方,他是怎么也想不到会有人类出现的。

    扭过头来,黑暗中看不太清对方的身影,不过他自然把说话的人当成了自己的同伴,便随口应道:“不用不用,科萨让我来喂狼,我。额——我得自己来。”

    打了个酒嗝,他张开嘴巴,似乎想打声招呼继而询问一下对方是谁,却哪知听到了对方一句略显冷漠的回答:

    “喂狼?哦,你的确是得喂狼。”

    “噗——”

    刀刃划过空气的声音微不可查,头颅冲天而起时,喷溅的血液洒在草地上,继而那无头尸体便颓然倒在地上——可这一幕发生的时候,正在埋头争抢食物的座狼们却连头都没抬。

    罗迪抬起头,目光在旁边那半截人类尸体上停留片刻,眼睛眯了起来——握着弯刀的手微微攥紧,他弯下腰,轻轻呼了口气,似乎想去伸手去摸那尸体,却最终停住了动作,转过头,伸手拖着无头的兽人尸体一步一步的朝远处走去。

    他的步子很淡定,好像身旁四十多头座狼不过是一群争抢饲料的猪,而手里拽着的尸体不过是一袋大米。

    每走出十米左右,他便停下脚步,举刀砍掉兽人身上的某个部位——或是手臂或是小腿——随手扔向身后,引着那些只顾吃肉的座狼跟着自己,逐渐远离鼾声震天的兽人营地…

    “小邋遢,真呀真邋遢,邋遢大王就是他,人人都叫他小邋遢…”

    草原上响起了和刚刚那兽人迥然不同的歌曲,漆黑的夜里,显得诡异而空寂。

    走出近百米时,手里拖着的兽人,便基本只剩下了看不出模样的肉块。

    恶心么?恶心。

    在这之前,罗迪从未想过自己能在现实中做出这样的事情,心中要说不恶心自然是假话…只是当他想起刚才那被兽人用来喂狼的半截尸体时,心中的愤怒,便让他强行压制了这种恶心。

    罗迪很生气。

    有句话说“生气”在本质上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而现在的罗迪,便只能承认自己真的是这样。

    克里村的悲剧,追本溯源还是因为自己造成的。这种可能他明明想过的,但因为某些侥幸心理,却始终没有料到它会真的发生——在外人看来,这似乎和罗迪实在是扯不上任何关系,可此时罗迪心中的悔恨和自责,恐怕鲁格和卡特等人根本察觉不到、也根本无法理解。

    生气的结果就是发怒,继而找途径发泄。可是当弯刀一次次砍碎兽人的尸体时,罗迪却清楚的明白,自己这一次就算把兽人杀光,那死去的村民…也不可能复活了。

    “毕竟。这已经不是游戏了啊。”

    黑暗中的叹息,带着许些莫名的压抑。

    刚才那兽人手里的尸体应该是一个孩子的,看样子不过七八岁的年纪——自己在这样的年龄时,世界是美好的,所见到的一切都应该是充满希望的,也有着自己的理想,心中充满憧憬。

    可对于那个连下半身都找不到的孩子而言,这一切,已然成了空谈。

    有些厌恶的扔掉手中最后的尸块,罗迪停下脚步时,座狼们已经离着营地足有上百米。而远处几个正在巡逻的身影,则正从营地一侧转了过来。

    “现在。还剩三十二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