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十四章兽人突袭
    五月底,农夫们开始收获春天种下的燕麦。

    万里无云的天空碧蓝如洗,温度升高后,扛着镰刀的农夫们也穿起了短衣,三三两两的行走在道路上,早上出去,中午的时候,便能看到他们扛着燕麦返回村子的情景。

    这些种植三个月即可收获的作物通常不是给人吃的,只要年岁好,基本是用来给牲口作为口粮。以往收获后,村民们总要把这些燕麦用作给领主抵税用,不过如今,农夫们都很高兴于它们都被罗迪用稍高的价格直接买下——

    因为罗迪已经从另外几个村子预定了数十匹军马,而这些饲料,只当出口转内销了。

    也多亏罗迪不单换回了铠甲,还同样购买了大量可以在村子内流通的盐巴、布料、生铁等一系列可以和村民交易的东西,这才勉强支撑起了他这个刚刚组建的“班底”。

    他自掏腰包改善了士兵们的伙食,尤其增加了牛奶、肉类和鸡蛋的供应,每天的饭菜成本比以前翻了近十倍——这一举措被农夫们严重不解,甚至大骂“奢侈”,但罗迪没有理会这些,仍旧严格要求斥候们执行。

    这些改变从五月初开始,自新的“训练计划”开始执行以来,一直到六月初,斥候们便整日沉浸在了这残酷的“魔鬼训练”之中。

    绕村子跑十圈是热身,三十圈是体能训练;面对面对练使用的武器不再是木剑,而是裹了布的真剑;除了单对单对抗,还有各种配合战术甚至徒手格斗;短弓的磅数越来越大,要求的目标越来越远。

    不单如此,每天傍晚,他们还会上一门叫“战斗素质培训”的课,授课人自然是罗迪——所传授的内容,包括一切作战时应该有的战斗意识、战术手语、夜间联络暗号、战术意图等等,每天都有考核,每个不及格的斥候都要罚跑村子十圈。

    起初,这高强度训练让斥候们频繁出现昏迷、晕倒、抽筋等等症状,但到了一个月后,他们便已经完全适应了这种近乎变态的训练。每位斥候的肤色都被晒的黑了不少,一个个在力量、耐力和作战水准上有了长足的提升——同时,整个队伍也逐渐凝练出了一种真正“令行禁止”的气氛。

    所有的一切,都在按罗迪的计划进行着,没有任何意外发生…而让他感到奇怪的是,弗朗西斯那边似乎根本没有怀疑到自己,诺兰村也始终没有“陌生人”来询问关于兽人的事情。

    心中虽然感到奇怪,但他并没有过多精力去霍利尔城监视那位伯爵,只是从偶尔的信息知道对方始终在隐忍不发,这便放心下来——反正那家伙再胆大也不敢冲进“玫瑰十字”修道院杀人,罗迪对于莎莉的处境,目前倒是放心多了。

    到得六月初的时候,罗迪订的马匹已经基本运来了诺兰村,同时新订购的一批制弓材料也收集齐全,罗迪已经着手准备开始制作属于自己的合适短弓…可就在这时,一场意外的发生,却让诺兰村的斥候们停下了他们训练的脚步。

    。

    六月三日,克里村。

    和诺兰村一样,这座位于王国边境的小型村庄在这夏日里所拥有的都是类似的安静气氛,农夫们在地里忙活着,偶尔指着远方谈论些什么,村口的孩童们玩耍着,有小女孩的辫子被躲在身后的小男孩儿揪了一下,随即便是哄笑中嬉笑追跑的情景。

    正午刚过,属于克里村的斥候们正无聊的坐在村头的树荫下乘凉,拥有鲁西弗隆家族徽记的制服歪歪斜斜的披在身上。因为气温炎热,他们都懒得系上扣子,甚至有人连皮靴都扔在一旁,光着脚躺在树荫下的草垛上,胳膊遮着眼睛,姿态惬意。

    这便是斥候编制的常态,“混饭”两个字送给他们,再合适不过。

    名叫汉克的队长拿着水囊灌了两口,倚在土墙边,用手搭着凉棚望了望远处,问道:“希尔他们还没回来?”

    “大太阳天的,估计晒中暑了吧?”

    队员随口回答着,惫懒的气氛是这支队伍的常态。对于他们而言,这辈子所能做的事情基本便是在这样的日子里一天一天耗下去——落后的生活和书本知识的贫瘠,甚至其中多数人都没有见识过真正的城市是什么样子,这种情况,让他们对未来基本没有太多畅想。

    “嘿,汉克队长,听说诺兰村那边最近搞了不小的动静啊。”

    “诺兰村?呵。不知道那边的队长发了什么疯,听说是订了很多马,还非要品种优良的军马。没听说老公爵那里下新的命令啊,或许是胡乱传的吧。”

    “前几天看到好多老家伙喜滋滋的扛着燕麦回来,说诺兰村那边在收购,换的钱比抵的税多,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呵,看样子买了不少马?嘿。还非要用燕麦去喂,真是钱多的没地方花么?难不成柯克勋爵要打仗,他暗自搞这些东西,老公爵能不知道么?”

    “哎,老公爵。好久没来过这边了呢,弗朗西斯少爷不是和莎莉小姐本来不是也要来么,要不是出了那档子事,还真是——”

    “兽人袭击?这种事情会不会是假的啊?他们说的有鼻子有眼的,不过谁也没看到真的兽人,这种事情。”

    汉克队长摆了摆手,出声道:“行了行了,真的假的我们都管不到,现在上面这些老爷都不想看到出什么乱子,所以。”

    “队长,他们好像回来了。”

    旁边望着远处的家伙打断了汉克队长的话语,他从草垛上坐起身,抖了抖沾满草屑的衣服,伸了个懒腰,又望了望远处,“呵,不就是回来晚了点么,难不成因为他们都在学着怎么列一字队列么?嘿,这群夯货,还真当自己是骑士了…”

    因为气温升高,远处地平线上的身影因为扭曲的空气而有些无法辨认,但这个时间能来的不会是别人,斥候们也就没有在意,汉克队长拍拍手示意大家去做好下午巡查的准备,把许久没有拔出过的佩剑紧了紧,待牵来自己的马匹时,目光便又向远处望了望。

    这一次,他察觉到了异样。

    “那是什么?”

    有骑上马背的斥候突然出声问道。

    没有人回答他们的问题,因为远处出现的那些黑影,根本不是想象当中希尔队长带着的队伍,却是一大片黑乎乎冲过草坡的强壮家伙——奔腾时身姿上下起伏的坐骑怎么看都不像是战马,而是。狼?

    “不会是。这是。座狼?”

    “狼。。狼骑兵?兽人?”

    讨论声戛然而止,一群斥候都不太能接受眼前的情景——因为那些刚刚还在讨论的、似乎距离他们极为遥远的话题转瞬间便成为了现实,这强烈的反差让他们的脑袋在一时间出现了集体愣怔。

    正犹豫间,远处的队伍已经开始了全力冲刺,那清晰出现在视野中的数十头座狼虽然个头没有战马高,可根根直立的毛发、锋利如刀的利齿、背后手持弯刀巨棒的兽人都说明了他们的真正身份。

    狼骑兵,兽人最可怕的机动部队。

    “跑。快跑啊!还愣着干什么?!快撤退——”

    汉克张开嘴巴,原本“准备战斗”的话语终究还是因为心中泛起的胆怯而未能说出口——自己身旁只有九名混饭吃的斥候,而对方。则有足足三十名骑着座狼的强大兽人战士!冲上去战斗的后果,用膝盖想都能明白!

    这句话让斥候们一下子没了半点士气…或者说他们本身从来就没有过什么士气——在狼骑兵距离村庄还有千米时,骑着马的斥候们便一哄而散,根本连抵抗的意识都不曾出现。

    “敌袭!快跑啊!快跑——”

    有斥候不忘大声朝村民警示,可他们心里却也明白,这样的警示,已经没有多大作用了。

    村口处,有两个麻花辫的小女孩终于追到了那个揪她辫子的男孩,她气喘吁吁的说着什么,却得到男孩用鬼脸做出的答复,女孩撅着嘴巴要去拧对方鼻子,男孩笑嘻嘻的想要躲闪…而随后,他们的动作,便被沉闷的脚步声打断。

    两人好奇的转过头,横贯村庄的道路上,出现了一些从未见过的家伙。那些骑在狼背上、面孔狰狞的士兵如黑色浪潮般席卷开来,滚滚浓烟中,手中武器正毫不留情的挥动着。

    小男孩看呆了,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想要拽着身后已经被吓傻的女孩跑开,可刚刚转过身,那染血的长刀便已经撕裂了空气,径直朝着他划了过去。

    “噗——”

    断裂的尸体飞了出去,鲜血溅了一地,被吓得尖叫的女孩想要逃跑,却被随后横空划过的一柄木棒直接砸在了胸前——小小的身体几乎被这一击砸飞出去,扭曲的身体滚在地上,很快便被呼啸而过的座狼踏碎,再也看不出原本的摸样。

    骑着最强壮座狼的兽人缓缓停在了村子中央的广场上,手中提着的,却是克里村管家的人头。

    随手将这脑袋扔在地上,这位兽人站在了不久前那些斥候所在的矮墙边,身后的兽人正在将抢到的东西一样样汇报着。

    粮食、肉脯、面包、燕麦…

    “能拿走的拿走,拿不走的…放火,烧掉一切,不留活口。”

    领队的兽人望着这座哀嚎声渐渐消失的村落,低声道:“科萨不会辜负萨罗塔大人的期望,你们要记住,血债,定要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