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十二章剑术对决(上)
    在冷兵器时代,“千金易得,一将难求”的说法并不夸张。

    现代人已经习惯看到影视剧内枪火乱飞,大炮齐鸣的近代战争场面,而大多数和冷兵器战争扯上关系的电影或连续剧,则根本拍不出那种真实残酷的战争场面…因为条件有限,一群群众演员即便是骑在马上或拿着武器,也完全演不出真正战争时会有的凛冽气质,所谓的“列阵冲锋”,很多时候只是歪歪斜斜的尽量保证队形整齐的踏步走而已。

    将领不过下下命令的指挥中枢罢了——如此观点,罗迪曾经也有。

    只是他后来才发现,那种坐镇中枢的“大将”,终究还是要真的上了战场才能发挥作用的。当转入pvp后,第一次在战场上面对上千皮奔腾的战马如山岳般压来时,罗迪当初真的是被吓得的浑身颤抖,甚至连武器都无法持握。

    这种震撼和随之而来的血腥,是大部分玩家都无法轻易适应的。

    而看到对方那冲在最前方、肆意屠杀的强力将领时,普通的人甚至根本升不起正面和对方抗衡的勇气…

    在埃隆历592年以前,人类的战争方式都显得极为原始,所谓的“战术”还远没有后来那么迅猛的发展,大多数时刻,基本都是最高将领带着麾下的士兵进行“一窝蜂式”的冲杀,直到对阵的某一方发现自己周围的战友越来越少时,才会士气崩塌而最终溃逃。

    基于这样的事实,很长一段时间内,能带兵冲锋的强力将领一直是各个势力求贤若渴的存在——即便在后来“战术”之风大行其道之时,真正强大的将领,依旧是军队士气得以维系的重要保证。

    对于战争有这些深刻认识的罗迪,当然明白索德洛尔的“珍贵”,而现在,对方竟然主动来向自己“学习”!

    他有什么理由去拒绝一位这样一个“绝世猛将”的“投靠”请求呢?

    虽然内心有一瞬间的激动,可罗迪却很快冷静下来,他很清楚一点:对方绝不是什么没脑子没主见的小角色。刚才那几句话间索德洛尔所透露出的深沉心机…让他真的不敢小觑。

    若是随随便便答应,这样注定一飞冲天的角色自己真的能够“驾驭”么?这是罗迪考虑最多的问题——他明白自己一路到59级游侠的路定然会很顺利,但终究自己没有像索德洛尔那般突破60级,这种心理上微妙的障碍,让罗迪对接下来用何种“方式”答应对方…显得慎重异常。

    思索片刻,罗迪最终有了决策。他伸手摘下游猎者套装外的斗篷,沉声对眼前的索德洛尔道:“学习这种东西总不是说说就决定的,这样…我们切磋一下?”

    “…也许,我并没有资格教你呢?”

    罗迪微笑着,表情很是诚恳。

    索德洛尔很快答应下来。其实他也是有这样的意图的,之前和鲁格等人切磋时,剑术造诣上他可以说完全碾压诺兰村所有人…说到底,索德洛尔毕竟只是从战场痕迹上判断了罗迪的强弱,但对方真正战斗时有多强,还并未有太多概念。

    他需要这样的验证,来确认自己的想法和意图没有错。

    但索德洛尔绝不会想到,此时罗迪满脑子想的…却是考虑如何把他捆绑在自己未来即将驰骋大陆的那辆战车上。

    “木剑在这里,防止误伤。”

    罗迪直接取来了训练用的木剑,扔给索德洛尔后带着对方来到院外,此时天色尚未完全黑暗下来,斥候们正热热闹闹的把罗迪带来的装备穿在身上,他们看到两人手持木剑走出来,顿时来了兴致,哗啦啦围了一圈。

    “罗迪队长,一定要打赢啊!索德洛尔的剑术可是相当厉害呢!”

    “别出声,看就看,把你剑收起来,刚才戳到我屁股了——”

    “让让!让让!别挤着!”

    十几号斥候七嘴八舌的讨论着,鲁格和卡特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状况,但看到罗迪和索德洛尔平和的表情,却也明白这不是冲突而是正常的“切磋”。

    罗迪让斥候们离得远点,确认场地无恙后抬头望了望天空,说道:“相比箭术,我对剑术并不算精通,不过应付兽人…应该绰绰有余。”

    “那么,以三次胜负为止?”

    “好。”

    索德洛尔点头应是,似乎觉得罗迪这种不说废话的作风很合他胃口,他抬起手中木剑,正想出招,却发现罗迪反手拿起了另一柄木剑,手持双剑,一前一后做了一个起手式。

    目光露出许些疑惑神色,索德洛尔一个标准的军用剑术起手式站定,还未来得及做出试探攻击的动作,便看到罗迪已然抢攻而来——

    “哈!”

    罗迪两步跨出直接抢攻,手中长剑在他惊人敏捷与力量值的爆发下,如闪电劈向了前方!

    “狂战士”职业的字典中,永远不会有“防守反击”四个字,只有进攻、进攻、再进攻!所以他没有什么试探,没有什么步伐或节奏,出手便是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直劈。

    而索德洛尔望着对方劈来的剑,心中冒出的却只有一个念头…

    “只有这样?”

    作为从小跟随父亲经历战争的贵族后裔,索德洛尔自然对剑术颇有研究,从眼前简简单单的一剑,他便能看出罗迪似乎真的不擅剑术——其一在于罗迪脚下功夫看起来有些飘,还有一点,则在于那看起来无法完全发挥劈砍威力的进攻角度。

    见此情况,心中不由得有些松懈,他中规中矩的直接抬剑格挡,准备以一个最擅长的反手提撩进行回击——可手刚抬起来,这第一次的比试…便结束了。

    “咔!”

    一声爆响在面前炸开,眼前那本该被挡住的木剑似乎穿透了什么似的,停在了自己左肩膀的上面,而贴着耳边飞出去的…则是自己手中被直接削飞的半截木剑!

    斥候们惊掉了一片下吧,飞出去的剑身砸中一个家伙的胸口,疼得对方嗷嗷叫着倒在了地上。

    索德洛尔感觉自己的右手完全麻掉,目光垂下,手中的木剑竟然断口整齐异常。

    “第一局,我赢了。”

    罗迪话语响起时,索德洛尔才从眼下这无法掩饰的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再次低头看着手中的断裂的木剑,又看了看罗迪那看上去并无区别的另一把,心下渐渐蔓延出了一种难言的情绪。

    同样的木剑,一把被另一把直接削断,听上去似乎完全不现实,可经历战争的索德洛尔却明白,当力度、速度和角度达到某种极致时,做到这匪夷所思的事情…并不是不可能!

    他深呼吸,扔掉断剑,取来另一柄完好无损的木剑,目光凝重起来。

    见索德洛尔站定,罗迪第二剑再次抢先挥出——“狂战士”是源自北方蛮族的战法,和卡伦王国任何一个有迹可循的剑法都不相同,它看似鲁莽而脚下无根,但当剑落下时,那种如山岳般的重压总有一种让人挡无可挡的错觉!

    意识到这一点,有了前车之鉴的索德洛尔不再试图格挡,而是大幅度扭身躲闪开来,这跨步的速度远比和鲁格比试时迅猛的多,四周围观的斥候们顿时明白…原来这位少尉在之前的比试中,始终是有所保留的。

    可索德洛尔动作虽快,却一时之间没有意识到罗迪双持武器的后果,当他注意到这一点时,横向扫来的另一柄剑几乎已经贴上了他的胸口!

    要遭!

    举剑格挡,手腕在下一刻传来剧痛,这一剑勉强挡下,可还未来得及做出更多动作,罗迪另一柄长剑便劈在了同样的位置!

    “呯!”

    闷响声中,在空中横飞了足有两三米的索德洛尔摔倒在地上,他瞪着眼睛,竟是半晌没能站起来,而罗迪也没有上去伸手拉他,任由对方独自消化这种绝对力量带来的震惊。

    两次交手,罗迪已然探到了索德洛尔的底:对方等级不超过8级,力量、体质和敏捷属性不及自己一半。

    要让对方折服,罗迪就是要通过这种毫不留情的方式告诉他什么是绝对压倒性的优势。

    “你又输了。”

    看着爬起来努力平复胸中气血的索德洛尔,罗迪扔掉左手的木剑,不再使用刚刚的狂战士战法。他微微侧过身子,竟然做出了一个和看似和索德洛尔差不多的军用剑术起手式。

    已经被罗迪两击震得有些发懵的索德洛尔紧紧抿住嘴唇,身材高大的他站起身,谨慎的抬起了手中的剑,随即用他最熟悉的前刺做出了试探性进攻——

    长剑以极快的速度刺向罗迪胸口,索德洛尔剑锋极稳,这一剑击出后,他对敌人接下来所有反应都有着相应预判,招式相连,一旦对方的攻击被纳入自己的节奏,接下来便一切好说…

    可心中这么想着,下一瞬间,他却发现罗迪闪身躲开后,竟然前迈一步贴身而来,而就在他准备抬肘去迎击对方时,却发现视野里竟是突然失去了对方的踪影!

    冷汗顷刻间冒了出来,他从未见过这么可怕的速度和招式,贴身近战竟然能消失在视野中?这是怎么做到的?

    头脑一瞬间的空白过后,战斗直觉让他立刻本能的反手将剑挡在身体左侧——“铿”的一声,手腕传来的震动立刻告诉他自己判断正确。而顺着攻击传来的方向,索德洛尔扭身立刻猛的一甩手腕,剑锋以刁钻角度横切而上!

    斥候中只有鲁格能意识到这一击的巧妙和背后所代表的强大剑术造诣,他甚至要开口为索德洛尔这一击喝彩——但随后,声音却卡在了喉咙里…

    剑…再一次落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