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五十章血债定要血偿
    浑然没有察觉到身后的目光,走出修道院时,罗迪的脑子几乎立刻便把有关于莎莉的情绪整理干净,好似没什么感情的机器一样,几分钟后脑子里便只剩下对以后的职业规划了。

    习惯性的扫了一眼任务栏,那里显示“尼尔达司祭的堕落”任务链已经开启,上面的提示内容是“试着在拾取戒指的地方找找线索。”

    罗迪随手关闭了它,并没有打算继续将这个任务做下去——因为这个任务链的等级跨度极大,开启条件只需要1级,但做到第三步就必须达到10级以上,第七步需要10人20级团队,最后一步甚至要玩家突破进阶职业三十级之后才能去完成,收获虽然丰盛至极甚至足够在“玫瑰十字”圣殿声望提升到“崇敬”,但因为都是“牧师”类职业才能用得上,所以他根本就不想做这类毫无收益可言的任务。

    看了眼人物状态,因为任务本身最终等级很高,所以开启这个任务链时奖励了不少经验值,即便是奖励最低的起始步骤,一样给了罗迪4000点经验值。

    算上之前显示的那个“拯救公爵之女莎莉”的任务,罗迪发现自己拥有了直接跳升两级的资格,他也不犹豫,直接选取了升级按钮,让自己提升到了5级,留着升到6级的经验作为保险,随即取出了那个本杰明主教给他的盒子,“咔哒”一声打开。

    盒子里有一个很简单的项链,坠饰是“玫瑰十字”教派使用最多的标志——圣三角。

    精致的圣三角坠饰

    优秀项链

    部位:颈部

    +2力量

    装备:“玫瑰十字圣殿”声望值提升至“友善”。

    “神的目光永远注视世人。”

    一条聊胜于无的项链,罗迪想了想,把那条“神秘的项链”换了下来——属性其次,声望提升到“友善”对于罗迪而言是意外之喜,“玫瑰十字”圣殿的物资充裕,但平时是不对外出售的,只有声望达到“友善”以上的人才能在这个宗教势力的军备处买到一些实惠而优质的东西,罗迪正巧需要更换军备,这条项链算是让他有了一个更好的选择。

    “法兰斯军备库.这边。”

    抬头确认了方向,罗迪迈步走向了他记忆中“圣殿”的装备出售地点,不过正准备关闭装备栏时,他却突然看到了手指上那个在客迈拉兽洞穴中搜出来的戒指——因为提升到了5级,这枚戒指本身的属性被激活了。

    不过现在罗迪的属性因为游猎者套装而暴涨,戒指提供的属性加成已经有些不够看,但他还是本能的扫了一眼因为等级达标而开启的任务提示:

    “你轻轻的擦拭了一下戒指,发现上面有一行淡金色的文字:hlukji'smier。”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话,让罗迪扬起了眉毛——作为技术宅,他不但精通人类的布林加语,同样对于其他语种有所涉猎,因为这些背景知识是精通一个游戏的关键,尤其是面对任务时可以很快找到头绪.而现在,显然是罗迪将这些知识派上用场的时候。

    这行字迹罗迪无法确认其意义,但他可以看出这是属于精灵语系的文字,不过精灵分木精灵、暗精灵、高等精灵等等,他只能从拼写中可以看出这是属于木精灵语系的拼写方式,并且识别出其中一个词语的意义是“光芒”。

    光芒?木精灵信奉的是一位半人半鹿的原始神灵,从某种意义上而言和“德鲁伊”教派有些渊源,木精灵的族群都不大,神职者法职者都比较稀少,不过有一种祭祀似乎和“光”有关——那是玩家没法选择的一个职业:“光之守卫”。

    对于这个职业罗迪只是有所耳闻,似乎对方的职能是对抗恶魔与亡灵还是什么的,听起来和人类宗教中的圣骑士类似,不过存在的年代更早,后来几乎消失,只剩下几个npc存活世间,还鲜有人见到。

    “呵…精灵和亡灵看来过节不小。”

    罗迪感叹一句,却也发觉这个戒指有些不太对劲——按理说任何任务,都应在“任务内容”上有言语提示的,比如之前“尼尔达司祭的堕落”就会提示去什么位置继续寻找线索.而这个戒指却根本没有类似的文字描述——罗迪想了想,瞄了眼四周,闪身走入一条空无一人的小巷,抬起拳头让戒指指向前方,开口道:“hlukji'smier!”

    什么都没有发生。

    “看来不是个魔法道具。”

    罗迪喃喃自语的放下了手,迈步准备离开这里,可走出几步之后却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余光之中两侧墙壁的反光似乎有些微弱的变化——警惕性极强的罗迪凝神思考片刻,随即缓缓的抬起了自己的手掌,晃动几次后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里.

    原来这戒指正在散发光芒。

    因为此刻阳光强烈,之前罗迪并没有发觉它有任何变化,直到他走到暗处时才凸显出来这枚戒指的与众不同。

    “照明戒指?这算什么?”

    晃了晃手里的“手电筒”,有些无奈的罗迪又念了一遍戒指上的精灵语,光芒应声消失,对于这个戒指的功能他有些疑惑,却一时之间没有头绪,于是边思考着边走出了小巷,朝法兰斯军需库而去。

    罗迪准备买够军需品后便离开这座主城,因为边境那些兽人依旧是他现在最主要的经验来源,拥有了新的装备和武器以及更高的等级之后,罗迪必然会让那群兽人杂种好好明白一下什么叫真正的“骚扰战术”。

    ...

    埃隆历588年四月,应当算的上是卡伦王国历史的一个转折点。

    弗朗西斯针对莎莉的围杀行动,在这个月彻底以失败告终。他原本做好的全盘计划被完全打乱,这其中所造成的影响不光让这位伯爵感到了挫败,从某种意义上而言,更让那位和他暗中有联系的巫医萨罗塔郁闷的够呛。

    让视野从诺兰村这个王国边缘的村落朝更西北的方向望去——飞越一望无际的草原,跨越上百公里后…当视野中出现如雨后春笋般的帐篷群落时,便算是进入了兽人王国的领地之内。

    羊群、牛群漫步在草甸子上,放牧的兽人偶尔唱着粗犷的歌曲,因为贫穷,他们大多穿着简陋的兽皮衣服,皮肤粗糙而面容愁苦——而这也是整个兽人王国的写照。

    游牧民族说起来其实并不是完全的“穷”,如果把他们的牛羊全部换成人类王国的金币,恐怕每一户牧民过的都要比卡伦王国的农夫好得多,可现实毕竟残酷的很…和人类王国的敌对,和南部塔斯曼亡灵的隔离让这些牧民换无可换,就好似空守着金山银山却无处消费一样,高价的牛羊,最终只能是用来自己留着过冬。

    以九成草原和一成荒漠构成的王国,说起生存条件,是比卡伦王国艰难不少的。

    统治结构松散,王国内部由十几个大酋长统御的部族组成,远没有什么“团结”可言。而这其中,“罗哈尔之锤”应当算得上整个兽人王国里实力中游的部落。

    而此时,在罗哈尔之锤的一处村落中,面积巨大的帐篷里正传出许些强忍疼痛而带起的呻吟。

    空气中有蓝白色的烟雾氤氲着,鼻尖可以闻到许些奇异的药香,受了伤的兽人正趴在铺着兽皮的床上,紧咬牙齿忍受着疼痛,可毕竟这个时代没有麻药这说,他终究还是有忍不住的时候。

    这兽人的身躯强壮似熊,甚至可以说是氏族内有数的大块头,但平时威风凛凛的摸样此时却显萎靡异常——豆大的汗珠正从额头滴落,他青绿色的脸正因为痛苦而扭曲着。

    一道斜斜划过后背的伤口暴露在空气中,深可见骨。似乎因为耽误了太久,上面满是溃烂发脓的痕迹,不过此时烂肉大多被一柄小刀清理干净,并敷上了草药,随即用绷带绷紧。

    粗麻绷带在兽人王国都算是贵重物品,看得出,他此时很受重视。

    “行了,科萨。”

    淡淡的话语声在身旁响起,显得平和而有力。

    名叫科萨的兽人立刻不顾疼痛的起身跪倒在地,低声道:“感谢萨罗塔大人,科萨誓死追随您的脚步!”

    这种话语放在人类王国显得多少有些谄媚或做作,但在兽人口中却分量极重。

    身份为部族“首席巫医”的萨罗塔伸手将他拉起,让对方坐在了一旁的木椅上,依旧用那平静的语调问道:“那么…科萨,和我详细说说你遇到的事情吧。”

    “是!萨罗塔大人,我们…”

    坐姿端正的兽人呼出一口气,随即低声开始叙述起了他的遭遇。

    后背被砍伤的科萨是昨天才返回村落的。他晕倒在了村口,身上的伤口严重化脓,几乎只剩下半条命,而这位花费将近一个月时间穿越草原,最终徒步返回村落的兽人一路上几乎吃了所有能吃的东西…杂草、野兔,死老鼠,总之他徒步穿越了上百公里的大草原,只是为了告诉这位巫医一个坏消息——

    在卡伦王国建立前哨站的意图已经被人类察觉。

    并且科萨所在的那座前哨站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

    结合起前段时间那支突袭部队折损十名狼骑兵的消息,这位在罗哈尔之锤中已然地位崇高的巫医,在听罢科萨的汇报后微微攥紧了手中的骨质骰子,眯起眼睛,似乎自言自语般感叹了一句:

    “血债,定要血偿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