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十九章懵懂的少女
    说到底,莎莉毕竟还只是一位只有十六岁的少女,无论之前经历过什么,年龄摆在这里,所能思考的问题,终究是偏于感性的。

    小女孩儿的胡思乱想偶尔会在脑海中模拟出一些让她伤心的情景来——他会不会因为无法进入“玫瑰十字圣殿”内部而放弃这个诺言?会不会现在已经离开了霍利尔城?

    患得患失的心态让莎莉这几天都没有睡好,说起来她的能力的确比罗迪想象中要强的多。仅仅是十五天的功夫,她便已经和自己在霍利尔城曾经埋在深处的手下有了暂时的接触,这就让她在面对弗朗西斯时不至于完全被动。

    可莎莉也明白,自己不能明目张胆让人去找罗迪,否则早就虎视眈眈的弗朗西斯恐怕会第一时间找上罗迪的麻烦。她唯一能做的,只能在这里默默的等待,至少在自己确认弗朗西斯的计划与行踪之前,她无法走出圣殿半步。

    他在会来么?

    不知不觉走到教堂正厅时,莎莉总会抬头望向那色彩斑斓的窗户,手指不由自主的握紧,轻轻叹气…

    第十六天了,今天…他也不会来了吧。

    她这么想着,正欲返身离开,却听到正厅门前传来几句对话——

    “这位冒险者有重要消息需要与本杰明主教回报,他的手中有尼尔达司祭的信物。”

    “尼尔达司祭?他不是已经——”

    “所以事情紧急,需要立刻通知主教大人。”

    听上去,似乎是教堂外守卫带着一个冒险者来到了修道院的门廊处,并且他还要去面见本杰明主教。莎莉回过头,有些疑惑的扬起了眉毛——她记得“尼尔达司祭”这个名字,那是本杰明主教的“得意门生”,半年前自己还见过对方,后来听说对方在一次出城任务后神秘失踪,当时圣殿派出了不少人调查,却都最终无功而返。

    算了,这又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摇摇头,莎莉有些失望的准备转身离开,刚才有那么一瞬,她发现自己竟然很希望罗迪站在教堂大门朝自己淡然微笑——不过现在想来,那只是自己的痴心妄想吧。

    “本杰明主教同意了会见请求,冒险者,你可以进入这里了。愿神明注视着你。”

    远处的交谈声依稀传入莎莉的耳中,末尾的话语是“圣殿”的教义之一,即“所作所为,皆被神所注视”。

    这位年轻的女孩儿没有回头,她依旧向前迈着步子,对于身后即将接近的守卫和冒险者并不在意,甚至有些心不在焉。

    “对了,司铎大人,我还有一个请求,希望您能答应。”

    “说说看,冒险者。”

    中年司铎声音平和,圣殿内的神职者都是性情温和而乐于助人的,只是莎莉却觉得,那冒险者的声音似乎有些耳熟…

    “您也知道,我是一位冒险者,正巧途经霍利尔城,我和柯克勋爵有些交情,他正巧在前几天托我送一件东西——是给莎莉小姐的。”

    “哦?莎莉小姐?”中年司铎转过头,望向了不远处正在走过的莎莉,轻声道:“那位就是,如果有什么东西,直接交给她便行了。”

    不远处的谈话声在耳中回响着,莎莉却没有立刻回头,她脚步继续向前走着,努力维持自己的姿态正常,只是没有人能看到她的手指正在微微颤抖着。

    她明白,自己绝对不能做出和对方熟悉的姿态,在这个尚且陌生的环境中,一点点破绽都有可能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

    后方的脚步声临近,平淡而熟悉的语气响起在身后——“莎莉小姐,请留步。”

    是了…是罗迪的声音没错。

    虽然心中确认了一切,可这位心性已经成熟起来的女孩子却深深吸了口气,缓缓转过身,低垂着眼帘轻声道:“我就是,请…请问你是?”

    目光随着话语打量起来,姿态形如两人第一次见面。虽然罗迪批了件宽大的斗篷,可那精致而造型独特的皮靴和手套却还是让她眼前一亮,客迈拉兽鳞片独有的特征莎莉怎么也不会忘记,所以当她的目光在罗迪面容上定格时,竟然有一瞬间的失神,以至于话语都有微微的结巴。

    灰色亚麻斗篷罩在身上,焕然一新的套装皮甲似乎让他瞬间从莎莉印象中那个满身泥土、背着角弓和弯刀的斥候队长脱离开来——心中想起了罗迪关于自己“容颜被巫术诅咒而实际三十七岁”的自我介绍,顿时发觉对方这话的确不像是胡诌的。

    眼前的人,怎么看都不该是一个村子里的斥候,而是一名有着丰富经历的强大冒险者才对。

    许久以来,罗迪在莎莉心中的形象一变再变,却始终没有一个能让她看清的轮廓,斥候队长?冒险者?佣兵?骑士?还是某位贵族的后裔?

    他做的事情常人根本难以想象,带着莎莉杀出重围,这种事情即便换做父亲手下那些强大的守护骑士,恐怕一样做不到。

    莎莉感觉自己的心跳扑通扑通跳的极快,努力维持平静的面容也几乎绷不住——嘴角想要翘起,却因为克制而微微颤抖着。她手指握紧,目光紧紧的盯着罗迪的面庞,似乎在等他露出一个自己熟悉的微笑。

    可是,罗迪严肃的面容一直没有任何变化,只有一成不变的冷漠死板,仿佛他根本不认识莎莉。

    “很高兴见到您,莎莉小姐。”罗迪的眼神似乎没有焦点,仿佛只是看着一个雕塑般面对她,“柯克勋爵正好有一样东西让我带给您,是前些天您遗落在芬克斯村的,因为领主大人无法亲自前来,所以我只能顺带为您带上他的祝福。”

    说着,他伸手取出了一个布袋,弯腰双手奉上,姿态恭敬。

    莎莉的目光始终停留在罗迪的面容上,有些愣怔,直到过了几秒后,她才明白罗迪的用意——缓缓伸手接过布袋,用“玫瑰十字”信徒应有的礼仪致谢,随即低声道:“谢谢你,勇敢的冒险者。”

    “举手之劳。”

    罗迪侧过脸,目光毫无感情的移向一旁,不再看向莎莉。

    在旁边的士兵看来,这位冒险者的行为倒也正常。如今的年代,送个信、跑个腿似乎就是这些闲散冒险者的主要职能了,所以他的话语没有引起旁边那位司铎的任何疑惑。因为一切情况都属情理之中,没有任何疑点。

    罗迪没有继续交谈的意思,他在莎莉接过这个包裹后便深深弯腰,行礼后转身便示意那位司铎去找本杰明主教,完全没有再过多理会莎莉的意图。

    就这样,两人擦肩而过,以莎莉怎么也想象不到的方式进行了一次“会面”——自上一次会面十六天后,莎莉却发现自己竟然和对方连多余的话语都不能说,而只能望着对方的身影渐渐远去…

    心里有些说不出的委屈和憋闷,手指紧了紧,才想起自己正拿着罗迪刚给的布袋,她翻了翻,动作轻缓地拿出了那件软甲衬衣。

    深蓝的色调,柔软的质地,客迈拉兽鳞片经过处理后有着低调内敛的反光,上面手工缝制的痕迹精致而整齐。莎莉虽然不懂制作这样一件皮甲需要费多少功夫,但她却突然有一种莫名的感觉——这件衬衣…一定是罗迪亲手做的。

    一张羊皮纸片从布袋中掉落在地,莎莉弯腰捡起,看到上面的字句,微微抿住了嘴唇,眼中莫名泛起了晶莹的泪光。

    “连个再见都不愿说么。混蛋…”

    .

    “这的确是尼尔达司祭的戒指。冒险者,请问你是从哪里得到它的?”

    本杰明主教望着手中那枚古旧的银戒,缓缓抬起目光,问向了身前的罗迪。

    “位于坎贝区的小巷内,当时我正准备去往佣兵行会,这枚戒指就在下水道的出口处。”罗迪的表情依旧是那副略显冷漠的摸样,“因为我在‘圣殿’的门前见过戒指上的徽记,便立刻赶了过来。”

    “谢谢你,冒险者,不过你要明白,‘圣殿’为了彻查清楚这件事情,是会不惜任何代价的。”老者微微背着手,眼睛眯着,看像罗迪的目光有些闪烁,“也就是说,如果你和这件事有其他牵连的话,我们一样不会放过。”

    “来到这里之前我已经考虑过这些问题了,主教大人。我只是一个希望用这些线索换取点奖赏的冒险者罢了,并未有什么可以欺骗您的。”

    罗迪低头,表现出顺从而恭敬的摸样,没有任何多余表情。

    “这是当然,‘圣殿’会严惩一切邪恶势力,同样会眷顾那些勇敢而正直的年轻人,冒险者,感谢你的线索。”

    这是送客之语,罗迪很自觉的起身告退,也没有问对方会奖励什么,转身跟随守卫离开。

    “主教大人十分感谢你对修道院的贡献。”

    走出没多远,另一位守卫便手持一个小木盒走了过来,双手交给了罗迪——他双手接过,也不看里面有什么,目不斜视的离开了修道院。

    一路上,罗迪没有看到莎莉的身影。对于他而言,这似乎也意味着莎莉已经明白自己的处境和两人目前的关系,想来对方的脑子是比较灵光的,不会做出什么蠢事。

    希望她能尽快在“圣殿”内部分裂之前成长起来吧。

    罗迪默默的在内心叹道。他今天来这里,是因为终于在酒馆里打听了莎莉身处玫瑰十字圣殿的信息——对于普通人而言这里可不是随随便便可以出入的地方,但罗迪却明白可以如何光明正大的走入这里。那枚戒指,便是关键。

    “尼尔达司祭的堕落”是罗迪记忆中很有名的长任务链之一,任务链的起始便是那枚下水道附近的戒指。当然这枚戒指的位置只有罗迪知道,普通人根本无从查觉。也幸亏开服两年前这个任务同样存在,罗迪便选择借助开启这个任务链来达到进入修道院的目的,如今运气很好的直接碰到了莎莉,倒也省了一些事情。

    只是他不会知道,直到自己消失在修道院外的街角,莎莉始终站在修道院二楼的窗后,默默望着他的背影,抱着怀中那件软甲衬衣不发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