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十七章两件事(下)
    在通讯十分不发达的时代,任何贵族想要让自己掌握的信息时刻更新,总是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的,而在人力有限的情况下,如何平衡这种资源的投入,便成为上位者的一门学问。

    从常理而言,弗朗西斯都应该称的上一个明智的上位者。

    为了拦截莎莉,他将大部分部下安排去往霍利尔城外围的七八个村镇,同时自己以最快的速度快马加鞭返回公爵府——因为只要自己先一步抵达,接下来便可以大摇大摆的“蹲守”妹妹的到来,舒舒服服掌握所有主动权来做出一切准备…

    这样的决定在任何人看来都是没有问题的。平原地带只要是骑着马的,都会被弗朗西斯手下巡查,而若是从森林走,哪里跑得过自己胯下这匹良种温血马?

    除非对方能从天上飞,否则弗朗西斯不认为莎莉有任何方式能绕过自己的监视而返回霍利尔城。

    做出了如此之多的举措,弗朗西斯可谓心中大定。所以在正午的时候,出现在霍利尔城门外的他,不由得舒了口气,露出了许些轻松的笑容。

    心中想象着自己妹妹扔在旷野上无助奔跑的摸样,弗朗西斯昂头挺胸的骑马进入了城市——这几天因为行进速度太快,本该负责收集情报的人手都没有来得及向他汇报任何有关于霍利尔城内的事情,不过弗朗西斯并不着急,贵族就该有贵族的优雅,他准备返回府邸后再去听手下汇报。

    当然,另一个重要的一点原因是…

    从没有长途奔袭这么久过,弗朗西斯此时。是有些蛋疼的。

    连着骑了三天快马,体力消耗严重而在后来几乎支撑不住的他可谓受了不少罪。马鞍硌的他大腿内侧都磨破了皮,蛋更是痛的让他嘴角都在抽搐。可为了贵族的“优雅”,弗朗西斯却是不敢一进城就选择步行的,因为一旦下马,估计走路姿势会和乌龟一样可笑。

    于是这位伯爵大人一路挺直腰板返回了公爵府,待身后的府邸大门关闭、老管家阿尔法走出来迎接时,他才松了口气,动作僵硬的从马背上爬了下来。

    “呼…”

    舒了口气,两条腿罗圈着不敢伸直的弗朗西斯抬起头,心情很不错的抬头对老管家道:“阿尔法,这回我可不想骑快马了,真是够难受的——”

    “呵,少爷,您返回的时间比预计的提前了不少呢。”

    “是啊,出了些事情,边境最近不太平啊。我和莎莉分路回来的,她在后面,应该还没到呢。”

    这是早就想好的理由,弗朗西斯说出来的时候表情很是自然,面前的阿尔法管家表情没有多大变化,笑了笑,只是挥手让下人来搀扶着这位年轻的伯爵。不过在走出几步后,在弗朗西斯准备返回府邸时,这位管家才突然出声道:“是不是…少爷和小姐又在进行什么比赛?”

    “比赛?”

    弗朗西斯眉毛扬了扬,想想以前总和莎莉争来争去的往事,恐怕阿尔法还是以为自己和莎莉在“竞争”吧?不过想想这样的理由似乎很合乎逻辑,便点头道:“也算是吧,恐怕这一次…她要输了呢。”

    年轻伯爵的笑容很自信,很灿烂。而阿尔法则没什么别的表示,点点头,似乎永远是那副摸样,转身去安排那些护卫骑士了。

    在仆从的帮助下返回了卧室,弗朗西斯第一件事就是洗了热水澡——抱着那个在十五岁便被他占有的丰满侍女在浴池里狠狠发泄一通后,因为肉体刺激而浑身舒爽的他只觉得无比痛快。

    莎莉是死定了,接下来就是等着父亲将爵位传给自己了。

    弗朗西斯恨不得开心大笑,只是胯下却因为刚才动作幅度过大而有些被扯到,这种“扯蛋”的疼痛让他很是不爽,所以此时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由着那位侍女小心翼翼的给他涂抹着药膏。

    脑子里幻想的,便都是自己执掌领地大权后的辉煌情景。

    鲁西弗隆家族作为老牌贵族,辐射出去的权力网几乎笼罩了半个帝国,他有一众姑姑和叔叔,都是在其他领地当着大小领主的贵族,想来若是自己举兵而起,整个王国都要摄于家族的强大威势而战栗吧?

    一想到那些原本趾高气扬的王室在自己面前臣服的摸样,弗朗西斯的嘴角便微微翘了起来——

    “少爷,什么事情这么让您高兴?”

    “高兴的事很多啊,比如你这里…又大了些。”

    弗朗西斯心情好,伸手捏了一把调笑几句,惹得侍女一阵娇嗔。那副欲拒还迎的摸样看的他又想发泄欲火,但想想接下来自己还没把所有事情搞定,他还是冷静下来,起身便准备去让下人汇报最新的信息。

    “少爷…不多休息一会儿么?”

    “不了,我想去看看妹妹到底还要多久才回来。”

    弗朗西斯随口应道,伸手整理着白色衬衣的领口,语气恢复了平淡。

    “莎莉小姐?”

    从床上起身的侍女将自己的裙子重新套上,有些奇怪的回答道:“小姐…她不是已经回来了么?”

    “她回不来的…呵——额?”

    弗朗西斯表情猛的僵住,似乎过了几秒才察觉到身旁侍女话语中的不对劲,整理衣袖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你…你说什么?她回来了?”

    “昨天本杰明主教在广场举行了‘玫瑰十字’圣殿演讲和赐福仪式,莎莉小姐被宣布成为新的‘候选司铎’呢!少爷您刚回来,恐怕还不知道吧?小姐她——少爷…少爷?”

    说着话的侍女突然发觉弗朗西斯的表情似乎有些不对,话语声迟疑了下来。

    “你…你是说,莎莉已经成为了‘候选司铎’?我——我是说…那昨天她出席了仪式么?”

    虽然脑子里根本不相信这种可能,但弗朗西斯还是要谨慎的确认这个消息——而让他松了口气的是,这侍女摇了摇头。

    就是嘛…玫瑰十字突然抽风罢了,莎莉是根本不可能回来的。

    他心底如是想到。

    “我并没有去现场看啊,不过听说是本杰明主教亲自为莎莉小姐做的赐福仪式,想来小姐…应该是已经回来了。”

    卧室的气氛突然有一瞬间的凝滞。

    身为元素师的弗朗西斯身体好似遭到雷击一样定在原地,空气中霎时间开始氤氲起了游离的魔法元素,站在一旁的侍女感觉面前的少爷似乎一下子被一团热烘烘的火焰所笼罩…

    弗朗西斯扭过头,眼睛眨了眨,看着前的女人,脑袋微微一侧,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可几秒钟过去了,他却没能说出任何话语…

    莎莉没死…

    莎莉逃了…

    不但逃了,还赶在自己之前返回了霍利尔城…

    如今,竟然还成了“候选司铎”?!

    我的骑兵呢?截杀的队伍呢?一路布置下去的警戒呢?!

    好似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似的,前所未有的挫败感瞬时笼罩了弗朗西斯,之前他运筹帷幄,让狼骑兵带给莎莉的糟糕感觉,如今似乎完完全全的作用在了自己身上!

    脑子努力把这些信息整合,弗朗西斯伸手抓住那侍女的手腕,语气低沉的问道:“你的意思是…你只是听说了这些事情,而她并没有返回公爵府?”

    “是…是的,少爷。小姐似乎这几天都在玫瑰十字的修道院歇息,并没有返回府邸。”

    侍女感觉自己的手臂都要被他捏断了,立刻以最快的速度回答了弗朗西斯的问题。

    而这个答案,则是终于弗朗西斯一口大气喘了过来——因为他发现自己…尚且有一搏的余地。

    莎莉虽然进入了圣殿之中,却目前根本无法借助圣殿的力量来和自己对着干。换句话说,莎莉现在现在“防御”有余而“进攻”不足。

    可弗朗西斯却正好相反,因为他…依旧掌握着主动!

    想通这一点,弗朗西斯倏地松了口气,放松精神后颓然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回了床上——而这个动作,却让他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嚎叫…

    他忘了,自己其实一直蛋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