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十五章矿山惊魂(终)
    客迈拉兽在迟疑了三秒后终于下了决定,迈步飞奔向了矿车,口中更是泛起了点点火星——而这时矿车也终于度过了缓坡,进入了加速阶段,潜行中的罗迪头也不回翻身跳上了矿车,随即猛的将莎莉扑倒在了矿车内。

    莎莉身体僵硬的仰面倒下,她不明白罗迪为什么这样做,可嘴里没来得及问话,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伴随着橘红色的亮光瞬间充斥了她的整个视野。

    灼热的火焰轰然从客迈拉兽嘴中喷出,可因为矿车的速度极快,这火焰竟是没能追上矿车的屁股,只是冲击的余波仍然在矿车上方吹过,让罗迪的头发和后背都感受到了一股难言的灼热…

    莎莉本能的闭上了眼睛,却也明白了罗迪为什么要把自己扑倒——刚才自己如果仍旧那么傻坐着,恐怕现在整个脸已经烧掉了吧?

    继续加速离开的矿车已然不是客迈拉兽所能赶上的,所以它只能眼睁睁看着矿车从视野中消失,最终愤怒而无用的干嚎两声,转头返回了洞穴。

    而矿车内,罗迪喘息着从莎莉身上爬了起来。

    “格老子的!这是太吓人了…老子早晚有一天来弄死你的…”

    嘴里这么咒骂着,是因为心里的确有些后怕,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却发现自己的身下是一脸红晕莎莉——他立刻尴尬的想要起身,结果伸出去想要支撑身体的手掌,却因为矿车“恰到好处”的一次颠簸,而不偏不倚的按在了莎莉胸前。

    纵使罗迪让她用布条尽量绷紧,可这毕竟没办法遮掩她发育很好的事实。罗迪只觉得手掌之下仿佛按住了一团随时会溜走的。面团?

    “我日——”

    回过神来的罗迪这才想起自己摸到了什么,他猛的抬起手掌,却因为动作过大而险些直接仰翻到车外面去。

    面前,坐起身的莎莉则默默的捂着胸口,低着头不发一语。

    气氛一下子像是要冻上似的。

    “我。刚才。我。。那个——”

    “混…混蛋!”

    罗迪觉得自己实在是倒霉透了,刚从怪兽最底下逃了条命出来,现在估计莎莉又想杀了自己…

    他望着黑暗中那个身体蜷缩在一旁的少女,使劲咽了口唾沫,发觉对方似乎没有死命追究的意思,心下微微定了定。

    我这倒霉孩子…还是走一步看一步吧。

    矿车哗啦啦的继续行进着,罗迪心下不再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重新警惕的抬起头盯视着前方,手放在了刹车杆上。不过接下来运气不错,在行进了半个小时之后,矿车终于来到了这条隧道的尽头——恩德尔山脉的南端。

    隧道里的空气冰冷刺骨,以至于走出山洞的莎莉感觉外面竟然暖和了不少,不过跳下矿车的她似乎还没有从“袭胸”事件中缓过神来——她心中的感受很微妙,气愤?脑袋一直很清醒的莎莉当然清楚罗迪并非故意,所以她生气归生气,却并没有太多仇恨。而最让她觉得害怕的是…

    刚才罗迪触碰她胸口的那一刻,莎莉竟出奇的发现自己内心深处,似乎并没有太多反感。

    这种感觉让莎莉有些心慌,一时之间让她甚至不知道怎么继续和罗迪交流——事实上,这一路罗迪全神贯注望着前方时,莎莉的目光就没有从他的身上离开过。

    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的目光呢?

    莎莉越想越觉得自己似乎陷入了一个怪圈,索性不再说话,闷头跟着罗迪向前走。

    走在前面的罗迪并没有注意莎莉的变化,他此时正在看着自己背包里那些价值不菲的收获,暗自筹划着接下来该如何强化自己的属性。

    整整一背包的客迈拉兽鳞片,属性达到“紫色”字头的有超过二十片,“蓝色”的一百七十九片!

    按照罗迪的估计,这些鳞片完全可以做出两套全身皮甲来,并且属性绝对是当前等级的极品!

    回想当初自己4级的时候,那简直就是一身破烂,别说蓝色字头的装备,就是有个绿装都乐的屁颠屁颠的,而现在呢?若是凭借自己的手艺,这些东西做出来的装备绝对蓝色紫色参半,而即便这身装备是标定4级的,其总体属性加上附加值,也定然能完爆8级绿色装备。

    当初第一批去打客迈拉兽的公会估计因为这些鳞片发了不少财,仔细回想,罗迪印象中的确见过拍卖行一下子出现大批客迈拉兽鳞片的情况,想来这个便宜让罗迪捡了,不得不说他每次倒霉的同时运气又都不差。

    目光转向另一样物品,罗迪看了看那个自己从骷髅身上搜出的戒指,微微扬起了眉毛。

    尘封的戒指

    任务物品唯一

    力量+2

    体质+1

    需要等级:5

    “底座上方的宝石似乎丢失了。”

    竟然是一个任务物品,罗迪有些意外,不过随即释然——以捡到的物品作为起始任务的东西有很多,他自己也做过不下一百个类似的任务,但说起来这些东西就像是买彩票,运气好了赶上史诗任务链绝对会赚的盆满钵满,但运气不好的话。

    罗迪可是见过砸近万金币做任务链而最终只得了一个毫无用途的宠物的倒霉鬼。

    眼下的戒指只有达到五级时才能装备并触发这个任务,所以罗迪将它顺手戴在手上以防止丢失,却不料戒指极为纤细,只能戴在小指上——未达到等级时装备物品不会获得任何属性加成,所以此时罗迪依旧保持着四级的“裸装”属性。

    出了隧道以后,两人所处的位置正是矿山的半山腰,四周树木林立,一派鸟语花香的摸样。因为是清晨,开始还算适应的温度过了一会便觉得有些冷,但当晨曦照亮大地之时,这种冷意便也烟消云散。

    迈着疲惫的步伐走着,莎莉感觉自己这几天走的路比自己一辈子加起来还要多,脑海中到现在为止还有些不真实的疏离感,而当两人终于来到一处视野开阔的山坡时,抬起头向远处眺望的莎莉顿时呆住了。

    视野中,已然出现了霍利尔城的巨大轮廓。

    “我们…真的做到了。?”

    虽然罗迪已经提前说过这样的结果,但是当她真的看到眼前的一幕时,心中的震撼,仍然是难以言喻的。

    但随之而来的,却是突如其来的恐慌。

    莎莉原本理性的思维似乎在这几天时间里变得极其感性起来,跟在罗迪的身后,她抬起头望着对方昼夜兼程后仍旧坚持前行的背影,莫名的感觉心中出现了一抹怅然的情绪。

    短短几天时间内,眼前的这原本陌生的家伙,似乎和自己已经有了难言的默契,以及一种…奇怪的“友谊”。只有亲身经历了这些险境,莎莉才能真正明白他冒了多大的风险拯救了自己,可是在对方做了这么多之后,竟然没提出过任何多余请求——

    难道真如他说的那样。他所做的一切,只是为了让“这个国家以后不毁在一群畜生的手上”?

    无论罗迪说的是不是真的,莎莉此时都感受到了一份沉重的负担——和那些以往接触的任何贵族都不一样,眼前的罗迪似乎并不喜欢把“拯救国家”之类的话语挂在嘴边,但他的所有行事,显然都是在冲着这个目标去努力的。

    那种莫名的坚定和沉稳,有时便会成为他人眼中的“魅力”所在。

    “罗迪,返回霍利尔城以后…你会去哪里?”

    最终,她还是轻声问出了这个问题。

    背着行囊的罗迪似乎早有答案,摇头道:“确认你安全进城后,我还有些事要做,会在这里呆些日子,不过应该在离开前,我应该会和你再见一次面。”

    “真的?”

    莎莉扬起了眉毛,心中因为罗迪的离别而有些莫名的情绪。但对方这句话,却无端让她心中刚刚的郁结消散大半。

    “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即便‘玫瑰十字’可以给你庇护,一样要小心弗朗西斯鱼死网破的决心。人真的抛弃一切底线时,往往比你想象的还要可怕。”

    罗迪紧了紧行囊,侧过头,突然问道:“我们现在算朋友么?”

    莎莉已经习惯他问这种莫名其妙的问题,没有犹豫的点点头,道:“为什么不是?”

    随后她便看到罗迪的目光抬起了许些,似乎望着自己的头顶有些出神,那摸样就像是看到了她脑袋上方有什么新奇事物似的——莎莉抬起头,发现自己只能看到苍翠的树枝和蓝天。

    她不会知道罗迪此时正在查看她的人物状态,之前的询问是一个类似于“添加私密好友”的形式,游戏中只有加为私密好友的双方才能仔细查看对方的人物状态:包括等级、装备、属性和称号这四种,若只是普通朋友,则只能看到等级与称号,若是陌生人,则在距离接近之后,可以显示出大致等级范围。

    此时罗迪看到的莎莉等级是7级,这个等级不低,应该是有赖于她的身世和贵族背景。虽然级别比罗迪高,但因为属于游戏npc的模板,又是女性,所以“力量”和“体质”这两个属性根本比不上他,但“智力”和“精神”两项却尤为突出。对此罗迪微微皱起了眉头——难道鲁西弗隆家族的子嗣都适合极其稀少的法系职业?

    所谓“稀少”是就npc而言,毕竟玩家都是可以自己选择以后的道路的,不过就卡伦王国本身的人口素质而言,即便是贵族,能够最终成为法系职业的人数也是极为稀少的。

    鲁西弗隆公爵只有这两个子女,而两人却都有成为法系职业的天赋,这本身就是一个极为稀奇的事情,弗朗西斯已经是元素师了,而莎莉的天赋似乎。是归于“玫瑰十字”一系的牧师?

    但这些东西都说不通她是如何抵御毒蝎毒素的,因为未转职牧师根本不可能使用“驱毒术”这种技能。罗迪百思不得其解,目光转回莎莉的面庞,看到对方疑惑的看着自己,立刻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将之前从兽人营地搜来的巫毒骰子一股脑交给了她。

    “突然想起个东西,对你来说有些用处。”

    反正是加智力精神的,罗迪只当物尽其用,他的玩家意识依旧很重,却不知道此时莎莉心底的疑惑更甚。

    毕竟谁会看得上这些兽人巫医才会使用的东西?骨头关节、贝壳和说不出名字来的玩意,莎莉虽然伸手接过,却不知道罗迪为什么要这么说。

    “这是我之前从兽人那里得来的战利品,它是属于一名兽人巫医的。怎么说呢…它的拥有者,可能是以后对王国威胁最大的家伙。呵…如果有一天,你感觉自己无力继续抗争下去,希望它能让你想起今天我说的话。”

    罗迪本来想随口编个理由让她带在身上,但话说出口却变成了一番郑重“托付”。莎莉一时之间有些发愣,看到罗迪转身继续向前,她才明白过来自己手中的东西或许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

    小跑着跟上了罗迪的脚步,她感觉自己心里仿佛有无数话想说,可望着眼前的背影,莎莉最终却是把这些话默默咽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