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四十章瞌睡送枕头
    “商会…铁匠铺有三家…格局不太一样啊…”

    “粮库的位置也不对,额…588年,那是590年秋天——有什么东西来着…”

    “不对啊…这里没有这个区域才对。”

    莎莉跟在后面,有些疑惑的听着罗迪说着那些话语,觉得他有些神神叨叨。目光偶尔会看到街边热闹集市上魔法师的表演,却不敢随便停下脚步。

    这个年代,魔法师的存在是普遍为民众所接受的,不过需要区别一点的是,人们普遍接受的“魔法师”,不是玩家在其他游戏印象里那种会漫天扔火球、动不动发个禁咒毁天灭地的可怕家伙。所谓的“魔法”,也不是单纯为了毁灭和战争而创造的产物。

    更多时候,“魔法”的作用是用于改造和优化社会的,富有的领主们会雇佣魔法师,使用类似“法师之手”这样的零级法术来帮忙做一些繁重的劳动,大大增加劳动效率——零级法术,在魔法师的法术分类中,也称为“戏法”法术…类似“扬沙术”、“光照术”、“传讯术”这种东西,存在的作用便是为了方便生活,娱乐大众。

    类似莎莉看到的杂戏团,一般都会有一到两位这样的魔法师出现,变变戏法,为劳苦的农民们带来许些新奇,争取一些辛苦钱,说起来也算是一种劳动职业了。

    罗迪对这些魔法师没什么感觉,游戏开服以后,“魔法师”一度成为冷门职业,或许这和先期低阶魔法职业需要上阵肉搏有关…因为初期的零级法术拥有攻击力的实在不多,待千辛万苦混经验混副本转职后,发现一级二级法术的威力实在是让人心碎,大多数法师都没有支撑下去的耐心而转了职,因为直到四级法术出现之前,法师职业几乎永远是团队中“吊车尾”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不招人待见。

    不过如果哪位法师熬过了进阶职业的30级门槛,等待他的,就是长久憋闷以后的惊喜回报——但现在罗迪没兴趣回忆那些法师的三年血泪史,只是对眼前这个基格镇的样貌产生了极大地疑惑。

    因为他发现,印象中的基格镇和眼前的这座有着不小的区别,其中最明显的,便是整个东南区此时并非如记忆中那般空空荡荡,而满是各种工匠开的铺子,其中甚至还有一个不小的集市,熙熙攘攘…

    “590年的时候…基格镇在拍卖这片地产,什么原因来着?”

    罗迪回忆着开服后玩家在拥有第一批资金后开始购入房产的情景,财团支撑的工作室疯狂购入土地,基格镇因为空出来的地产极多而价格便宜,当时成了炙手可热的房地产项目之一…而至于原因,罗迪皱眉思索半天,终于回忆起来——

    火灾。

    一场大火在589年秋天将基格镇烧掉了一半,那是开服前的事情了,为此特兰卡子爵颇为苦恼了一阵子,开服后,当时在这里的玩家几乎每个人都能接到以子爵大人名义分配的任务,为的就是尽快恢复基格镇原有的经济水平…

    想到这里,罗迪的思路转了转,自然而然的联想到了自己接下来要走的路。要说抗击兽人、复兴国家,绝对不是什么登高振臂一呼无数人蜂拥而至的简单事,而如果说什么东西能把这个社会阶级牢固的国家拧成一股绳,那就只有两个字:

    利益。

    若说不同阶级的人是一块块分离的砖石,“利益”二字便足够成为坚固的水泥,让这些不同层级家伙们砌成堡垒城墙。

    罗迪这个技术宅在战斗方面有着绝对优势,但对于商业方面…却真是从未有过太多接触,毕竟他是一位独行的游侠,从来都是靠自己吃饭,偶尔组队打副本,也有着一股子“生人勿进”的孤僻。

    这一世,恐怕自己再也没办法像以往那样独身走天下了。罗迪叹了口气,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莎莉正在自己身旁,一脸好奇的望着自己。

    “我一直好奇…你发呆的时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

    “喏,”罗迪指了指眼前那些商铺,“我在想着如何把它们买下来,然后为自己挣钱。”

    这话让莎莉“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不是因为觉得罗迪在吹牛,而是对于他说话的方式感到好笑。

    在莎莉…或者所有这个社会体系之中的人看来,类似基格镇商铺、集市这样的东西,还没有说“买”下来这样的概念的。商铺会有商业行会,集市也会在商业行会挂号,但最终说来,他们产生的效益,大部分都是归了领主所有的——除了领主,想要在这群人身上挣到钱,基本上是痴人说梦。

    “你还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真不知道为什么你的脑子里会冒出这些想法。”

    莎莉指了指这些商铺,继续道:“几百年来这些规矩都是固定了的,领主们始终是最大的利益获取者,你想从中分一杯羹?那得确保特兰卡子爵同意才行——不过我想那位吝啬的领主肯定不会同意就是了。”

    对于领地内的这些贵族,莎莉倒是如数家珍,罗迪这时候才想起她的公爵之女身份,暗骂自己怎么忘了莎莉的本事,倒是立刻虚心请教起来。

    莎莉还没见过罗迪这么好学的一面,年纪轻轻的她被几句夸奖后,自然有些控制不住的飘飘然起来,几句对答后感觉自己无形中成了“老师”般的角色,这种新奇的感受让她从未体验过,嘴里的话不免多了些,两人就这么就贵族封建制度和商业体系的影响边走边聊,待终于穿过镇子、准备离开这去往霍利尔城前最后一个“补给站”的时候,罗迪才满足的让莎莉喝了口水,笑眯眯的转而去前面继续带路了。

    莎莉这时才觉得自己似乎说的太多了些,有些气呼呼的想要迈步追上去放几句“狠话”,可就在两人在轻松休闲的气氛中准备离开镇口之时,一队突然出现的骑兵,却骤然间打破了这轻松休闲的气氛。

    莎莉的脚步停下,愣愣的望着前方。

    在静语森林一路顺利穿行的好运气似乎在这里被终结了,莎莉望着身前险些惊呼出声,因为…那一行十多个骑兵中,为首的正是她此时正在躲避的对象…

    弗朗西斯?鲁西弗隆!

    罗迪当然也认识弗朗西斯——不过他认识的是那个若干年后嘴唇上留了胡子、最终被军团长索德洛尔下令处以绞刑的艾弗塔领主。此刻的弗朗西斯咋远比那时年轻不少,他半长的金发一丝不苟,一身并不华丽却裁剪得体的皮甲,身姿挺立,让他在一众士兵当中鹤立鸡群。

    此时天色渐晚,罗迪不用想也明白对方是从维克村方向赶来在这里准备休整一夜的,那些马匹疲态尽显,士兵们更是嘴唇干裂——而最让罗迪担心的是,此时距离五十米远的这群骑兵竟是直接跳下了马,迈步牵着马走入了基格镇,恰好与罗迪与莎莉迎面相对而行!

    这…这他妈也太巧了吧?

    此时罗迪根本没有回头路,因为他发现这条笔直的街道根本没有能够躲藏的角落——回头?现在哪怕一个动作不对都有可能让满脑子想着寻找莎莉的弗朗西斯警觉万分!

    怎么办?

    心跳骤然加快的不止罗迪,莎莉此时的心情可谓完完全全跌落谷底,因为她同样明白自己的哥哥有什么样的本事——自己虽然努力模仿了男人的动作和神态,可是从小到大都生活在公爵府的弗朗西斯已经拥有“元素师”的称号,感官远比常人敏锐,在公爵府的时候他甚至经常仅凭迈步间隔都能在没有看到莎莉的情况下准确判断她的身份。

    如今看来,罗迪和莎莉都像是自投罗网。

    气氛顷刻间凝滞异常,

    此时罗迪脚步不停,因为他知道自己一旦有任何反常举动,或许更容易引起对方的注意,所以只是身形默默挪了挪,让自己挡住了弗朗西斯的视线,尽可能的不让对方注意到身后的莎莉。但这并不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他心中此时焦急万分…自己难道真的只能凭运气赌一把?!

    罗迪从来不是个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的人,他想了想,嘴唇微微翕动,低声唤出技能栏——这是以往遇到绝境时的一贯做法,因为他明白有些时候一些根本用不到的技能反而会产生奇效。但此刻望着那些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几样技能,他的心渐渐沉入了谷底。

    等等!

    罗迪突然发现在自己的基础技能栏旁边还有一个亮着的图标,因为重生后他根本就没有唤出过完整的技能栏,此刻预期中应该空空如也的“装备技能”栏竟然有一个他从来没有注意过的技能可以使用。

    目光放在上面,罗迪脚步依旧不停,却皱紧眉头看到了面前显示的一行字迹——

    神秘的项链

    项链唯一

    使用:施展潜行术(等级3),持续60秒。

    启动咒语:ol'kahla

    “这串不知来历的项链似乎经历了许多岁月,但曾经被赋予的能力却并未失去。”

    这…这算什么?瞌睡送枕头?

    罗迪彻底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