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三十八章赶路
    天空有浮云飘过,阳光下,绿油油的草甸上,一些歪歪斜斜的尸体横陈在旷野之上。

    草原特有的秃鹫盘旋着落下,偶尔有乌鸦怪叫着飞过,这些黑色的影子给宁静的草原带来了许些阴霾感觉。血液已经凝固,尸臭逐渐弥漫开来…罗迪救下莎莉时留下的战场就这么始终保持着原样。

    弗朗西斯手下已经检查过这里了,但毕竟他们没时间去处理一群兽人的尸体,所以此时的战场原貌几乎完整留存。

    而在日上三竿时,一个不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正在蹲下身子,仔细观察着那死状极惨的兽人尸体。

    从任何角度来讲,通过尸体和地面留下的痕迹来判断一场战斗的完整过程,都称得上是一个冷僻的本领。因为在常人看来,这些尸体被乌鸦啄食、被烈日暴晒后,几乎没有了任何判断价值。

    可是对于一位13岁便跟随男爵父亲参与南部边境战争的索德洛尔而言,这些东西足够为他提供有关于战斗的极多信息。

    战斗结束三天后,死去的座狼、伤口长满蛆虫的兽人,因为撞击的创伤而最终死去的战马依旧留存.索德洛尔高大的身躯在这片战场上出现时,一群正在啄食的乌鸦和秃鹫轰然飞起。

    他忍着恶臭翻看了所有尸体,虽然始终面无表情,可心中对于那些致命的伤口却感到许些骇然。

    “好箭术。”

    索德洛尔由衷感叹。

    他已经看到了之前老格森等人为了拦截狼骑兵而留下的惨烈战场,对于兽人研究已久的索德洛尔同样判断出了这支狼骑兵的所属身份,结合之前罗迪给他观看的那封信件,索德洛尔不难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罗迪知晓了敌人的阴谋,并在关键时刻救下了原本应该没有生还希望的莎莉!

    一想到这里,索德洛尔的心里不免有些激动——他是一个家族蒙难的贵族后裔,内心做梦想的都是拥有足够的力量和地位重振家族并复仇.只是年轻的他却一次次被现实打击,最终开始变得消沉而颓丧。

    在芬克斯村的日子,他和那些斥候们是有些疏远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索德洛尔的一身本事远不该仅仅在这里当一个斥候,只是他却发现自己看不到眼前的希望——

    复兴家族?连一个要塞的同僚都斗不过,谈何复兴?

    复仇?碰到兽人都要带着整个村子逃跑,谈何复仇?

    热血渐渐冷却,这些年索德洛尔有些认命般的沉寂下来,但此时,他却觉得胸口有什么东西正在被重新点燃.

    难道,是因为自己看到有人真的做出了“英雄”之举?

    无论做这一切的是不是罗迪,索德洛尔都很肯定这里的的确确出现过一个可以轻松杀死十名兽人狼骑兵并悄然离去的强者。

    在这个社会中,一位没落贵族的后裔如何不想做出一番事业?如何不想成为一位大权在握的领主?

    手指微微颤抖着,索德洛尔感觉自己许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他站起身,结合着脑海里艾弗塔领地的地图,仔细思索这寻找莎莉和罗迪离开这里的路线,可随后他却发现根本自己无法判断对方的去向,因为弗朗西斯与莎莉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矛盾,让一切变得更加扑朔迷离。

    最终,心机沉稳的索德洛尔还是决定去往罗迪原本所在的诺兰村,他需要确认这一切是否是罗迪所为,如果是…那么看到“标杆”的索德洛尔已然有了自己的打算。

    他想变强,成天骑马放羊般的斥候职位已经让索德洛尔忍够了,只要有一丝机会寻找到实力上升的机会,他便不会放弃。

    骑马返回,索德洛尔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地平线上。

    至此,原本早该尘埃落定的历史事件仿佛此刻才开始进入了真正的混乱阶段——弗朗西斯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甚至准备在霍利尔城外“守株待兔”截杀莎莉;而索德洛尔这个原本的局外人,则因为罗迪留下的战场而改变了他今后的规划。

    历史上,原本正在为莎莉之死举行下葬仪式的霍利尔城,在如今的时刻却安静依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而处于静语森林中的罗迪和莎莉,则在和弗朗西斯赛跑,只不过谁也不会知道最终的赢家是谁。

    ....。

    “我是真的很难想象…你真的三十七岁了?”

    莎莉不知道第几次说这句话了,这一路她见识了太多自己没有接触过的新鲜事物——除却“斯泰罗之溪”副本内的那些事情,罗迪随后带着她以极快速度离开静语森林的经历绝对今生难忘。

    按照书本上那些冒险者的惯用手段,森林中脱身的最好方式便是沿着小溪或河流走,但没有人告诉过莎莉.其实顺着河水漂流的速度,是远比行走快无数倍、省力无数倍的。

    “用命换的,自然记得清楚。”

    罗迪在溪水边整理着刚刚从基格镇买来的东西,头也不抬的回答道。

    清晨时分,两人借助藤蔓与树木拼接的筏子以惊人速度顺着河道一路向下,在莎莉来不及反应的时候便直接走出了森林边缘。

    这种事情,恐怕于静语森林的冒险者而言还是第一次有人做,但是对“玩家”罗迪而言,这样离开森林的方式实在是家常便饭。重生前他所经历的“裂土”中,一切都力图拟真,玩家们在森林中冒险时经历的环境都下了极大的功夫,潮湿、炎热、蚊虫叮咬等等,没有什么快捷传送点,没有回城卷轴,一切都要靠自己。所以当初来静语森林打副本的玩家在经过不断研究后,基本都学会使用这种方式顺着河流离开森林。

    罗迪还清楚记得当初返程人多时河道堵塞的情景,如今穿行河流时空无一人,他反而有些不太适应。

    而到现在距离杀死兽人的那一夜,已经过去了五天。

    自从那天“走光”事件发生后,两人沉默着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时,莎莉似乎是明白自己不是耍脾气的时候,便渐渐恢复了正常,绝口不提之前发生的任何事情。

    如此,罗迪也暗自庆幸自己逃过了一劫。

    此时已经是正午时分,而罗迪已经独自去了一趟不远处的基格镇并返回,他将豹皮及蜘蛛毒囊以相对低廉的价格在镇子上卖了出去,换来的银币买了不少食物和自己需要的东西——而他接下来的计划,就是在将莎莉改变形象后,带着她穿行这个已经有弗朗西斯眼线巡查的镇子,绕着恩德尔矿山的小路返回霍利尔城。

    一路上不能骑马、不能租马车,因为那样会第一时间遭到康塞顿骑兵和镇子卫兵的盘查,罗迪选择步行穿越这个镇子,是因为那样不会引来太多关注。而一旦脱离镇子,对于他而言一切都好说。

    “我们真的要进入基格镇?”

    莎莉接过罗迪递给她的衣物,似乎有些不太相信罗迪的决定。

    “你哥哥估计现在正在往霍利尔城赶,但一路上所有城镇必然留人盯梢,他可不会单纯的在霍利尔城等你,恐怕这次为了堵住你,他已经下了血本。”罗迪从买来的包裹中翻出来一个紫黑色的植物茎块,用随手找来的鹅卵石“叮叮当当”的敲了起来。

    “所以…我们必须赶在他之前回去,否则恐怕你连霍利尔城都进不去。”

    一想到自己哥哥的行事作风,莎莉心里也是明白现在情况的危机。说起来,若是自己提前能返回霍利尔城,她有足够的办法来保证自己安全,但此时怎么想,她也不明白罗迪如何会有这么强的自信。

    弗朗西斯必然是骑快马返回的,而自己…终究是靠步行啊。

    “时间很紧迫,先把头发染了。”

    罗迪此刻逐渐恢复了他以往的“技术宅”状态,行事极其效率而没有废话,手中捣碎的东西可以暂时将莎莉那耀眼的白金色长发染成黑色,这是易容的第一步。

    一路走来,莎莉渐渐习惯罗迪这种行事风格,虽然之前几件事让她心中还是羞愤不已,但显然莎莉渐渐明白眼前这个家伙对于女人…说句不好听的纯粹就是缺根筋式的迟钝,想通这一点,她倒是没有起初那么气愤了,甚至有时对罗迪的话语表现出顺从的态度——不过顺从归顺从,当她躺在地上,看着罗迪神情认真的为她染头发时,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些胡思乱想。

    都说男人认真的时候最有魅力,对于从未与异性有过密切接触的莎莉来说,罗迪现在的摸样,的确有着一些难言的味道…

    女人再怎么理智,终归是感性的。之前两人有过尴尬,有过误解,有过生死危机,想起来时,感觉他们之间似乎也有那么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联系。不过在心情平静之后,这感觉淡淡的,并不强烈,只是像溪水般静静在莎莉心底流淌着,存在,却并不喧嚣。

    仰躺在地面上,莎莉望着蔚蓝的天空,秀发散落着,姿态安静恬淡。目光偶尔会看到罗迪晃来晃去的手,只是对方手里正着染料皱眉思索着什么,似乎浑然没有注意到她的目光。

    真是个奇怪的呆子呢。

    莎莉有些想笑,只是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充盈着,似乎想要静静享受这片刻的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