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九章纷乱的漩涡(下)
    “那是康塞顿要塞的骑兵,难道…兽人不光袭击了芬克斯村?”

    但是看着对方远去的方向,索德洛尔又低声嘀咕道:“要塞的防御范围不是应该朝北方辐射么…怎么会朝东南走?”

    似乎猛然想到了什么,他突然问向了卡特道:“莎莉小姐昨天说…她要去康塞顿要塞?”

    见卡特点头,索德洛尔一下子攥紧了手中的缰绳——他很清楚要塞的骑士会在什么情况下才能接到整个大队出动的任务,眼下这种情况只能表明.莎莉恐怕遭遇了难以想象的意外!

    昨晚能遭遇什么意外?看看远处仍在燃烧的芬克斯村,索德洛尔几乎不用想都明白——都是这些兽人搞的鬼!

    说起来,索德洛尔并非如罗迪想象般是一个后来发迹的边境小卒。而在后世的记忆中,罗迪也不清楚这位军团长最初是如何发迹的。

    事实上,索德洛尔并非平民出身。

    他曾经拥有贵族的姓氏,虽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男爵家族,但依旧算是有着高于平民的身份。不过在家族毁于一场政治陷害之后,逃生而出的索德洛尔依父亲临死前的话语,千里迢迢来到霍利尔城,求助于鲁西弗隆公爵并最终获得了“中尉”这个不起眼的职位。

    因为索德洛尔的父亲与鲁西弗隆公爵有些交情,而他自己本事又不差,所以为中尉后,索德洛尔一直都是鲁西弗隆公爵眼里值得提拔的“苗子”。可近几年来,那位老公爵对他的关注却突然逐渐冷却,甚至到最后成为了无视,索德洛尔便因此遭遇了无妄之灾。

    半年前,他因几个莫名其妙的理由“得罪”了那位镇守康塞顿的骑士,被贬到芬克斯村当少尉.

    年轻人的抱负索德洛尔不缺,他只是不太清楚那位公爵的想法,想要寻找答案,却没有途径和机会。几年来苦吃了,委屈受了,整个人都像是一柄生锈的钝刀,已然没什么锋芒可言。

    不过这些遭遇并不影响他清晰的头脑和判断力。卡特不会知道索德洛尔此刻在担心什么,因为贵族阶级的勾心斗角于他而言无异于天方夜谭。不过对于索德洛尔自己来说,眼前的事情,却似乎意味着一个转机。

    原本始终寄人篱下的他,此时不得不做出一个选择:是把希望放在那个似乎已经遗忘他的老公爵身上,还是自己…去闯出一条路?

    在大多数农夫不认为自己能成为领主的社会中,索德洛尔拥有建功立业的想法并不出奇——因为他本身就是贵族后裔,家族的荣耀、自己的前程。

    想要复仇,想要出人头地…索德洛尔明白,要想做到这一切,自己第一个要做的,便是下这样的决心和念头。

    犹豫了不到三秒钟,他便深吸了口气,低声道:“我还有些事情,暂时不去诺兰村了。”

    罗迪不会知道,历史上一团迷雾的“公爵之女离奇死亡”事件已经因为自己横插一脚而开始了无法阻止的逆转;原本应该被兽人杀死的莎莉?鲁西弗隆仍旧幸存;对此事本该一无所知的索德洛尔,却因为心中那许些“雄心壮志”踏上了未知的道路;而本应假装悲伤返回霍利尔城的弗朗西斯伯爵,此时则愤怒的派出了部队,穷尽一切办法试图截杀自己的亲妹妹.

    在这纷呈的乱象之中,整个漩涡的中心——罗迪与莎莉——此时却穿行在光线阴暗危机四伏的静语森林中,面对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未知凶险。

    ..。。

    “森林”于现代人类的思维里,往往只是意味着大量的资源:高大的林木、嗡嗡作响的伐木机、卡车、衍生出来的产品…家具、纸张、柴木之类等等。不过对于“裂土”中卡伦王国的人类而言,森林,却通常代表着未知和危险。

    游戏中大部分位于人类领土内的森林,其资源利用基本仅限于周边林地的木材开发,因为深入森林时,人类会因为环境改变而在那些“土著”面前脆弱不堪,除了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的冒险者,很少有人会去这些林地深处面对各类能力强悍的魔兽和魔化植物。

    提及魔兽和魔化植物,不得不说到“裂土”的一些设定——简单说来,在罗迪经历的游戏开服时期,整个世界是处于“低魔”阶段的,魔法师稀有,甚至强悍些的魔兽都没有多少,总体说来,和一个真实的中世纪社会区别不大。然而随着游戏的展开,数个资料片的开放及大型历史事件的进行,世界的魔力元素逐渐浓郁,魔法师、或者说所有职业的个体力量也随之愈发强大,森林中的魔兽族群更加繁多,而出现能施放“禁咒”的法师时,已经是游戏开服五年之后的事情了。

    算起来,此时的静语森林,拥有魔法攻击能力的魔兽终究是不多的。在罗迪的判断里,它和刚开服的时候自己探索的那座森林,应当并无太大区别。

    “咔嚓。”

    莎莉的脚步不像罗迪那么无声而敏捷,磕磕绊绊的总会碰到地面上的树枝,这也导致她的小腿处有很多细密的伤口,刚刚为了追赶罗迪的脚步,她不一小心踩断了干枯的树枝,脆响声在宁谧的森林中异常刺耳。

    罗迪的动作突然停住,莎莉因为低头去查看伤口而没有注意前方,一头撞在了罗迪身上,随后本能的张开双臂抱住了他的身躯.

    “哎哟!”

    莎莉后面的痛呼声还没喊出口,罗迪便转身一把捂住了她的嘴巴,不待莎莉露出惊讶的表情,他便二话不说扛起少女朝着一侧跑去——景物在莎莉眼前掠过,肚子被罗迪的肩膀硌得生疼,可是她却不敢发出任何声音来。

    心中不断暗骂这个家伙根本不知体谅别人的感受,不过此时她却也明白,眼前这个家伙,倒是从来没有什么不轨的心思。

    三百多米的距离奔过,罗迪终于满头汗水的停住脚步,气喘吁吁的把莎莉放在了地上。后者满脸憋的通红,正要开口抱怨什么,却被他抢先斥道:“忘记我的警告了?”

    原本张开嘴巴想说什么的莎莉立刻哑口无言,她撅着嘴巴,目光地垂下来,有些哀怨的盯着自己被磨出泡来的脚丫和满是伤口的小腿,最终执拗的点点头,硬是没再有半句反驳。

    罗迪终究不是个木头,他本不想对一个小女孩子这么严苛,但无奈自己不是带小号刷副本的高端职业玩家,“一步走错满盘皆输”说的就是他现在的处境。虽说罗迪有把握独自穿越这片森林而毫无发无伤,但他不能保证面前这个大活人不惹出什么无法挽回的麻烦——莎莉聪明是聪明,但身体素质不行就是不行,这是无法避免的问题。

    看莎莉硬生生忍着痛不说话,罗迪的心也软了下来。若是按照罗迪的实际年龄,莎莉叫罗迪一句“叔叔”也是当得起的,对小辈太过苛刻也是因为自己心里压力的问题,想通这一点,罗迪叹了口气,回头望着刚刚所处的那片林地,确认某个树根下的阴影渐渐缩回去之后,终于放下心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算你走运,没引到怪…“

    罗迪虽然低声埋怨着什么,可目光看到莎莉满是伤口的小腿,脸上没什么表情,心里也明白她受了不少苦,想了想,嘀咕了一句“我看看”,便伸手将莎莉的脚丫握在了手中。

    莎莉抿住了嘴唇,却似乎懒得做出什么惊愕表情了。她发现自己甚至已经开始习惯眼前这流氓的各种“轻薄”行径…对方的动作那么的理所当然,没有试探、没有询问,想摸就摸想握就握,简直…

    太可恶了,这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

    莎莉是淑女,长这么大还从未跟谁翻脸吵架或破口大骂过,此时面对这么一个神经大条的家伙,她发现自己真是根本一点辙都没有。

    终归罗迪这种技术宅强只强在游戏上,脑袋里实在是缺少一些东西——或许该说他脑袋里太多“例行”,“感性”部分几乎为零。所以即便明白脚是女性贵族隐私部位之类的事情,此时心里却根本没想着去照顾莎莉的情绪…而是琢磨着如何让对方能尽快跟上自己的脚步。

    观察半天,罗迪决定去搞些止血消肿的草药,草草解释几句后便跑到不远处的草地里寻找起来.对于女人,他承认自己是有些交流障碍的,技术宅孤独一生之类的鬼话听得太多,多的连他自己都信了。

    女人啊…女人。

    罗迪翻找着草药,眼前却闪过记忆中挥之不去的一幕幕场景.当初那个喜欢穿红色衣袍的女孩不也是在森林中这样等着自己收集草药去疗伤么?虽然事后证明那不过是她在考验自己所开的玩笑,但曾经傻乎乎的罗迪从来没有因为被她戏耍而恼怒过。

    嘿,想起来,自己还真有些傻呢。

    恍然回过神,罗迪望着手里几棵林地常见的止血草,发觉自己已经出神站在原地许久,摇摇头摆脱了那些情绪,他转身返回时,看到的是莎莉那双好奇盯着自己的眼睛。

    干咳一声,罗迪迈步走回莎莉面前,先是用水囊清洗了一下她的伤口,把草药扔在嘴里嚼烂后准备敷在她的伤口上:“办法比较土,但效果应该不错…”

    呸呸的把嘴里剩下的药渣吐出来,罗迪感觉嘴里有点麻,说话也变得不太利落:“你…要是觉着…呸——真苦…我是说,你要是觉得恶心,那也只能忍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