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八章纷乱的漩涡(上)
    晨曦的阳光照亮了维克村的土地,同时也让一整夜没睡的弗朗西斯男爵站起了身。

    他的双眼通红,眉头微皱着,心情显然不是很好。

    不远处,本应黎明之前便来到这里的心腹此时才姗姗来迟,这不该出现的异常,让弗朗西斯心理产生了许些不祥预感——果不其然,对方带来的消息让他眯起了眼睛:

    “大人,兽人先遣斥候队伍阵亡了十人。”

    这句话让弗朗西斯脸色一变,他眯紧了眼睛,英俊的面庞陡然间阴鸷异常,沉声道,“康塞顿要塞不会支援的,她身边那几个杂兵有这种本事?”

    事实显然比弗朗西斯预料的还要糟糕,当他从心腹那里得知莎莉竟然是在老格森等人死后一个人莫名逃脱时,这位伯爵突然间感觉自己似乎被人摆了一道。

    是谁?到底是谁?

    能对自己的亲妹妹下狠手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是一条没有回头的路,莎莉必须死,如果她活着回到父亲鲁西弗隆公爵那里,等待自己的。

    弗朗西斯眯起了眼睛,拳头紧握的他猛的砸在了桌子上。

    “立刻派队伍去沿途拦截,不能让她活着回到霍利尔城,让康塞顿出兵——以拦截兽人的名义。”

    平静的话语背后是愤怒和不安掺杂的谨慎,他的话语更应了那句话:一切邪恶的背后,表面上终归都能有一个“正义”的借口。

    弗朗西斯深知这一点,所以权力在他手中,成为了比利刃还要可怕的武器。

    望着维克村南面那地平线上的墨绿森林,公爵长子的脸上阴晴不定——如果莎莉进入了静语森林,那可就不好办了…

    作为了解那座森林里有哪些传闻的贵族,弗朗西斯绝对不愿意派人去那里搜索她的下落。

    不过他不会想到,自己最不希望出现的情景,最终因为罗迪这个闯入历史乱流的特殊存在而发生了。

    “你确定这样不会被发现?”

    仅仅六七公里外,望着维克村的莎莉低声问向了身旁的罗迪。

    在被对方背着走了五个小时之后,莎莉也终于可以下地走路,这说明膝盖的挫伤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不过如今困扰莎莉的是,她似乎和罗迪的关系变得很微妙起来。

    羞恼渐渐压抑下来,沉默随行一路,偶尔开口,两人间的态度也是稍显冷淡。对于罗迪之前口中那个颇显夸张的理由,莎莉是不愿相信的——在卡伦王国,一位大领主谈拯救国家或许还有些可信度,但若一个连少尉军衔都没有的斥候这么说…恐怕所有人只会当成笑话。

    不过在莎莉面前说出这个“笑话”的人并没有笑,所以“笑话”本身便成为一个种子,不易察觉的扎根在了她的心底…

    在这等级森严的社会中,公爵女儿和边境小兵的差距是显而易见的——不过当换了个场景,让两人患难与共的时候,身份地位的差距,却在不经意间缩小着。

    “他现在的人手不够大范围搜查,只能朝南方去霍利尔城的路上搜索。康塞顿的兵力至少下午才能出现在这里,而那时,我们已经进入了静语森林。”

    罗迪小声回答着她的问题,两人此刻并不是孤单的走在路上,清晨时分,这条贯穿领地村落的大路上有不少游商和运货的马车队伍,现在他们正跟随在其中一个并不起眼的商队后方。

    将臂铠收起,用破损的皮甲换了一件路旁乞讨者穿的麻布袍子,卸下弓弦的角弓像个扭曲的锄头,弯刀被麻布裹着,罗迪此时的摸样,完全不像是昨夜举刀砍下兽人头颅的冷血战士,反而和一名穷苦农民看起来并无差别。而另一旁,被罗迪用泥土擦脏脸蛋的莎莉则仿佛逃难的村妇——那双舒适的布鞋被罗迪要求脱下,裹着破布塞在腹部以改变她原本苗条纤细的身材。从未光着脚走路的莎莉虽然很难接受这种伪装方式,但自己也知道,不这么做,自己估计第一时间会被发现并拖出去砍死。

    虽然明白罗迪的出发点是好的,莎莉却总是认为眼前这个家伙似乎总在和自己对着干——他一定是故意走得这么快的…他难道不知道自己的脚会痛么?

    故意的…一定是故意的…他一定是认为自己太过娇气…

    本来因为对方背着自己走了几个小时而感官上有些改变,可此时想到这里,她又不由自主的有些咬牙切齿。心里不知暗自骂了他多少句,可嘴上却并没有出声,只是努力的追赶着他的脚步。

    “绝对不能让他看轻了自己!”

    虽然莎莉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在一个斥候队长面前“逞强”,可她的的确确靠着意志忍住那些疼痛撑到了现在。

    “他们出动了。”

    罗迪突然停下脚步,扭头望着远处横穿道路朝远处奔去的骑兵队,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在确认那些骑兵消失在视野之后,罗迪立刻带着莎莉离开了这条大路,径直朝着已经近在眼前的静语森林走去。

    “我们真的要进这片森林?”

    看上去安静宁谧的静语森林就在眼前,莎莉却因为那些传言而略有不安的问向了身旁的罗迪,一路跟随罗迪来到这里,莎莉已经不怀疑他有能力带自己逃离这些截杀和追捕,可对于径直闯入被父亲严厉警告过不得入内的森林,她却有些犹豫。

    “你知道森林里有什么?”

    罗迪头也不回,出声问了一句。

    莎莉皱了皱眉头,本想点头,可看到罗迪的表情,她思考几秒,严肃回答:“我的父亲警告过我…如果可以,永远不要试图踏入这片森林。”

    “你的父亲没说错。”罗迪的回答让莎莉扬起了眉毛,她本以为会听到对方不屑一顾的辩驳,却没想到罗迪的语气诚恳的让她意外,“这并不是危言耸听,森林的确很危险…不过,那只是对于不熟悉它的人而言。”

    迈步走入高耸树林所带来的阴影之中,罗迪回头望着突然停住脚步、站在森林外的莎莉,将身后的角弓取下握在了手里,低声道:“如果说我有能力穿越它,你愿意相信我么?”

    相信?

    当这个词汇出现在她脑海里的时候,莎莉才发现,自己其实早就有所决定了。

    .

    正午时分。

    黑色的烟雾从地平线上飘起,让许多年没有见过这种情景的农夫们驻足凝望,心下都泛起了许些迟疑。不过在通讯只能靠口头传递的年代,大多数人或许要在几天之后才能渐渐得知发生在昨晚的那场“迁徙”行动,以及今天早上芬克斯村遭遇洗劫的事实。

    无论巫医萨罗塔答应了弗朗西斯男爵什么条件,洗劫村子这样的事情对于兽人而言是绝不会放过的。兽人帝国的贫瘠,于人类而言几乎无法想象,他们的科技水平决定了整体生产力低下的结果,依靠游牧,不会耕种,不但粮食产量完全无法和人类相比,所谓的武器和装备更是被卡伦王国甩出十条街。矿产资源的匮乏让他们的武器和装备只能用“简陋”来形容。这些以部族形式生存在耐希米亚平原上的兽人们,常年过着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年份差的时候,大批死去牧民的情况也有发生。

    所以此时哪怕只是人类一个搬空的村庄,兽人们也恨不得把地皮都给刮走。

    不单掘地三尺般劫掠了一切,这些也蛮的家伙临走时…还放了一把火。

    滚滚浓烟就像是几百年没有燃起的烽烟一样刺激了整个卡伦王国的神经,已经撤离到布罗伊镇的芬克斯村村民此时仿佛刚从噩梦中惊醒,在察觉到一切安然无恙后,他们都无比感激带来消息并让他们撤离的斥候们,甚至连管家霍尔都不得不带着僵硬的笑容去为昨天的态度道歉。

    卡特和鲁格被人们欢呼声包围,可看上去并没有应有的激动或兴奋。而包括芬克斯村原本的少尉索德洛尔在内,只有少数几个人发现了斥候队伍里的异样。

    索德洛尔看上去并不疲惫,事实上协助村民撤离对于他而言完全不费力,但敏锐的直觉却告诉他,似乎有人遇到了麻烦。

    “罗迪去哪里了?”

    他问向了卡特,而后者正在收拾行装,很自然的回答道:“莎莉小姐要他跟随去康塞顿,他说今天如果没有在布罗伊出现的话,就让我们直接返回诺兰村。”

    这些都是罗迪的原话,当时情况紧急,卡特顾不得考虑太多,但当复述出这些话语的时候,他似乎也察觉到了一些问题,表情渐渐迟疑起来…

    索德洛尔微眯起眼睛,追问道:“他没有说别的?莎莉小姐为什么非要他一个人跟随?这应该是罗迪第一次见到莎莉小姐吧?”

    “额…或许他有些事情想和莎莉小姐单独谈谈吧,具体什么的,我也不太清楚——”

    卡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话语间搪塞的意味明显。

    索德洛尔听后点点头,识趣的不再追问,随即转移话题道:“我…考虑了一下,希望能跟随你们去诺兰村一趟,主要还是拜会认识一下罗迪队长。没有他,或许我的人会尽数战死在芬克斯村,这份恩情我不能不谢。”

    这番话说的客气,卡特想了想,也觉得自己没有理由反驳索德洛尔,便点头同意。于是这位少尉朝自己那些并不亲近的下属们交代了一下任务,随即便骑上马匹,跟随诺兰村的两队斥候一并朝着东北方而去。

    可是刚走出村口,卡特便看到了远处地平线上有一支快速移动的骑兵部队,人数竟然超过百人,显得声势浩荡,他随口问了句:“那支队伍是哪里来的?康塞顿要塞?还是什么地方?”

    索德洛尔正好跟在他的身后,看到这一幕时明显愣了一下——曾经在康塞顿要塞任职中尉的他,正式因为触犯了小人才被贬职到这里当个斥候队长。当看到那些熟悉的队伍旗帜时,他自然能分辨出对方的身份。

    可正因为知道对方的身份,他原本想要脱口而出的回答,也变得迟疑不定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