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七章注定孤独一生...
    “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但现在我没时间回答。”罗迪此时根本懒得去装什么斥候,语气间没有太多恭敬的说道:“弗朗西斯那个叛徒一旦下了决定,后果绝对不会只是一批兽人袭击这么简单,现在。要么在这里等死,要么听我话离开这里,你选哪个?”

    他抬头望了望地平线,极力捕捉着风声中可能出现的异动,伸手握住莎莉的手掌,补充道:“如果走就捏一下我的手,快点做决定。”

    这一系列话语将莎莉说的有些发愣,她才发现罗迪似乎是认为自己没办法说话,可实际上她的沉默,完全是因为被罗迪的实力震惊所导致的…

    以往总是冷静而胜券在握的莎莉此时心情很复杂,愣了几秒钟的功夫,她却也逐渐冷静下来,明白自己现在是根本没有矜持余地的——脸虽然有些脸红,她还是咬着嘴唇,掐了掐罗迪的手指。

    “那个…你身体内部有哪里不舒服么?”

    罗迪手指指了指莎莉的胸口和腹部,这两个地方的脏器内伤很容易闹出人命,他必须确认对方没有内伤才敢挪动她,否则帮了倒忙把对方“帮”死并不是不可能。

    莎莉因为肩膀复位的疼痛而没太明白他的意思,毕竟一位从小到大没有接触过“医学”这种概念的贵族小姐不会明白人的五脏六腑有多么脆弱,愣神的几秒,她觉得自己似乎只是肩膀和落地时撞击的后背有些痛,其他地方都还正常,便摇了摇头。

    然而她很快为自己这个动作后悔了——罗迪二话不说便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两只有力的手臂托着体重或许只有八十来斤的莎莉毫无压力,罗迪完全没去看她有什么表情,将她从断了腿的战马及一堆兽人尸体之中挪到了一处低矮的山坡上,轻轻放下后跑回战场,动作麻利将自己的角弓和弯刀拿上,并粗略的搜了搜这些狼骑兵留下的战利品。

    坐在十多米外的莎莉原本有很多问题要问,可此时却也只能闭上嘴看着他忙来忙去。虽然年纪不大,但她心思活络得很,否则也不会冒着生命危险和那名狼骑兵相撞——因为莎莉很明白,如果前来帮忙的这个斥候队长死了,自己跑的再远,也一样逃不掉兽人的追杀。

    罗迪的战斗过程大部分都落入了她的眼中,虽然光线昏暗,可莎莉还是清楚一个无法磨灭的事实:眼前这位原本毫无存在感的斥候队长,的的确确干掉了一整个狼骑兵队伍。

    莎莉的内心很骄傲,作为西北部领地的大贵族子嗣,“骄傲”已经近乎本能——无论是气质涵养还是头脑,她都在成长的过程中做到了最好。只是这件突发事件…或者说莎莉本以为可以安然度过的“危机”,却给了她人生最大的一次打击。

    无论结果如何,莎莉都承认自己失败了,这种失败原本带来的结果便是死亡,她虽然以往只是有些模糊的概念。只是到得今日,老格森和那些士兵的牺牲已经让她开始明白:这个残酷的世界上,没有谁会安分的守在自己的地盘,更没有谁会在掠夺时讲什么仁慈…

    罗迪手拿一卷亚麻绷带过来时,莎莉似乎想通了什么,一直紧抿着的嘴唇微微张开,望着脸上血液已经凝固的罗迪,出声道:“请给我一个你这样做的理由,罗迪队长。”

    罗迪不置可否的抬起了头,手中扯开了绷带:“恩?”

    “是…什么样的理由,让你跟随我的队伍,并在这种时候。救下了我?”

    面对他的问题,罗迪咬开了水袋的塞子,兀自灌了口水后,很没形象蹲在莎莉面前,将手里的水袋递了过去——“废话我不多说,原因其实很简单…我比你聪明。”

    正在犹豫该不该接这个水袋的莎莉微微僵住,目光复杂的盯着看了罗迪足足五秒钟,最终抬手接过了水袋,仰起脖子咕嘟嘟灌了好几口。这种姿态完全不像是一位贵族少女,反而和军营里的这些士兵们毫无区别。

    喝完了水,莎莉把水囊扔给了罗迪,原本各式各样的情绪都被她强行压制下去,但却看得出是有些气馁的。

    罗迪把水囊跨在腰侧,问道:“能走么?”

    莎莉微微撅着嘴,倔强的不想搭理他,咬牙试图起身,却发现左腿疼得撑不住,又一屁股坐了回去。罗迪皱了皱眉头,想也没想便伸手掀起她的裙子,望着膝盖处红肿的擦伤痕迹,嘀咕了一句“真是麻烦…”

    旁边的莎莉几乎目瞪口呆,红晕腾地蔓延到了脖子上,她张着嘴巴想要痛骂这个流氓混蛋,却发现自己竟然不知该骂什么——因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能面不改色一脸认真掀别人裙子的家伙,一时间竟是脑袋有些短路…

    这个混蛋!把自己当成什么了?!难道在他眼里自己只是个雕塑么?!

    这想法其实也有那么七八分贴近事实,罗迪现在看上去沉默镇定,实际上脑子里乱的很,一边考虑敌人可能出现的概率,一边又要计算自己如果撤离要从什么方向走,后续还要面对什么等等等等…对于眼前的女孩儿,他潜意识中还是当成了“npc”来看待的,在以往的游戏中,莎莉所代表的角色基本就是拖累队伍用的——“护送类任务”总是这样嘛,搞个容易死的npc让你费尽心思保护她什么的…。

    这个那个乱七八糟的烦心事多着呢,罗迪哪里还管得上自己查看对方伤口的时候掀了下裙子?

    定下计划,罗迪抬手将角弓扔给了莎莉。后者咬牙切齿的抬头望着他,有些不明所以。可随后便看到罗迪背过身去蹲在自己身前…

    “赶紧上来,没什么时间了。”

    战马伤的伤死的死,罗迪想不到别的方式能赶紧离开这里,背过身去的他根本就没考虑莎莉此时的心情——换句话说,技术宅在对女人这方面实在是天生迟钝。

    反正“注定孤独一生”这类话语没少听,罗迪也认命自己不是个风流的料,现在他唯一想着的就是赶紧离开这里逃出条命来。

    莎莉心中此时大抵在呼啸着奔腾过万匹羊驼,可是她也无奈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别的选择。嘴里酝酿半天的话语最终咽了下去,抿紧嘴唇,慢慢爬上了罗迪宽阔的后背,双手环住他的脖颈,身体僵硬的像是木头。

    呼吸间问到的,全是血液与汗水混杂的味道,莎莉皱眉,虽然不适应,可想到刚刚那场战斗,却在心底也并没有太多排斥。

    罗迪因为升级的缘故,到现在为止体力依旧充沛,他望了望身后可能出现兽人的西北草原,又看了看原本莎莉准备去往的东南方的霍利尔城方向,迈步便开始朝西北方开始行进。

    莎莉当然研究过领地的地图,她看了看昏暗的天边,许久后终于耐不住好奇,问道:“你…要去哪里?”

    罗迪虽然跑不起来,但他的步子迈得很大,行进速度不比普通人小跑慢多少,满脑子琢磨着兽人会怎么包抄这里的他,想也不想就回答道:“现在想要你命的是弗朗西斯,兽人不过是被利用的工具罢了。如果现在往霍利尔跑,那老狗定然会有部队截杀,想要逃出去肯定要绕开这些地方。弗朗西斯心思周密,从他眼皮子底下逃开很难,我只能尽我所能的试一试。”

    “你…你很熟悉我哥哥?”

    莎莉眉头一皱,她不傻,一个或许从来没有去过霍利尔城的年轻人管她的哥哥叫“老狗”,还表现出一副熟知其性格的摸样,这怎么想也不正常。

    罗迪深吸了口气,本来想继续说什么的他最终还是把到了嘴边的话语咽了回去,步子迈的快了些,道:“我没见过你哥哥。”

    他不想就这个问题多说什么,转说起了接下来的计划:“弗朗西斯这时候等着消息呢,估计知道你跑了他心里肯定不放心。想要躲过他,第一步就要绕着维克村外围进入静语林地,否则在平原上我可跑不过那些骑兵。”

    莎莉默默的紧了紧抱着罗迪的胳膊,她脱臼的肩膀已经不怎么疼了,心中虽然对罗迪还有些羞怒,可听了这些话后,却觉得对方似乎一点错都没有,她想了想,问道:“维克村?弗朗西斯…他就在那里。”

    “我知道,看你来的路线我能判断出来。”

    “那你为什么…”

    莎莉的疑问声低沉下去,显然想明白了其中原因,片刻后,又问道:“然后呢?静语林地可不是什么平静的地方,我的父亲告诉我那里有很多厉害的野兽出没。”

    “我最终会把你送回霍利尔城,不过路途会曲折一些,但这是能活着回去的唯一方式。”罗迪没有理会莎莉口中静语林地的野兽有多危险,而是就自己心中对以后帝国局势的想象说道:“如果…我是说如果…你疑惑我为什么会冒着随时丢掉小命的风险帮你做这些,现在——在我有可能和你一起死掉之前,我可以告诉你原因。”

    莎莉看不到罗迪的表情,趴在罗迪后背上的她只是觉得这个年轻人突然间语气有些凝重。

    “为什么?”

    她真的很好奇。

    问题问出,她能感觉罗迪的脚步迟滞了一下,身形停住…

    “呵…无论你信不信,我这么做,只是为了让这个国家…以后不毁在一群畜生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