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六章黑暗突袭(终)
    昏暗的环境下,罗迪看不到莎莉脸上突然泛起的红晕,他只是感觉手中对方细嫩的手指轻轻掐了一下自己,心下总算是松了口气。但接下来,他却依旧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现在“非玩家”的事实,已经习惯性的开始按照自己那一套方式为检查莎莉的伤势——

    穿越前的罗迪是个独行者,说起来很少和女玩家有过太多交集,一些“忌讳”或“敏感”的行为更是鲜少考虑,所以此时当他直接用手掌在莎莉身上摸索时。似乎根本没有意识到任何不妥。

    “别断骨头啊,要不就麻烦了,断哪儿都不好走,走不了我还得把命搭在这,真不值啊…”

    絮絮叨叨着,双手好似在“猥亵”少女的罗迪,实际上正确认着莎莉身上有没有骨头断掉。其实说起来他心里并没有刚刚表现出来的那么悠闲镇定,现在的情况偏离了原计划太多,尚未适应脱离玩家习惯的他这种时候几乎和从前那位游侠没有任何区别——没想着什么社会习俗和礼节,他此时只想着眼前在历史上死于这场袭击的莎莉小姐别这么轻易挂掉。

    从战马上滚落,这种巨大的冲力往往让人跌落在地时承受难以想象的撞击,自己刚才滚下来也是擦破了多处而疼得骂娘,更不用提莎莉这样没什么准备还生生撞飞出去的了。

    通常这种情况运气好也是骨裂,运气不好直接摔断脖子也不是没可能。

    简单的摸过她的身体后,罗迪微微皱眉,最终确认莎莉肩膀脱了臼,比较幸运的没有断肋骨或其他地方的骨头。

    心下大大松了口气,罗迪再次回过头,模模糊糊的黑暗里,三个身躯壮硕的身影正渐渐变得清晰起来。

    “呆着别动,别出声!”

    罗迪的话语很是霸道,完全没把眼前这位公爵之女的身份当回事。站起身,他迈步便冲向了散落在不远处的角弓。

    此时的罗迪恢复满血不说,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都几乎处于了巅峰,这种从地狱回到天堂的快感让他兴奋不已,刚刚那种悠闲姿态再一次出现,他一边熟练而迅速的弯弓搭箭,一边哼起了《葫芦娃》的调子…

    “弟大大洞洞大大——”

    一箭射出,二十米外的身影被射穿喉咙,无声倒地。

    “嘿——互撸娃、互撸娃…”

    又是一箭,已经来到罗迪身前八米处的兽人想要躲闪,却因他精准的预判而被射穿了嘴巴。

    尸体倒地时抽搐了几下,可罗迪的目光却没有在他身上多停留哪怕一秒。

    距离罗迪只有八米远的莎莉努力侧过头,只能看到模糊的黑暗中那个浑身浴血的身影站在原地,箭矢的破空声混杂着他奇怪的歌声,手中的角弓一次次拉满,敌人接连倒下。

    三名兽人倒地身亡后,罗迪望着他们的尸体,舒了口气,心中积郁的感觉并没有因为敌人的死亡而消除,反而更加难受。

    并非因为这群兽人的胆大嚣张,他心中憋闷,是因为弗朗西斯的“通敌卖国”——到了现在,他已然明白…没有弗朗西斯给兽人提供准确消息,他们哪里会在午夜时分冲到这里截杀莎莉?

    四周渐渐安静,罗迪迈步走向莎莉,却不料一个被始终忍住没出手的兽人却突然从地上跃起发难,怒吼着向罗迪扑来——他肩膀上虽插着半截箭杆,却仍旧战斗力十足,手中持握着弯刀挥斩过去,眼看着就要得逞…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的莎莉瞪圆了眼睛,却发现自己根本来不及去提醒罗迪…

    也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罗迪却身子一晃,好似脑后长眼一样让弯刀贴着他的衣服划过——

    “起手都是横劈,万年不变的招式,真是…”

    语气中似乎有些不耐,他回过头的时候,兽人正要横扫砍过第二刀,却不料罗迪目光惊愕的越过兽人的脸,望着对方身后道:“萨罗塔巫医?!”

    这句话是萨宾语喊出的,这兽人登时一愣,竟然真的回过头去看向身后,却根本忘了思考一个人类怎么会说出兽人的语言…

    “傻逼,都这么傻逼,多少年了还是没变…”

    罗迪利索的向后退了一步,趁着对方还没回过神来,抬手拾起了地上恰好遗落的两柄弯刀,当对方恼羞成怒的发现身后根本没人时,罗迪已经向前迈步,两柄弯刀风车一样抡了个半圆,朝着对方直落而下!

    旁边的莎莉已经彻底看傻了眼,虽然不知道刚才罗迪的兽人语说了什么,但她也能明白这位斥候队长用了多么无耻而幼稚的方式去应对眼前的危机——而最让她无力的是,这种弱智招数竟然奏效了。

    “铿!”

    罗迪的右手刀率先劈下,狠狠与兽人本能格挡的弯刀相撞,但对方尚未变招之际,如影随形的左手刀已经跟上,角度微微一变,让过了对方的刀锋,狠狠砍在了对方的肩膀上!

    兽人吃痛的怒吼一声,却没有因为这一击而溃败,他猛的一掀,那比人类大得多的力量让罗迪双臂不受控制的向外张开,露出了毫无防备的胸膛——兽人看准时机,立刻以一个头槌撞了过来。

    罗迪微眯着眼睛,神态平静至极。在兽人身体刚刚做出前倾动作时,他便直接向后躺倒,看上去好似没接触便被砸中似的——而实际上,当兽人完全弯下腰、因为头槌落空而身体向前倾倒时,罗迪已经用手肘后背撑地,双腿向上蹬了出去!

    在旁边的莎莉看来,这高出罗迪近两头的兽人好像自己把脑袋往他的脚上撞一样,“呯”的一声,兽人被踹的扬起了头,摇摇晃晃后退两步、满脸鲜血的“扑通”仰躺在地。

    罗迪翻身而起,小迈两步,骤然一跃!

    两柄刀刃在这一刻划过一道耀眼的圆弧,身体舒展如拉开的长弓——落地之时,那力量的爆发就像骤然击出的长箭,以至于莎莉被这惊人的一击震撼的睁大眼睛愣在原地,微张的嘴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刀刃近乎同时砍在对方脖颈之上,头颅飞出去老高。

    鲜血溅了罗迪一脸,无头的尸体抽搐数下后没了动静,可他却依旧冷着个脸。抬头望向四周已经变得安静许多的旷野,手中动作没停,抄起角弓和箭筒又是一通射,将远处几头半死不死的座狼和尚未断气的兽人一并杀了个干净,确认四周再都没有威胁后,才草草抹了把脸,小跑回了莎莉面前,很是突兀的直接伸手摸了摸她肩膀凹陷脱臼的地方,在莎莉脸颊再次泛起红晕,想要说什么的时候,他突兀的说说道:“可能会比较疼,但你一定要忍着点。”

    莎莉愣了,她甚至没明白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可下一刻便看到罗迪站起身,一只脚抬起踩在了她的腋窝处…

    他…他这是。。他不是要非礼我——

    莎莉脑子一下子乱了,原本以为脱险的她心里瞬间愤怒而委屈起来,张开嘴想要斥责几句,却发现自己细嫩的胳膊被对方双手握住…继而猛的一拽一推!

    “咔吧!”

    “啊——”

    莎莉痛的尖叫一声,眼泪止不住滴落下来…

    骨骼复位这种技术活,对于罗迪来说早就成了家常便饭。或许算是久病成医,当初转职狂战士后因为驾驭不了双手沉重的武器,他的胳膊经常出现脱臼的情况,要不是。

    脑海中突然出现了那个穿着红裙的身影,罗迪的呼吸似乎都为此凝滞了一下,心痛的感觉如潮水般涌来,又在瞬间褪去——昏暗中,记忆中的身影渐渐被眼前紧咬嘴唇的莎莉所取代,罗迪望着对方那复杂难言的眼神,根本没有想去解释什么,只是一屁股坐在旁边的地上,喘着粗气。

    这一系列动作过后,虽然不至于疲累,但气息的确乱了许多,罗迪把莎莉晾在一旁,脑袋里飞快分析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眼睛扫着远处黑暗的旷野,嘴里说着那位公爵之女听不懂的话语…

    “真狠啊,通敌叛国到那种地步也是有缘由的,弗朗西斯…老子逮住你不扒了你皮的…”

    一旁默默无语的莎莉就那么看着罗迪,目光中原本的愤怒消失,随即变得复杂异常…脱臼复位瞬间的剧痛来得快,消失的更快,脑海中原本那乱七八糟的想法自罗迪坐在一旁喘息后便渐渐消失。本以为对方要做些什么肮脏事情的莎莉,此时说起来委实有些无措,而在经历了如此可怕的战斗过后,她却依旧不敢完全信任眼前的这个“斥候队长”。

    恐惧过后,内心更多的,是随之而来的疑惑。

    罗迪的摸样很狼狈,背后的衣服被撕裂,满脸血污,头发散乱,身上全是土。哪怕是霍尔管家手下的那些仆人,恐怕形象都来的比他好看。可莎莉却明白,对方一个人干掉了对面一支十人狼骑兵小队…

    他到底是什么人?

    可无论莎莉怎么疑惑,罗迪此时却顾不得她的想法。他脑海中很清楚的一点就是…兽人的截杀绝对不止这一批!

    原本的目的是救下这位公爵之女,但现在想来,自己现在根本还没有脱险——想到这里,罗迪的行事手段…便开始变的很直接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