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五章黑暗突袭(四)
    兽人们从罗迪身旁呼啸而过,却没能伤到罗迪分毫,可是对于他而言,从奔驰的战马上滚到地上,却绝对不是什么好受的事情——

    “他妈的他妈的他妈的疼死老子了!”

    在地上滚出这么远,罗迪疼得眼睛都快红了,口中的咒骂跟机关枪一样,一连射出的三支箭更是无声的宣泄着自己的怒火!

    方才挥刀的兽人回过头,刚想要捕捉罗迪的身影,却只觉得耳边“呯”的响了一下,模糊的视野便一下子扬了起来,太阳穴被箭矢贯穿的他,就这样喷溅着血液和脑浆直直翻倒在了坐骑身下。

    其余两箭都射中了敌人,但因为视野条件实在太差,这些兽人并未被直接射杀,反而停滞片刻后依旧骑着座狼继续冲过来——而此刻,朝罗迪发起冲锋的兽人一共只剩下了五个,其中一名还受了伤。

    虽然相对于之前十人的队伍,罗迪凭自己一人之力生生干掉了一半已然称得上奇迹,但面对剩下的五名兽人,他却根本无法站在地面上去抗衡——罗迪可没把自己当bug看,虽然明白自己有一个保命的bug可以利用,但是别管自己是几级,面对高速冲锋的狼骑兵,他都与镰刀下的稻草毫无区别。

    跑?面对骑兵,跑是最愚蠢的选择,自己腿再快也没办法瞬间跑出对方的视野。若是以前那位游侠罗迪或许还有借助技能翻盘的可能,但此刻他只有2级,唯一能做的,就是咬紧牙关,在对方接触自己之前尽可能多的杀伤兽人——只有对手的数量少了,他的逃生希望才会变大。

    这是赌命,罗迪很清楚自己是站在了死神的面前。虽然曾经的他有无数次类似的经历,但那时候他明白一旦自己失败,要面对的不过是墓地等待复活的提示罢了。

    可是现在,他要面对的是真真切切的死亡。

    而他唯一抗争的武器,不过是手中的角弓。

    深呼吸,罗迪望着眼前,集中精力,抬起了角弓。

    好似变慢的世界中,嘈杂的环境声仿佛彻底消失——唯独剩下弓弦划过空气的嗡鸣。

    这声音仿佛死神的镰刀,悄然划过黑暗的夜幕。

    在短短五秒钟内,兽人们遭遇了比之前更为恐怖的精准袭击。

    当先三位狼骑兵被箭矢迎面射中胸口,巨大的冲力将他们直接撞得从座狼身上坠下,坠地后在地上翻滚哀嚎。可仅剩的两名狼骑士却已经开始了全速冲锋!

    十米。

    熟悉狼背上作战的兽人战士此时已经将弯刀向前挥动,准备借助惯性直接将罗迪撕裂!

    可罗迪却依旧站在原地,双眼一眨不眨的瞪着前方…

    弓张满月,长箭激射而出。

    “咔!”

    如此近的距离上,箭矢洞穿了当先那名骑兵的座狼脑袋,巨大的贯穿力让其瞬间死亡,狼背上的兽人失去平衡,被向前甩飞…

    可这并不是罗迪想要的后果,他原本的计划是射死座狼,让其在倒地的同时阻碍后方那最后一名狼骑士——但现在那仅剩的兽人竟然直直越过了狼尸,毫不犹豫的挥刀砍了过来!

    罗迪避无可避,只得狼狈的就地翻滚…可这一次,他终究慢了一步。

    “嘶——”

    从未体验过这种真实的、被骑兵砍中的感觉。曾经只是个宅男的罗迪,此时竟是整个身体都被横向带起的冲击力刮出去老远…恍惚间,好像不是挨了一刀而是挨了一棍子似的,让他完全失去了对身体的控制能力。

    幸运的是,罗迪因为那个躲闪动作,终究避免了被直接腰斩的命运。可后背伤口的痛感,在因为肾上腺素而延迟了几秒钟后还是传了过来。起先是冰冷,随后便是如被火焰灼伤般火辣辣的可怕剧痛。

    罗迪不受控制的倒吸冷气,痛的差点晕过去——想要出声,喉咙间却只是发出了诡异的呻吟…

    他不是没有受伤过,“裂土”对玩家提供了伤痛模拟,以往受过无数次伤的罗迪对于痛苦已经有了一定程度上近乎麻木的免疫能力,但那仅限于玩游戏时机械式的电击疼痛,和这种真正的撕裂伤带来的剧痛相比,却是完全无法相提并论的。

    剧痛侵袭而来,让罗迪感觉自己连动弹都变得困难异常,可一想到自己还要面对一个骑着座狼的狼骑兵,他便紧咬牙关,硬生生靠着一口热血和肾上腺素的作用站起了身,拾起地面上散落的一支箭矢,搭在从未松手的角弓上,卯足劲想要拉开,却终因背部那骇人的伤口而失败…

    “操!”

    怒骂声显得有气无力,有些模糊的视野中,远处已经调转座狼再一次冲过来,那兽人扬起弯刀掠过空气,已然锁定了他的脖颈——罗迪拼命拉开了一小半弓弦,却因为动作变形的厉害,而让箭矢擦着对方低伏的身体飞过。落空了。

    心中瞬间一片冰凉,他手指颤抖的想去寻觅箭矢,却发现背后的箭筒早就甩飞在了地上。

    该死的,应该先利用bug回复血量的!

    罗迪现在呼出面板去升级已然来不及了,而从他坠马到如今再一次面对敌人的弯刀,前后才过了不过三十秒时间。

    愤怒的狼骑兵驱赶着座狼,仿佛已经看到了罗迪身首异处的情景,然而也就是在这时,这场战斗中最意外的一幕…就这样突兀的发生在了罗迪的面前。

    耳旁突然传来的急促马蹄声,声音在出现的时候,似乎战马便已经冲到面前,罗迪望着面前已经近在咫尺的狼骑兵,却只感觉眼前诡异的一黑。

    “呯!”

    肉体撞击的闷响声、座狼吃痛的怒吼、战马的嘶鸣,期间还夹杂着一声短促的尖叫——罗迪眼睁睁看着眼前一匹战马和那座狼轰然撞在了一起,剧烈的冲击连带着上面的两名骑士轰隆隆贴着自己身侧飞了过去。

    罗迪目瞪口呆,随即却觉得四周景物竟然有些发白,接着双腿一软,不受控制的坐在了地上。

    这不是被吓的,而是他失血过多,身体已经彻底支撑不住了。

    “什么东西.神风特工队么?”

    四周没有光源,罗迪睁着眼睛,感觉眼前景物愈发模糊起来,根本无法辨认是谁替自己用这么愚蠢的方式解了围。但显然无论什么人,用这种自杀一样解围的方式都是定然没好下场的——他想不了太多,脑海里此时唯独能记得的,就是两个字。。

    “升级”。

    尽全力忍着那窒息般的剧痛,罗迪甩了甩手指上粘稠的鲜血,咬牙喊了一声:“人物属性面板!”

    紧接着,他一边疼得抽气一边伸手在空中挥了挥,咬牙切齿道:“升级!”

    这声音过后,整个战场便陷入了寂静。

    在罗迪的旁边,那被莫名撞飞出去的狼骑士并没有死,这虎背熊腰的家伙说起来只是被撞后有些发懵,过了几秒后便意识到自己该做什么——他推开压住自己的座狼,双腿的剧痛让他无法站起身,于是只能在黑暗中摸索着丢在地上的弯刀,而当他终于握住刀柄、将目光转向罗迪时,却双目圆睁,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黯淡的月光下,他看到那原本被弯刀砍飞出去的人类竟然缓缓从地上站起,好似没事人一样的仰起头,深深吸气,随即放松的扭了扭脖子。

    骨节摩擦的“咔咔”声在旷野中回荡着,让这兽人一时间只感觉毛骨悚然。

    罗迪呼出一口气,随手拾起地上遗落的一柄弯刀,悠闲的左劈右砍了几下,似乎在适应着这武器的份量,黑暗而惨烈的战场上,他的姿态就像是周末在超市购物的人一样放松,迈步走来时,嘴里却还冒出几句奇怪的歌谣,调子是这兽人从未听过的——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朵花,风吹雨打都不怕,啦啦啦啦…。”

    走到这因为摔伤而腿断掉的兽人面前时,罗迪停下了哼唱,一脚踢飞了对方手里的弯刀,随即看着这脸色逐渐狰狞、想要拼命反击的兽人,突然用萨宾语出声问道:“嘿,问你个事情,萨罗塔巫医还好么?”

    错愕的表情出现在兽人的脸上。

    只是罗迪似乎并不想得到什么答案…

    “哦,其实我并不太关心这个话题,只是练练口语罢了。”

    “噗——”

    鲜血喷溅,身躯壮硕的兽人顷刻间身首异处。

    “咳咳…”

    身旁传来的虚弱咳嗽声,罗迪随手一挥,弯刀“咄”的立在地面之上,他扭头定睛望去——不远处的草地上,显然躺着刚才那个“英勇”撞飞狼骑兵的骑士…

    “千万别是莎莉…千万别是莎莉…千万——”

    虽然罗迪心中万般祈祷这自杀式袭击的家伙不是莎莉,可是那身亚麻衣裙映入眼帘时,罗迪还是暗自骂了出来:

    “哦…法克!”

    他脑海里此时唯一的想法就是:“老子好不容易让你跑出去了你怎么又回来了?!”

    可随即他也明白对方刚刚是真的救了自己一命——如果说的严肃点,这就是救命之恩了。但显然罗迪此时没有被救后磕头跪地万分感谢的觉悟,现在情况危急,谁有心情去考虑别的?

    回头望了望四周,不远处几个身影在晃动,显然几个没死绝的兽人正摇摇晃晃步履踉跄的朝这里走来。罗迪扬了扬眉毛,决定还是先来到莎莉身旁,见对方双眼紧闭,似乎昏迷过去,他立刻伸手拍了拍对方脸颊,大声道:“喂!醒醒!别睡过去。喂!能听到我说话么?听到的话手指用力捏我一下!”

    他握住了莎莉无力垂在一旁的手掌,这一套方式是他以前在游戏中常用的——玩家受重伤以后,必须确认对方是否还有意识。而一般情况下,系统带来的疼痛会让他们经常说不出话来,所以救援者都会让对方通过手指来回应问题。

    但情急之下没有“入乡随俗”的罗迪却忽略了一个问题。在这个时代、在卡伦王国,如此身份的贵族女性。哪有说牵手就被人牵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