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三章黑暗突袭(二)
    黑暗的环境下,老格森点燃了火把,谨慎的护送着莎莉朝距离最近的康塞顿要塞行进。

    作为边境要塞,康塞顿因为拥有高大的城墙而易守难攻,即便来了上千名兽人一样不担心会有什么意外。而就在来芬克斯村之前,老格森其实已经派出了一名士兵前去通风报信,并带着信物请求军队出来迎接。也就是说,早在抵达芬克斯村之前,这位公爵女儿便已经决定今晚直接取道折返康塞顿要塞了。

    但显然,莎莉并没有把所有的希望寄托于要塞上。

    “我知道这样做有一定的风险,如果事情真的到了无法挽回的地步,以至于康塞顿要塞都无法为我提供庇护时,我们就立即转而向南,返回霍利尔城。”

    也就只有在这四下没有外人的时候,她的目光中才会出现那不加掩饰的灵慧。

    莎莉远非走一步看一步的傻女孩,甚至可以说,她是这个时代为数不多拥有独立思考意识的女人之一。头脑灵活,学识广博,虽是女儿身,可见识与能力却丝毫不输自己那位光芒耀眼的哥哥。

    不过和弗朗西斯的区别是,她没有选择锋芒毕露,而是藏锋鞘内,内敛至极。

    老格森明白莎莉的能力,点点头同意了她的决定,但是他仍旧不能想象康塞顿要塞竟然会被莎莉认定为有威胁。难道不用兽人攻击,人类自己就会因为莫名的理由而开始自相残杀么?

    一想起十多年来弗朗西斯对所有人恭敬有加始终如一的摸样,老格森实在不相信这会成为事实。

    七人的队伍在黑夜中进发,火把映照出了他们的身影,或许是认为自己已经脱离了那片兽人原本要袭击的村庄,他们一个个都在内心放松了警惕,队伍的气氛并不紧张,甚至可以说有些轻松。

    一切在握的轻松。

    不过辽阔而漆黑的平原上,一个无法察觉的黑影却始终在远处默默的跟随着。

    罗迪始终和对方保持着安全距离,对方听不见这里的马蹄声,更不可能察觉到自己被人如此跟踪——而原本还怕自己需要苦寻一番的罗迪,则在望着那明晃晃的火把,颇感无奈的叹了口气。

    “一群傻子,这不是等着给敌人当靶子么。”

    .。

    同一时刻,康塞顿要塞。

    “长官!这是莎莉小姐的请求,您不可以置之不理!”

    康塞顿要塞的城门前,护城河的吊桥刚刚收起,这也是几年来第一次见到这座要塞如此积极的将许久没有拉起的吊桥悬挂起来,宽阔的护城河和敦实的城墙总会给王国在这里镇守的士兵带来极强的安全感,可此时,却让来求援的这位士兵心底发寒。

    “我说的话你没有听明白?如果你拿不出莎莉小姐的亲笔信函和信物证明,我没有权利让士兵在黑夜中出去。”

    城门处的上尉军衔不高,但县官不如现管,要塞内虽然是柯克领主手下的一位骑士坐镇,可一个莎莉身旁普普通通的士兵想要当面去和对方谈话,根本不是什么容易办到的事情。但让这名士兵感到极度气愤的是。他手中确实持有莎莉小姐的亲笔信和信物,却被对方完全忽视!

    “可是。”

    这位士兵回头看了看身后被拉起的吊桥。这意味着他连返回报信的路都被彻底断绝。

    “没有什么可是,我认为你私自谎报军情,试图调动军队,按军规…这是重罪!”

    话音刚落,后面两人便直接冲上来将这名士兵按倒在地,在他还没来得及辩解之际便被一剑柄磕在了后脑上晕了过去。

    这一切发生的极其突然,见对方倒地之后,这位上尉的嘴唇抿了抿,似乎内心有挣扎之意,却最终还是挥挥手道:“对于这种假扮成士兵摸样招摇撞骗的混蛋,见到一个绞死一个,明白了么?”

    “是!”

    两旁的士兵将对方拖走,四周的气氛异常沉默。

    康塞顿要塞在这黑夜中原本应是一座给人带来安全感的灯塔,可是此刻,它摇身一变,成为了黑暗中那择人欲噬的猛兽。。

    ………

    午夜来临之际,芬克斯村的村民已经早早离开了这座村庄,留下一片空空如也的建筑,而就在这时,村庄外围悄声无息的出现了一支黑色队伍。

    他们的坐骑在地面奔跑时毫无声息,远没有战马奔腾时的浩荡声势——十五名兽人狼骑兵来到了芬克斯村外的草坡之上。按照常理,夜间视力并不好的兽人根本不会选择在这种时候进行所谓的“侦查”,但显然今天的任务非比寻常——这些手持弯刀的狼骑兵勇士们面容坚毅,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强大的战斗意志——因为他们是“罗哈尔之锤”部族的中坚战力,同时…也是巫医萨罗塔的部下。

    作为罗哈尔之锤的“实权派”,巫医萨罗塔在近几年内渐渐拥有了让人敬畏的权势和能力,他的手下们虽然只是些部族中最低级的斥候步兵之流,可这些成员对他的忠诚却有目共睹。

    此刻,这些狼骑兵并未过多犹豫,直直冲下了草坡,继而进入了空荡荡的村庄。

    “萨罗塔大人果然没猜错。”

    来之前,这些兽人接到的是“彻查村庄”而非”摧毁村庄”的指令,并且得到了巫医萨罗塔的亲口提示:如果发现村庄没人,立即汇报。

    此时这群兽人斥候不得不在内心感叹萨罗塔大人的智慧令人仰望,随即立即调转狼头,向着黑暗中另一个方向奔去。

    。。

    罗迪望着眼前那支放慢行进速度的队伍,轻轻拽了拽缰绳,让自己胯下的马匹停住了脚步。

    黑夜中行进的速度比较慢,午夜十分,远处那支队伍才堪堪抵达要塞。而这边独自监视的罗迪则有些饿,暗自翻找着马匹上携带的食物,想着补充些能量。

    嚼着硬邦邦的乳酪干,罗迪重新检视了一遍自己所携带的装备——两支箭筒,角弓、两柄弯刀,穿戴皮甲和臂铠,算是满载状态。而以往因为长期独行的习惯更让他带上了至少三天的口粮。摸了摸口袋,那些巫毒骰子还在里面,检视了一下人物属性,罗迪确认自己血量满值。

    抬起头,远处莎莉等人的队伍已经彻底停下脚步。

    他们在干什么?

    康塞顿要塞就在视野范围之内,不过因为夜幕而无法看清楚它的轮廓,罗迪不会知道…莎莉的队伍已经在那名报信士兵失去音信,而直接做出了止步的决定。

    两百米外,举着火把的老格森面色凝重,而身旁莎莉表情更多的是无奈,她理了理自己的白金色秀发,叹息道:“看起来我们今天回不了康塞顿了,很显然,让一个要塞沉默到连一盏灯都不愿点燃,我亲爱的哥哥显然已经做出了他最后的决断。”

    “小姐,我带人去看看——”

    “老格森,你明白那是没有用的,”莎莉打断了他的话语,不容质疑的挥手道:“按原计划,我们立刻返回霍利尔城,在父亲那里,他还是没有办法做到对我继续围堵的。”

    这或许是王国贵族的悲哀,亲兄妹间互相倾轧、试探甚至毫不掩饰赤裸的杀意,不到二十岁便学会在这种无形的刀光剑影中生存…此刻,莎莉依旧对自己抱有信心。

    早在两天之前,她便通过自己暗中培植的势力和途径,清楚得知了这位哥哥想要做的一切。在维克村的演戏、试探,芬克斯村的一触即返,几乎所有事情都在莎莉的掌控和预测范围内——如果说唯一的意外和疑惑,便是那位诺兰村的斥候队长了…

    莎莉有些好奇,那个家伙又是怎么得知这些消息的呢?

    不过这种疑惑被一声疑问骤然打断——

    “那是什么?!”

    手持火把的士兵因为光源在身旁,根本看不清远处黑暗中的影子到底是什么,他只是模糊的看到了远处地平线上似乎有某些东西一掠而过。

    老格森转过身,似乎察觉到了气氛的诡异,望了望四周亮着的火把,立即发现了问题,下令道:“熄灭火把!”

    十秒钟后,四周归于黑暗,静谧笼罩了队伍,卫兵还好,那侍女的表情显然是被吓到了,瑟瑟发抖的环顾着四周。

    “队长——”

    “噤声!”

    老格森低声斥了一句,随即仔细辨别着风中的细微声音,随即面色骤然一变。

    “该死的…该死!是狼骑兵!撤退!快撤退!”

    骑在马上的队伍瞬间气氛绷紧,努力调转马头的所有人努力踢着马腹,可因为太过用力,随队那位侍女竟然因为马术不精而仰身坠下了马!

    可士兵们却没有一个敢去下马把她扶起来——他们都明白刚刚老格森的警告意味着什么,狼骑兵。这绝对是生存在边境的人类的噩梦,何况此刻远处那座狼奔跑的闷响声已经开始变得毫不遮掩!

    莎莉想要下马扶起侍女,却被格森一把抓住胳膊,二话不说便是一马鞭抽在她坐骑的屁股上,回头大喊一声:“什么都不要管!保护小姐向南突围!”

    队伍立刻开始朝着康塞顿要塞冲去——此时此刻格森只能寄希望于对方在见到人类要塞后知难而退,而至于要塞的大门会不会打开,他并没有抱太大希望。

    可是骑马跑出去百米有余,他回过头却发现了一个迫在眉睫的问题:那群狼骑兵的速度太快了,自山坡冲下来以后一路狂奔,远比刚刚起步的战马凶猛的多,而莎莉小姐骑术并不好,速度更是比几个老兵慢了一线。如果继续保持这个速度,不出半分钟就会被狼骑兵追上——他知道那群兽人的抛网能力,任何骑兵一旦被他们靠近十米范围,基本就是一个死字!

    于是,这位老兵沉默几秒后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他骤然将马头向一旁拧转,随即大声喊道:“所有人,拔剑!准备接敌!”

    一共只有四名士兵,他们单薄的身影和身后不远处黑乎乎冲上来的十五名兽人狼骑兵相比实在是毫无战斗力可言。但是这种时候,老格森却显得没有多少犹豫。

    “莎莉小姐,继续前进,不要回头!”

    说完这句话,他便带领着自己手下的那些年轻士兵们向左扭转队伍,扬起长剑,扑向了那些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敌人们。

    莎莉瞪大眼睛,想要说话,却随即捂住嘴巴,甚至狠狠咬住手指才让自己没有喊出声——年轻的她虽然智谋远超常人,可是流血与牺牲这种词汇却仿佛永远只存在于那些书本之中,当一切真的骤然发生时,尚未成年的莎莉根本接受这些士兵为了自己而慷慨赴死的决定。

    可是脑海中的理智却告诉她,自己必须握紧手中的缰绳继续前进——只有活下去,她才能为这些士兵们报仇,只有逃出自己哥哥的圈套和陷阱,这些鲜血才不会白流!

    直到此时,莎莉才隐隐明白…战争从未远去,那些老兵口中不愿提及的恐惧,总会以最突然的姿态来展示它的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