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一章曾经的英雄
    火把亮着,傍晚时分的芬克斯村,村民们基本都是老老实实呆在家里的,所以诺兰村斥候们行动进行的很顺利——没有多久,村子七成屋舍前便都出现了不少人影,显然都接到了通知,罗迪定睛看了看,找到了举着火把的鲁格,迈步便要过去,却猛地定住了身形。

    他眯起眼睛,有些惊疑不定的望着前方,有些情不自禁的咽了口唾沫。

    就在鲁格的面前,一位年轻人正在面色严肃的说着什么。对方个子比鲁格高了半头有余,上身壮硕却不显臃肿,佩剑在右边,证明其是个左撇子。胸前佩戴少尉徽章,显然是芬克斯村的斥候领导者。

    此时他皱着眉头,似乎并不愿意相信面前鲁格手中那张羊皮纸的内容,频频摇头摆手,面色有些难看。

    “我记得…索丁少尉好像并不会写字吧?”

    这位年轻稍微的话语让鲁格表情变了变。

    “我们没有更多时间说这些废话,如果不让村民们今天撤离,明天一个中队的兽人就会把这里血洗成为一片废墟,难道你愿意看到这种情景?!”

    鲁格不傻,他其实也明白手中那封伪造索丁少尉的信并没有太大说服力,只能连唬带诈赶紧让对方下决定——说实话他心中对兽人集结兵力偷袭一个毫无战略价值的村落表示怀疑,但想起罗迪说话时的严肃面孔,他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只是怎奈眼前这个傻大个似乎看出了破绽。

    真是有些麻烦。

    鲁格有些焦急的还想说什么,却正看到罗迪已经从庄园走出,这位年轻的领导者表情有些怪异的来到了几人身前,似乎是看到了很难相信的事物一样,皱眉盯着眼前芬克斯村的斥候少尉,最终迟疑的问出了一句话——

    “索德洛尔?”

    大个子扭过头,皱着眉头望着眼前表情奇怪的家伙,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对方要这么看自己,但他还是点点头,回答:“是我,我们之前见过?”

    何止是见过。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罗迪心下震撼万分——可随即而来的,却是许些悲凉。

    在他重生之前的游戏世界中,“裂土”中无数脍炙人口的英雄豪杰,而索德洛尔便是最为耀眼的英雄之一。

    他曾经是起义军的最高军团长,更是少数实力突破进阶职业等级60级的强大存在,还是战场胜率超过九成的传奇将军!

    但无数耀眼光环却在其陨落于卑劣的刺杀后渐渐消退,起义军失去了一员大将,又连遭“友军”出卖,最终败亡。

    罗迪是整个历史的见证者,更目睹了这位将领从脱颖而出到陨落的全过程。但他怎么也想不到,曾经的传奇人物,此时此刻,竟然和自己的地位相近。仅仅是一个边境小镇的斥候队长?

    如果不是真的从那个年代重生而来,恐怕罗迪自己也不会相信这一点。

    “我——我听说过你的名字。自我介绍一下,我是诺兰村的斥候队长罗迪…索丁少尉因为在和兽人的战斗过程中受伤,不能亲自前来,所以让我们加急前来通报这些信息。”他随口就编了句谎话,但想了想,补充道:“这三天我们杀了超过三十名兽人,并且偷袭了一个营地,这些情报是偶然得知的,因为有一个兽人会布林加语。”

    罗迪记得论坛上对这位昔日军团长的分析和各类介绍文章,知道他心思慎密,所以自己便迅速罗列证据和理由,以求短时间内把所有疑点堵上,争取尽快让对方配合自己的行动。

    “杀死超过三十名兽人…?”

    索德洛尔扬了扬眉毛,任谁听到斥候部队能这样的消息都会感到震惊,但显然他此时并没有放弃警惕,甚至可以说沉稳的有些不像话。

    “伤亡七人,损失惨重,但好在兽人们损失更惨。”罗迪想了想,立即拿出了手中那张货真价实写着敌人进攻时刻的草砂纸,毫不犹豫的交给索德洛尔道:“这是从那个兽人身上搜出的。”

    索德洛尔认识这些字么?

    或许连整个芬克斯村的斥候都不会知道,罗迪辨认兽人文字的本领,最初还是因为索德洛尔下令普及的,而索德洛尔本人更是最早可以辨识兽人文字的军方将领——罗迪有理由相信即便索德洛尔现在不会像自己记忆中那般强大而智慧,但他定然有自己的办法去判断一些蛛丝马迹。

    “信?”

    索德洛尔接过来,第一件事并非去辨认文字,而是映着火光去摩挲着莎草纸——眯起眼睛思索几秒,随即盯着那些字迹互相比对起来,一分钟后,这位斥候稍微眉头逐渐舒展,可面色却更加紧绷起来…

    抬起手,他将这封信交还给了罗迪,直接问道:“我相信你的话了,现在需要我做什么?”

    场面有一瞬间的寂静,鲁格张大嘴巴,毫不掩饰他的震惊之情,因为他们都明白那封书信的文字可是兽人语写的…而对于他们来说,兽人文字完全就是天书!

    如今对方只是看了几眼便彻底相信了罗迪的话,先不说他判断兽人文字的能力,但就是这份魄力,也是前所未见的。

    果然是那个妖孽般的家伙。

    罗迪内心一喜的同时也是感叹不已——眼前的索德洛尔虽然还只是一个年轻的少尉。可在这种情况下他却依旧能冷静分析并作出决策,实在是…

    嘴角有些抽搐,罗迪心里可不想和这种家伙交恶,后世自己也参与过对方组织的几次对外战争,这位将军的铁血和强大他深有体会。

    此时索德洛尔决议配合,罗迪倒也不去矫情的推辞什么,他望了望远处即将进入村子的队伍,话语清晰的安排道:“兽人会在明天进攻,所以我们的动作必须要快——而且不能遇到任何阻力!”

    “鲁格——”

    被点名的鲁格立刻立正,靴跟撞击的声音异常清脆。

    “让队员继续协助村民离开,多余的东西不要带,午夜前这里一定不能留下一个人。”

    “是!”

    他立刻转身小跑着离开,随即现场只剩下罗迪和索德洛尔面对面——望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只能仰望、而现在却只是个少尉军衔的年轻人,罗迪犹豫了半秒后郑重行了军礼,随即道:“我去说服霍尔管家与那位莎莉小姐,但是不指望能成功。所以如果出了什么争端,尽量让你的人不要过来。”

    索德洛尔眯了眯眼睛,他低头盯着眼前这个第一次见面的斥候,似乎在考量和衡量着什么,最终沉默着点头,回了军礼,转身朝着自己的手下们而去。

    “呼。”

    罗迪舒一口气。

    即便索德洛尔现在没有以后那般杀伐果断的将领气质,但罗迪却发现自己似乎无法彻底摆脱“过去”。或者说那已经变得模糊的“未来”的影响。

    转头望去,昏暗的光线中,霍尔管家正在朝几名面色惶恐的仆人大发雷霆,因为他终于发现了村民正在集体收拾行装的异动,庄园的仆从们唯唯诺诺的站着挨骂,而管家急的满头大汗,却无法阻止公爵的女儿莎莉小姐骑着马来到面前的脚步。

    “霍尔管家,您好。”

    公爵之女莎莉来到霍尔面前,动作优雅的翻身下马。这位公爵之女虽然年轻,可迎面而来的气势很足,火把映照的光芒中,她礼貌行礼,抬起头时目光微微闪动,似乎有些意外和好奇,轻声问道:“芬克斯村今天要集体迁徙么?”

    她的语气只是单纯的询问,但在这位管家听来却觉得像是责问,这让他后背顿时冷汗涔涔,结结巴巴的回答道:“莎莉小姐,我…这个…村民们似乎——他们…”

    霍尔半天说不出个完整句子,然而也就是在这时,一个他绝对不想听到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诺兰村斥候二队队长罗迪,希望向尊敬的莎莉小姐汇报一条消息。”

    村,斥候,队长。这三个词汇注定说话的人身份卑微到和平民无异,在芬克斯村的管家霍尔看来,这个不知名的小吃后根本就是拿自己当空气…

    接连碰上倒霉事的他心情本来就郁闷的紧,此时又被打断,立刻恼火的扭头喊了起来——

    “你是谁?你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话?!诺兰村的斥候什么时候需要在这里汇报情况了?”

    “你这是逾越!我一定会用最严厉的律法惩处你!”

    霍尔管家不知道,自己这么发火无异于将本该说话的莎莉晾在一旁。只是在劈头盖脸的朝着罗迪一顿狠骂时,他却不曾想…罗迪的目光却从始至终都没有望向他,而是直直的盯着刚刚下马的公爵之女。

    这是罗迪第一次见到历史上已经死去的老公爵的女儿,在他的想象中,这个女孩儿应该是一副天真无邪的摸样,或许会有些调皮,又或者恬淡安静。此时看了,对方在火光中的面容确实娇美,身姿苗条,只是那股莫名“胜券在握”的气势,却让他微微皱了皱眉。

    似乎…有种不太对劲的预感。

    “霍尔管家,我想,我还是有权利决定是否应该听这位斥候汇报消息的,对么?”

    莎莉察觉到了罗迪的目光,她似乎并没有觉得这位斥候失礼,而是很干脆的开口打断了霍尔管家喋喋不休的话语。

    这一下,霍尔就像是被狠狠砸了一棒子的鸭子,微张着嘴巴,表情错愕的愣在原地。

    年轻的公爵之女礼貌而性格温和远近皆知,可是此刻这位管家却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耳旁响起的话语中竟然带了一丝让他惊悸的冷意。

    面容有一瞬间冰冷的莎莉不再理会霍尔,而是将目光投向罗迪——原本嘴角微翘的弧度消失,只剩下严肃。

    “那么…罗迪队长,请问你有什么消息需要汇报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