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二十章先斩后奏
    “亲爱的莎莉,按计划队伍应该于明天起程去往芬克斯村的,但我要找的史密斯叔叔似乎明天才会回来。为了不耽误行程,今天你先随队伍去往那里,怎么样?”

    在外人眼中,年轻的弗朗西斯伯爵对于妹妹莎莉历来礼貌有加,说话办事滴水不漏。

    他有一双海蓝色的眼睛,相貌英俊,虽然此时没有穿着华丽的衣着,却依旧拥有那种平民无法企及的贵族气息。

    而站在他面前的莎莉今年十六岁,说起来正是女孩子发育成长的黄金年龄。她一头白金色长发在阳光下极为耀眼,皮肤很是白皙,完全没有大多数孩童这个年纪会有的雀斑。鹅蛋脸,淡灰色亚麻长裙的材质和不远处农妇们的相同,却因为她纤长的身材而自有别样气质。

    面对弗朗西斯的话语,正在向远处几名孩童招手的莎莉回过头,轻声道:“那么…我今天需要一个人去芬克斯村了?”

    “看来只能如此了,史密斯叔叔帮了我很多——喏,这柄剑就是他帮我锻造的。”弗朗西斯取下自己的佩剑,在阳光下盯着那保养的极好的剑身道:“这是我的第一柄剑,他陪伴我十多年呢,算是见证了我剑术的成长。”

    “那也是该好好感谢这位铁匠呢。”莎莉笑的时候嘴角有两个可爱的酒窝,“不过话说回来,真的不需要我在这里陪你么?”

    在外人看来,这是一位纯真无邪的小女孩和哥哥无比正常的一系列对话,但或许只有弗朗西斯,才会注意到莎莉那目光中隐藏的许些狡黠。

    “放心,我比你更适合骑快马,父亲不让我乘坐马车就算了,竟然也要让你受这些苦——说起来,我还是要对父亲这样的决定持保留意见呢。”弗朗西斯笑呵呵的转移了话题,并不打算正面回答。

    最终莎莉没有继续追问,随口叮嘱他要注意安全,不多时便带着五名随从和一名侍女踏上了前往下一处村庄的路途。

    弗朗西斯望着妹妹远去的背影,目光渐渐收敛,嘴唇微微抿起。

    目光下垂,这位年轻伯爵的面庞似乎隐隐露出一丝挣扎之色,但他最终还是咬了咬牙,从怀中拿出了一封草砂纸写就的信件,再次阅读一遍后将其撕成了碎片,轻轻念诵一句咒语,在掌心召唤出一小簇火焰,缓缓的将这只有兽人才会使用的草砂纸焚为灰烬.

    远处,骑在马背上的女孩轻轻拉着缰绳,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问向了自己身旁的一位中年卫兵道:“格森叔叔,您有多少年没有见过兽人了?”

    随着莎莉一起去往芬克斯村的还有五名卫兵和一名侍女。此时跟随在莎莉身旁的卫队长格森,应当算是看着这位少女长大的老兵之一,如今他的身体状态已经过了巅峰,可战斗经验和见识却远比身旁的年轻士兵们丰富的多。听了莎莉的问题,老格森想了想,回道:“应该有十三年了吧?上一次和这些家伙的战斗时…我的膝盖留了道疤,现在一到雨天还有些疼呢。”

    “那一定很疼…很抱歉,让您想起了这些事,”莎莉并不做作的真诚道歉,熟悉她的格森明白她的善良性子,倒也不去拒绝她的歉意,只是好奇的回问道:“莎莉小姐怎么想起问这些事情了?难道你认为兽人们会出现在边境的村落?”

    莎莉摇摇头,却是若有所思的想了想,问道:“如果——我是说如果有兽人偷袭村庄,您觉得…这些村子的警备力量足够他们进行防御么?”

    她依旧是那副略带好奇的表情,只是没人能看到她目光背后的那点冷意。

    “不瞒你说,在走了这些村子之后,我还真不认为他们有这种能力,公爵大人在这里设立的斥候编制本就不是什么作战队伍,他们根本没有什么战斗力,只是用作预警和报信,遇到兽人根本就没有抵抗能力。”老格森皱了皱眉头,“你认为.会有危险?”

    相处这么久,格森并没有因为莎莉年纪小而瞧不起她,事实上,在莎莉身边这么多年,他是最能明白这个小孩子有多大本事的人。所以仅仅是两句话的问询,他便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

    “芬克斯村的地理位置应该算是王国最突出、也是距离兽人王国科恩要塞最近的村子了吧?我只是想到了这些,才有这些疑问的。”

    换做其他同龄女孩子,估计没有人会如此清楚芬克斯村的具体位置,更不用提兽人帝国要塞的名字。然而此时莎莉的话语平和自然,甚至带着许些如数家珍的熟稔,言谈间她那双双美丽的眼睛朝身后望了望,若有所思。

    老格森是老兵,他不会天真的认为战争会永远远离这个国家,对于兽人的了解让他远比身旁的年轻时并更明白莎莉刚刚话语中的担忧是否合理。所以他皱了皱眉头,低声问道:“莎莉小姐…需要我派人去和康塞顿要塞的人联系么?”

    莎莉点点头,眼睛微眯着望向远方。

    “应该派人去联系一下,但我希望.要塞的大门,不会拒绝我的庇护请求吧。”

    ....

    夜色降临的时候,雾气弥漫开来,头顶的星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朦朦胧胧的水汽,马蹄声踏破了寂静,略显突兀的在芬克斯村外响起。

    这或许是罗迪第一次在这些斥候面前露出了许些不安。

    从三十公里外的诺兰村急匆匆赶过来只用了一个小时,这一路上他的心情转变可谓剧烈,因为来到村落外的时候,他便从村子周围的农夫口中得知了莎莉和弗朗西斯即将来到村庄的消息。

    于是…罗迪心中所有的疑问、假设也在这时近乎完美的契合在了一起。

    记忆中的那场悲剧,应该就是在明天发生的无异了。

    他不禁想起了那封兽人信件中说明的日期——若是那上面计划不变,一个中队超过五十名兽人冲过来,那这个村子还真是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

    此时摆在罗迪面前的选择不多,向要塞求援?或许卡特还抱着这样的希望,可罗迪却知道那根本就来不及。

    他熟知卡伦王国那些贵族领主的规矩——想要从要塞拉来一支队伍,别管多少人,首先需要一位男爵以上地位的贵族亲笔书信和徽记证明自己的身份与意图,得到准许后接下来要塞还得开始一轮征兵行动,时间三天到一个月不等…常规流程尚且如此,若是一个边境村子的斥候跑到要塞前说什么“军情紧急,需要立刻支援”,用膝盖想也是绝不会有人搭理的。

    如果兽人突然来了怎么办?

    这种问题根本没人去考虑——“战争已经过去了,现在是和平年代”——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此时罗迪望着眼前的芬克斯村,心里面复杂的紧。

    “最终…还是摊上这种事了啊…”

    本以为和自己无关的一封信,终究让他再度忙碌起来,罗迪深吸了口气,拎起水囊灌了口水,随即朝自己脸上撒了撒,转头对身旁斥候们道:“进入村子后立刻挨家挨户叫醒村民,让他们立即收拾东西,告诉他们必须午夜之前必须撤离这里,否则等待他们和我们的都是死路一条,明白了么?”

    “是!”

    马背上的士兵们有些疲倦,却一脸正色不敢有任何疏忽。

    罗迪随即把手中自己伪造的信件交给了鲁格,让他和卡特去交给村内那支斥候部队的少尉,并让对方配合行动——这支斥候队伍同样属于鲁西弗隆家族的私军编制,所以那封假借索丁少尉名义写的信此时便派上了用场。

    任务分配完毕,分工有序的队伍立刻开始了行动,斥候冲向村子各处开始挨家挨户敲响房门,大声通知着兽人即将来袭的警报——这种“先斩后奏”的行为是罗迪必须要做的,他没有时间去和有反对意见的人辩论,因为即便最终论罪处理,他一样可以推到索丁少尉身上。

    而罗迪自己则骑马直接来到了芬克斯村的庄园前。腰间挎着两柄弯刀、双臂佩戴金属臂铠而背着角弓的罗迪形象远比其他斥候威猛的多,如果不是看到他胸口的徽记,普通人一定以为眼前是鲁西弗隆家族的近卫私兵.

    “安德森管家的紧急信件,出大事了!”

    罗迪装出一脸慌张的样子,语调急促的紧,刚才把水倒在自己脸上,正让他此刻看起来好似满脸是汗。他举起手中那封自己写的信件,一边跑一边朝庄园屋舍中走出来的仆人晃着:“快让我进去,事情非常重要,耽误了一点你们谁也付不起责任!”

    这摸样绝对不像是开玩笑,几名根本不敢担责任的仆人赶紧带着他进入了庄园石质的主屋,名字叫霍尔的庄园管家眉头皱得很深,表情并不是很愉快。

    因为就在今天上午,一个诺兰村的斥候还跑过来告诉他兽人要袭击这里…

    “你脑子出问题了么?”

    这是霍尔管家把那名斥候轰出去时说的话,他很生气,毕竟斥候编制是鲁西弗隆的私兵,从职责和义务上而言,都是和柯克领主是互不干涉的,这种时候发什么失心疯?你们有什么资格来冲柯克领主的庄园指手画脚?

    所以此时看到罗迪身上的徽记,他直接准备敷衍了事,张口便说道:“你有什么——”

    可就在这时,另一名仆人突然挤开罗迪,急匆匆的跑入了房间。

    “霍尔管家,莎莉小姐的队伍到了!”

    这句话让原本准备说话的罗迪立马没有了发言权——因为他看到眼前这位霍尔管家立刻把目光从他身上收回,转身边便走了出去,彻底没有再搭理他的意思。

    显然,和公爵的子女相比,罗迪这样可有可无的角色他是没准备给什么面子的。眼下罗迪被直接晾在了一旁,根本没能说出让他们去协助村民转移的话语…

    那封落款安德森的信被他捏在手里,甚至来不及出示。

    嘿…这帮狗眼看人低的崽子。

    罗迪明白,自己这样的地位是根本入不得人家领主管家“法眼”的,心里暗自骂几句后倒也没生什么气,转身便准备去催促鲁格和卡特赶紧行动,自己脑海里组织些话语去找那位莎莉小姐解释——毕竟时间紧迫,自己只要能做到把村民鼓动出屋,剩下的事情自然有大势可以推动完成。

    可他没曾想,自己刚转身跑出庄园,便碰到了一个打死也不会想到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