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十九章公爵儿女
    从重生到现在不过几天时间内,罗迪总是按照自己曾经的记忆来判断这里的一切,曾经“洛迪”的记忆基本被他忽略,所以某些看似理所当然的东西重新被注意时,罗迪才发现其中微小差异所带来的后果或许是自己始料未及的。

    鲁西弗隆老公爵的子女?

    罗迪知道弗朗西斯公爵,虽然现在他在这些士兵的口中还是一位“伯爵”,但是在罗迪的记忆中,他却是一位让人恨到牙根痒痒的叛国者——

    在兽人入侵之时,这个混蛋非但没有组织起有效反抗,反而卖国求荣,直接导致了霍利尔城的陷落!

    弗朗西斯的不义之举最终导致被起义军擒获并处以了绞刑。这家伙的尸体后来吊在广场前时,甚至引来了无数民众的欢呼——要知道处死贵族,并且还是处死一名王国册封的领主,在任何时候度不会被贵族阶级所认可的,但那一次处死弗朗西斯公爵,帝国内部已经貌合神离的各个党派竟没有一个出言谴责。因为弗朗西斯子爵竟然勾结兽人并出卖了他领地的子民,只为了自己能够独掌领地大权!

    记忆突然间在这时候清晰起来,罗迪想起自己开服后在霍利尔城努力冲级副职技能时四周那些npc的谈话——

    那时街头巷尾的平民都在抱怨弗朗西斯公爵收税过高,口中经常怀念着以前的老公爵。那时有不少人分析,说这位弗朗西斯公爵为了得到父亲的爵位,似乎做过很多卑鄙之举。

    他都做过什么来着…

    罗迪眯着眼睛思索着,将突破口转移向了那位士兵口中的“公爵女儿”——他依稀记得在霍利尔城彻底陷落之前,有一位制皮大师在交给玩家任务时总会念叨着老公爵女儿那时多么多么的美丽和纯洁,也会分派一些任务,内容是去贫民区分发一些面包和食物,因为这位制皮大师当年就在贫民区接受过这位老公爵女儿的馈赠,所以多年来一直念念不忘而心存感激。

    她去哪儿了?

    想到这里,罗迪突然有一种心跳加快的紧张感——记忆的迷雾随着自己逐渐清醒而散去…罗迪骤然想起那位制皮大师的话语:“说起来真是不幸啊…莎莉小姐,两年半以前死于兽人对芬克斯村的攻击…”

    陡然间,罗迪感觉自己的脑海中划过一道闪电般浑身打了个哆嗦!

    线索逐渐拼凑,记忆中的话语浮出水面,罗迪不禁结合那封信的内容,得到了一个极有可能的推论…

    兽人接下来的行动…难道正好和这位老公爵女儿的死亡有关系?

    难道,他们要袭击的,正是芬克斯村?

    这个推论一出现,记忆中再次闪现出了许些片段:“弗朗西斯不择手段窃取公爵之位”、“老公爵死因蹊跷”、“王国贵族曾与兽人暗中勾结”等信息让他愈发肯定了自己的假设——从弗朗西斯卑劣的品性来看,这个叛国者在真正执掌大权之前,定然是会清除一切阻碍自己道路的存在的——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亲妹妹!

    而如果阻止了他的阴谋呢?霍利尔城会不会免于陷落?

    这个想法不可抑制的从脑海中冒了出来,让罗迪再次皱紧了眉头。

    如果可以,他绝对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改变历史的机会。若是这一切和自己猜测的对上了号,那么罗迪要做的事情并不难,只需要阻止那位大公的女儿去芬克斯村便够了…至于其他——

    “罗迪?”

    看罗迪呆立半天没有动静,之前回话的士兵轻声问了一句,这让他立刻回过神,表情瞬间变得极为严肃,转过头便命令道:“立刻通知所有人集合,我们有新的任务了。”

    “额。是!”

    虽然不明白罗迪为什么下这个命令,但在罗迪无形中的威信,已经让他立刻遵从了指令并转身跑向了村子内部。

    罗迪并没有在这里闲着,他想了想,跑遍村子,终于从一位曾经在庄园当过书记员的老头那里要来两张比较干净的羊皮纸,又借来羽毛笔和有些粘稠的墨水写了两封字体正统的书信——一封落款写的是索丁少尉,一封是诺兰村庄园的管家安德森。

    接下来,他眯起眼睛,将那墨水稀释开,又蘸着羽毛笔潦草的在那封草砂纸信件上,用兽人语写下了模糊而潦草的“芬克斯村”字样。

    罗迪在决定出手的时候便理清了思路,他首先要确认那位莎莉小姐是不是真的要去芬克斯村,如果是,那么这件事和记忆中那场灾难吻合的概率在九成以上——若非如此,这些伪造的信件便能给他合适的理由搪塞过去。

    “游侠”这个职业的职能是包含了一部分“情报”特长的,所以罗迪对于官方辞令熟悉的不是一星半点,伪造这几封书信自然手到擒来。

    而至于“芬克斯村”,罗迪在重生前并未去过。印象中,游戏开服的时候那里便是一片废墟,npc的只言片语都提及那里因为兽人的攻击而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场大火后的废墟。不过要说芬克斯村的具体位置,“洛迪”的记忆告诉他,那里就在离诺兰村不到三十公里远的地方。

    如此想来,自己还是有机会去阻止这件事情发生的。

    准备好一切过后,已经陆续起床的队伍除了伤员外都已到齐,除去两名之前已经去通知各村斥候和原本的伤员外,此时整队加上罗迪一共九个人,虽然面色略有疲惫,但每个人都已经做好了随时战斗的准备。

    “兽人可能在明天袭击芬克斯村,”罗迪没有说废话的时间,他扬了扬手里刚刚写的信件,“这是索丁少尉给我的书信证明,我们是合法进行跨区巡查和通知。各位,有问题么?”

    鲁格当然明白他手里的书信是假的,却更明白罗迪不会凭空叫上这群人无端朝芬克斯村赶,所以他很配合的回答:“没有问题,长官。”

    这位老兵现在已经被罗迪彻底折服,甚至于已经有些盲目的信任。

    卡特和剩下的士兵同样跟着鲁格作了回答,罗迪倒也不再多说,直接带着这群人上了马,二话不说朝着芬克斯村赶去——此时傍晚已过,天空一片漆黑。

    “真的。能改变历史么?”

    罗迪面无表情的望着远处的地平线,心中却并不平静。

    ...

    以霍利尔城为中心,鲁西弗隆家族统御的领地名叫“艾弗塔”,领地之大,资源之丰盛,让公爵的话语几乎不弱于东南方的那位国王。

    弗朗西斯?鲁西弗隆是老公爵安格玛的长子,在埃隆历第588年正好二十岁,拥有伯爵的爵位。

    用罗迪对玩家的评判标准,他的基础职业是“贵族子嗣”,从属性上而言和“军团士兵”的区别在于对智力的附加值,进阶时最适合选择“元素魔法师”这种少数人才能胜任的神秘职业,而如今堪称颇有天赋的弗朗西斯已经到了可以进阶下一职业的门槛——即“贵族子嗣”10级的水准,有消息表明,他如今已经拥有了代表真正进阶职业的“元素师”称号。

    若情况属实,那么此时的他对于2级军团士兵罗迪而言,便几乎成为横亘在其面前的一座大山。

    弗朗西斯在他人眼中是一位标准的继承人——举止得体,知识渊博,城内的舞会、宴会或私人派对上,总能看到这位伯爵少爷与旁人谈笑风生的身影,不说少年老成,却自有一股胜人一筹的气场,年纪轻轻便在私人魔法老师的教导下进步神速,甚至胸前已经戴上了代表“准元素师”的古铜色霜菱徽记,所有人都不怀疑他会是一个完美而合格的公爵继承人,并且相信他能让鲁西弗隆家族焕发出更璀璨的光芒。

    而相比之下,弗朗西斯的妹妹莎莉似乎并没有她的哥哥那么耀眼,不过人们提起这个女孩子时却会由衷微笑,因为她的善良与仁慈是整个领地内有口皆碑的事实。“公爵之女”这样的身份往往意味着尚未成年便会有大量其他贵族前来询问婚事,但鲁西弗隆家族却并没有这样的情景出现,原因在于这位经常在贫民区为乞丐分发面包的女孩,已经决定在成年后进入“玫瑰十字”教会——而所有进入教会的成员,是终生不许婚嫁的。

    四月中旬的天气适宜出行,按照父亲鲁西弗隆公爵以往的要求,每年这个时候,弗朗西斯和莎莉都要在领地边缘的各个村庄巡视一圈。

    用老公爵十年前的原话说,就是“每位贵族不该忘记他们自己真正的责任,并非独自享受财富带来的快乐,而是要让治下子民拥有更好的生活。”

    虽然边境村落有许多是分封给诸如柯克领主的领土,不过对于这种公爵子女的巡视边境的行为,几位领主都表示欢迎,毕竟安格玛公爵的面子,这些领主不能不给。

    以往老公爵都是和子女一同随行的,只不过最近五年,安格玛?鲁西弗隆却没有再和他们一起同行,这也导致柯克领主这些年对弗朗西斯和莎莉的态度逐渐冷淡下来。

    对此,两位年轻人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耐。

    今天是莎莉和弗朗西斯同行的第十七天,整个领地外围大大小小超过二十多个村庄和小镇他们都要巡视一圈,按计划这将花去差不多三个月的时间——巡视时,吃住都在贫穷的村庄之内,除了两名侍女和十六名守卫外,两位贵族子嗣都没有任何多余排场。

    这或许就是老贵族的之所以比那些暴发户新贵更有底蕴的原因之一,无论家族自身拥有再多财富,子女却依旧会体验着先辈们打下基业时所吃的苦。而此时的维克村内,一身简单布衣的弗朗西斯正在和他的妹妹谈话——

    “亲爱的莎莉,按计划队伍应该于明天起程去往芬克斯村的,但我要找的史密斯叔叔似乎明天才会回来。为了不耽误行程,今天你先随队伍去往那里,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