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十八章意外消息
    可问题的关键是,罗迪实在是回忆不起来具体内容了——没有地点,没有地点…

    他能感觉自己和想要的答案只有一纱之隔,却心急如焚而无法探其究竟,无奈之下他只能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开始思考自己接下来要做的决定。

    有些大事似乎就要发生,但罗迪因为无法确认地点,最终也没办法采取什么措施。显然这些兽人是要去袭击什么地方,可他真是爱莫能助——虽然这样说有种漠视生命的冷酷感,但需要认识的一点是…“裂土”的世界根本不是什么现代社会,在曾经所处的年代,电视上播报的事故死十个人都是大事,可是在这里…某个村庄被屠杀了三百人、又或者或冬天里冻死饿死近千人,放在领主们眼里不过是饭后的谈资罢了,根本算不得什么大事。顶多那些领主会说一句“今年年份不好”便算定了性,更多的是感叹“税不好收上来”之类的话语。

    此时此刻,罗迪明白自己能力的极限在哪里,在不知事件发生地点的情况下,他唯一能确认的一点便是诺兰村不会遭袭——因为他曾经在这里呆过很长一段时间,对于这个村落曾经的历史了若指掌,若说袭击,也是在两年半之后才发生了第一次劫掠事件。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罗迪明智的选择放弃理会那信件的内容,因为他明白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去通知所有村落的人注意敌袭?那是不现实的,日期指向了明天,即四月十五日,罗迪算了一下,就算他现在开始驾快马跑遍所有边境村庄,估计一个星期都跑不完。

    罗迪暗自叹息一声,没去思索太多。收拾战利品后,他在饭堂简单吃了些饭菜填饱肚子,琢磨着如何找斯坦并用血矿升级武器。卡特和鲁格看到罗迪似乎情绪不佳,过来询问几句,罗迪倒是没有隐瞒,说明了信件的内容。

    虽然不知道罗迪如何看懂的兽人文字,可这信息却同样让卡特和鲁格皱眉深思起来,并最终决定派人通知附近的村落注意侦查敌情,做好预防措施。

    毕竟他们是土生土长的卡伦王国子民,思考的出发点和罗迪的玩家思维完全不同。想通这一点,罗迪倒也没有意见,派出两名斥候朝两个方向延伸出去通知后,卡特等人便也暂时安心下来,回了那简陋的屋舍内睡下。

    听着那边呼噜震天响,罗迪抬头看着已经升起的太阳,揉揉有些充血的眼睛,找了处墙角蹲下,低声唤出了人物属性栏。

    袭击兽人营地的一战,从始至终奖励的经验值达到了惊人的728点,算上升到2级后余下的66点经验值,现在手头存余的经验值是794点,已经超过了升到第3级所需要的600点经验。

    罗迪有些疑惑,随即打开了“任务栏”,看到上面写着一条记录:“袭击兽人营地(完成)”

    下面有一个任务评级:a-

    原来如此…自己无意中完成了一个阵营匹配型的“任务”,这种任务很多时候不是主动接受的,而是在行动中系统直接分配的,完成不完成都可以,若是完成了,便会有相应评级的奖励——罗迪最终没能全歼兽人营地的所有人,评级自然比较低,但若他之前追上去干掉那些兽人,或许评级会达到最高的s级。

    不过罗迪当时没想这么多,他放过那些兽人自然也有其他原因:让这些被吓破胆的兽人回去通风报信,宣示人类力量的强大,这对于狂妄的兽人而言,是一种无形的威慑。

    目光转回人物属性面板,他思考片刻后,最终没有选择“升级”。

    这多出来的一级经验是罗迪目前一张救命底牌——如果以后有意外导致自己面临生命危险,他便可以随时利用升级“bug”来瞬间恢复最强战斗力,无论是用来逃跑还是用来硬拼,这都是别人永远无法料到的招数。

    想到自己终于有了个说得过去的保命技能,罗迪始终紧绷的精神终于放松下来。困乏的感觉也在此时蔓延,他看了看手中的血矿石,想想还是决定睡一觉起来再去折腾这些事情。

    迈步返回宿舍时,凌晨已过,眼看着到了日出的时刻。

    眼前的诺兰村似乎依旧是那副摸样,远处小坡上的风车缓缓转动着,准备去耕作的农夫们三三两两走出房屋,在道路上聊着天,偶尔会谈及柯克领主的庄园,说着那些贵族们的生活,言谈中不乏许些艳羡。

    听着那些人闲聊,罗迪倒也逐渐想起这个社会和自己所处的现代的不同——在这片土地上,所谓“上进心”,或许很多人有,但不会有谁会抱着类似“我只要努力,就能当贵族”或“我不想种地,想去当骑士”的想法的。

    罗迪作为现代人,自小到大接受的教育告诉他“人人平等”。但在这里,类似的想法似乎并不现实——在卡伦王国乃至所有人类国度,农夫一辈子都是农夫,裁缝一辈子都是裁缝,他们天生都是领主的子民,对领主负有效忠的义务。这样的观念深入骨髓,人们脑子中很少有什么多余想法。

    罗迪摇摇头,放空脑子,迈步来到呼噜声震天的屋舍前时,耳边隐约听到马蹄声。转头望去,村庄中心处,那属于领主庄园运送货物的马车刚从其他村庄返回——类似的情景经常出现,罗迪倒也没有在意,只是似乎偶然间瞥到那穿着一身管家衣袍的身影急匆匆走下马车,不知为了什么事情火烧火燎的回了庄园内部。

    估计…领主又要开始催租了?

    想起一个庄园要交的租金、贡金、税金,罗迪感叹一句封建社会真是够压迫人的,进屋躺在床铺上便沉沉睡了过去…

    …………………

    傍晚时分,牧羊人驱赶着羊群路过屋舍,一阵“咩咩”的叫声把罗迪从睡梦中唤醒。

    想来这个身体还是不太适应熬夜的。罗迪睁开眼时感叹一句,缓缓从床铺上坐起,揉了揉几天没洗而有些油腻的头发,在依旧如雷的呼噜声中打着哈欠醒盹。

    突然改变作息的滋味并不好受,即便睡了五六个小时,罗迪却感觉身体依旧乏力,四周睡觉的斥候们有几个已经起床,想来是出去找东西吃了。眼眶有些发涩,起身时又不小心撞在了横梁上,他感觉自己似乎还不太适应这样的身高和周边环境,不过经历了两场胜仗,心情渐渐放松下来的罗迪倒也不那么紧张了。

    刚睡醒的时候,人脑总会有那么一段时间思维僵化,混混沌沌,此时想去洗把脸的罗迪也是如此,不过走出屋外的时候,几句谈话却清晰地传入他的耳中。

    “索丁少尉会不会升职啊?”

    “他?什么时候鲁西弗隆公爵老糊涂了愿意给他升个职再说吧!”

    这些话倒是让迷迷糊糊的罗迪回忆想起了自己现在的身份——他已经不再是一个单纯玩家,而是隶属于鲁西弗隆家族的一名斥候…对于鲁西弗隆领主而言,自己不过是无数贵族私兵中最不起眼的份子罢了…呵,鲁西弗隆家族,好歹也是个公爵呢…

    等等。

    罗迪突然停住了脚步,“老公爵”三个字让他觉得似乎和记忆中的什么东西有些不一样。

    在他的记忆里,游戏开服后“霍利尔城”这个西北方的最大城市可没有什么老公爵,只有一位后来叛国通敌的弗朗西斯公爵,他可一点都不老。唯一和“老公爵”这个词汇沾边的,便是城中一个老者的雕像,那是弗朗西斯公爵的父亲安格玛?鲁西弗隆公爵。

    难道…这个原本死去的老公爵此时还活着?

    “马可,我想问问——弗朗西斯公爵现在在什么地方?”

    罗迪表情随意的搭了句话,因为他两次战斗下来累计的威严,此时闲聊的士兵见到他顿时立正了身体,仿佛见了军团长般严肃而紧张的回答道:“罗…罗迪队长,您是指弗朗西斯伯爵吧?这个时节,伯爵大人应该在和他的妹妹在领地巡视,这是每年的惯例。”

    回答问题的士兵只当罗迪说错了称谓,不敢有丝毫隐瞒的回答着。罗迪笑了笑示意他不用这么紧张,又问了问对方身体上的伤口是不是好些,点头聊了几句后便走向了一旁。

    脸转过来,神色虽然如常,可他的心情却有些纠结起来——

    安格玛?鲁西弗隆公爵还活着,并且他现在是这片土地的最高领主?

    这绝对是一个意外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