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十七章战利品与历史事件
    兽人的审美观和人类当然不同,甚至可以说这个种族的文化、理念与人类天差地别,他们眼中的好东西可能在人类眼中并无过多价值,不过对于“裂土”有着丰富游戏经验的罗迪自然有足够的眼力去鉴别这些物品——箱子中放的东西并没有因为火焰而损坏,一个皮袋子、一个骨质徽记、一块巴掌大的金属锭,除此以外就是一些味道诡异的风干腊肉,罗迪怀疑这可能是人类的肉,因为兽人从来不忌讳吃任何会动的生物,而人类的肉被他们视为高等食物之一,只有地位尊崇的兽人才能食用。

    没有理会那些让人皱眉的腊肉,罗迪将剩余的物品一股脑抄起后便叫上所有人撤离了这个熊熊燃烧的营地——临走时,还不忘让卡特把营地里兽人那些粮食补给一并扔进了火中。

    黑暗的草原上,熊熊燃烧的营地在远处看来如同一捧巨大的篝火,而借着这光线,罗迪一行人从容的翻过草坡,将三名受了轻伤的斥候包扎好后便寻了马匹,随即直返向诺兰村。

    午夜十分的空气显得有些湿冷,吹拂在面庞上的时候,大多数士兵还都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一路上没有人说话,寂静草原上响起的马蹄声让一切如同一场梦,大口呼吸时,似乎还能闻到兽人营地中那股子特有的臭味.

    不过罗迪却明白,被称为“自信”的种子,已经悄悄的埋在了这些士兵的心底。

    马匹行进的速度并不快,来时只用了一个多小时的路,返程时却晃晃悠悠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直到他们借着火把的光芒看到诺兰村口的标志时,这才集体松了口气。

    随即,心底那不可抑制的喜悦和激动悄然蔓延开来。

    “这就是.胜利么?”

    “赢了…?”

    “我们…成功了。”

    “我们打赢了!”

    起初只是低语声,可随着这情绪的宣泄,兴奋的士兵们竟然发出激昂的呼喊,卡特咧嘴傻笑着坐在马背上,大声鼓励着那些英勇的斥候,而鲁格却沉默的望着这一切,在无人注意的时候,悄悄抹了一把眼角。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心情,或有不同,但胜利,终归是让人高兴的。

    罗迪没有制止这些士兵们在深更半夜如此发泄自己的情绪,他其实在内心同样呼了一口气——这场战斗基本没有偏离原定计划.也同样达到了预期的目标,对于罗迪而言,这就够了。

    在士兵们欢呼雀跃之际,鲁格却是第一个从这种情绪中脱离出来的。老兵的确要比这些年轻人清醒,而到了现在,鲁格已经再也不会怀疑罗迪的本事。他在战斗中轻松砍杀三名兽人,这种从未有过的双开感觉让他的内心有了更多期待,以至于现在他甚至还想找上另外一批兽人大干一场,哪怕战死沙场也没有任何遗憾。

    此时他走到罗迪身前,有些期待的问道:“罗迪队长,接下来做什么?”

    原本情绪激动的士兵们立刻望向了罗迪,后者翻身下马,回答道:“休息,等待下一次行动的时机,如果索丁带不来援军,我们能做到的…或许只有这么多了。”

    他的话语就像是当头浇了一泼冷水,士兵们咧嘴大笑的表情渐渐凝固,最后一个接一个的沉默下来,就像是昨天卡特一行返回这里时一样,他们也意识到了那个压在胸口上无法回避的事实:两队加起来一共十五名斥候,终归是翻不起什么大浪的。

    “还会有更多战斗么?”

    卡特在一旁出声问道,他的问题似乎也是所有士兵的问题,以至于原本还有些热闹的队伍顷刻间静了下来。

    罗迪抬起头,本想说出那些更为残酷的话语,可是看到那充满斗志的目光时,他却怔了怔——

    长久以来的和平,原本已经让这些斥候们失去了战斗与抗争的意志。被兽人侵占、被邻国蚕食吞并、被内乱瓦解.这些罗迪记忆中会发生的事情,都说明一个失去斗争意识的民族和国家是完全没有希望的。

    但是今天,他们原本被安逸与慵懒所遮掩的热血,仿佛因为这场战斗而彻底激发…

    让罗迪突然看到了希望。

    他握紧拳头,出声道:“战斗会有,而且.会越来越多。”

    ……

    队伍解散后,罗迪有些疲惫的回到了住宿的屋子内,在士兵们去找食物充饥时,他独自一人来到自己的床铺前,将那些“战利品”拿了出来。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个骨头做的徽记,罗迪清楚这是兽人王国内氏族的标记证明,类似于人类之中的贵族徽记,用以识别身份和部族名称之用。他皱着眉头望着这枚徽记,上面是一个“裂土”人类玩家绝不陌生的标志:战锤。

    这代表自己袭击的兽人营地,正属于“罗哈尔之锤”这个宿命中的死敌!

    这个部族正式闻名大陆,完全是因为他们对卡伦王国的疯狂掠夺行为。毫无道德下限的兽人为卡伦王国带来的深重苦难,罗迪甚至不愿意回忆,此时他握着徽记的手指颤抖着.

    “果然,历史还是如此。”

    将徽记放在一旁,拿起那块巴掌大的金属锭,他掂了掂,有着丰富锻造经验的罗迪抽出弯刀用刃口轻轻一划,随后映着室内暗淡的烛光查看片刻,缓缓呼了口气:“竟然是块血矿。”

    “血矿”是游戏中玩家对“富铁矿衍生物”的一个俗称,它是一种含有铁质的矿石,但其中蕴含一些可以让锻造师制造出强力武器的能量体.当然,“强力”只是相对于白板装备而言,它不能让武器附加类似“灼热”或“冰寒”的强大魔法效果,却可以让武器的硬度与锋利程度提升一大截,对于罗迪而言,倒是下一个阶段性武器锻造时不错的附加物品。

    这个收获已经让罗迪感觉自己不虚此行,随即他打开了那个味道臭烘烘的皮袋子,将里面的东西倒在了面前——一张字迹歪歪扭扭的草砂纸和一套由骨节、贝壳和石子构成的巫毒骰子。

    “显示属性。”

    他唤出了自己的属性面板和装备面板,同时将目光投向了眼前这些乱七八糟数据中那套巫毒骰子的属性——

    简陋的巫毒骰子

    需求等级3

    携带

    精神+1

    智力+1

    “巫医们对于淘换巫毒骰子永远乐此不疲。”

    显然这是一件鸡肋物品,罗迪一个军团士兵根本用不上加智力和精神的物品,因为智力跟智商不挂钩,只影响一个人的法力值恢复速度和法术攻击附加值。

    巫医们的东西成为兽人首领的私人收藏并不让罗迪感到意外,因为他熟知兽人文化中的一切细节,所以他断定这位兽人定然是与“罗哈尔之锤”的某位巫医有着直接的从属联系。而通常情况下,拥有这些被巫医淘汰的占卜工具,意味着持有者的身份比一般的兽人要高出许多。

    “罗哈尔之锤,巫医,萨罗塔…”

    几个关键字眼浮现在了罗迪的脑海中,“罗哈尔之锤”是后来入侵卡伦王国的兽人中获益最多的部族,因此他们也遭受了不少其他部族的嫉妒,甚至导致兵戎相向。但这个部族的三任酋长在战争中却一个比一个狡诈残暴,其中此时还只是部族巫医的萨罗塔,应是后世第三任、也是权柄最大的一位酋长——在他的带领下,罗哈尔之锤部族前所未有的壮大,甚至拥有足够的资本去消极待命、甚至抗拒兽人王国那位“万斧之王”的命令。

    萨罗塔是一位从“底层”走出的巫医,当卡伦王国彻底成为悲剧而其他国家的学者开始研究“罗哈尔之锤”的发家史时,才总结出了这样一个规律:这位巫医从来不像其他巫医般吝啬,经常将手中弃用的物品赠与他认为有发展潜力的部下用于结交——这种手段在人类当中再普遍不过,但在兽人之中却鲜有人做,而这也铺就了他日后远超其他兽人的强盛之路。

    这段文字,便是罗迪现在判断的依据。

    因为阵营关系,技术宅罗迪自然看过这些对萨罗塔的研究文献,但是就在回忆这些内容时,他突然觉得自己所处的这个时间点上,似乎有什么大事就要发生。

    皱紧了眉头,罗迪却苦苦想不起具体的内容,毕竟对于他而言一切关于游戏开服前的事件都未曾经历,那些线索仅仅来自于某些书本和任务的只言片语,想要完全记住根本不现实。可是一想到自己要面对历史上兽人帝国最具侵略性的酋长及其手下.他还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明白和这位巫医早晚要交集的罗迪,到也没有想过自己会这么早便和对方有接触。他定了定心神,伸手翻开那张兽人帝国特有的草砂纸,阅读起了上面的内容——他的行为在别人看来无异于自讨苦吃,因为卡伦王国的大部分平民普遍认为兽人不配拥有文字传承,即便是有书信证据,多数人也认为那是最原始的象形文字。

    但谁也不会想到的是,重生前经历无数战斗与情报截取工作的游侠罗迪,却是一位精通兽人语言和文字的家伙,所以即便这些由兽人萨宾文书写,他一样可以读懂。

    这张草砂纸被揉的有些烂,应该是通过禽类通信时留下的痕迹,罗迪努力辨认着字迹,刚刚舒展的眉头逐渐皱了起来.

    许些字迹无法看清,他只是大概从上面辨认除了几个词语:“集结中队”、“四天后”、“突袭”。

    罗迪看了眼信件提及的日期和那个模糊的落款,心跳突然间有些加快。

    他使劲揉了揉太阳穴,手指有些颤抖的捋平纸张重新确认自己看到的内容.这些内容让他那模糊的记忆有了更加明确的指向——萨罗恩、罗哈尔之锤、加上如今的日期:埃隆历588年四月…

    罗迪愈发感觉,把它们串在一起,似乎指向了一件历史上发生的重要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