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十四章斥候的逆袭(三)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普通人看铁匠时,感觉他们不过都在举着锤子叮叮当当乱敲一通,可只有斯坦这个打了半辈子铁的家伙,才明白罗迪这一手背后的锻造实力有多深厚。

    力度、准度、火候把握,打磨时的步骤,这些东西不是说说就能立刻学会的,斯坦自认自己似乎也做不到罗迪那般完美。

    所幸罗迪并未锻造武器而只是做出修改,否则别说几个小时,估计几个星期都不够用——但仅仅是给两把刀做出最原始的修改,却依旧花去了罗迪三四个小时的时间。

    夜深时,他终于完成了改造,而斯坦竟是这么站在一旁从未离去,劳累半天的罗迪觉得浑身酸软,毕竟自己的身体素质完全赶不上曾经的那个游侠,不过看着手中满意的两柄弯刀,他对接下来的战斗计划也是多了几分信心。

    在活动了僵硬的身体之后,罗迪拎起这两柄弯刀走出了铁匠铺,就这么在店铺前的月光下做了一套最简单的双刀战法基础动作——包括劈、砍、招架和各式战场上最实用的战斗技巧,虽然只有2级,但这举手投足间凝重的气势,却是那些只会些花架子的斥候永远学不来的。

    他自顾自适应着两柄弯刀的份量,却不知旁边一直默默看着的斯坦,已经被他这么一套战刀技法吓的彻底面无人色。

    军人是什么?

    简单而言,就是杀戮机器。这是最本质的东西,是每一个士兵最终的被培养出的目的。

    可诺兰村的斥候里,除了鲁格外,剩下的年轻人们几乎没有谁能达到“军人”的标准——这是斯坦曾经的结论。可是现在,他看着月光下的罗迪,只觉得眼前的年轻人才是那个最“彻底”的杀戮机器。

    望着罗迪的身影,斯坦有些出神的想起了什么,最终暗暗叹了口气,不知为何摇了摇头,随即转身离开。没过多久,他却是拿着一个包袱走了过来——罗迪此刻已经收刀,擦着汗准备把那些工具还给斯坦并道谢,却不知这位铁匠将那个包袱交给了他。

    “这是…”

    罗迪低头看了一眼,发现包袱中是一件式样奇特的臂铠。

    通常而言,金属臂铠是不会装配给重步兵以外的士兵的,骑士穿的是全身重铠,普通步兵则只有一层简简单单的皮甲,所以这也让臂铠对于大部分士兵而言成为了稀缺货——不过它的作用对于普通士兵而言并不重要,因为沉重的臂铠会让士兵挥剑的动作迟缓许多,这种情况下,有经验的老兵就算有臂铠也不会佩戴,但此刻斯坦拿出这套东西,自然没有那么简单。

    对于双持弯刀的罗迪而言,他没有办法像普通士兵那样可以用盾牌去防御,唯一抵挡攻击的办法只能是躲闪和用弯刀格挡,而一旦有了这套臂铠,他的防护能力相对而言绝对是大幅度的飙升。

    “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穿上它了,不过看到你,我认为这套臂铠不该就此被时光侵蚀…”

    斯坦望着这套臂铠,颇有感慨的说着他的故事——他的祖父曾经是王国的重步兵,在这个兵种刚刚出现时,王国所挑选的都是最强壮的年轻人,不过斯坦的祖父死在战场上之后家族中便再也没有能胜任重步兵的人才出现,流传下来的装备中也只剩这套臂铠还能使用。斯坦的父亲没能继承王国的荣耀,而斯坦本人也成为了一个一辈子打铁的铁匠,他的儿子三年前死于一场重病,此刻看到罗迪展现出的实力,心中有些酸涩的斯坦终于做出了这个决定。

    送出这份臂铠,或许也算是斯坦埋葬掉自己一个曾经的寄托…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伤,罗迪能明白,却也无法真的理解。

    斯坦的话语说完,罗迪却显得有些愣神——因为眼前闪烁着一行别人看不到的小字:“斯坦的心愿(完成)”。

    若放在以往,罗迪大抵连多看斯坦一眼的想法都不会有,他就从来都只是一个最纯粹的玩家,行事皆以利益为基准,忽视一切外物。但是现在,他双手握着这双臂铠,却不知道该回答什么。

    一切以往虚幻之物成为了眼前的现实,在以往游戏中带着面具和npc打交道的罗迪突然觉得有些眩晕,望着斯坦落寞的面庞,罗迪甚至莫名感觉自己跟着有些伤感起来。最终他接过了这双臂铠,弯腰道谢,像一个普普通通的年轻人那样,和这位印象中最终同样死于战火的铁匠道别。

    战争是无情的,罗迪愈发的体会到了这一点,以往他只是通过游戏中的一切来认知,但是如今成为现实之时,他的心情也随之有了以往无法体会的沉重。

    卡特、鲁格,甚至还有那位迪克军需官,这些npc如今都成为了自己生活中鲜活的人物,他们有了各自的故事和情感,也有着自己的烦恼与梦想。罗迪愈发感觉自己正在缓缓融入这好似梦幻一样的世界中。

    将臂铠收起,他准备去收拾一些接下来能用得上的物品——现在罗迪唯一能做的,就是尽最大努力完成每一个头脑中的既定目标。

    身为曾经的生活职业玩家之一,即便在原料匮乏的情况下一样,他也能做出一些提高属性的食物。所幸在鲁格同意明天的作战行动之后,整个斥候小队包括军需处的迪克都明白了罗迪目前的“暂时领导”地位,所以他并不费力的从没睡醒的迪克那里要来了原料,通过自己的手段制成了许些“止血绷带”。

    这些都是“急救”中最基础的技能,不过在某些时候却真是能救人一命的东西,准备妥当之后罗迪便沉沉睡去,等待着第二天黎明的到来。

    ……

    早上的诺兰村有些清冷,一切看起来都和往日相同,农夫扛着锄头走在土路上,偶尔抱怨几句领主大人的税实在难交。挤奶归来的农妇提着木桶,头上蒙着纱巾,闲聊着村子里的八卦。

    唯一有些异样的,或许就是斥候小队的成员们。

    往日士兵们互相打趣说笑的声音消失不见,熙熙攘攘的小广场上,他们沉默着整理着自己的行装。

    对于他们而言,今天要面对的敌人实在是有些强大到让人腿软。除了鲁格这样的老兵,年轻的斥候们根本无法掩饰自己的紧张心情,面色苍白、双腿有些酸软,穿戴铠甲时把绳结绑的过紧…种种迹象都告诉打着哈欠的罗迪——这支军队的战斗力实在有些欠奉。

    但又有谁会是天生的精兵呢?罗迪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今天的任务于他而言,“练兵”的意味更多一些。

    “索丁已经去霍利尔城了。”

    草草吃过早饭,卡特已经从探查到了那位“上司”的动向,显然这个消息表明至少五天之内他们的行动不会被那个好大喜功贪得无厌的家伙所察觉。

    听到这句话的士兵们心中有一股莫名其妙的感觉——希望索丁在?那样他们或许就不用面对那些兽人;希望他不在?那样自己或许就会成为拯救边境村落的英雄。

    出征前这些生瓜蛋子们是内心感触颇多的,但老兵的内心只有麻木…鲁格默默的擦拭着自己的佩剑,仿佛年轻时参加战斗那般让自己的脑海清空,只剩下最专注的状态。

    而罗迪却没有急于带领整个斥候部队出发,他数了数人数,两队算上自己一共十五人,面对25人上下的兽人据点实在没办法硬冲,所以他在召集了所有斥候后,下达了一道非常简单而让人意外的命令——“休息,原地待命。”

    “我们在夜晚时分进攻,这样胜率会更大,而在天黑之前,我负责告诉你们如何面对这些绿皮杂种。”

    罗迪讲话的时候已经完全没有了以往那种怯懦的摸样,神采奕奕而信心十足,“领导者总要有自己的人格魅力”,这句话的确体现在了重生者罗迪身上——他的自信,正是来源于对兽人无数次的战斗。

    鲁格和卡特面面相觑,他们不明白罗迪要做什么,如果现在才教授作战技能,那不就是完完全全的“临阵磨枪”么?

    但罗迪才没有理会那些惊奇的眼神,在交代迪克去准备一些物品后,便把十多名士兵拉到了校场上来开始了这种临时训练。

    在罗迪看来,一群没有真正和兽人面对面作战过的人类,是完全无法想象那些家伙的力量有多强大的,他要做的,就是告诉他们敌人的弱点。

    包括兽人的作战风格、战斗技巧、脚步节奏和动作习惯,这些都是战场上无数人用生命总结出的经验,能记住三四条,生存的几率便往往比无知者多了数倍,所以在罗迪看来这种“临时训练”完全有必要进行。

    “兽人的力量很大,永远不要去想着用武器格挡,甚至手持盾牌都不要尝试,因为当你发现自己的胳膊断裂时,已经来不及做出任何躲闪动作。”

    “如何判断他们的攻击?死死盯住这些家伙的肩膀,一旦有晃动,立即向后退…”

    “兽人的转身动作会很迟缓,不要尝试一个人面对他,三个人同时围攻一个兽人时一定要学会绕着他打!”

    几句简单的要点说明之后,罗迪甚至自己演示起了如何面对兽人进行战斗——这听起来有些天方夜谭,甚至让人觉的可笑,但只有真正的技术宅才会明白这些东西有多重要…要明白罗迪本身对兽人的研究已经足够让他写一篇专业级论文:不同兽人的攻击间隔、攻击风格、武器进攻路线、脚步转移习惯甚至连他们的语言文字罗迪都做过深入研究。

    技术宅罗迪正是凭借这些研究,从一个半道出家的生活玩家短短几年时间内走到了pvp玩家的前列。

    他头脑里的经验,可以让一群只在校场上用木剑对练的年轻人,在短时间内明白如何应对看似强大却蠢笨异常的绿皮蛮子。

    这个看似临时抱佛脚的办法真正带来的不单单是所谓的“作战技巧”,它更多的作用,让士兵们拥有足够的信心来面对接下来的战斗——明白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并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这是老兵们之所以比新兵强大的原因,大部分人在明白这一点之前便死在了战场上,而罗迪则是在利用自己的经验来将这一过程提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