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狩魔领主 > 第十二章斥候的逆袭(一)
    罗迪和卡特径直走入了索丁的房间,随即却发现眼前这位长官的脸色并不是很好。

    通常这种表情都意味着两支斥候队伍接下来三天都没好日子过,索丁这个人可以算标准的“酒囊饭袋”:本事不大,脾气不小,好吃懒做,好大喜功,基本上什么缺点都不缺。

    在“洛迪”的记忆中,这货不过是借着他父亲曾经是骑士扈从的身份,才捞了如今这么个鸡肋的军衔,虽然有军衔,却也只能称得上是个混军饷的。

    谁都知道索丁他爹当年死在战场上时这个崽子才八岁,一身武艺不错的扈从老爹根本没来得及传承什么便让索丁的母亲成了寡妇,而后者两年后也死于疾病。破碎的家庭没能让索丁学会拼搏,却最终造就了他好高骛远好逸恶劳的性子。

    索丁昨天原本准备靠一麻袋兽人脑袋去准备邀功,可想了想,觉得这些东西似乎根本不够自己升迁的功勋——“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说的就是他这种人,自己没出力却要贪功,得不到还要怨恨。此时索丁便愤愤不平与卡特等人昨天没多杀几个兽人,心中一股子闷气无处发泄——可是当他看到了卡特手中那又一串兽人脑袋时,顿时眼前一亮,原本想要破口大骂的糟糕心情立刻发生一百八十度转弯,惊喜的问道:“你又杀了这么多兽人?!”

    “是的,长官,这是八名兽人狼骑兵的尸首,我们——”

    卡特本想继续说什么,可是索丁却仿佛根本没有等他废话的意图,完全不顾那股子血腥味道,冲上来便将一串脑袋抢了过来,眉开眼笑的拍了拍卡特的肩膀:“一二三。。八个?以前没看出你这么厉害啊,难道兽人真这么不堪一击?”

    根本没上过战场的索丁自然不懂得这场战斗的险恶,而卡特此刻心态也发生了不小的转变,内心不免对眼前的索丁生出一种厌恶——不光是厌恶索丁不加掩饰的贪婪,更有些厌恶当初和对方有些相似的自己。

    “这是八名兽人狼骑兵,长官。”卡特没有像以往那般谄媚接话,反而透出一股子淡淡的疏离,“我们在西北方发现了一个兽人营地,并遭遇了他们的追杀,但最终这些狼骑兵被我们解决——”

    “干得不错!”

    索丁完全没有意识到刚刚卡特话语里的信息有多重要,他此刻的脑子里只想着这些兽人脑袋能换多少银币和军功,几句毫无营养的夸奖和寒暄堵住了卡特的话,随即便示意卡特可以退下,而至于罗迪——他从始至终甚至连看都没有看。

    卡特尴尬异常。

    他承认自己本领不大,也承认自己喜欢夸夸其谈,甚至有时候还为自己的人际关系好而沾沾自喜。但这一刻,他却觉得自己以前对索丁巴结也好谄媚也好,得到现在的结果,实在是让自己都有些恶心。

    他卡特出身低微,但不代表他是忘恩负义之辈,带着罗迪来这里,本就因为他在内心认同了罗迪的努力和地位——今天的战斗已经再彻底不过的证明了罗迪的能力,想必让他当一个领导者,远比自己要合适。

    但卡特有意,索丁无心,因为这个狗屎少尉连“发现兽人营地”这个信息的重要性都没有任何概念!

    之前卡特还在担心贵族领主们是否会像罗迪说的那般忽视这个消息,可是现在看来,别说贵族,连他妈个少尉似乎都没有脑子去理会这个重要战报。

    他转头望着罗迪,却发现这个年轻人并没有着急或恼怒的摸样,只是目光低垂着摇摇头——卡特无奈叹气,两人没再说什么,一同离开,只留下索丁一个人望着那些兽人脑袋兴奋着自己是否可以荣升中尉。

    “我没有想到——唉…”

    走出屋外,卡特想苦笑,却发现声音干涩的很,想说的话最终化为一声叹息。

    “卡伦王国已经经历了太久的和平,人们不愿意面对战争,甚至在战争即将来临之际宁愿自欺欺人,这都是正常的。”

    罗迪想起一年后“裂土”开服之际那些卡伦王国新手村的任务,其中反映的信息都说明即便兽人在边境肆虐之时,卡伦王国的民众依旧没有谁会相信兽人会真的入侵这回事,只当这是“少部分兽人”的“激进行为”——因为当初王国击退兽人后签订的协议中声明不得让兽人踏入卡罗王国领土半步,人们便天真的相信这些兽人真的不会撕破脸皮…

    事实证明,任何战争都是累计矛盾的爆发,所谓的“导火索”都不过是些小事情,完全不值一提,因为该发生的总会发生,就像是因为口角而动手打架的人一样,互相在之前骂的狠,不过是为自己找出手更狠的理由罢了。罗迪明白兽人终将入侵的结果,但他却无法现在向世人大声宣告这一定会发生。

    还是那句话——一个斥候信口胡言的“猜测”,谁会当真?

    卡特沉默着和罗迪返回了村子,今天的任务至此结束。斥候队伍不像骑兵团或霍利尔城的精锐编制那般严格,士兵基本上都比较清闲,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巡逻边境外唯一的娱乐活动不过是聚众赌博罢了。士兵们一穷二白,输赢不过几枚铜币,穷乡僻壤的,想嫖妓都没妓院去,因为这里是柯克领主的村庄,他们不想丢饭碗的话谁也不敢做欺男霸女的流氓事,撑死了高声在村里寡妇面前说几句荤话罢了。

    只是这些以往都显得精力无处发泄的士兵,今天却沉默的吓人。当卡特和罗迪走入吃饭的棚子下时,二队的斥候们则集体站了起来,仿佛在等什么消息似的。

    “诸位…今天我有些话要说。”

    卡特本就没什么领导风范,甚至现在的职位也根本称不上什么上位者,但此刻却一句话便让站在面前的两队十三名斥候集体将目光投向了他。

    这并没有带来任何虚荣感,反而让他内心愈加苦涩,他眼帘微微垂下,声音有些干哑道:“咱们一群混饭吃的斥候,都是揣着命挣这点微薄军饷的,说起来,其实谁也不比谁高贵。今天…我们杀了一队兽人狼骑兵,可能很多人不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但我记得清楚,是谁带领咱们二队的兄弟们从那种境地活着回来的。”

    一队的斥候们不明所以,但联想起今天卡特拎着的那一串脑袋和“狼骑兵”这个字眼,他们都保持了沉默。

    “索丁少尉认为那些兽人不是威胁,他甚至没有理会那个营地出现的消息。可是…可是我相信罗迪说的话。”

    “那是兽人。。那不是人类!这些狗娘养的兽人畜生早晚会把獠牙伸向我们,伸向诺兰村甚至霍利尔城…”卡特低头缓缓摘下了自己胸前那枚斥候队长的徽章,抬头,望着身前这些战友,竟是突然生出一股豪气:“别的不多说,带领我们走向胜利,罗迪做到了,而带领我们做出正确的决定,我想他一样能做到。”

    转身,卡特不容拒绝的把这枚队长徽记别在了罗迪胸前,随即立正,行了一个极为严肃的军礼。

    这是一系列动作的意义谁都明白。可是能让卡特坚决如此做出决定,罗迪内心也是非常佩服的。

    罗迪作为现代人,“能者居之”、“退位让贤”这类概念相比“裂土”的中世纪封建社会终究是显得太过先进的。他并不能完全理解卡特这么做的时候心中到底放弃了什么,但他只是本能的感觉…让一个可能一辈子只能混在底层的人放弃手中为数不多的权力,绝非易事。

    十多名望着罗迪和卡特的士兵一时之间集体沉默,不过却也没有任何异议——坐在角落中的鲁格也大概明白发生了什么,无奈的叹了口气,出声问道:“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

    这已经是非常客气的言语了,鲁格何时曾经对卡特或罗迪如此态度过?但无论今天罗迪给他的一顿胖揍,还是下午斥候队伍近十年来最大的一次遭遇战的胜利,对于鲁格这个老兵而言,都有着难以言喻的意义。

    和卡特不同,鲁格不是新兵蛋子,也不是欺世盗名的少尉索丁,从某种角度而言,他是诺兰村在役军人中唯一一位见识过狼骑兵威力的老兵。

    所以无论罗迪之前和他有多大的矛盾,在兽人的威胁面前,他们必然是同仇敌忾的。

    鲁格作为一队斥候的队长,历来和二队队长处于唱反调的状态,他看不起那些幼稚的年轻人,但在听闻卡特的话语之后,他那双历来犀利而从不服气的眼睛转而望向了罗迪,并无惊异,更多的,却是一种打量。

    脸上淤青尚在的鲁格脾气是大,但这也证明他是直来直去的性子——“你们杀了八名狼骑兵?没有损失?”

    卡特明白这两人今天上午的矛盾恐怕不好消弭,随即详细解释了今天战斗的全部经过,而一席话之后,所有斥候望向罗迪的眼神,已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甚至连鲁格也有短暂的失神,他似乎想起了什么,紧抿的嘴唇、闭上的双目都在说明那段记忆恐怕是他一辈子的伤痛…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他的面容似乎比以往显得有些憔悴,目光望着卡特,低声问道:“索丁那家伙说什么了?”

    “他?他光顾着数那些脑袋能换多少军功了。”

    卡特冷哼一声,让四周的斥候们不由得为此生出许些怒气和不甘。

    “我们现在要面对的问题是…兽人正在三十公里外建立营地,如果放任他们将前哨站建立完成,恐怕以后诺兰村早晚要面临那些畜生的袭击。”卡特面色阴沉,想到索丁的态度他就有些来气,“罗迪给出了这些推断,我起初不愿相信,但现在看来…我别无选择。”

    罗迪对鲁格的反应看在眼里,心下知道上午那顿揍虽然让对方吃了不少亏,但此时起到的作用绝对不小——至少整个斥候队伍已经开始隐隐以自己为中心了。

    卡特主动“让贤”是罗迪没有想到的,其实他已经开始打算用各种手段把队长的职务弄到手,若是鲁格敢有异议,他一样找机会让对方彻底服气。不过现在看来,这两个人的反应都比自己想象的好的太多,想来接下去的计划并不难实现了…

    为了自己的目的,罗迪斟酌半晌,以严肃的语气开口道:“少尉并没有下达任何具体命令,所以我们的任务依旧继续。”

    听了这话,斥候们似乎松了口气,但那隐隐的期待也跟着落空,可罗迪的下一句话,却让他们猛的抬起了头——

    “只是我希望…明天的时候,我们能够趁势冲击兽人营地。”